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救人要紧
    当时的状况,可是人命关天,我和梁厚载没有多余的经历去管王大朋,就是闷头朝着窗口猛冲。

    也就在我们眼看就要到窗边的时候,白毛僵突然转向我们,朝着我们扑了过来。

    梁厚载缩起身子,就地一滚,直接避开白毛僵,伸手抱住了王大朋姐姐的腰。

    而我则转过身,在白毛僵的胸口上用力一靠。

    以我现在的修为,要用黑水尸棺镇住铜甲尸,或许还是有一些难度,可单单是这样一具白毛僵,我背后的黑水尸棺对它来说,无疑威力巨大。

    就在我用后背顶~住它的一瞬间,仅仅就是一瞬间,它的身子当场就瘫软下去。

    可我也不敢太托大,立即使出天罡锁,封住它的尸气。

    梁厚载没骗我,白毛僵的确很容易对付,仅仅几秒钟的时间,我已经能彻底将它镇住,在它的脚心被我手指点中之后,它身上的尸气就已经散了,那些灰白色的毛发也开始大量脱落。它变成了一具真正的死尸。

    白毛僵没给我们造成太大的麻烦,真正的麻烦是王大朋的姐姐。

    这时候梁厚载正死死抱着她的腰,想将她从窗边拖回来,梁厚载手上的力气不如我,可他常年锻炼脚力,腿上的力气比成年人都要大很多,可即便是这样,梁厚载一只脚蹬着墙,卯足了力气,却还是没办法让王大朋的姐姐离开那扇窗户。

    我也跑过去,抓住王大朋姐姐的肩膀,拼尽力气将她向后拉,可她就像座小山一样,不管我们怎么用力,就是纹丝不动。

    我们拉不动她,她也跳不下去,就这么僵持着。可过了十几秒钟之后,我和梁厚载的耐力就以极快的速度被消磨得差不多了,她的体力却好像无穷无尽一样,我们两个反而被她带着,离窗户越来越近。

    更不可思议的是,从她身上竟然不时散发出一阵阵地下河脉特有的阴气,其间还拌杂着轻微的尸气。活人身上怎么会有这么重的阴气,这么重的尸气?

    梁厚载几乎快要虚脱了,无奈之下朝我大喊:“先封住尸气再说!”

    我手上也开始感觉酸麻了,心知这样僵持下去肯定行不通,也是没办法了,才伸手掐住王大朋姐姐的脖子,用力一抠,******这一次**太匆忙了,我还没来得及进入思存境界,只能先顶~住她的上庭,再想办法进入思存。

    也就在这时候,王大朋的姐姐似乎是感应到了危险,她突然扭动起了身体,事发突然,我和梁厚载一下没吃住力,竟然被她甩开了。

    我的头撞在墙上,就感觉耳朵里“嗡”的一声,连视线都有点模糊了。

    接着我就听见王大朋撕裂喉咙般地哀嚎了一声:“姐!”

    王大朋的姐姐甩开我们之后,飞速登上窗沿、跳出窗外,王大朋的那一声哀嚎,就是在她跳出去的一瞬间喊出来的。

    可王大朋的姐姐跳出窗外之后,不但没有下落,我反而看到她的身体贴着外墙,以很快的速度升了上去。

    来的时候我就仔细打量过女生宿舍的外墙,那就是一片光秃秃的墙壁,上面连个借力的地方都没有,王大朋的姐姐是怎么上去的?

    我忍着头疼冲到窗前,伸头朝外看,就看到王大朋的姐姐手脚都贴在墙上,扭动着身子,像只壁虎一样爬上了楼顶。

    我也不敢犹豫,立即爬上了窗户,猛蹬一脚窗沿,借着惯性,又用上了八步神行的脚法,也跟着蹿上了楼顶。

    当时王大朋的姐姐就站在楼顶的边缘,我上来的时候,她身子已经开始前倾。

    就在她眼看就要跳下去的一瞬间,我伸手抓~住了她的脚踝,她还是跳下去了,可脚踝被我抓着,整个身子倒吊在空中。

    不得不说,王大朋的姐姐作为一个女生,体重和同龄的男生却也差不了多少,她跳下去的那一刹那,我的肩膀都险些脱臼。

    这时候她被我抓着,却还想要挣脱,不停地朝我蹬腿,本来她就重,又这样挣扎,我的手腕几乎都要脱力了,眼看着她的脚踝正从我手中一点一点地滑脱,她再这样挣扎一小会,我真的要拉不住她了。

    这时候梁厚载从窗户里冒出头来,朝我喊:“往我这边挪一挪,快!”一边说着,梁厚载还不停地朝我挥手,我看到他手里正抓着一张灵符。

    我趴在楼顶边缘,一点一点地朝窗户那边蹭过去,可马上就要挪到窗口正上方的时候,王大朋的姐姐突然一脚蹬在我脸上。这一脚正好蹬在我鼻子上,我鼻梁一阵生疼,手上也没了力气,她的脚踝顿时从我手中整个滑了出去。

