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2章 尸化鬼
    我师父点了点头,就出了镇门堂,朝着东南方向走。

    我也出了堂口,和梁厚载一起跟上师父的步伐。

    路上行人很多,我师父有心要走快一些,却被人流挡住了路,只能慢慢向前挪动。一边走着,师父还对我和梁厚载说:“趁现在赶紧吃点东西,收拾了这里的摊子咱们还得赶路。”

    我就问我师父:“师父,你是要去找我师伯吗?”

    我师父点了点头:“这么多年了,终于有了他的消息,无论如何也要去看一看的。”

    我一边将一片饼干塞进嘴里,一边对师父说:“可何老鬼不是说,师伯是一个月前在大理出现过一次?咱们现在去,他还在那吗?”

    其实我嘴上虽然这么问,可心里还是很想跟着师父去大理的,我曾听师父说过,大理是个很美的地方,也是一个藏龙卧虎的地方。早在很久之前我就一直想去看看,只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另外,跟着师父出趟远门,我又可以多几天不上学了。

    就听我师父说:“你师伯现在肯定已经离开大理了,不过我知道他会去哪。这么多年过去了,在他心里,肯定还是对那个地方念念不忘。”

    听说我们的目的地不是大理,我心里就有点小失望,不过反正还是要出远门,不用上课,爱去哪去哪吧,反正不上学就行。

    我那时候真的很不愿意上学。

    我又问我师父:“那是什么地方啊,让师伯念念不忘的?”

    我师父用手拨开挡着我们的人群,一边对我说:“你去了就知道了。”

    过了一会,我又问:“那团白色的肉是个啥东西?”

    我问题一多,师父就有点烦了,我看见他皱了皱眉头,可还是向我解释道:“尸鬼,也叫尸化鬼,一种非常罕见的邪尸。鬼物若要还阳,一般会找活人的阳身,可有些人生前阳气很重,又被葬在阴阳极度失调的地方,尸变以后也会吸引鬼物借身还阳,一旦鬼物附在上面了,就是尸化鬼。”

    我本来还想问,为什么我见到的尸鬼是那么一个样子,可又见我师父好像有点不耐烦了,就没敢问。

    可过了一阵子,我师父却主动跟我说话了,就听师父说:“在鬼市这地方,经常会出现一些意外状况,就像今天这样,每当出了状况,咱们守正一脉的人就要挺身而出。这一次还算好的,更麻烦的事也发生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现在的摊子,你早晚是要接手的。”

    在我师父说话的当口,他已经领着我和梁厚载挤出了人群,之后就寻了一条人比较少的小路,直奔脚市的东南方向。

    别看我师父上了年纪,他飞奔起来的速度,再给我一双腿我也赶不上,还好我有仙儿,她从我肩膀上钻了出来,拉着我和梁厚载一直紧追着师父的脚步。

    其实仙儿的速度要比我师父快得多,可被我和梁厚载这两个大累赘拖累着,她也只能很勉强地跟上我师父了。

    这还是梁厚载第一次触摸到仙儿,他也有通阴的能力,但他能听到仙儿的声音,也能被仙儿拉着跑,却看不到仙儿的样子。

    仙儿刚抓住梁厚载的手时,梁厚载还一脸疑惑地看了我一眼,我猜他大概是以为这是我使出来得人什么术法,就对他说:“仙儿。”

    然后梁厚载的脸就变得红臊臊的,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拉女孩子的手,尽管仙儿只是一个灵体。

    来到脚市东南区的一片店铺附近,我已经能隐约闻到远处传来的尸臭。

    我师父也停下脚步,向我和梁厚载手里分别塞了一块糖,说:“吃了,稳住阳气。”

    我看着手里的糖块,脑子里立刻浮现出师父收集魃血时的画面,胃里顿时就是一阵翻江倒海。我看了看梁厚载,他刚才还红扑扑的脸现在也变得惨白。

    我师父就站在我们面前,直勾勾地盯着我们俩。

    吃还是不吃,这的确是个很严重的问题。

    我抬起头来看着师父,鼓了鼓勇气才说:“不用吃吧,我之前去养尸人的店里,那里面好几具邪尸,我没吃糖,也没啥感觉呀。”

    这时候我师父两眼一眯:“吃!”

