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1章 翡翠山庄
    还是我冯师兄在旁边说:“是这样,昨天晚上碰到一个案子,需要有道他们两个配合我调查一下。也怪我,当时也是看天太晚了,就没好意思叫醒你们。”

    我妈还有些惊讶地看着冯师兄:“他师兄,你夜里哄夯(昨天晚上)来过家里啊?咋也不说一声呢?”

    冯师兄笑了笑,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其实回想一下,就连冯师兄刚才说的那番话,也是半真半假的。

    在我们寄魂庄,说谎是要犯忌讳的,虽然门规中涉及“口业”的条例不多,可无论哪个寄魂庄的门徒,不到万不得已,通常也是极少说谎的。

    这时我爸也凑了过来,朝我冯师兄递过去一条烟,嘴上说着:“又给你添麻烦了。”

    冯师兄连忙摆手:“没啥麻烦不麻烦的,要不是有道,这案子还真破不了。那什么,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

    说完,冯师兄就把我和梁厚载赶下了车,马不停蹄地走了。

    一直到冯师兄的车出了家属院的院门,我妈才转头看了看我爸,又看了看我爸手里那条烟,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我爸和我妈老夫老妻的,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了,当然明白我妈为什么叹气。

    还不就是嫌他没眼力劲,没把烟送出去呗。

    可我爸真的不会送礼,也不会说太多客气的话,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过了一会,我爸才有点不好意思地对我妈说:“要不,我给他送局里去?”

    我妈白了我爸一眼,说了声:“算了吧。”就朝着胡同里走。

    立秋之后,清晨的空气里就透出了一丝凉意,我爸脱下身上的薄外套,给我妈披在身上。

    自从那场破财风波过去以后,我感觉我爸对我妈就越来越知道爱护了。

    后来我也曾和我爸聊起当年破财的那场风波,说起当时的事,我爸总是很感慨,说我妈这些年了,从来没再提过那时候的事情,就连他做出那些事的时候,我妈也没想过要离婚,还变卖了嫁妆,就想给他把欠下债补上。要是换一个人,可能早就跟他离了。

    我爸说:“两个人在一块,就是一辈子的事,我不对你妈好,还想对谁好啊?”

    有时候想想,虽然因为罗有方的缘故,我爸断了一条财路,可他也因为那次的事,越来越心疼我妈了,说起来,也算是有得有失吧。其实我觉得这样也挺好的,不求大富大贵,只求一家人和和睦睦,有什么东西能比一家人的感情更重要?

    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我和梁厚载又上了将近一周的课,可我心里总挂念着鬼市,老师讲什么我都听不进去。

    梁厚载也好不到哪去,有次上物理课的时候,他还被罚站了大半节课。起因是我们物理老师走到梁厚载桌前的时候,发现梁厚载目光呆滞,他桌子上的课本还是数学的课本。

    当时我老师对梁厚载说了一句话,差点把我给笑岔气了:“梁厚载,你是从数学课一直发呆到现在吗?”

    那天上午的第一节课就是数学课,物理课是最后一节。

    直到还差两天就到鬼节的时候,冯师兄才来到我们学校,先是帮我们请了假,又问我们班主任要了一份教学进度表。

    我和梁厚载回家简单收拾了一下行礼,才由冯师兄带着来到省城,赶当天晚上最后一班飞机飞往四川。

    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坐飞机,兴奋得不行,梁厚载刚开始也和我一样兴奋,可当飞机起飞之后,他的脸色就不太对劲了。

    我问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结果梁厚载很恐惧地看了一眼窗外,问我:“你说,飞机会不会掉下去?”

    听他这么一说,弄得我也有点紧张,不过没过多久我就没事了,可梁厚载却一直提心吊胆的。

    冯师兄就让他睡一觉,说是等他醒过来的时候说不定就到了。

    可梁厚载刚睡着没多久,突然“嗷——”地一声惨叫,弄得周围的人都朝我们这边看。

    梁厚载说,他梦到飞机坠毁了。他说话的时候,仙儿就乐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我知道,梁厚载做的那个梦,肯定又是仙儿搞的鬼。

    直到下飞机的时候,梁厚载还是一脸惨白,走路都要我扶着。

    那一次坐飞机的经历,在梁厚载心里留下了很大一片阴影,以至于时至今日,他也几乎从来不坐飞机,还好从06年以后就有了动车,要不然的话,我真的不愿意和他一起出远门。

    一个连邪尸都不怕的人,竟然害怕坐飞机,的确是一件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下了飞机,依然是庄师兄来接的我们,冯师兄和庄师兄轮着开车,当天下午就到了寄魂庄外的那个小镇。

