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冤冤相报没完没了
    话说回来,没套路,有时候比有套路更难对付,尤其是在他们人多的时候。我和梁厚载第一次帮刘尚昂打架,也着实吃了不少苦头。

    不过这些人在动手的时候,都有一些通病,速度慢、准头差、没力气,也不抗揍。或者说他们自以为自己很厉害的样子,可每次打起来就是瞎打一通,有一些看起来身子很壮实,可动手的时候又不知道护着穴位。难道他们不知道,只要穴位被封住,再能打的人也废了。

    刘尚昂刚开始还作出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看到我和梁厚载冲进来了,就缩起了脑袋,一下钻进了桌子底下。

    有个人抓住了刘尚昂的裤腿,想把他从桌子下拖出来,梁厚载冲过去扯住那个人的胳膊,在他的腋窝上擂了一拳,那人还没来得及喊疼,梁厚载一脚踹在他腿上,他身子前倾,一张脸结结实实地撞在了墙上,鼻血抹得满墙都是。

    梁厚载就地一滚,就回到了我身边。

    之前和人干架的时候,我和梁厚载就总结出经验了,如果被人围攻了,绝对不能被困在包围圈里,那样就算我们有三头六臂也是挨打的命。而且在人很多的时候,不管是出拳还是踹腿,都必须是单发,打一下就撤,如果在某一个人身上花费的经历太多,也很容易被围住。

    这次人不算多,可必要的小心还是要有的。

    不过就算是碰上再多的人,我们也不敢下重手,毕竟打的都是穴位,手重了,很容易出事。

    我身边还有人端起了板凳,看样子是要砸我,我迅速朝他靠过去,用后腰顶住板凳,反手抓住他的手腕,一掰一抠,直接将大拇指顶在他的手腕内侧。

    我没敢***只是用力捏住他的尺骨,跟着师父练了这么多年,我手上的力道也不小了,也没感觉用太大力气,他就“嗷——”的惨叫一声,当场给我跪下了。

    哦,倒不是因为他崇拜我还是什么的,只是尺骨被重压压住的时候,那种疼痛,会让人两腿发软。

    还有一个人冲到我跟前,对着我的脸就是一记摆拳,其实他肩膀刚有动作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要往哪打了,他还把拳头打出来我就已经蹲下身子,伸出左手的中指顶在他的肋骨上,用力一戳。

    那一下,他眼泪都流出来了,就抱着自己的下肋,蹲在地上“哎呀呀”直叫。

    因为打架的时候,人都比较激动,对痛觉的感应也比较迟钝,所以我刚才下手稍微重了一点。

    其实有件事我一直不明白,这些人打架的时候为什么都偏爱摆拳呢?这种拳角度不如上勾拳刁钻,攻击距离比不上后手直拳,也没有刺拳那么迅速,可耐不住他们就是最喜欢用这种摆拳。

    我也是想了很久才想明白,他们打出来的拳,那不能叫打拳,只能叫抡拳头。

    我这边放倒了两个人,梁厚载那边也踹翻了两个。我们下手都不敢太重,但下手的时候常常是哪疼打哪,在疼劲缓过来之前,这些人是没有战斗力了。

    梁厚载把刘尚昂扶起来。

    我则回头看了眼王健,对他说:“我就是左有道。”

    我也没别的意思,就是告诉他,刘尚昂没没有骗他。

    可王健却像是被我吓着了一样,就朝着王大朋身子后面缩。

    借着今天这个机会,我还是很想把一些话说清楚的,就放开那个一直被我抓着的人,朝王健那边走。

    可王大朋也不知道是发的什么神经,突然大吼一声:“我和你拼了!”然后就朝我扑了过来。

    王大朋身子很壮实,人长得也高大,他这么一冲,那气势还真有点吓人,不过他显然不怎么擅长跑步,速度太慢了。

    我稍微侧了侧身子就避过了他,同时伸出左手的拇指,在他的胃部顶了一下。

    王大朋的身子顿了一下,然后就听见他“呕——”的一声,开始呕吐。

    那种场面太恶心了,我没敢回头看。

    我来到王健面前的时候,他还是特别警惕地看着我,这种眼神弄得我也挺无奈的,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就朝梁厚载投去了一个求助的眼神。

    梁厚载竟然朝我翻了翻白眼,然后他就把头扭到了一边。

    说实话,明明是我们打赢了,但我当时就是感觉挺无助的。

    可刘尚昂的事又不能不解决,今天来了个王大朋,谁知道明天会不会又出现一个李大朋、张大朋?

