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5章 一中后门
    僵尸走路的时候是一蹦一跳的?我知道很多人都这么说,可我见过的那些邪尸,好像都是用两条腿交替迈着步子走路的吧?

    我向梁厚载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梁厚载思考了一会,又问王大朋:“你看到的那具僵尸,身上是不是有很长的毛?”

    王大朋赶紧点头。

    梁厚载又问他:“它身上毛是什么颜色的?”

    王大朋几乎连想都不用想就回应道:“白色。”

    梁厚载这才对我点了点头,说:“错不了了,是白毛僵。”

    王大朋一听,脸色又刷的一下白了,扯着我的袖子大声喊:“真的是僵尸啊!道哥,你一定要救救我姐啊!”

    我正想把王大朋的手扒开,就听梁厚载对他说:“你先回去吧,今天晚上我们两个会去你们学校,到时候你在门口接应我们一下。”

    可王大朋不肯走,他也是被吓怕了,看到我们两个就像看到了救星一样,说是必须和我们待在一块,让他自己回学校,还不如杀了他呢。

    我心里觉得奇怪,趁着王大朋稍微缓过劲来了,才插嘴问了一句:“按理说,你也不知道我们两个有没有真本事,怎么就这么相信我们呢?”

    结果王大朋的一句话,却让我和梁厚载有点哭笑不得,就听他说:“我就是觉得,你们俩挺厉害的,真动起手来,那只僵尸估计干不过你们。”

    能这么想的人,除了王大朋,估计也是没谁了。

    后来我和梁厚载花了很大的力气才把王大朋劝走,他还是不敢回学校,让我们俩晚上到学校附近的网吧找他。

    王大朋走了以后,我还是很久都没缓过神来。他来得实在是太突然了,弄得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而且闹僵尸这种事,怎么就被王大朋碰上了呢,怎么就这么巧,把他姐姐也牵扯进去了呢,可他又从刘尚昂嘴里听说过我们的事儿。

    所有的事情都太巧合了,巧合得有些不自然,就像是有人特意安排的一样。

    过了很久,我才对梁厚载说:“厚载,你说,王大朋不会是想报复咱俩吧?”

    依照我的想法,王大朋说不定是想借着这么个由头把我们骗到一中去,再找人群殴我们。

    可梁厚载却摇了摇头:“看他刚才的样子,不像。你注意到没有,他说起白毛僵的时候,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了,一般人不会是那样的反应。”

    我又问梁厚载:“白毛僵是什么样的僵尸,怎么身上还长毛?”

    梁厚载却反问我:“《子不语》你没看吗?”

    见我摇了摇头,他才继续说道:“白毛僵啊,就是一种身上长白毛的僵尸,算是所有种类的邪尸中,最容易对付的一种。唉,你有时间还是看看那本书吧。不过有件事,《子不语》里是没有记载的,就是白毛僵有个特点,他晚上出来行走的时候,会吸引那些有梦游习惯的人,在它身后随行。王大朋的姐姐,应该本身就是一个有梦游症的人。但如果真的是白毛僵,又有点说不通。”

    我有点转不过弯来:“怎么说不通了?”

    梁厚载皱着眉头说:“刚才王大朋口口声声说,让我们救他姐姐,就说明他姐姐还活着。可白毛僵可是要吸人血的,他姐姐跟着这么一具僵尸在宿舍里梦游,没有活下来的道理。还有那个跳楼的女生,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中邪。她刚跳楼没多久,女生宿舍怎么就出了僵尸呢?”

    梁厚载的脑子转得一向比我快,说真的,我刚才还真没往这方面想,听他这么一说,才发觉事情确实很不对劲。

    之后梁厚载又问我:“这件事要告诉柴爷爷吗?”

    我摇头:“先别告诉我师父了,白毛僵这种东西,还犯不着惊动我师父。”

    我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只是想凭自己的力量处理这件事,我需要这样一个机会,不是为了证明自己,而是为了给刘尚昂正名。我想让王大朋亲眼看看我和梁厚载是怎么处理邪尸的,我要让他知道,刘尚昂没有说谎。

