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5章 镇门堂
    原来这个叫做“门鼎脚行”的店面是我师父在经营的。可我仔细回想我师父平时的样子,怎么想怎么觉得他不是做生意的料。

    可庄师兄也在对我说:“说起来,这几年寄魂庄的开支变得越来越大,要不是有柴师叔的这个店面,真不敢想象寄魂庄是怎么撑到现在的。”

    我看了眼门鼎脚行的招牌,又望向带着一脸钦佩的庄师兄,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我师父一年能赚多少钱?”

    这个问题在我心里藏了很久了。梁厚载的师父说我师父有钱,陈道长也说我师父有钱。我也知道,寄魂庄所有产业赚到的钱,我师父都能分到三成以上,可我师父也说了,这些钱绝大多数都用在了寄魂庄的日常开支上,每年能剩下的也没多少。

    那他的钱到底是哪来的?他到底有多少钱?

    可庄师兄没直接回答我,只是朝我笑了笑,说:“明天晚上你就知道了。”

    “行了,别在这闲聊了,”柯师叔这时候催促道:“快去镇门堂吧,所有人都到齐了,就等咱们几个呢!”

    说完,柯师叔就一路小跑地朝着镇门堂那边赶,我们几个也不敢怠慢了,就跟在柯师叔后面,三步合两步地疾走。

    其实我一直都想不明白,我柯师叔明明是个瞎子,可他走起路来怎么这么利落呢,他在鬼市的大路和小道之间快速地穿梭着,连地上哪里有个坑他都知道。

    镇门堂是一个三层的阁楼,规模比我师父的门鼎脚行也要大上许多,在楼顶上还有一个非常粗大的木头架子,上面吊着一口青铜打造的大钟。

    柯师叔好像是一早就算好了时间,当他带着我们迈过镇门堂的堂口时,铜钟不早不晚地响了起来。

    当——当——

    在这个密封的巨大空间里,宽厚的钟声拌杂着回音回荡起来,就像是有无数口大钟同时鸣响,让人很难分清楚真实和虚幻。

    夏师伯坐在正对堂口的一把太师椅上,在他身边一左一右还有两张椅子,左边坐着赵师伯,右边的椅子却空着,那应该是我师父的位置。

    夏师伯看到我们进来,朝柯师叔皱了皱眉头:“你怎么这么久?”

    柯师叔笑了笑,也没说话。

    之后夏师伯又朝我师父的位置看了一眼,还是紧皱着眉头在自言自语:“柴师弟也是,到底还来不来啊?”

    赵师伯靠在椅子背上,对我夏师伯说:“柴师弟在外面守门呢,看来是脱不开身。”之后又伸着脖子,朝着旁侧的屋子喊:“壬雅,壬雅!”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和我年龄相仿的女孩子一蹦一跳地跑了出来,赵师伯一看到她,笑得都合不拢嘴了。

    当时我还在想,这个女孩子,不会是我赵师伯的亲孙女吧?就见她两手叉着腰,朝着赵师伯喊:“怪老头,你叫我啊?”

    怪老头?听赵师伯刚才叫她“壬雅”,她应该是壬字辈的传人吧,不是说屯蒙、豫咸两脉的人都很守规矩吗,她竟然敢管我赵师伯叫“怪老头”!

    她这样的举动惹得吕壬霜顿时瞪起了眼:“壬雅,不许胡闹!”

    可赵师伯看起来一点也不生气,还朝吕壬霜摆了摆手说:“没得事,没得事。”之后又对那个叫壬雅的女孩子说:“壬雅啊,这里没你什么事了,跟着你壬霜师姐出去玩吧,有道你们两个也去吧。”

    这时候夏师伯说话了:“有道不能走!今年你师父让你来,是有事要嘱托你的,你留下来。”

    我这边刚朝夏师伯点头,就听赵师伯说:“让他去吧,反正柴师弟也没来,他待在这里也没什么用。还不如到鬼市里逛一逛,见见世面。”

    夏师伯又朝我师父的空座位看了一眼,很无奈地叹了口气,才冲我扬了一下头:“你去吧,别惹乱子。”

    就在夏师伯说话的时候,从两边的屋子里出来了很多人,他们都是寄魂庄的门人,我大多见过,其中有“宗”字辈的前辈,也有和我同辈的师兄,可我在人群里仔细找了一遍,却没看到包师兄和石师兄。

    我就悄悄地问我庄师兄:“包师兄和石师兄没来吗?”

    庄师兄摇了摇头:“他们两个去了缅甸,今年的鬼市就不参加了。”

    听到庄师兄的话,我心里就有些失落,原本我还想向包师兄他们打听一下刘尚昂的情况。

    等所有人都来到大堂的时候,赵师伯又朝吕壬霜摆了摆手:“快走吧,这里没你们什么事了!”

