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包师兄
    说实话,如果不是刘尚昂有这样的想法,他也不会上了包师兄那条贼船。

    周日的时候,我和梁厚载正在师父家写作业,院门就被敲响了。

    师父正在北屋里忙忙活活地弄什么东西,就让我和梁厚载去开门。

    我一开门,就看见门外站着两个很奇怪的人。

    之所以说奇怪,是因为这两个人不算是长相还是气质,都给人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其中一个个头比较矮,文质彬彬的,梳着一个老式的大背头,穿西装打领带,带一副金丝边的眼睛,腋下还夹着一个公文包。用两个词来形容,就是油头粉面、文质彬彬。

    这两个词混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会联想到另外一个词:斯文败类。

    可另外一个秃头,却长得特别凶狠,身材也五大三粗的,那时候是冬天,太阳不烈,可他却带着一副很宽大的墨镜,还穿着一身笔直的黑色西装。

    这个人,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不像好人。

    我正想问他们是谁,可还没等我说话,那个秃头就问:“你们两个,谁是左有道?”

    他的声音很粗,气息悠长,一看就是个练家子,就算不是练家子,也是身体素质非常好的那种人。

    我冲他点了点头:“我是。”

    就在我说话的时候,他突然朝我伸出了手。

    虽然我也没想到他会突然袭击,不过好在他速度不算快,我稍微避了一下,同时伸出左手,用天罡锁的手法扣住他的手腕,拇指和中指同时用力,********之后,原本是要分筋错骨的,可我没有那么大的力道,只能死死地抓着。

    他一下就哀嚎起来:“哎呀呀,疼疼疼疼……”

    我虽然力道不够,可毕竟抓着穴位,他除了喊疼,别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

    在他旁边的那个斯文败类也慌了,赶紧说:“快放开,他是你师兄,包有用!”

    啊?这人就是我包师兄啊?

    我赶紧把手松开,一边朝梁厚载那边看,还好刚才那人喊得快,我就见梁厚载已经高高抬起了腿,如果不是听到了他的话,那一脚已经踹在他脸上了。

    包师兄护着自己的手腕,一脸怨气地看着我:“你这小子怎么回事,一见面就动手!”

    我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可嘴上还是嘀咕着:“明明是你先动的手。”

    包师兄这时候还是一脸不爽的表情,我就听他说:“什么跟什么,我就是想和你握个手。哎呀,真疼啊,你们守正一脉真是,个个都有暴力倾向似的。”

    就在这时候,屋子里传来了我师父的声音:“是谁在外面放臭屁!”

    一听到我师父的声音,包师兄吐了吐舌头,不敢说话了。

    其实仔细回想一下,刚才我包师兄的动作,似乎就是想和我握个手来着,可他长得那个样子,又是突然把手伸出来,也怪不得我会防着他。

    说实话,刚看到我包师兄的时候,我还以为是王大朋找人寻仇来了。

    没多久,我师父就披着一件外套出来了,他先是瞪了包师兄一眼,之后又对那个油头粉面的人说:“有志,你怎么也来了?”

    有志?难道说,这个人也是我师兄。

    就听那个人说:“正好在附近出差,早就想过来看望师伯。我也是前几天才听说包师弟也要来,就提前跟他联系了,陪着他一起来。”

    我师父“哼”了一声,说:“你是怕他说话没把门,再像上次一样惹出什么麻烦,才特意跟着他的吧?”

    说完,我师父又分别指了指包师兄和“斯文败类”,对我说:“包有用、石有志,都是你的师兄。你刚才跟他们动手了?”

    我特意作出一副很愧疚的样子,对我师父点了点头。

    结果却换来了我师父一个大大的白眼:“就你那点身手,你包师兄如果真想把你怎么样,你现在已经没命了……”

    就在我师父说话的时候,包师兄又在那嘀咕了一声:“那可不一定。”

    我师父很没好气地看了包师兄一眼,也没再继续说下去,就闷闷地转身回了屋。

    其实我知道我师父下面想说什么,大概就是做人要谦虚啊,不要自以为是啊,遇事不能冲动啊,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啊,之类的,反正就是老一套,我这些年差不多都能背下来了。

    说起来,包师兄和石师兄我应该是见过的,当初我拜师的时候,寄魂庄的门人中除了我的同门师伯,基本上全都到齐了。只不过这些年一直没有什么接触,就渐渐把他们淡忘了。

    我师父回屋的时候,我和梁厚载也前后脚跟了进去,一进门,师父就让我们两个去泡茶了。他则和两位师兄聊了起来。

    前面他们都聊了些什么我没听到,只是在我端上茶盘的时候,才听包师兄对我师父说:“师伯,明年的七月十五就是大市了,我师父让我来问问您,东西准备好了吗?”

