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9章 炼活尸
    一中的校区在文化路路北,而操场不在学校里面,在文化路的路南,校门口的监控摄像头,纠正对着操场大门。

    监控录像的画面不太清晰,我们守在电脑屏幕前,秉着呼吸仔细看着,生怕错过了什么细节。

    半个小时过去,当监控录像的时间走到四点零几分的时候,我隐约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那个影子一闪而过,我没能看清楚,就对冯师兄说:“师兄,你向前退一退。”

    冯师兄立刻按下了暂停键,让录像一点一点地后向前退,当画面最终定格在那个人影上的时候,我赶紧拍了拍冯师兄的手。

    冯师兄再次按下了暂停键,在监控录像上仔细地看了一会,问我:“怎么了?”

    说实话,那个人影很不起眼,只是在摄像头前闪了一下,从动作上来看,他当时应该正从口袋里掏什么东西,一边掏着,一边快速离开了摄像头的拍摄范围。

    尽管这个人只露出了一个侧脸,尽管监控录像的画面不够清晰,可这个人就是化成了灰我也认得他。

    我用手指着那个人,几乎是牙缝里挤出了三个字:“罗有方!”

    听我这么一说,冯师兄的脸色也变得非常凝重,口中嘟哝了一句:“怎么又是他?”

    梁厚载没见过罗有方,也不知道罗有方做下的那些事,就问我和冯师兄:“这人是谁啊?”

    冯师兄叹了口气,对梁厚载说:“罗有方的事,你还是问有道吧。”

    之后他又把头转向我这边,说道:“有道啊,张小攀的案子恐怕是大有文章,你赶紧回去找我师叔,这件事没有师叔出马,单靠咱们几个肯定办不了。你也别藏着掖着的,把今天晚上的事,都告诉师叔吧。”

    冯师兄刚说完话,他的电话就响了,冯师兄掏出手机来的时候,我就看见来电显示上标注着:老神棍。

    刚开始我还在疑惑,老神棍是谁?

    可冯师兄接通电话之后,电话另一头竟然传来了我师父的声音,就听我师父在电话里吼:“有道和厚载跑了,你赶紧的,把这两个兔崽子给我找回来!”

    在我师父说话的时候,我还听见电话另一头传来了我妈的哭声。

    这下把我也吓傻了,我和梁厚载不就是半夜跑出来一趟吗,又不是不回去了,怎么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冯师兄一脸责怪地看了我和梁厚载一眼,又对着电话说:“他们两个在我这呢。师叔,你能不能来一趟,出了点事。”

    我就听我师父说:“在你那呢?怎么跑到你那去了?出什么事了?”

    师父说话的时候,语气异常的紧张,我知道,师父是怕我们两个出事。

    冯师兄连忙解释道:“有道和厚载都没事,师叔,你还是来一趟吧,这次的事情,和罗有方有关。”

    罗有方这个名字一出现,我师父当场就沉默了,又过了一会,我听到师父在电话另一边安慰了我妈一会,之后又向冯师兄简单询问了一下情况,才挂了电话。

    冯师兄带着我和梁厚载到局门口等我师父,我具体也记不清楚当时等了多久,只记得大概是凌晨三~点多的时候,我师父骑着我爸的自行车,风风火火地出现在了马路对面。

    师父见到我和梁厚载之后,免不了就是一顿臭骂,我和梁厚载也不敢说话,就硬着头皮听师父骂。

    这一顿骂,持续了整整半个小时,后来连我冯师兄也被牵扯进去了,也就是我师父手里没有戒尺,如果有戒尺的话,我估计,我和梁厚载的这顿揍肯定也跑不了了。

    直到我师父骂舒坦了,消气了,冯师兄才小心翼翼地请他进了办公室。

    之前在电话里,师父就了解到了王倩的情况,一进办公室,师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一块补充阳气的奶糖塞进了王倩嘴里,我可是知道那种糖是用什么做的,看着那块糖顺着王倩的嘴唇滑进她嘴里的时候,心里就直犯恶心。

    吃过了糖,王倩就迷迷糊糊醒了过来,她刚睁眼的时候,也被眼前的情形吓了一跳。

    当时她穿着一件睡衣躺在沙发上,办公室里的摆设对他来说无比的陌生,而我师父正一动不动地盯着她。

    我想,对于王倩来说,当时最让她感到恐怖的,大概就是我师父的那双眼睛了。

    这些年我天天和师父在一起,早就习惯了他那双从来不眨的眼睛,可王倩呢,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被这样一个糟老头子直勾勾地盯着,不害怕才有鬼了。

    就见她“霍”的一下从沙发上坐起来,紧紧抓着自己胸前的衣服,扯着嗓子冲我师父尖叫:“你想干什么!”