    我想,在梁厚载的心里,当时应该也有着同样的想法。

    当天晚上回到家,我和梁厚载也是像平时一样吃饭、做功课、练功,期间也不说多余的话,就怕被我师父察觉到什么。

    万幸的是,我师父的心思都放在即将来临的鬼市上,和夏师伯通了一晚上电话,对我和梁厚载也不怎么留意。

    梁厚载平时都是睡在师父家里的,那天晚上他提出要去我家住的时候,师父正在通电话,朝我们点了点头,就算是同意了。

    一直到了深夜,我爸妈都睡熟了,我和梁厚载才悄悄爬起来,穿上衣服,又悄悄溜出家门,直奔一中的方向。

    在2001年的时候,我们那个小县城的网吧也就那么几家,学校附近因为是管制区,网吧就更少了,山脚下有一家,一中后街的小巷子里还有一家。

    我们是在一中的后街找到王大朋的,他当时就站在网吧门外,和另外一群高中生抽着烟。我看到他们手上还拿着棍子一类的东西。

    当时我就想,王大朋果然是把我们骗过来,又找了一群人准备堵截我们,可看王大朋那一脸焦急的样子,又不太像。

    王大朋远远地看到我们俩,就踮着脚朝我们用力地挥手。

    我和梁厚载走到他跟前的时候,他还在对那些人说:“等会跟着道哥他们一起杀进去,你们几个到时候可别当怂包啊。我现在就把话撂在这,到时候要是谁不往上冲,就别想在一中混了!”

    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还是和过去一样不着调。

    梁厚载朝他摆了摆手,说:“人不易多,让你的朋友都回去吧。”

    王大朋一听就胆颤了,很小声地问梁厚载:“就咱们三个,能行啊?”

    梁厚载冲他点了点头:“放心吧,肯定没问题。反倒是人多了,事情会变得比较麻烦。”

    其实王大朋叫这么多人来,也未必就是想让他们帮着对付僵尸的,更多的只是为了给自己壮壮胆。

    王大朋看了他的朋友们,又看了看我和梁厚载,又说:“带着他们吧,真不行,就让他们在女生宿舍外面守着,万一咱们出了啥事,也好有个人报警不是?”

    之所以不带这些人一起去,不是怕他们帮不上忙,而是担心他们出事。毕竟,我和梁厚载只有两个人,没办法一次性保护这么多人。

    梁厚载又问王大朋:“这些人,都看到那个女生跳楼了吧?”

    王大朋点点头:“是啊,就是他们几个,全在这了。”

    之后梁厚载就紧紧皱起了眉头,做出一副担心的样子,说:“他们要去,也不是不可以,可我就是担心,那天上了女生身子的邪祟,可能是个很凶的厉鬼。厉鬼这东西,就忌讳被人看到,万一它现在还在女生宿舍,他们几个又看到过它,这样一来,厉鬼说不定就会上他们的身,索他们的命。”

    说到后半段的时候,梁厚载故意将声音拖得很长很长。

    这些人毕竟是亲眼见过女生跳楼时的清醒,那种诡异的景象对常人的影响可是异常巨大的。

    现在,他们听梁厚载厉说鬼可能还在女生宿舍,又回忆起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已经怕到不行了,再加上梁厚载鬼叫似的腔调……我看到有些人的手都开始发颤了。

    其中颤得最厉害的是王大朋。

    梁厚载转过头来冲我偷偷笑了笑,又转回头去,一本这正经地说:“好了,你们如果非要跟着我们,那就来吧,不过我还是想奉劝各位一句,生命是很宝贵的,不要把将来的大好青春,都葬送在好奇心上。那个女生临死前的样子,你们应该都很清楚。”

    其实有时候他挺佩服梁厚载的,他平时不爱说话,可说起话来,每一句话都能刺进人的心里。

    经过他再一次腔调“那个女生临死前的样子”,就更没人敢去女生宿舍了。

    我感觉这样也就差不多了,就拉着梁厚载,转身朝着一中后门方向走。

    只有两个人跟上来了,其中一个是王大朋,另一个,是个和王大朋差不多身材的粗~壮男生。

    可快到学校后门的时候,那个男生就掉头跑了,只剩下王大朋还紧跟在我们后面。

    他虽然刻意作出一副很勇敢的样子,可我能看出他心里是很怕的,他的脸色都是惨白的,冷汗顺着他的额头不断地往下~流。

    本来,我今天晚上是打算给刘尚昂正名的,可看到王大朋现在的样子,又变得有些不忍心了。

    我于是转过头,对王大朋说:“有我们两个就够了,你回去吧。”

    可王大朋也不说话,就在我们身后紧紧地跟着。

    梁厚载也问他:“你不怕吗?”

    这时候,王大朋说了一句让我和梁厚载都很感慨的话:“我想救我姐。”

    他害怕,比任何人都害怕,可他现在只想救他姐姐。

    听到他这句话,我突然觉得,王大朋或许也是个很不错的人,而且这人还挺带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