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 迷阵
    他这边刚说完话,在墙壁塌陷出的那个洞口里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那个洞口原本就是黑漆漆的一片,里面什么都看不清,这个人就是“刷”的一下,突然站在了洞口,连一丁点脚步声都没有,就是这么凭空出现的。

    虽然梁厚载之前已经提醒过我,可我还是被吓了一跳。

    直到我回过神来,才看清楚洞口外站着的,是一个年纪比我大些的少女,她长得很好看,有一头很长的头发,身上不时散发着一种很清淡的香味。

    她叫吕壬霜,17岁,是屯蒙一脉的师侄,因为师族辈分的关系,她见到我的时候要恭敬地叫一声“师叔”,而我只唤她作“壬霜”就可以了。

    其实壬霜这两年变化比较大,我已经很难记清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是什么样子了,只记得她似乎和现在一样,是个颇有姿色的姑娘,她头发的长度一直没变过,体香是天生的。除此之外,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她脚脖上的那串银铃。

    那就是一串用很细小的银色铃铛串起来的脚链,当壬霜迈着步子朝我们走过来的时候,银铃就会发出非常微弱但又十分清脆的“叮铃”声,那声音传到人的耳朵里,会让人在一瞬间放松下来,那种感觉,就好像在那一瞬间,头顶上的每一根头发都突然变得柔软了一样。

    她来到庄师兄和冯师兄面前,很恭敬地行礼:“师父、师叔。”

    对了,刚才说漏了一件事,吕壬霜是庄师兄的弟子。

    之后吕壬霜又看了看我和梁厚载,问我庄师兄:“这两位师弟怎么从来没见过呢?”

    庄师兄看了看我,有点无奈地笑了笑,他先是拍着吕壬霜的肩膀,对我说:“吕壬霜,我徒弟。”之后才对壬霜说道:“这是你左师叔!他拜师门的时候,你不是也见过了吗?另一个是梁厚载,是你左师叔的朋友,赶尸人一脉的传人。”

    吕壬霜很惊奇地看了我一会,才朝我抱了抱拳:“左师叔。”

    突然被人叫作了师叔,我还真有点不习惯,当时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就朝着吕壬霜干干地笑了两声。

    我笑的时候,吕壬霜一直盯着我看,好像对我很好奇的样子,可当着庄师兄的面,她大概又不敢失了礼数,才赶紧把眼神收回去,转而对我庄师兄说:“师父,师叔祖他们已经到了镇门堂了。”

    庄师兄点了点头,就让吕壬霜在前面带路,他和冯师兄则一前一后地走进了那个洞口,临进洞的时候,冯师兄朝我和梁厚载招了招手,示意我们跟上。

    在洞口深处,却是是漆黑的一片,途中,我也能很清晰地听到每一个人脚步声。

    这也就让我更加疑惑,刚才吕壬霜是怎么无声无息地突然出现在洞口的?

    走了没多远,我就看到地面上出现了一些鲜绿色的小光点,光点的数量一共有九个,在道路的中央排成一列。冯师兄就对我说:“这些夜光石里掺着我们那一脉特制的阴阳土,放在这里,是做阵眼用的。这几个阵眼,破不了,要想从这地方出去,只能按照特定的次序踩动它们。”

    冯师兄平时说话很少像现在这样,说出每一个字的时候都透着一丝骄傲,我感觉,地上的那些夜光石,或许就是冯师兄布置下的。

    之后,冯师兄就走到了那些夜光石前,用左脚掌在第一颗石头上踩了四下,又在第二颗石头上踩了十一次,每颗石头被踩的次数都不一样。

    冯师兄一边踩着,一边慢慢朝着最末端的一颗夜光石移动,从石头上散发出来的光有种很朦胧的感觉,冯师兄的身影被这种光辉映衬着,似乎也变得朦胧起来,直到他的脚掌在最后一颗夜光石上踩了七下之后,冯师兄整个人都被那种光辉笼罩起来。

    那样的情景,真的是有些真假难辨,从石头上散发出的光芒明明很微弱,冯师兄又被覆盖其中,可在一刹那之后,我就看不见冯师兄的身影了。

    他竟然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庄师兄上来拍了拍我,我才从惊愕中清醒过来。

    庄师兄冲我笑了笑,问我:“你记住每颗石头都要踩几次了吗?”

