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4章 别有用心
    那人还是哭丧着脸,说:“这一次真的不是,真的不是啊。我都不知道那具邪尸是什么。就鬼市刚刚开市的时候,有个人带着那东西到我店里,说是想换一具黑毛僵,我一看他手里那玩意儿稀奇啊,就跟他换了。可我哪知道,我的镇尸符竟然镇不住它,哎,这位小师傅可是在我店里见过那具邪尸的,你问问他,当时那邪尸身上,是不是贴满了灵符?”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跑到我身后,把我推到了师父面前。

    我师父看看他,又看看我。而我则冲师父点了点头。

    我师父沉思了一会,又问尸店的店主:“你还记得和你换尸的那个人,长什么样子吗?”

    店主摇头:“我店里暗得很,哪里看得清他的脸,不过听他说话的口音,好像是南洋的人。”

    我师父就问我夏师伯:“今年请南洋的人来了吗?”

    夏师伯摇头:“原本邀请了几个降头师,可南洋那边好像出了乱子,他们都婉拒了。”

    我师父又把目光移向了尸店的店主,试探着问他:“你没记错吧?”

    店主朝我师父行了一个大大的抱手礼,很无奈地说:“哎呦我的柴师傅啊,咱们也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你还不了解我?是,我的记性是差了点,可今天刚发生的事,我怎么可能记错呢?听那个人的口音,应该就是南洋的人,对,就是南洋的人。”

    我师父也变得疑惑起来,自言自语地说:“鬼市的大门一直是我在守着,没看到南洋的人啊。”

    赵师伯在旁边插嘴道“那个人,说不定是故意用南洋的腔调伪装了自己的声音。今年的鬼市不同以往,店家多、客人多,杂七杂八的人也多。”

    夏师伯也说话了:“柴师弟,我看你还是先不要走了,鬼市这片地,没有你肯定不行的,今年的情况又比较特殊。这样吧,正好大理离咱们这也不算太远,后天一早,让有学送你过去,反正你就算是赶火车,路上也要一天多的时间。”

    对夏师伯的提议,看得出来,我师父是有些举棋不定的,毕竟我师伯已经离开寄魂庄这么久了,我师父好不容易有了他的消息,肯定想赶紧找到他,可鬼市的事,我师父又不能放下不管。

    师父低头沉吟了很久,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唉,也好。”

    之后师父又抬起头来,对尸店的店主说:“唉,狄大马虎啊,你这马马虎虎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这些年你在鬼市庄惹了多少麻烦了,啊?我也不能每次都替你兜着吧?今年的鬼市你不能再参与了,明年让你师兄来吧。”

    店主看了我师父一会,估计是见我师父这边说不通了,又看向了赵师伯,赵师伯赶紧端起茶杯来,专心地喝茶,之后又望向了夏师伯,夏师伯干脆闭上了眼,做出一副闭目养神的样子。

    最后,他竟然将视线挪到了我身上。

    我也被他吓一跳,难道他是想让我帮他说情?开玩笑的吧!

    我倒是没回避他的目光,可他也没对我说话,只是叹了口气,就心不甘情不愿地朝堂口外面走。

    就在他眼看快要走出堂口的时候,赵师伯突然抓起了茶桌上的一支烟杆朝他喊:“你烟!”

    他就丧眉耷眼地走回来,接过烟杆,又丧眉耷眼地走了。

    我看他的样子也真是挺可怜的,想帮他说说话,可我也知道,在我师父和两位掌门师伯面前,我是没有话语权的。

    直到尸店的店主走了有一会了,我师父才又问赵师伯:“师兄,我怎么感觉你刚才的话,好像没说完呢?”

    赵师伯押了一口茶,朝我师父笑了笑:“就知道瞒不过你,刚才我是想说,今年的鬼市,杂七杂八的人多,其中也不乏别有用心者。”

    我师父没说话,就等着赵师伯继续说下去。

    之后却是我夏师伯说道:“就在你去处理邪尸的时候,龙虎山的两位道长在东市镇住了一具黑僵。今年在东市做买卖的人,大多道行不高,如果不是两位道长正巧路过,事情可能很麻烦。赵师弟认为,这两具邪尸的事,是有人在故意搞鬼。先是用一具……什么来着?”

