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0章 关于罗有方
    师父的话,让我一时间很难接受。

    上次见到师伯的时候,他还带我入行,送我招魂幡,我以为他其实是个温和的长辈,只是性情有些古怪罢了。可一转眼,他竟然变成了我的敌人,师父还要我清理门户。

    师父在说这番话的时候,一双眼都是红的,似乎是因为愤怒,可在这种愤怒的目光里,我还感受到了一种悲凄,我想,对于我师父来说,我的师伯赵宗典,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

    这时候我冯师兄在旁边说道:“在这件事里,也没有证据是直接指向赵宗典的。关于赵宗典的事,我也曾听我师父提到过一些,以他的性子,应该不会把寄魂庄的秘术传给罗有方。”

    冯师兄之所以这么说,也并不完全是在安慰我师父,我太了解冯师兄了,他是个非常专业的老刑警,这样的专业,几乎在他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能体现出来,虽然他有着一种异乎常人的断案直觉,但如果没有最直接的证据,他也不会随便给一个人定罪。

    在认定一个人是否有罪这上面,冯师兄向来是非常谨慎的。

    我师父听到冯师兄的话,脸色也变得稍微好了一点,可嘴上还是说:“如果不是他传给罗有方的,还能是谁?你知道那两个姑娘喝的是什么吗?那是魃血,尸魃身上的魃血!镇着尸魃的那间墓室,除了我和陈道长,只有赵宗典知道怎么打开它。如果不是他把开门的法子告诉了罗有方,罗有方是怎么把魃血偷出来的?”

    师父的最后一个问题,听起来不像是在反问,而是在向我冯师兄询问。

    冯师兄皱起了眉头,思考很久之后,才小心推测道:“也许是,师叔和陈道长开墓门的时候,罗有方就跟在后面,目睹的全程。我曾听师父说过,赵宗典曾从一个江湖术士那里得了一套用于隐匿的术法,如果他将这套术法传给了罗有方,罗有方完全有可能在不知不觉地情况下,尾随师叔和陈道长进入墓穴。”

    听着冯师兄的话,我就感觉背脊一阵发寒。

    难道说,那天师父带着我进墓的时候,罗有方就潜藏在我们身后?如果他连我师父都能骗过,会不会在我平时做作业、睡觉的时候,他就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盯着我……

    想到这,我自己都不敢继续想下去了。

    这时我就见我师父点了点头:“墓穴里阴气极重,罗有方在那里施展隐匿的术法,确实会有一些奇效。可不管怎么说,**炼尸的法门只在守正一脉流传,罗有方既然能用出这套法门,我师兄也脱不了干系。”

    冯师兄先是点了点头,之后又摇头:“也未必。罗有方毕竟算是赵宗典的弟子,说不定这套法门,是罗有方从赵宗典那里偷学来的。如果是偷师,这件事和赵宗典就没有必然的联系了。”

    我冯师兄就是这样,每次碰到这种难以解释的事情,他都会将所有的可能性都在脑子里过一遍。

    不过不得不说,冯师兄的这种思维方式还是很能靠得住的。

    当冯师兄说完这番话的时候,我师父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师父才叹了口气:“唉,我也希望事情是你说的这样。可师兄失踪了这么多年,一点音讯都没有,这种事他不站出来说个清楚,谁也弄不明白。”

    一边说着,师父端起之前冯师兄递给他的水,抿了一小口。

    这时候冯师兄有说话了:“赵宗典的行踪,有一个人或许知道。”

    我师父放下水杯,有些疑惑地看着冯师兄。

    冯师兄顿了一顿,又说道:“我也是前段日子听包师弟说,今年的大市,九封山的人也会参加。师叔为什么不趁着这个机会,去问问九曲十八弯的那只老鬼呢?”

    我师父这才有些恍然地点了点头,可又似乎变得有些担忧,喃喃地说:“连他也来了?看来今年的大市,麻烦得很哪!”

    之后冯师兄又问我师父,乱份上那年需不要需要找人盯一下。毕竟罗有方已经知道了墓穴的入口,如果不加防范的话,谁也不知道他还会生出什么乱子来。

    我师父摆了摆手,说:“大市临近,罗有方的事先放一放吧。至于乱坟山那边的事,我已经嘱咐过老陈了,有他看着,罗有方翻不了天。对了有义,今年的大市,你也是要去的吧?”