    我仔细回想一下,又冲着庄师兄点了点头。

    之后庄师兄就让我先去踩动那些石头,说是让我感受一下豫咸一脉的绝学。

    我学着冯师兄的样子,用脚踩在月光石上,当我的脚掌触碰到第一颗石头的时候,就感觉一阵凉意顺着我的脚掌,一下窜上了的胸口。好在这样的凉意并不会让人感觉难受,它仅仅是出现了一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在它消失的那一瞬间,我隐隐有种感觉,感觉夜光石上的光芒突然变得亮了起来,每踩完一颗石头,这样的感觉就会强烈一分,但我心里也知道,这只是一种飘渺的错觉而已,夜光石上的光芒没有变亮,洞口中还是一片漆黑,不知道为什么,庄师兄、梁厚载还有吕壬霜的身影,却似乎变得越来越模糊了。

    当我最后一次踩在第九颗夜光石上的时候,周围突然间变得无比明亮。

    我抬起头来看,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宽阔明亮的隧道里,隧道两旁是用石板砌起来的高大石墙,上面每隔一米多就有一根点着的火把,火光映衬着墙面上的龙纹浮雕。

    我心里正惊奇,就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就看见冯师兄就冲着我笑,可除了冯师兄,其他人却不见了。

    我张着嘴巴,又朝四周观望了一会,确定这不是错觉,才问我冯师兄:“我怎么……怎么就到这来了?”

    冯师兄笑着说:“其实你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这。”

    我没明白冯师兄的意思,就问:“不是,怎么回事,我咋听不明白呢?”

    冯师兄朝我摆了摆手,说:“这个我不能解释得太细,咱们三脉的传承不能互通。”

    就在我和冯师兄说话的这一会功夫,梁厚载也来到了我身边,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现在这的,也不知道他具体是在什么时候出现的,只是当我感觉到身边有人在喘息,回身去看的时候,梁厚载就已经站在我身边了。

    在梁厚载之后,吕壬霜、庄师兄也依次出现在了隧道里,每个人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每个人出现的位置,都在我视觉的死角上。

    不只是我,在他们出现的那一个瞬间,包括梁厚载和我庄师兄,都没有看到他们。

    虽然我也知道,寄魂庄三脉的传承不能互通,可心里实在是好奇,最后还是忍不住去问冯师兄:“这地方,到底咋回事啊?”

    冯师兄呵呵笑着,说:“这种事,说不得,说不得啊。呵呵,不过有件事可以告诉你,在这个隧道里的确做过一些特殊的布置,你在这里面行走的时候,会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其实时空是不会乱的,错乱的仅仅是你对空间的感觉。”

    冯师兄说完,庄师兄又在我旁边补充了一句:“其实就是一个迷魂阵,豫咸一脉精通36种大阵、72种小阵,这种迷魂阵,只能算是72小阵里最简单的一种。”

    庄师兄一边说着,一边从墙上拔下一根火把,朝着隧道尽头的阴暗处走去。

    冯师兄紧跟在庄师兄后面,问庄师兄:“你们屯蒙那一脉,不也有108种阵法?”

    庄师兄点头:“对啊,要说起来,你们那一脉的阵法,还是屯蒙延伸出来的,不过年代久了,两脉的差别就越来越大了。你们豫咸的阵大多都涉及风水,屯蒙这边的阵法都是用来筮卜的。”

    听着两个师兄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阵法的事,我心里就觉得酸酸的。

    人家那两脉都有这么多阵法,可我们守正呢,所有的阵法相加起来也不过六七个,我师父对我说过很多次,在我们这一脉的所有阵法里,最厉害的就是封门阵,可就算是这门阵法,和豫咸一脉的那些阵法比起来,也是相差甚远的。

    尽管冯师兄、庄师兄和我一样,都是寄魂庄的门人,可毕竟是不同的脉系,在我心里,也总是希望我们守正一脉的传承不管在那个方面,都能比另外两脉强上一点。

    来到隧道的尽头又是一个漆黑的洞口,洞中似乎没有一点点光亮,整个洞口就像是一块巨大的黑幕,紧紧和隧道连在一起。

    可当庄师兄举着火把走进洞口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洞其实很浅,没走几步就到头了,只是洞壁全部被涂成了黑色,才给人一种深不见底的感觉。

    我走到洞口边缘的时候,庄师兄突然朝我坏笑了一下,然后我就看见他用什么东西一下灭了火把。

    火把一灭,我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

    当时我正站在洞口的边缘上,里面黑乎乎的一片,竟然让我产生了一种站在悬崖边上的感觉,黑暗中,我看不到庄师兄,只是觉得眼前的洞穴很高、很深,我感觉在我前面几厘米开外的地方就是万丈的深渊,我明明知道眼前的洞是什么样子的,可就是耐不住会有这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