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阴脉
    前几天大舅临出差钱还给我妈打了电话,问我妈要不要带东西回来,也正因为这,我才知道大舅当时不在家。

    吃过饭之后,我师父和陈道长就开始不停地看表,我和梁厚载无聊得要命,还要为做作业的事担心。来王庄的时候,我们两个走得急,都没带书包。

    我就试探着问我师父:“师父,咱们什么时候完事啊?我作业还没写呢。”

    我师父一听,就知道我在想什么,他先是“哼”了一声,之后又说:“今天不用做了。”

    听到我师父的话,我心里就乐了,可脸上却不敢笑出来,我回头看了眼梁厚载,他也是面无表情,不过我知道,他心里肯定也乐开花了。

    那时候的我和梁厚载,说不上厌学,可就是不愿意做作业,我们两个对作业这种东西,好像都有种与生俱来的反感。

    我也是回想起那一段时光,才明白,其实这样的反感,肯定不会是天生的。想想我们两个,每天连一丁点空余的时间都没有,练功、上课、作业、练功,每天的时间都被我师父安排得满满的,换成是谁,多少也会吃不消的。

    可即便是这样,在长大以后,偶尔还是会缅怀那时候的日子。

    直到土房里的老挂钟敲响了九点的钟声,陈道长才对我师父说:“亥时了。”

    我师父点了点头,从桌子上拿了一个空玻璃瓶,又来到土炕前,抓着炕头用力一掀,整张床板竟然被我师父掀了起来。

    要知道,土炕这东西,大多都是一体成型的,可我师父家炕,上面的水泥板竟然是盖上去的。我也是这时候才意识到,师父家的土炕之所以一直都没通炉子,是因为这样的炕,是没办法烧热的。

    我满心好奇地跑过去看,就看见床板下面,是一条黑乎乎的暗道,暗道里的石阶有些都已经残破,显然已经有些年头了。

    从这条暗道的伸出,还不时传来轻微的流水声,下面似乎有一条河脉。

    陈道长一边迈开腿,走进暗道,一边对我和梁厚载说:“这地方,过去是个古墓的入口,荒废很多年了。”

    他说话的时候,在暗道里还响起一阵悠远的回声。

    我师父让我和梁厚载先进去,他则走在最后面。

    进了暗道之后,流水声就变得清晰起来,潮湿的凉气迎面而来,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师父将托着床板,将它重新盖严实了,才走过来,拍拍我的后背,说:“扣上扣子,小心别着凉。”

    我这才发现自己正敞着怀,赶紧把扣子扣上。

    床板被盖上之后,光线先是变得非常暗,可等我的眼睛适应了这种黑暗之后,又能朦胧看到一丝光芒。这些光芒是从周围的石壁上散发出来的,可它们又十微弱,只有在极暗的情况下才能看得到。

    走在前面的陈道长敲了敲石壁,叹气道:“过了这么多年,这些夜光石也老得发不出光了。”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语气非常寂落,让我感觉,他好像是在说他自己。

    师父拉着我的手,又让我牵好梁厚载,之后就带着我们慢慢向前走着。

    暗道很长,大概有一百多米的样子,在暗道的尽头,是一大片湿漉漉的河床,和暗道周围的石壁一样,河床上也不断散发出微弱的幽光,仿若一块无比巨大的璞玉。

    而我之所以知道这里是河床,是因为,河脉涌动的声音,就来自这片河床的边界。

    我做梦也没想到,在乱坟山的正下方,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地方。

    师父带着我走在河床上,我的脚掌不时会陷进潮湿的泥土里,那种感觉非常黏腻,很不舒服。

    大概走到河床中央的时候,师父突然停了下来,指着水流声传来的方向,对我说:“这条暗河,就是乱坟山下的一条阴脉,你以后要特别留意这条河,如果有尸体被沉在里面,顷刻间就会变成邪尸。”

    我问师父:“乱坟山不能长庄稼,也是因为这条河吗?”

    师父点头:“何止是不长庄稼,如果不是封住了墓底的阴气,乱坟山可是要寸草不生的,还容易招惹邪祟在这里逗留。”

    这时候仙儿也露出头来,打量了一下周围,皱着眉头说:“乱坟山地下怎么还有这么个地方,柴爷,以前怎么没听你说过呢?”

    “这种事有什么好说。”我师父闷闷地回了一句,又拉着我,继续向前走。

    过了河床之后,又是一条长长的隧道,走进去的时候我就发现,在这条隧道的石壁上,还有很多能容一个人通过的洞口,我师父每路过一个洞口,都会在上面贴一张灵符。

    我问师父:“这些洞口,能通到什么地方啊?”