    我师父也没想到她是这种反应,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还是我冯师兄走上去问她:“王倩,你还记得我吗?”

    王倩看到冯师兄,脸上的表情稍微放松了一些,她点了点头,问我冯师兄:“这是什么地方?”

    尽管是稍微放松了一些,可王倩的语气里,还是带着深深的警惕。

    我冯师兄对她说:“你别怕,这是公安局。”一边说着,冯师兄又给她倒了一杯热水。

    可王倩盯着那杯水看了很久,就是不敢伸手去接。

    这时梁厚载推开了办公室的门,朝着外面喊:“王大朋,你姐姐醒了。”

    话音一落,王大朋就一阵风似地跑了进来。

    王倩直到看见了王大朋的时候,那根紧张的神经才算是松了下来,之后就是趴在王大朋怀里,没了命地哭,说她刚才做了个恶梦,张小攀半夜里到宿舍找她,拉着他去跳楼。

    我们几个谁也没说话,就站在旁边愣愣地看着她哭。

    说实话,在这种时候,我们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在这个地方,能让王倩信任的人,只有王大朋。

    至于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是不能让王倩知道的,就怕她一旦知道了实情,心理上会承受不了。

    王大朋也很识相地隐瞒了实情的经过,就骗他姐姐说,今天晚上她梦游的时候,一个人走出了学校,差点被车撞着,是我和梁厚载救了她的命。

    等王倩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冯师兄才问她:“王倩,你还记得那天晚上请你和张小攀吃饭的人长什么样子吗?”

    王倩愣了愣神,努力回想了一阵子,可最终还是摇了摇头。

    冯师兄就把电脑屏幕转向她,指着画面上的罗有方问她:“你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王倩盯着屏幕,又发了好长时间的呆,还是摇头:“不知道,我真的想不起来了,那天晚上的事,我都记得清清楚楚的,可就是记不清那个人长什么样了。”

    这时候我师父插话了,他问王倩:“那天晚上,你们是不是吃过什么奇怪的东西?”

    王倩还是对我师父有一些惧怕,怯生生地点了点头,说:“喝了红酒。”

    我师父又问:“你喝的那杯酒,是不是特别甜?就像是糖浆一样?”

    王倩依然点头。

    我师父叹了口气,揉着自己的太阳穴对冯师兄说:“不用查了,就是罗有方干的。”

    王大朋一听就坐不住了,盯着电脑屏幕,咬牙切齿地吼了起来:“就是这个人害的我姐?混蛋!”

    梁厚载白了王大朋一眼,说:“我告诉你啊,王大朋,你可不要想着找人报仇,录像上这个人,你可惹不起。这段日子,守好你姐姐,别的事情不要想。”

    冯师兄朝梁厚载投去一个欣赏的眼神,又对王大朋说:“你先带着你姐姐回学校吧。”

    一提到学校,王大朋就显得有些心有余悸,颤颤地说:“还要回学校啊?”

    冯师兄看他这个样子,也有些无奈,又唤来了小赵,让小赵在招待所找一间房,先让王大朋和王倩住下。

    王大朋和王倩走了之后,我师父又让我将晚上的事情详细说了一遍。

    之后,师父点了旱烟,在办公室里闷闷地抽着,冯师兄给他倒了水,他也没喝一口。

    直到三锅烟叶抽完,师父才叹了口气,对我说:“你知道你师伯当初为什么被逐出寄魂庄吗?”

    师父这一句问得没头没尾的,我一下没反应过来,回了回神,才感觉有点不对劲。

    之前仙儿不是说,我师伯赵宗典是自己离开寄魂庄的吗,怎么到了我师父嘴里,又成了被逐出寄魂庄了?可他既然是被逐出师门的,为什么我入行的时候,还要由他来带我?

    师父灭了烟锅,又说道:“当年,他就是想炼活尸,被我发现,才匆匆离开寄魂庄的。这件事,只有我知道。当初,我虽然没有将他逐出师门,可他犯了守正一脉最大的忌讳,就已不是寄魂庄的人了。这么多年过去,我还以为师兄已经悔改了,可他竟然把炼活尸的法门传给了自己的弟子,这真是……真是造孽啊!”

    我心中不解,问师父:“炼活尸,是什么意思?”

    师父没有回答我,反而是梁厚载对我说:“就是活人炼尸,把活人炼成邪尸!”

    这时我师父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我,用决绝的语气对我说:“从今天开始,寄魂庄没有赵宗典这个人!有道你记着,下次你再见到赵宗典的时候,他就是你的敌人,你要为我寄魂庄清理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