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章 尸行
    算命、改运、奇货、风水、过阴、请神、古玩、法器,很多店铺里都有了客人,走在西市的巷子里,偶尔也能听到店主人和客人在讨价还价。

    不过有一点让我觉得奇怪,他们讨还的似乎不是商货的金额,而是时间,我听到一个店主用很大的嗓门在喊:“一年,最多就一年,不能再长了。”

    可他的客人还在争辩:“两年都算是短的了,你要的东西,十年都不一定能得手,两年吧,我的底线就是两年,你爱卖不卖。”

    我就问吕壬霜:“他们在干什么?店里的商货,不是用钱买的吗?”

    吕壬霜很耐心地给我解释道:“在鬼市里做生意的人,很少是直接要钱的。他们大多是以物换物,客人买东西,用的不是钱,而是信誉。就好比那家卖奇货的店,店主人准备了一些珍奇的东西让客人挑选,如果有什么东西被客人看上眼了,想入手,就要拿别的东西来换。可店主有客人想要的东西,客人却未必有店主人想要的,这样的话,客人可以将商货直接拿走,但店主人也会和客人约定一个时限,在这段时限内,客人必须找到店主人想要的东西,并将它交给店主人,这样一来,交易才算是圆满了。”

    “万一客人拿了店主人的奇货,有不遵守约定怎么办?”我又问道。

    在我说话的时候,有几个人从我们身边走过,我发现其中有个人手里还拿着一张红色的小纸片。

    吕壬霜朝那个人扬了扬下巴,又对我说:“那些魂票上面都有屯蒙一脉的师祖们画的寿元图,每个人的寿元图都是不一样的,他们只要拿到了魂票,就有三分之一的寿元被夺去了,做交易的时候,这些魂票是要交给店家保管的。他们什么时候完成了交易,店家才会把魂票还给他们,到时候他们拿着魂票来寄魂庄,师祖们才能把克扣的寿元还给他们。”

    之前就听师叔提起过魂票这种东西,原本我以为那只是一种比较特殊的货币或者是邀请函一类的东西,可没想到这一张小小的红纸片,竟然能克扣活人的寿元。

    我过去以为,屯蒙一脉所说的筮卜算命,也就是给人看看面相算算八字而已,大不了给人改改运势也就到顶了,可他们竟然能夺走一个人的寿元。寿元是什么东西,那就是命啊,他们不光能改运,竟还能改命!

    心里想着这些,我又开始自卑了,当初听庄师兄说,我们守正一脉是寄魂庄最重要的一脉,这些年,我还一直都以为我们这一脉的传承比起其他两脉来要优越得多,可是现在呢,我却又觉得我们这一脉的传承,哪哪都比不上人家的传承。

    身处在那样一个环境,又突然间知道了这些事情,也怪不得我会钻牛角尖。其实如果我仔细想一想就能明白,庄师兄说我们守正一脉在整个寄魂庄举足轻重,也并非是夸大其词。

    要知道,我庄师兄在屯蒙一脉也算是个中翘楚,可当初罗有方只是在我爸妈床底下放了一面八卦镜,就断了我爸的财运,而庄师兄对此却无可奈何。

    只是一面小小的八卦镜,就让连命数都能更改的屯蒙大弟子捉襟见肘,这就是守正一脉的厉害之处。

    包括豫咸一脉的那些阵法,如果我师父真的有心去破,心至思存,一套罡步走下来,不管是怎样的阵法都能轻松破解。

    只不过第一次来到鬼市的我修为还太浅,远远不能参透我们这一脉的传承中所暗藏的玄机。

    在吕壬霜向我解说魂票的时候,仙儿一直在和壬雅聊天,她感觉到了我心中有些低落,就凑了过来,笑嘻嘻地对我说:“哎呀,不就是一张魂票吗,你看你那样,一点都没有柴爷的风范。你也就是没见过柴爷发威时的样子,你只要是见过一次,也不会有这样的想法。”

    我也知道仙儿是在安慰我,可还是忍不住问:“我师父到底有多厉害啊?”

    仙儿很认真地想了想,说:“说不上来,反正就是很厉害,我几十年前和他交手的时候,光是他身上的那股威势就把我吓个半死,当时我只顾着逃了,也没看清楚他用了什么术法。这么说吧,你也知道旱魃吧,一出现就会赤地千里,闹不好还会天下大乱,可这种东西还不是被柴爷镇住?行了,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既然来了鬼市就好好玩呗。”

    说完,仙儿就又去找壬雅聊天了,留我一个人站在原地发愣。

    想一想,乱坟山地下的那具旱魃,应该不是我师父镇住的吧,我师父也说了,他催动不了番天印,是镇不住那具旱魃的。可我也记得仙儿曾说,当初她和我师父误打误撞地交上了手,起因就是我师父追着旱魃误入了她的领地。

    当时我师父找到旱魃了没有,又是怎么处理那个旱魃的?对于此,仙儿却一个字也没提过。不过她和我师父交手之后,三魂七魄都快散尽了,想来也不会知道后面发生的事。

    我正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吕壬霜突然拍了拍我的胳膊:“师叔,这里就是养尸人的店面了,要进去吗?”