    师父说:“我也不知道,没进去过。不过有些洞口潮气很重,应该是通向河脉的。”

    整个隧道里一共有三十个小洞口,正好对应了灵符的数量。

    走过最后一个洞口之后,原本还非常潮湿的空气突然间变得干燥起来,连周围的温度都变得有些燥热。

    师父就一语不发地走着,前面的陈道长也一直没有说话。

    我看向梁厚载,发现他正皱着眉头,朝四面张望。

    我问他在干嘛,他就说:“我总觉得,这地方看上去特别眼熟。”

    就听我师父在一边说道:“眼熟就对了,以老李的性子,在你入师门之后,肯定带你去过夜郎王的地宫,这里的结构和地宫是一样。”

    梁厚载点了点头,就抿着嘴,不再说话。我想,他大概又在想念李爷爷了。

    一直走了很久,我们才来到隧道尽头,在离我几步远的地方,有一面宽大的石门,门前用黑色的粗重铁链上了锁,那些铁链比我的胳膊还要粗,上面泛着柔和的油光,就像是打过蜡一样。

    我发现,在门板上还有着大片的浮雕,不过因为年代久远,很多已经看不清楚了,只能依稀看出上面刻着一间道观、一条很长的隧道、还有一条波浪奔涌的河。

    陈道长在石门上摸索了一阵子,之后就转过头,笑呵呵地对我说:“我那个道观啊,本来就建在这个乱坟山旁边,你看你看,上头刻的这个就是。”

    说话的时候,我就看见他在门板中央轻轻按了一下,就听“咔嚓”一声,门后好像有什么东西被打开了。

    之后他就对我师父说:“老柴头,轮到你了。”

    我师父走上去,将玻璃瓶递给陈道长,又抓住门上的铁链,用尽力气朝两边扯动。那些锁链看起来非常沉重,就连我师父,拉扯起来要用上全身的气力。

    陈道长来到我身边,悄悄点上了旱烟。我又朝我师父看了一眼,就发现我师父的腰上什么都没有了,在平时,他都会把烟杆挂在腰带上的。

    陈道长是什么时候把烟杆顺走的?

    我估计我师父应该是感觉到烟杆被人拿走了,可他正在和那两条铁链较劲,也没多余的心思理会陈道长。

    陈道长一边美美地抽着烟,一边还对我说:“我跟你说,你师父这人,可财迷。当初他跑来找我,说什么,这地方的古尸是他们守正一脉的东西。我这人吧,也大度,就把道观让给他了。你猜这么着,他竟然把道观给拆了,我那道观是有点旧了,可也是个文物不是?他拆了也就拆了,还把那些建观用的石头啊、木头啊,全都当建材给买了,你说他是不是财迷?”

    这时候我师父已经拉开了铁链,就一阵风似地跑过来,抢过烟杆,气闷闷地说陈道长:“你在这跟我徒弟瞎扯什么。我什么时候卖你的道观了,当初这道观拆了以后,我可是一砖一瓦都没动,还用那些旧材料给你重新搭了个新观,所有的钱都是我拿的,你一个子都没掏!”

    陈道长好像抓住了什么把柄似的,也气冲冲地说:“你看你看,承认自己有钱了不是?你那个烟,给我给我,这么富的人了,小气劲!”

    我师父没搭理他,径自走到室门前,双手按住门板,用力一推。

    “吱嘎”一声,那扇石门被缓缓推开,当我看到门里的东西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就看见门另一侧的墓室中央,镇着一具蛇尾人身的女尸,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见到似人非人的邪尸了,入行时的那具铜甲尸,那小山一样的巨大身躯,也不是人类应该有的。

    可就算是铜甲尸,也不如眼前这具邪尸来得震撼。

    我能看出它是一具尸体,是因为它身上已经没有“生”气,但它看上去又异常的鲜活,蛇尾上的鳞片、身上的皮肤,还有随着墓室中的热浪轻轻飘动的头发,都是一副活生生的样子。女尸的脸上带着一个青铜的面具,我看不到她的脸,可又总有一种感觉,感觉她好像正通过面具上的空隙盯着我看。

    在女尸的周围,布满了那种粗大的黑色铁链,上面还贴满了灵符。可我又有一种感觉,它好像随时都能冲破这些铁链,它双手交叉地护着前胸,我一直盯着她的手指,就怕她什么时候会突然动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