    冯师兄点了点头:“肯定要去的。只不过手头还有两个案子没处理完,可能要晚一些才能去。”

    就听我师父说道:“今年的大市不同以往,我要早走两天,回去作作准备。你走的时候,带着有道他们两个一起上路。”

    对于师父的请求,冯师兄是不可能拒绝的。

    其实听闻师父不和我们一路,我和梁厚载心里还有点窃喜,至少在这一路上,不会有人时不时地考校我们的功课了。

    可我没想到的是,师父在当天早上就去了地级市,搭着最早的一班列车急匆匆赶回了四川。

    我和梁厚载在警局里吃过早饭,冯师兄才开着车,送我们回家。

    我坐在副驾驶上,心里还在担心罗有方的事,冯师兄停下车来等红灯的时候,大概是见我脸色不太好,就问了我一句:“怎么了这是,想什么呢?”

    我有些担忧地问冯师兄:“师兄,罗有方很厉害吗?”

    这时候绿灯亮了,冯师兄一边换了车档,一边笑着说:“你是不是在担心罗有方的隐匿术?呵呵,没必要的。他的那套术法,只有在阴气很重的地方才能奏奇效,平时基本上没什么用。说起来,赵宗典那一支,所有的术法大多都是靠阴气来催动,可阴气这东西,毕竟是一种外力,比不上柴师叔教你的那些东西精纯。”

    我有些不解:“我师伯的传承和师父不一样吗?”

    冯师兄点了点头,对我说:“你们守正这一脉,在传承上分阴阳两支,柴师叔属于阳支,赵宗典是阴支。简单点说,阳支的传承大多是镇尸除尸,阴支则是炼尸养尸。你们这两支的传承,在根上就不一样。”

    我又问冯师兄:“那,我师父和师伯谁更厉害?”

    冯师兄还是笑着说道:“这种事说不好的。你和柴师叔这一支,所有术法的催动,靠的是常年修行得来的念力,修行的时间越长、道行越精纯,术法的威力就越大。可阴支则是靠借力,这一支的术法大多是速成,但论威力,受环境的影响很大。包括阴支传下来的那些法器,大多也是靠借外力来催动的,除了招魂幡。”

    说到这,冯师兄顿了顿,又接着对我说:“其实张小攀这个案子,我觉得和赵宗典应该没有直接关系。对于罗有方这个徒弟,他应该并不信任,甚至可以说是提防了。你入行的时候赵宗典之所以要将艮字幡送给你,我想,他大概是要你守住那支幡,避免它落在罗有方手里,不过这都是我的推测,事情究竟是怎么样,只有赵宗典自己能说清楚。”

    “罗有方不是我师伯的徒弟吗?我师伯如果不想把招魂幡交给他,难道他还能抢?”我有些不解地问冯师兄。

    我以为,师徒之间的关系,全都应该像我和我师父这样。

    冯师兄摇头:“尽管罗有方是赵宗典的弟子,但没人承认他是寄魂庄的人,恐怕连赵宗典自己都不会承认。所以你也不能用看待寄魂庄门人的眼光去看待他。其实我一直觉得奇怪,以赵宗典的性子,在有俊师弟死后,应该不会再收弟子了。而且之前我和师叔调查过罗有方这个人,他很神秘,几乎查不到关于他的资料,只知道他前两年他在内地冒充港商,又在香港冒充陆商,骗了不少钱。按理来说,他骗来的那些钱,早就够他吃一辈子了,可他还是一直在诈骗,也不知道他弄这么多钱想干什么。不管他想干什么吧,总归是心术不正,像这样的弟子,赵宗典原本是决计不会收的。他和罗有方之间的关系,恐怕也不是师徒这么简单。”

    这时候梁厚载在后面问了一句:“抓不到他吗?”

    冯师兄显得有些无奈:“已经发了通缉令,包括很多道门的同行也在找他,可就只抓不住他。其实这才是最让我不理解的地方,罗有方就算本事再大,按说我们布下了天罗地网,他也很难逃掉的,所以我一直有种很不好的感觉,在他背后,好像还有一些人在接应他。”

    警局离我住的地方不远,就在冯师兄说话的这段时间,车已经开进了家属院的大门。

    其实我本来还想打听一下张有俊的事,可这时候我看见我爸妈正在门口焦急地等候,就感觉心里突然紧了一下,原本到了嘴边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我一开车门,我妈就跑了过来,抓着我的手,很紧张地问我:“怎着了这是,怎么还进局子里去了?咋回事啊?”

    我妈说话的时候,一双眼还是红红的,我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她了,如果说实话,我怕我妈会生气,可看她现在的样子,我真的不忍心再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