    好在王大朋在他姐姐下落的一瞬间,从窗户里伸出了半截身子,伸手将他姐姐托住,梁厚载赶紧将灵符贴在她额头上。

    被贴上灵符之后,王大朋的姐姐就停止挣扎了,我就看见王大朋和梁厚载两个人一起用力,将她拖进了窗口。

    我趴在楼顶的边缘,长长松了口气。

    如果刚才王大朋的姐姐不是爬上了楼顶,而是直接从窗口跳下去,我和梁厚载就是有再大的本事,恐怕也救不了她。

    我在楼顶上休息了一段时间,感觉体力恢复了,才又爬回了六楼。上楼顶容易,可下去就难了,我下去的时候因为手脚酸痛,差一点点掉下去。好在梁厚载和王大朋抓~住了我,总算是有惊无险。

    我回到走廊上的时候,梁厚载已经揭去了王大朋姐姐头上的灵符,这时候的她又有了活人的生气,正靠在墙角沉沉地睡着。

    我让王大朋先守着他姐,又叫着梁厚载,一起将白毛僵的尸身拖进厕所,用锁宿舍大门的那把锁将厕所门锁死。

    事后,我打算去网吧给冯师兄打个电话,让他带人来处理一下白毛僵的尸体,可梁厚载却拉住了我,对我说:“道哥,我觉得女生宿舍不对劲。”

    我愣了一下,问他:“怎么了?”

    梁厚载指了指走廊两侧宿舍门,说道:“你不觉得奇怪吗,刚才我们弄出了这么大的声响,为什么一个人都没被吵醒?”

    说实话,我还真是没有在意这些细节,听他这么一说,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可我刚有这种想法,仙儿就从我肩膀上钻了出来,邀功似地嚷嚷道:“这当然都是我的功劳啦!你们俩一进女生宿舍就跟做贼似的,为了满足你们那一点点自尊心,我就破例用了一点点手段。现在一中的女生们都在做恶梦呢,没功夫搭理你们。”

    对于仙儿,我还真是有点不太放心,就怕她收不住手,一下玩得太大了,于是赶紧问她:“做恶梦是怎么回事?”

    仙儿贼兮兮地对我笑,又说道:“我给她们造了一个梦境,在梦里,她们全都高考落榜了,哈哈哈,你是不知道,她们看到榜单的时候,那表情可有意思了。”

    高考落榜?唉,真亏她想得出来。

    不过听仙儿这么说,我和梁厚载反而松了口气。

    之后我就让王大朋背着她姐姐和我们一起离开学校,出校园的时候,又要爬墙,上一次只有一个王大朋,这一次还要加上他姐姐,我和梁厚载几乎是费劲了仅剩的最后一点力气,才把他们两个弄出去。

    从始至终,王大朋的姐姐都没醒过来,一直睡得很沉。

    她这不是普通的睡眠,是元气严重受损,也不知道她这两天到底经历了什么。

    梁厚载说,他之前带来的那张灵符是张定阳符,可以用来祛除体内阴气,稳固阳神。原本这张符是为王大朋准备的,当时他也是看王大朋的姐姐一副被鬼上身的样子,才动用了这张符,没想到还有奇效,不但把她镇住了,还拔除了她身上的阴气。

    王大朋的姐姐身上确实带着极重的阴气,起初我觉得她身上生气微弱,就是因为这些阴气挡住了她胸前的那口阳气。

    不过有件事还是无法解释,她身上的阴气,为什么和河脉里的气息这么像?不对,应该说那就是河脉特有的阴气!

    我先前只是听我师父说,尸体如果被沉入那条河脉,会在顷刻间发生尸变,可活人如果沾到了那里的阴气会怎样,师父却没说过。

    回想她刚才爬墙的样子,看起来像是被鬼上身了一样,可一个人就算是被上了身,顶多也就是作出一些疯狂的举动罢了,可她的样子,却分明是变成了人类以外的另一种生物。至于她是不是受到了河脉中阴气的影响,才变成那样的,我一时间也拿捏不准。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王大朋的姐姐之前绝对接触过那条河脉。可她是如何找到地宫的入口,又是如何接触到那条河的?

    对于此,我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

    出了学校,我就跑到网吧里给冯师兄打电话,梁厚载陪着王大朋在外面等我。

    在网吧的收银台上有一排公用电话,按时计费的那种,我记得好像是一毛钱可以打一分钟,当时我身上也就是有几毛钱的零碎钱,干脆都给了网管,网管帮我开通了电话,我就用最快的速度拨通了冯师兄的电话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