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女生宿舍闹僵尸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不怕显摆,但就是怕比。“人比人气死人。”这句话,还是很有道理的。

    好在刘尚昂他爸好像也不在意自己的鱼没人吃,反倒是他这一顿饭,一直对着我师父炒的几个肉菜使劲,自己做的鱼却没吃几口。

    直到快吃完饭的时候,我师父才提起了刘尚昂的事,说我包师兄是专门做安保人员培训的,想让刘尚昂跟着我包师兄历练一段时间,问刘尚昂他爸行不行。

    本来我还以为刘尚昂他爸多少会犹豫一下,没想到他很爽快就答应了。我就觉得,刘尚昂在他爸眼里就像个烫手山芋,早就想抛给别人了。不过我也知道,刘尚昂他爸这么放心地将刘尚昂托付给包师兄,还是因为他心里对我师父的那一份信任。

    而刘尚昂呢,看到我包师兄之后就兴奋得不行,还问我,我包师兄是混哪的,看上去很厉害的样子。我明明告诉他,包师兄就是寄魂庄的一位师兄,现在是做安保生意的。可不管我怎么说,刘尚昂就是觉得包师兄肯定是社会上的老大,跟着我包师兄,他就可以梦寐以求地混江湖了。

    第二个星期刚开课,刘尚昂就办了退学手续,跟着我包师兄走了。

    我也不知道他这一走要走多久,也不知道包师兄带着他去了哪,刘尚昂走的那天,正赶上全县统考,我和梁厚载也没能给他送行。

    一个陪了我十年的兄弟,就这么不声不响地走了,那段时间,我心里一直空落落的,就连考试的时候,我也第一次交了白卷。

    为了我的那张白卷,班主任几次找我爸妈谈话。

    可对于此,不管是我爸我妈,还是我师父,都没有过多地责怪我。

    有一天,刘尚昂他爸打电话给我师父,说是让我去一趟他们家,刘尚昂临走前留了一些东西给我。

    可我没敢去,我怕我一进刘尚昂的那间屋子,就会想起以前的事。虽然我现在做的事情,就是在不断地回忆过去那些年发生的事情,再把它们写下来,可事实上,当过去的记忆一点点出现在我脑子里的时候,我总会觉得自己好像失去了很多东西,想到我记忆中的某些人、某些事,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就忍不住怅然若失。

    之后还是梁厚载去了刘尚昂家,拿回了几本武侠小说,这几本小说就是刘尚昂留给我的东西。

    我知道,如果他在我面前的话,会对我说这些小说很好看,里面的人物就是他崇拜的对象,他会试着让我理解他这些年的想法。我也知道,这些年我对刘尚昂,最缺乏的,就是理解。

    可那些书我最终也没有看,我怕我一翻开那些书,就总是会想起刘尚昂,只是找了一个盒子,将它们小心收藏了起来。

    梁厚载说我就是太在意这些事了,其实完全没必要这样,毕竟,刘尚昂还会回来的。

    其实我有时候也会想,如果当初在汽车站离别的人,不是梁厚载和李爷爷,而是我和我师父,大概就算过上几十年,我也没办法从那样的痛苦中缓过来吧。

    在刘尚昂刚走的那段日子,我也几乎不去接触平时和刘尚昂有过交集的人,除了梁厚载。

    可有些事是没办法逃避的。

    初二的暑期过后,我和梁厚载升了初三,我记得应该是临近阳历九月的一个周六,眼看快到鬼节了,因为师父说今年要带我和梁厚载去鬼市,我们两个就在商量怎么向班主任请假。

    可我们还没商量出个结果呢,王大朋突然跑到我们班上来了。

    那时候的天气虽然没有盛夏时候那么热了,可空气中还留着一丝暑期的余温,王大朋身上穿着一件黑衬衣,这时候已经被汗渍透了,衣服的布料粘在王大朋身上,让人看一眼就觉得特别难受。

    刘尚昂走后的这段日子里,我路过一中门口的时候还见过王大朋两次。之前我还担心他回来寻仇,可他显然没有这个意思,我和梁厚载明明比他小,可他每次见到我们都是一口一个“哥”地叫着,有一次还特意买了零食,给我们送到班上来,不过我们两个没收。

    放学以后,班上的其他同学都走了,就剩下我和梁厚载两个人。王大朋火急火燎地跑到我们前排坐下,莫名其妙地问了我一句:“道哥,你真的见过僵尸吗?”

    他这话说得没头没尾的,而且语气很急切,好像我见没见过僵尸,对他来说是件很重要的事。

    我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了。

    说见过吧,虽然是实话,可师父交代过,我们这个行当里的事,不能到处乱说。说没见过呢,师父又不让我撒谎。

    这时候梁厚载在旁边问了王大朋一句:“出什么事了?”

