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3章 铜甲尸
    梁厚载本来就很虚弱了,刚才蹬刘尚昂的那一脚,几乎用尽了他最后一点力气,来到我身边的时候他已经很难站起来了,只能气喘吁吁地坐在地上。

    我想跑,刘尚昂也是满脸的惊恐,可梁厚载已经走不动了,我们又不能丢下他不管。

    烟尘很快散去,这时候我才看清楚刚才挥动铁链的是个……是个什么东西。

    那是一具邪尸。在它的身上已经没有生气,皮肤呈现出一种溃烂之后的青紫色,可它身上的每一根肌肉却又异常饱满,像钢筋和铁条一样围绕在粗大的骨架上,它很像人,可又无法确认它生前究竟是不是人类,它太高大了,我的身高大概也只到达他的腰部的位置。

    更让我感到恐惧的是,它是有心智的。我知道,它就是镇守死门的那具邪尸,它的脚步很沉重,走路时,它手腕上的铁索一直拖在地上。可刚才它出现在梁厚载他们身后的时候,竟然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

    梁厚载一脸虚弱地盯着那具邪尸,也惊得说不出话来。

    我从没想象过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邪尸,就凭我,别说是跟它斗,光是看到它小山一样的身躯,感受到它身上散发出的强烈煞气,腿都有些发软了。

    我们看着它,它也在俯视着我们,它那双眼睛中竟然还透着一丝戏谑,那种眼神,就像是在审视三个即将到手的猎物。也就是这样的眼神,让我更加确信,它是有心智的!

    这时候,梁厚载突然惊呼了一声:“铜甲尸!”他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发颤。

    道观里竟然出现了铜甲尸!我听师父说过,对于守正一脉来说,寻常的邪尸都可以用天罡锁镇住尸气,但天罡锁对于任何类型的甲尸都是无效的,而走罡因为施术需要时间,对于有心智存留的邪尸来说,也不实用。

    甲尸之所以叫甲尸,就是因为它们身上的筋肉常年被坤气滋养,变得异常坚硬,而且力量极大。就连我师父碰上它们,如果手中没有番天印和青钢剑,也很难全身而退。

    番天印和青钢剑本来就不在我身上,如今我唯一的筹码,就是背后的黑水尸棺了。

    面对这样一具铜甲尸,我还没天真到主动用背后去顶它的胸口,那样做无异于送死。

    可黑水尸棺毕竟是能镇住邪尸的,我干脆脱下了上衣,将黑水尸棺整个露了出来。现在我能做的,也只是多撑一点时间,等梁厚载恢复体力,一边还在心里盼着我师父能来救我们。

    看到我背上的黑水尸棺印,铜甲尸也变得烦躁起来,它在不远处盯着我们,不停地走来走去,铁链拖在地上,发出让人头皮发麻的摩擦声。

    它似乎不敢靠前,我们也不敢轻举妄动,但在他走动的时候,我发觉它的左右两只手臂很不对称,没捆锁链的那只左臂,从上臂到手腕都非常粗壮,至于右臂,没有被铁链捆住的上臂依然粗大,可捆着铁链的小臂,和另一只手臂相比则要纤细得多。

    我努力压着心中的不安,问梁厚载:“它右手上为什么会有铁链?”

    论起对邪尸的了解,梁厚载比我在行得多。

    他还是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那是镇尸锁,肯定是养尸……呼……养尸人为了控制它,才捆在它身上的。”

    这条铁链是用来镇尸的么?我仔细看了看那根铁链,似乎和我平时练抓功用的石锁差不多的分量,如果我用尽全力去扯,应该能扯得动。

    叮——铃——叮——铃——

    在雾气中突然响起一阵十分悠长的摇铃声,铜甲尸愣了一下,之后就变得更加烦躁,它弓起了腰,口中不断发出低吼声,尸气不断被它喷吐出来,强烈的尸臭顿时在空气中大量弥散。

    我感觉,那阵摇铃声似乎是在催促铜甲尸攻击我们,可铜甲尸忌惮着我背上的黑水尸棺印,犹豫着不敢向前。

    记得当年我师父对付飞僵的时候,那只飞僵看到师父的后背,也是一脸恐惧的表情。

    渐渐的,摇铃声变得越来越密集,铜甲尸也变得更加焦躁不安,我看到它迈出了腿,朝我们这边走了一步。我立刻转过身,拿背后的黑水尸棺远远地对着它。

    铜甲尸又退回去了,它的一双眼睛死死盯着我的后背,虽然它的脸上没有表情,可那双眼睛里,却透着犹豫。

    我看了眼蹲在地上的梁厚载,他的脸上已经渐渐有了点血色,这时他也抬起头看向了我,我问他:“能跑得动吗?”