    我抬头去看,就看见身旁的店门上挂着一盏红灯笼,灯面上只是很简单地写了一个字:尸。

    屋子里的光线很暗,只能看到门当中正站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此时他正朝着我们这边观望。

    站在门口,我就能感觉到屋子里的浓重尸气,虽然店主人特意在门外放了一盘点燃的檀香,可香味再强,也盖不住那股腥臊的尸臭味。

    我也没回应吕壬霜,直接进了门,梁厚载也紧紧地跟在我后面。

    一进屋子,我了个天,那味道实在太重了,我只能捏着鼻子,朝屋子的角落观望,尸气就是从屋子的角落里散发出来的。

    之前那个老人点了一盏油灯,帮我照亮了屋子的一角。

    借着飘忽不定的火光,我才看清楚,在土房的西北角落里正陈放着三具白毛僵,它们的额头上贴着灵符,正一动不动地斜靠在墙上。

    白毛僵我不久前才见过,所以没什么兴趣,就走到了房间的东北角,老人依旧为我掌着灯。

    东北角依旧是三具邪尸,依旧是浑身上下长满了长长的毛,只不过它们身上的毛发是一种很污浊的绿色,看上去就像是在身上附着了大片的苔藓。

    梁厚载就在旁边对我说:“这些是绿毛僵,和白毛僵区别不大,也是最低级的毛僵,只不过它们身上的尸毒很烈,对付起来要稍微麻烦一些。”

    之后我又去了房间的西南角,那里陈放着三具黑毛僵,梁厚载说,黑毛僵是所有类型的毛僵中最棘手的一种,它们虽然不想甲尸那样皮糙肉厚,可那些黑色长毛比钢针还要坚硬、锋利,外加黑毛僵的尸毒猛烈,寻常的赶尸人碰到它们,很难全身而退。

    当我朝着房间的最后一个角落走过去的时候,掌灯的老人似乎犹豫了一下,可最终还是跟上了我,他好好举着油灯,让东南角里的情景清晰呈现在我的眼前。

    就看到一个白花花的东西正缩在两面墙和地面的夹角中,那就是一坨看起来很肥腻的白肉,在上面贴满了镇尸用的灵符,那块肉受到火光的照射之后,就开始微微地颤抖起来。

    随着它的颤动,贴在它身上的灵符也在哗哗作响,它似乎是想蠕动着身子,离开光线照射的范围。可那些灵符又将它死死地按在原地,不论它如何挣扎都无法离开那个阴暗的小角落。

    老人举着灯火,朝着白肉前进了一小步。

    光线变得比之前明亮了一些,白肉颤抖的频率和幅度也变得更为剧烈了,我就看到在他的背上慢慢浮现出了一张人脸,先是浮现出了一个大体的轮廓,然后是眼睛、鼻子和嘴,最后是很长的睫毛和一双耳朵。

    那是一张新生婴儿的脸,它刚刚浮现出来的时候,好像睡得很沉,房间里一直盘旋着阴气很重的风,阴风从婴儿的脸上吹过,吹得他双眼的睫毛都跟着摇曳起来。

    片刻之后,它缓缓睁开了眼睛,那双眼睛里没有瞳孔,就是一抹白色,就在这时,它突然转头看向了我。

    也就在我和他四目相对的一瞬间,就感觉我的脑子里好像被刺进了什么东西,先是一阵轻微的头疼,然后耳朵里就开始嗡嗡地响个不停。

    我感觉有什么东西正从我的耳朵钻进我的体内,我也说不清楚那是什么,就是有一股气流涌进我的耳道,正不断冲击着我的耳膜。

    很快,在我的后背又出现了那股熟悉的阴寒气息,它顺着后背窜上我的脖子,又进了我的耳朵,耳朵里的东西很快就被这股寒气逼了出去,我就感觉好像有一大群蚂蚁从我的耳朵里爬了出去,弄得我耳垂都有点发痒。

    可我朝耳垂上摸了一把,却什么也没摸到。

    我又朝那张婴儿脸望过去,它也很好奇地望着我,可过了一会之后,它又浮现出非常厌恶的表情,之后那张脸就像是突然瘪下去一样,以很快的速度缩回了白肉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