    被他这么一问,王大朋好像想起了什么很恐怖的事情,脸色变得惨白。

    过了好半天,他才很急地说道:“我学校里出事了,真出事了,女生宿舍闹鬼,不是,闹僵尸!”

    一中闹僵尸?这不太可能吧。

    要知道学校里人很多,又大多是少男少女,像这样的地方,人气重,一般来说邪祟是不敢进的。再者说了,一中又不是南实小,南实小建在夭婴子河上面,阴气重也是没办法的事,可我冯师兄说过,县里阳气最重的一块地,就是一中那块地,那里原先是个私塾,清朝的时候为了建这个私塾,还专门找风水先生来看过。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铜甲尸,用煞气练出来的邪尸不惧阳气,这还是梁厚载告诉我的。

    梁厚载把水杯递给王大朋,让他先喝点水,有什么事慢慢说。

    王大朋也是渴了,一口气把整杯水都干了下去,才说道:“就前阵子,有个高三的女生跳楼自杀了,这事你们知道吧?”

    我和梁厚载同时点了点头。

    我还是不久前听我妈说,前段时间一中有个女生因为承受不了高考压力,从宿舍楼顶上跳下来自杀了。这件事当时在附近的几个学校里传得满城风雨,我们全校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了。

    可女生跳楼和闹僵尸能有什么关系?

    王大朋也没管我们,继续说:“我可是亲眼看到她跳下来的!那天晚上,我和几个哥们躲在教学楼后面抽烟,抽到一半,我就模模糊糊看到有个人影,正沿着女生宿舍的墙往上爬,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小偷呢,可我们几个跑过去一看,才发现那是个女的。当时可把我吓坏了,她就穿着一件睡衣,手脚好像能黏在墙上,扭着身子,嗖嗖地往上爬,那样子就跟只壁虎一样。她爬到楼顶,接着就跳下来了。”

    他一边回忆着细节一边讲述这些事,听着他的话,我和梁厚载倒是没什么,可王大朋自己却被吓到了,他说到后半段的时候我就感觉他的脸色越来越不对劲,眼看着就快崩溃了。

    梁厚载赶紧打住他的话头:“你先缓一缓再说。”

    王大朋也听话,立刻停了下来,我就看到他额头上、脖子上全是冷汗,不过这也不怪他,记得我第一次见到邪祟的时候,比他还要紧张,只不过后来见的多了,才越来越觉得无所谓了。

    梁厚载的水已经被王大朋喝完了,我就跑到水龙头上给他接了杯凉水,又跑到学校外面的小卖部买了一小包咖啡倒进去。

    先不论这杯凉水咖啡的味道怎么样,我也是看王大朋太紧张了,之前听冯师兄说咖啡可以缓压,才特意买了这么一包兑进水里。

    我把这杯完全没化开的咖啡递给王大朋,他又是一口气喝了个精光。

    过了一会,我看王大朋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才对他说:“你不用回忆得太详细,把事情大概说清楚就行了。”

    王大朋朝我点点头,接着说:“那个女的从楼上掉下来,我就听见‘磅’的一声,我知道肯定是头先着地了,可我几个也没敢过去看,就赶紧把这事告诉老师了。后来学校里报了警,公安看了以后,定案定的是自杀,学校就说是快高考了,课业压力大,那个女生心理上承受不了了才轻生的。可我知道不是这么回事啊,当时那个女生的样子,肯定是被鬼上身了!”

    看他越说越害怕,我只能强行打断他:“你先别说这些了,闹僵尸是怎么回事?”

    王大朋顿了顿才说:“那个女生跳楼以后,女生宿舍里就不停地出怪事,我听说,到了晚上,就有人在楼道里夜游,就跟中了邪似的,那个夜游的女生,就是我姐啊!道哥,你救救我姐吧,我求你了……”

    他一边说着,竟然想下跪了,我和梁厚载赶紧把他扶住。

    我就在一边劝他:“你姐梦游的事,也不一定就是被什么东西上身了,你别想太多。”

    可梁厚载好像看出了什么问题,就问他:“闹僵尸和你姐梦游有什么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梁厚载这么一问,王大朋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就听他抽抽噎噎地说:“有天晚上我不放心,就偷偷去看我姐。深更半夜的,我就看见我姐一个人在楼道里逛荡,我怕惊着她,也不敢叫醒她,就偷偷在后面跟着。可走到楼梯口的时候,接着一点灯光我才看见……看见我姐前面还有一个人,那人走路的时候伸着手,一蹦一跳的,不是僵尸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