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2章 密道
    之后我师父就不理我了,对庄师兄说:“大部分人都到齐了,你带着有道他们去镇门堂吧。”

    庄师兄朝我师父抱了抱拳,就带着我们朝桥边走。

    我路过桥边的时候,还问师父:“师父,你不一起走吗?”

    师父点上了旱烟,一边对我说:“我要在这里守着,咱们守正一脉,在古代,就是寄魂庄的门丁。看家护院这种事,到现在也是咱们的责任。呵呵,再过个几年,看着这条路的,就是你喽。”

    师父说话的时候,还特意指了指我身后一条小路,这条路并不通往我们之前走过的那片竹林,而是直接通往饭庄方向的。

    我就问师父:“每次有人过来的时候,都要说那种话吗?”

    我师父一口烟含在嘴里,愣愣地问我:“什么话?”

    我说:“就是,来者何人那句。”

    师父这才点了点头:“对了,要说的。每次有人过来的时候,都要喊这句话,再检查一下他们身上的魂票,鬼市这地方,只有手持魂票的人才能进。”

    其实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感觉“来者何人”这句话说出来挺矫情的,不过想来这可能是从古代传下来的规矩,我们做后辈的也不好去改。

    我又问师父:“魂票是啥?”

    在我说话的时候,通向饭庄的那条小路上远远传来了脚步声,我师父赶紧朝我庄师兄摆了摆手:“来人了,有学,快带着他们去密道。”

    于是庄师兄就唤我走了。

    我们走的不是吊桥,而是吊桥下方的干枯河道,在河道南侧的河壁上,布满了一人宽的洞穴,仅仅是我目光所及的地方,这种洞穴的数量就达到了百余个。

    庄师兄小心翼翼对着河壁数了一会,才带着我们进了其中一个洞口,在洞口中有一个活动的石门,庄师兄推开这道石门的时候,我就感觉一股带着些潮湿的气流从中吹了出来,虽然这股气流有些潮,却给人一种非常清新和舒适的感觉。

    我钻进洞口的时候,回头去看,就看到有三五个人刚刚上了吊桥,桥身正随着他们走动的频率微微晃动。

    从洞口进去之后,就是一个非常宽大的走廊,走廊两侧的墙壁是用一块块方形的大石砖垒起来的,但垒得并不严实,每块砖之间都有很大的缝隙,不时能看到树木的粗大根系从那些缝隙中冒出头来。

    走廊里很潮湿,廊顶的潮气不时凝结成水珠,又滑落在地面上,发出一阵阵轻盈的“滴答”声。

    庄师兄一边带着我们走,一边回头对我说着:“这条路,在古代的时候,就是鬼市中的脚市,不远处有一口井,那口井就连着咱们寄魂庄里的灵脉。”

    庄师兄口中的灵脉,就是寄魂庄地下的那口灵泉。

    在走廊中走了没多远,在我们的面前就出现了五条岔路。我本以为,庄师兄就选择其中的一条,可他却来到走廊的石墙旁边,用手在墙壁上一按,就听“咔嚓”一声,但什么也没发生,过了大概有一分钟所有,庄师兄又在墙上连着按了五下,那面墙突然就陷了进去,一道敞开的暗门赫然出现在我的眼前。

    冯师兄冲我笑了笑,又指了指旁边的五道岔路,对我说:“这五条路,都是通向外面的,没一条能通到鬼市。”

    我们几个依次进了石门以后,庄师兄也回过头来对我说:“在隋末,鬼市就曾被有心人找到过一次,那时候朝廷不信任寄魂庄,还派兵征剿过。也就是从那时候起,老的鬼市才被改建成了密道,新鬼市就在河道对面的山崖里头。”

    我也纳闷了:“既然就在河道对岸,咱们走吊桥不久得了,干嘛还要这么麻烦?”

    冯师兄拍了拍我肩膀,笑着说:“吊桥是给客人们走的,寄魂庄内部的人就是要走密道,这是老祖宗定下的规矩。再说了,如果咱们走吊桥的话,厚载可能要撑不住的。”

    我很不解地对梁厚载说:“走个吊桥而已嘛,有什么撑得住撑不住的。”

    当我说到“吊桥”这两个字的时候,梁厚载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复杂,脸色还微微有些发白。

    也就是从这时候开始,我才知道梁厚载有恐高的毛病,包括他害怕坐飞机,也是恐高症在作祟。

    跟着庄师兄走了一会,我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了流水声,庄师兄说了句“应该到了。”就再次来到石墙边,又朝我招了招手:“有道,那里就是前市了。”