    我师父只要一跟我眯缝眼,我就浑身上下都想哆嗦。

    我又盯着那块糖,看了好一会,才硬着头皮把它放进嘴里,现在我的阳气虽然没有受损,但开着天眼,那块糖对我来说一点味道也没有,嚼起来就跟牛皮筋一样。

    之前有件事一直没交待过,我体质属阳,天眼在阴阳属性上偏阴,当纯阳体质的我开启天眼的时候,体内的阴阳炁场就会在某种程度上达到平衡,这时候糖块中的蓍草和尸油都不会发挥作用,以至于我在吃糖的时候也尝不出任何味道。

    梁厚载比我惨,他现在吃的那块糖,味道一定是甜的,可别忘了那股甘甜的味道,来自于邪尸的尸油。

    而且我和梁厚载心里都很清楚,等会见到了邪尸,以我们两个现在的道行,阳气必然受损,到时候糖块中的蓍草在我们胃里发挥作用,那股苦腥味就会顺着食道涌进我们的嘴里,想想都是一件很难受的事情。

    我师父一直等到我和梁厚载把糖咽下去了,才从包袱里取出青钢剑,寻着尸臭味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味道这东西不像声音,声源的位置很容易判断,可味道是发散性的,我师父每走几步就耸耸鼻子闻一闻,如果味道变重了,方向就对了,味道没有变化或者变淡了,就要重新调整方向。

    而且人的嗅觉远远说不上灵敏,闻得次数多了,鼻子就会变得很疲劳,我师父只能自己闻一会,再让我和梁厚载轮着闻那股味道,沿着越来越重的尸臭味,我们来到了一条大路上,这条路对应了卦位中的坤位,阴气略重,也更容易吸引邪尸在此逗留。

    走在这条路上的时候,那股尸臭味已经很浓重了,有很多路人也闻到了这股味道,我看到有些人从我身边匆匆走过的时候,都是用袖子捂住了鼻子和嘴。

    还有几个道士打扮的人似乎知道这是尸臭,也正在人群里寻寻觅觅的,好像正想找出邪尸所在的位置。

    之前我听师父说过,这些道家人在碰到邪祟的时候,不管道行高低,都是要出手的。之前我师父听说养尸人丢了邪尸而不在意,就是因为鬼市里有很多这样的道家人,其中也不乏道行高深的老古董。

    可那几个道士在我师父过来之前还在寻找邪尸的位置,这时看到我师父提着青钢剑过来,立刻就散了,该干什么的干什么。

    毕竟鬼市是由寄魂庄经营的,既然我师父来了,他们也不好喧宾夺主,我看到他们散开的时候,又都是一副很放心的样子,似乎没人担心我师父会有什么危险。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我师父在当今的修者圈子里也是很有名望的,姑且就叫修者的圈子吧。在咱们国家,这个圈子里的人,无外乎佛、道、杂三家,佛、道大家都明白,至于杂家,说的就是像寄魂庄这样,不侍奉固定的神明,但又修习一些术法的人。

    我师父在这个圈子里还有一些雅号。

    佛家的人管我师父叫“九能尸祖”,九能好像就是说我师父会的东西比较多,至于尸祖,我不知道这两字是怎么来的,反正他们就是这么叫。

    道家的人则管他叫“尸道宗”,这个称号得自于我师父在对付邪尸方面有着极高的造诣。

    至于杂家嘛,我师父的称号不太固定,不过很多人都管我师父叫“金主”,因为我师父有钱。

    不得不说,相对于佛、道这种正统宗门来说,杂家所关注的东西和他们还是区别很大的。

    像九封山、养尸人都可以归属到杂家的范畴,在鬼市里开店做生意的人也大多是杂家的人,道家人也有,但很少,就算偶尔碰上两个,大多也是来自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道观。

    至于佛家,一直到现在,我也只在鬼市见过一个佛家人开的店,卖的是一些开光的佛器,而且那家店从来不收魂票,客人有钱就买,没钱就看看,图个善缘。

    可没有佛家的人卖东西,并不意味着他们不会来买东西,之前从门市出来的时候,我还看到两个上了年纪的老僧人。

    我跟在师父身后又拐进了一条小路,这里的尸臭味几乎到了让人难以呼吸的地步了,大概是因为味道太重的缘故,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几乎没有行人,只有一个正在寻找邪尸的老道。

    他似乎不认识我师父,见我们来了,还冲我们嚷嚷:“快离开这,有邪尸!”

    我师父紧皱着眉头,问他:“邪尸?是不是尸鬼?”

    那人立即点了点头,我师父这时却突然举起青钢剑朝他刺了过去。

    我被师父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怎么话还没说上两句,他就和一个老道士干上了?

    我师父出手非常快,电光石火之间,青钢剑就到了老道面前,可那个老道士看来也不是吃素的,顺势一闪,就避开了我师父的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