    其实我原本是很想留下来看看的,可我也了解梁厚载的性子,这一下出现了这么多的陌生人,他心里肯定特别反感。

    无奈之下,我也只能跟着壬霜师侄走了。

    离开堂口之后,壬霜却也不知道该去哪,只是说屯蒙一脉的耿有博师兄在东市那边开了一家店,问我要不要去看看。

    我这才知道除了我师父之外,还有这样一个师兄也没来镇门堂。

    反正我第一次来鬼市,也没什么主意,就由壬霜带着去了东市。

    在脚市和西市,除了我师父的门鼎脚行,所有店面都是一个黄土夯成的简易房屋,上面封一个芦草搭的顶,在屋顶的边缘,还能清楚看到一根根散乱的芦枝。

    就算是门市,和西市脚市也没有太大差别,只不过是土房的面积大了一些,屋顶也进行过简单的修葺。

    而东市则是一片整齐的石头房子,垒墙用的石块都是几百斤重的原石,有些石头上还镶嵌着一些不知名的矿藏,在灯笼的映照下,反射出偏红色的淡淡光泽。

    在东市,每个店面都不大,可门外却无一例外地连着一个小型的院子。

    在鬼市逛了这么一圈之后,我总有种感觉,就觉得整个鬼市的结构不像是一个集市,而是一个坐落在溶洞深处的古老村落,那些土制的简房,就是普通的村民们平时居住的地方,而东市这里,大概是住了一些村长、族长老一类有身份的人。像门鼎脚行和镇门堂,则是后来才建在这里的,这两座建筑的风格和其他建筑混在一起,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我心里一边想着这些事情,一边由壬霜带着,走在东市的石板路上,路面上的石砖受到滴水的侵蚀,有些已经出现了蜂窝似的小洞,我的脚踩在上面,却丝毫没有粗糙的感觉,那些小小的洞口中泛着水光,鞋底蹭在上面的时候,几乎感觉不到摩擦力。

    大概是因为和我不熟的缘故,一路走来,壬霜都不怎么说话,反倒是那个叫壬雅的丫头,好像对梁厚载特别感兴趣。

    我就听她问梁厚载:“你是姐姐还是哥哥啊,我怎么感觉你长得又像女的又像男的呢?”

    梁厚载从小就长得眉清目秀的,他身子又瘦,看起来还不就跟女孩子似的,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都差点弄错了他的性别。

    梁厚载本来就不愿意和陌生人搭话,只是闷闷地回了一句:“我男的。”

    壬雅作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说:“啊?真的是男的呀。你长得真好看,做我男朋友吧!”

    听壬雅说出这句话,我心里也是一哆嗦,心想这孩子怎么这么直接,开玩笑的吧!

    我转头朝梁厚载那边看,就看见梁厚载憋红了一张脸,也不说话,就朝我身后躲。

    梁厚载不愿意和陌生人说话,不是因为高冷,是害羞。尤其是见到女孩子的时候,这种害羞就更明显了,我记得有一次班上有女生给他写小纸条,纸条的内容我是没看到,反正他打开那张纸条的时候,反应也是像现在这样。

    这时候仙儿从我肩膀上钻了出来,盯着壬雅看了一会,又笑呵呵地跟我说:“这小姑娘有前途,很有我当年的风范!”

    不得不说,壬雅和仙儿还真有那么一点神似,她们两个都是长了一双很有灵韵的大眼睛,只不过壬雅的眼神里透露出的是一种很倔强的活泼,仙儿却是一种很难说清楚的感觉,有时候我觉得她也挺活泼的,可也有时候,我会觉得仙儿的眼神里总是透着一分老辣,还有一点不怀好意。

    我不知道仙儿生前是不是有倾国倾城的容颜,可这段日子她受到养魂玉的滋养,模样从那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我说她“亭亭玉立”可不是恭维她,而是她就是那个样子的,她确实很漂亮,五官里任意拿出一个来,都有着一种很难想象的精致,而当所有的五官拼在一起的时候,又能给我一种优雅、热情的即视感。

    自从仙儿的模样改变了以后,我再去看班上的那些女生,原本那些我认为漂亮的女孩子,看起来也就是那么回事了。

    我承认,我很喜欢盯着仙儿的脸看,反正我就是看看,又没有别的意思,爱美之心人人皆有嘛。不过我也承认,我特别不喜欢听仙儿说话,最近这段时间,她每次张嘴说话,肯定都没安好心。

    就在仙儿跟我说话的时候,壬雅就一直盯着我的肩膀看。

    我心里也觉得奇怪,仙儿原本是灵体,寻常人应该看不到她才对,可看壬雅的眼神,她分明就是看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