    我师父应一声:“尸鬼。”

    夏师伯才继续说道:“先是用尸鬼把你引开,再在东市放出黑僵,时间算得恰到好处,应该不是巧合这么简单。之前我也听狄保权说,那具尸鬼刚进他店里的时候,靠着三十六张镇尸符,还是能轻松镇住的,可申时刚过,尸鬼突然暴起,没等狄保权反应过来,它就从店里逃了出去。”

    我师父也点了点头:“养尸人一脉的镇尸符我是知道的,老狄用了那么多镇尸符,飞僵都能镇住,尸鬼应该也不成问题。看样子,是有人在尸鬼身上动了手脚啊。”

    赵师伯这才张口说话:“应该是动过手脚的。不管这个人是谁,他在鬼市刚开市、柴师弟还没进入鬼市的时候不动手。却要在柴师弟进鬼市之后把柴师弟引走,才在东市里放出了黑僵。我想,他应该是觉得鬼市刚开市的时候人太少,就算闹出事来,也死不了几个人,闹出的动静不够大,坏不了咱们寄魂庄的生意,才暂时选择按兵不动。”

    赵师伯的话已经说得很明显了,这个所谓的“别有用心者”,就是冲着我们寄魂庄来的!

    我师父却好像并不怎么担心似的,笑着问我赵师伯:“师兄已经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赵师伯也狡黠一笑:“明晚门鼎脚行开张,此人必然会露出马脚。”

    我师父舒了口气:“那好,我去准备一下,赵师兄,麻烦你去一趟脚市,东南方向的一条艮字路沾了尸气,现在臭得很。明天晚上需要我出手吗?”

    夏师伯这时竟然冲我笑了:“你的摊子早晚是要交给有道的,你如果放心的话,这次的事,交给有道吧。”

    我?现在还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呢,我能行吗?

    说实话,听到夏师伯的话,我心里就特别担心,可我师父好像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还一脸轻松地说:“有什么不放心的,教了他这么多年,也不是白教的。明天晚上的事,就交给他吧。”

    我也是无语了,我师父竟然就这么决定了,这也太草率了吧!

    可我心里怎样想,我师父师伯肯定是不会理会的,我也说过了,在他们面前,我没有话语权。

    “来,有道,正好趁着这个就会,把天罡剑传给你。”师父一边朝我招手的同时,已经走出了堂口。

    我赶紧跟上去,前脚刚踏出堂口的门槛,就听我夏师伯远远朝我师父喊:“你想好明天卖什么了吗?”

    我师父头也不回地应了一声:“明天再说!”

    师父看上去好像很着急的样子,他走得很快,我和梁厚载一路小跑才能追上他。

    眼看着快到门鼎脚行的时候,我师父从我这要回了门鼎脚行的钥匙,但他没走正门,而是沿着一条人比较少的小路来到了脚行的后墙,我这才发现,在门鼎脚行的后面还有一个蛋黄色的小门,门上没有窗户,和强黄色的墙壁融为一体,如果不仔细看,的确很难看出这是一道门。

    这道门上的锁和前门是一样的,师父用钥匙开了锁,推开门,我才发现,这扇门就通着高台角落的那个小屋。

    门的外侧是蛋黄色,内侧则是看起来很厚实的泥灰色,以至于我在小屋里看到它的时候,还以为它就是一面墙。

    我师父打了灯,又让梁厚载将门关上,之后才对我说:“明天的事对你来说,弄不好是有些麻烦的。你带着青钢剑,万一遇到危险,就用我传你的这一套天罡剑挡一挡吧。”

    师父一边说着话,我就见他将小屋里的桌子拖开,又蹲下身,用手在地上拍了几下。

    当我师父的手掌拍在地面上的时候,地板上顿时扬起了一阵灰尘,而在我师父的左脚边则出现了一个一米长宽的正方形石板,这块石板原本就是镶嵌在地面上的,只不过之前被灰尘盖住了边缘,以至于一眼望过去,完全就是和地面融为了一体。

    师父用将青钢剑从石板边缘的缝隙里插进去,用力一挑,石板就被他挑了起来,我这才看清楚,在石板的正下方是一个黑漆漆的通道。

    之前我第一眼看到这个小屋的时候,就曾认为这个屋子应该是一个小型的储藏室,其实我猜得也不算错,只不过这个小屋只是储藏室的入口,而真正藏有宝物的地方,却在这条地下通道的尽头。

    在地下通道入口处的墙壁上还打了一个暗格,里面也没有什么稀奇玩意儿,只放了一个防水手电、一个巴掌大的蛇皮袋子,以及一双蛇皮手套。

    师父将蛇皮袋子和手套别在腰上,之后才打着手电,朝隧道深处走去。

    隧道不算太长,走了大概有一分钟左右,就能隐约看到不远处的一座石门了,和乱份山地下的墓室大门一样,在这座石门上,也是满满当当地贴了大量的灵符。

    师父就对我说:“这里面的东西,有些带着很重的煞气、阴气,不封一下是不行的。这一百零八道灵符都是老陈画的,以后每过十年,你都让老陈重新画一些符箓,将门上的旧符更换一下,如果那天老陈嗝屁了,你就找他的大弟子刘子山。嘿嘿,像我和老陈这些人,都是些老古董了,再过十来年,就是你们这些后辈的时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