    寄魂庄开的那家旅店早在一个月前就被订满了,庄师兄就带着我们找了附近一家小旅馆,暂时安顿了下来。

    这次出门的时候,我妈特地给了我一点钱,我心里还挂着那间游戏厅,晚上草草吃了点东西,就拉着梁厚载跑到路口去看。

    结果那家游戏厅已经没了,原来开店的那个店面,也变成了一家买烟草杂货的小卖铺。弄得我心里空落落的。

    7月15,中元节这天,天还没亮我和梁厚载就被庄师兄叫醒,简单洗漱一下之后,就由庄师兄开车带着,离开了小镇。

    我本来还以为鬼市和寄魂庄离得很近,或者鬼市就在寄魂庄里举行。

    可庄师兄这一路走下来,却是朝着寄魂庄相反的方向走,从清晨到中午,庄师兄的车一直走在盘山路上。

    上一次我进入这样的深山时,正好是冬季,万物凋零,那些巨大的山体带给我的感觉,是一种很有力的沧桑,如今的山林里却带着大片的生机,好像连这些山体也变得柔软起来,可在这样柔软将大片山脉藏在其中时,又是另外一种让人心悸的神秘。

    庄师兄最终把车停在了位于山林深处的一个小型庄园门前,我下了车,才看到庄外的门梁上挂着一个很小的招牌,上面写着:翡翠山庄。

    那个招牌真的很小,就是两个巴掌这么大的一块木板,可写在上面的文字看起来却异常有力,一笔一划,都像是刀劈斧凿的一样。

    冯师兄走到我身边,指着那个牌子对我说:“这个饭庄也是咱们寄魂庄的产业,只不过平时没什么客人,只有到了每年的这个时候,客人才源源不断地来。”

    庄师兄朝园子里观望了一会,才反过头来对我们说:“已经来了不少人了,咱们别在这吃饭了,直接去鬼市吧。”

    之后,庄师兄和冯师兄就带着我和梁厚载,绕过饭庄的正门,踏上了一条很隐蔽的小路。

    直到饭庄渐渐消失在林海尽头的时候,庄师兄才对我说:“今年的大市非比寻常,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你和厚载在鬼市里走动的时候,要小心一点。”

    我对庄师兄点了点头,可心里还在琢磨着他说的非比寻常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这可是我第一次来鬼市,鬼市平时是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今年又是怎样的非比寻常,我就更想不明白了。

    在小路的尽头,又是一大片葱翠的竹林,这片竹林和寄魂庄外的那片一样,里面也做过特殊的布置。

    我紧紧拉着梁厚载,怕他走丢了。每走一段路,我也会和两位师兄一起朝身后看,在寄魂庄的竹林里,只要走对了路,回头就能看到一个刀锋似的山体,但在这个地方,身后的路标则换成了饭庄中最高的一棵古松。

    我们和饭庄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远,每次回头看的时候,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树影。

    也是庄师兄告诉,那棵古松就是这座山的山神,也是翡翠山庄里的守门人。

    我问庄师兄:“那棵树,真的是神仙吗?”

    庄师兄却摇头:“说它是山神,只是因为它有灵性,在唐代中期的时候,寄魂庄门人认为,灵性就是天地间的一种神性,这棵树是山神的说法,也就是从那个时候流传下来的。”

    出了竹林,不远处就是一条干枯的河道,这条河道很宽、很深,在它干枯之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沟壑,就横在两座山之间。

    在河道上方是一座狭长的吊桥,桥头支一个简单的棚子,我师父就坐在棚子下,一个人欣赏着山里的风景,惬意地喝着茶。

    当我们来到桥边的时候,师父也没有回头看我们一眼,只是喊了一声:“来者何人啊?”

    我师父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刻意将声音拖得很长。

    庄师兄走过去,朝我师父抱了抱拳,很恭敬地说:“柴师叔,是我。”

    这时我师父才转过头来看我们,一眼看到我的时候,我师父就笑了。

    我师父就是这样,每次和我分离上几天,他就会想我,再见到我的时候脸上都是满满的笑容,可这种笑容绝对持续不了一分钟。

    这次也一样,师父对着我笑了一会,立刻就变了一张嘴脸,问我:“作业带了吗?”

    我赶紧点了点头,露出背上的书包给师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