    王健看着我的时候,他那紧张的样子,就像是我犯了错时,面对我师父的样子。

    我也是没别的办法了,就学着我师父对我说教时的口气对他说:“打架这种事情,不是什么好事。你和刘尚昂都是同学,就算出了什么事也应该商量着解决了,你说你,带着这么一群人过来是怎么回事?你今天找人打了刘尚昂,刘尚昂明天还会找人报复你,这样打来打去的……”

    当时我脑子也乱哄哄的,后面又说了什么记不清了,反正就是我师父那一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当然,我不可能罚王健去抄什么道德经。

    后来提起那次的事来,梁厚载还说,那时候,我真是被我师父附体了一样。

    等王大朋缓过劲了,就想带着他的小弟兄们开溜,梁厚载冲过去,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

    王大朋一下变得紧张起来,直到梁厚载对他说了句:“把你吐出来的那些东西收拾了。”,他才松了口气。

    之后,王大朋还帮我们打扫了卫生,还清理了墙上的血迹。在这期间,不管是王大朋还是王健,以及王大朋带来的那些人,都只是闷着头干活,一句话也没说。

    回家的路上,我和梁厚载心里都带着气,谁也不想和刘尚昂说话。我师父明明说过,我们这一行经历的那些事,不要到处乱说。有一次我师父说这些话的时候,刘尚昂也在场,可他怎么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呢!

    刘尚昂见我们都不理他了,也不好意思说话,就闷闷地骑车。

    直到刘尚昂快要到家了,梁厚载才对他说:“以后别再为这种事打架了,不值得。”

    刘尚昂点了点头,又朝我这边看,我没理他,骑着车子就走了。

    回到家,我和梁厚载收了院子里晾的衣服,之后就跑到我师父家里做作业。

    一日三餐,我都是在师父家吃的,晚上吃过饭,师父还要考查我和梁厚载的功课。

    有时候我就在想,我师父真的是个很神奇的人。我上小学的时候,功课简单,那时候我师父考校我的功课,我还不觉得奇怪。可上了初中以后,那些三角函数、物理定理,还有后来的化学方程式,全是一些看着就头疼的东西,可我师父竟然全都会。

    每次和我梁厚载想糊弄我师父的时候,师父一眼就能看穿。更不思议的是英语,我师父竟然还会英语,一个常年和尸体打交道的老头子会说英语,这种事,放在谁眼里都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议的事情。

    之前我就说过我师父很生猛,其实他的生猛还不止如此,听我冯师兄说,早年,我师祖还特地送我师父出国游历过一段时间。不只是英语,我师父还精通俄语和西班牙语,德语和法语也会一点,朝鲜话也能听得懂。

    这种事确实是很难想象的,我也不是想说我师父有多么博学,只是陈述一个既定事实。也正是因为这样的现实,我和梁厚载的学业一丝都不敢落下。

    之前梁厚载也曾对我说起过,他的师父李良也是一个很博学的人,虽然李爷爷可能不像我师父这样精通多门外语,但他精通古汉语,还能破译一些年代非常久远的少数民族文字。

    也不知道有这样的师父,对我和梁厚载来说,到底是福气,还是压力。

    来到师父家的时候,我师父怀抱着一个簸箕站在院子里,正在清点一些药草样的东西。

    见我们两个进了院子,师父就朝我招手:“有道,过来一下。”一边说着一边进了屋子。

    我跟着师父来到厨房,就看见师父从橱柜里拿出了几个坩埚、一个陶土烧成的粗口坛子,还有一个很大的木槌。

    这些东西我过去也见过,但一直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

    梁厚载也跟着过来了,我师父看了梁厚载一眼,说:“你也学着点。”然后就走出厨房,过了一会,又拿着青钢剑回来。

    师父把青钢剑递给我,这还是我第一次触摸到这把剑,剑身摸上去有一种出乎意料的厚重感,而且上暖暖的,那种温暖就像是青钢剑的体温,让我感觉它好像是有生命的。

    我师父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很小的玻璃瓶,对我说:“这是铜甲尸身上的尸油。”之后又指着簸箕中的药草,说:“这些蓍草,是你夏师伯专门培育出来,可以用来卜卦,也能用来祛除尸油中的尸气。这种蓍草你庄师兄也培育了一些,以后你要用的话,可以问他要。”

    我一边点着头,一边在心里疑问,我师父这到底是要干什么。

    就看见我师父在坩埚里倒上了一些水,点上火,趁着坩埚里的水还没沸起来,我师父又从橱柜里拎出一个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