    我师父摆了摆手,说:“不需要准备,早年留下来的那些就够用了。今天的大市,鬼门的人来不来?”

    石师兄摇头:“恐怕是去不了了,鬼门的掌门人前些年刚刚过世,按照他们那一脉的规矩,弟子要守丧五年,在这期间不易参与鬼市的交易。”

    听石师兄说到了鬼门,我又想起了那个叫罗菲的人,说实话,这些年过去,我都快把那个人给忘了。

    就听我师父叹了口气,说:“罗菲那个小丫头,今年也十来岁了吧?”

    包师兄点了点头:“前阵子我去了趟陕北,还专程去看过她。几年不见,小丫头现在是长大了,很懂事。”

    这时候我师父发现我正靠在茶几旁边,竖着耳朵听他们说话,就拿烟杆戳了一下我的肩膀,说:“你在这干什么?作业做完了吗?”

    我心里是很想听听他们接下来会说什么的,生怕我师父把我赶走,就赶紧问:“什么是大市啊?”

    我的那点小心思,我师父一眼就能看穿,可这一次他没急着赶我,而是向我解释道:“咱们寄魂庄的鬼市,每年鬼节都会举行一次,四年小市,五年一大市。咱们说的小市,也就是规模比较小,只会请同道中人来参加。而每五年举行一次的大市,规模是很盛大的,三教九流的人都会来,到时候你和厚载跟着我一起去,反正鬼市这个摊子,你早晚也是要接手的。”

    之后师父又对包师兄说:“对了,正好你来了,有件事我想麻烦你。”

    像我庄师兄,如果我师父说有事要麻烦他,他还会谦虚一下。可包师兄就是看着我师父,没头没脑地问:“什么事啊?”

    他好像平时就是这个样子的,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我看到石师兄脸上的表情变得很无奈。

    好在我师父并不在意这些,只是说道:“你这几年不是一直在做安保这一行吗?是这样,我徒弟有个朋友,叫刘尚昂,这家伙混得很,最近这些年没少惹事。我呢,想把他托付给你,你帮着调教调教。其实之前我是打算让他去当兵的,可他还没到应征的年纪。”

    包师兄愣了一下,之后就一脸犹豫地说:“还没到应征的年纪,那就是还没成年啊。师伯,你也知道,像这种孩子,如果我真的聘了他,那是雇佣童工啊,违法的!”

    包师兄这番话一说出来,我师父的脸色就变得有点难看了。

    石师兄大概是有些看不过去了,就在桌子底下,狠狠踩了包师兄一脚。

    结果包师兄还瞪了石师兄一眼,说:“你踩我干什么?本来就是违法的!”

    石师兄很无奈地看着包师兄,又说道:“咱们师伯又没说让你聘他,就是让你带着他见见世面,调一调他的性子。是吧,柴师伯?”

    我师父点了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这时候包师兄才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对我师父说:“哦,原来是这样啊。行,那没问题,不过他跟着我,吃苦肯定是少不了的,不知道他能不能扛得住了。”

    我师父笑了笑说:“其实这件事,我现在也就是问问你的意思。他也未必会跟着你走,毕竟这件事是我自作主张,还没跟他的家里人商量过。”

    安保这一行,我多少也了解一些,简单来说,就是安全保障。像学校门口的保安,还有那些名人政要身边的保镖,甚至是一些荷枪实弹的特勤人员,都属于安保这个行当。

    后来我师父和两位师兄又聊起了鬼市里的一些事,我是很想听一听的,无奈我师父催着我去做功课,我只能很不情愿地离开了客厅。

    快到中午饭点的时候,刘尚昂和他爸就来了,来的时候刘尚昂他爸还带着两条鱼,说是中午要露两手。

    说句良心话,刘尚昂他爸的手艺其实还是不错的,我估计他是因为听刘尚昂说我师父做饭好吃,心里不服气,才非要借机比上一比。

    可我师父做出来的东西,那可是专业水准,连我妈这种天天做饭的人,都差了好几个级别,更别说是刘尚昂他爸了。

    中午吃饭,我师父又弄了一桌子菜,刘尚昂他爸就做了那两条鱼,可这一顿饭下来,其他的菜都吃得差不多了,只有那两条鱼,几乎没人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