    我凑到庄师兄身边的时候,才发现在这道墙上镶着一块颜色很暗的玻璃。

    庄师兄说,这块玻璃样的东西叫做猫眼琉璃,看上去好像就是薄薄的一片,那是因为它镶在墙里的缘故,事实上,这块琉璃石的厚度和墙壁是一样,至少有二十米左右的厚度。

    在猫眼琉璃的这一侧,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墙外的景色,可墙外的人却看不到里面。

    我凑到庄师兄身边,透过琉璃石,正好可以看到位于吊桥尽头的一片宽阔场地。

    视野经过了琉璃石的扭曲,变得有些奇怪,我眼中看到的东西多少都是有些弧度的,而且琉璃石的样色中带着一丝丝绿色,以至于我看到的东西,都好像被蒙上了一块淡绿色的布。

    我能看到那个场地的地面上铺满了形状不规则的石砖,在砖头的缝隙里偶尔也能看到一些杂草,其实我也说不准那些墨绿色的东西是青苔还是草,反正就是沿着砖缝长出来的一点点绿色。

    这时候我看到了之前走上吊桥的那几个人,他们在空地上观察了一番,直到其中一个人来到场地的角落里,对着其他人点了点头,之后我就看到另外一个人拿来一些布料、木头架子似的东西,几个人合力,以很快的速度搭起了一个颜色暗淡的小篷子,之后他们又在篷顶上挂了一盏灯笼。

    那灯笼是暗红色的,里面的烛火发出一点点黄光,我看到灯笼的皮面上还用黑毛笔写着两个字:“过阴”。

    庄师兄在旁边低声对我说:“这就是他们的摊位。”

    我也是这时候才留意到,像这样的小摊位,在空地还有几个,它们很杂乱地分布在很难被察觉的阴暗角落里,不过也不是所有的摊位都是这种简易的小帐篷,偶尔我也能看到一两个土建的房子。

    不管是帐篷的顶端还是土房的门梁上,都挂着那样一个暗红色的灯笼,上面写的字无外三种:过阴、请神、鬼童。

    庄师兄说,灯笼上的文字,就是那些商贩经营的买卖,在前市这地方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越是先来的人,越是不宜在显然的地方摆摊。明面上看,这是对后来者的一种谦让,实际上在前市,越是不引人注目的摊子,越好做生意。

    而在前市的这块空地之后,就背靠着一片至少有十层楼高的山壁,那片山壁就像是被切开的一样,从顶到底几乎是笔直的,如果不是因为上面长满了斜生出来的树木和杂草,我说不好会怀疑这片山壁,根本就是人工垒成的一座墙。

    在山壁上,还凌空搭建了一座木头房子,因为视线被扭曲的缘故,加上木房离得远,我没办法判断它的大小,也看不清它的样子,只知道那是一座有年头的旧房子,在房子的正下方,还有一个螺旋状的悬梯。

    这时候,我看到有一个人沿着悬梯来到了木房门前,有人从里面开了门,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但光是看到那一身藏青色的宽袖袄子,我也知道开门的人是屯蒙一脉的刘师叔。

    刘师叔好像是和那个人攀谈了一会,之后就将他请进了屋子。

    这时庄师兄就对我说:“那座房子里面有条暗道,是通向鬼市的。”

    通向鬼市?

    我心里很疑惑,指了指猫眼琉璃外的那片空地,问我庄师兄:“这里不是鬼市?”

    庄师兄笑笑说:“也是鬼市,不过这里是前市。说白了,就是鬼市摆在外面的一个门面而已。”

    我凑在琉璃石前朝外面观望的时候,梁厚载一直站得远远的,他好像对鬼市并不感兴趣。

    又过了大概有十来分钟的样子,我左侧的石墙上突然塌陷下去,没人碰它,就是自己塌陷下去的,我亲眼看着上面的大石砖在一瞬间分裂成了很小的石块,然后墙上就出现了一个两人高的大洞。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着实让我吓了一跳,可庄师兄和冯师兄却都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好像早就料到会有这种事发生。

    就连梁厚载也是出乎意料的镇定,说实话,发觉梁厚载脸上的表情几乎没有什么变化的时候,我心里突然有点自卑。

    难道是我太大惊小怪了,还是我太胆小了?

    我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很疑惑地看着梁厚载。

    直到梁厚载接触到我的眼神的时候,他才对我说了句:“小时候师父带我来过一次。”

    过了一会,他又补充道:“虽然师父带我来的时候我还太小,可很多事还是有点印象的。我要是没记错的话,等会应该有人来接咱们,你小心点。”

    小心点?

    梁厚载跟我说这些,好像就是让我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后面发生的事情,可能又会让我惊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