    梁厚载摇了摇头:“没用,跑不掉的,铜甲尸的速度比咱们快。”

    这时我又想起了仙儿,借着她的速度,也许能逃过这一劫。可我试着呼唤仙儿的时候,她的魂却一直沉沉地睡着,回想一下,从今天早上开始,她好像就一直没醒过来。

    好像有什么东西,阻止了仙儿的苏醒。

    梁厚载又将视线转向了铜甲尸,我看到他眼中虽然还透着一丝紧张,但更多的,却是一种决绝。我知道,梁厚载是打算搏一次了。

    刘尚昂这时候还是紧张到浑身微微打颤,可他怀里还紧紧抱着那个糯米酒坛,就连刚才他被梁厚载踹倒的时候,也是紧紧地抱着。

    之前我还担心他们两个会崩溃,可他们好像比我还要镇定。

    我长长吐了一口气,问梁厚载:“你想好怎么对付它了吗?”

    梁厚载点了点头:“铜甲尸的动作敏捷,可捆着镇尸锁的那条右臂,行动起来会非常迟缓。等会如果和铜甲尸对上,所有人都要确保自己身处于它的右侧,到时候我找机会把镇尸符贴在他身上,应该可以让它的身子顿一下,道哥你就看准这个机会,用黑水尸棺把它镇住。刘尚昂,等会如果我和道哥有危险,你就把糯米酒泼在铜甲尸身上。”

    说话的时候,梁厚载看着刘尚昂,刘尚昂赶紧点点头。

    我一直扭着身子,侧脸望着铜甲尸,心里还是一阵阵地发毛,我尽了最大力气让心境稍微平稳一点,才对梁厚载说:“你现在能动吗?咱们不能等铜甲尸先出手。”

    铜甲尸的动作敏捷,究竟有多敏捷,谁也说不清楚。万一等一会他先对我们下手,我们又躲避不及,那可就说什么都没用了。

    梁厚载有些吃力地站起来,对我点了点头:“还撑得住。”

    有了他这一句话,我立刻挪动脚步,朝着铜甲尸的右侧移动,梁厚载和刘尚昂就跟在我后面。

    铜甲尸见黑水尸棺离他越来越近,也变得紧张起来,让我们没想到的是,它竟然也侧过了身子,将那条捆着镇尸锁的右臂正对着我们。

    梁厚载盯着铜甲尸手上的锁链,一边对我说:“看样子黑水尸棺对他来说是个很大的威胁,道哥,你要小心了,它恐怕是想用镇尸锁来破你的黑水棺。”

    的确,不管是什么样的尸,对于黑水尸棺都有一种天生的畏惧,铜甲尸应该也不敢直接用身体来触碰我的后背,所以它首先想到的,也是用镇尸锁来破棺。

    不得不说,这具铜甲尸不但心智尚存,而且十分聪明,可这样的聪明,似乎也给了我们一线生机。

    我们来到铜甲尸右侧之后,就不敢在轻举妄动了,铜甲尸同样死死盯着我们,没有作出任何动作。

    我做梦都没想到,我竟然能和这样一具邪尸,对峙这么长时间。

    叮铃铃、叮铃铃、叮铃铃。

    摇铃声在一瞬间变得异常密集,铜甲尸也在同一时间暴吼一声,直接朝我的后背掷出了铁链。

    我能通过我师父扔大头钉的手势和力道,判断出二十根大头钉掉落的大体位置,也能在铜甲尸挥动手臂的一瞬间,断定铁链的走向。

    我只是稍稍侧了一下身子,那根铁链就从我的耳边呼啸着飞过,就在我侧身的时候,梁厚载拿着镇尸符冲了过去,我怕他身子虚,跑不快,特意在他背后推了一把。

    梁厚载一阵风似地冲到铜甲尸身边,举起了镇尸符,可就在他正要将灵符贴在铜甲尸手臂上的时候,那具铜甲尸突然转身,竟然也避开了。

    它的动作非常快,我只看到它的身子晃了一下,然后它那只比沙包还大的左拳,就到了梁厚载面前。

    如果这一下梁厚载被打中……

    我的心脏都快提到嗓子眼上了,还好在梁厚载向前冲的时候,刘尚昂好像提前预感到了危险,朝着铜甲尸泼出了糯米酒,那些辛辣的酒水一下子全泼在了铜甲尸的脸上,它赶紧收回了左手,在脸上又抓又挠。

    我立刻冲过去,跳起来,两只手勾住铜甲尸的脖子,用后背重重顶在了它的胸口上,在我后背刚接触到它的胸口时,先是感觉一阵坚硬,可在一瞬间之后,它的胸口就变得有些软了,我周围也顿时爆发出一阵极度刺鼻的腐臭。

    可也就是在这时候,有什么人抓住我的脚踝,把我从铜甲尸身上扯了下来。

    我被重重地摔在地上,就听见“当”的一声闷响,那不是我摔在地上发出的声音,而是一种类似于金属碰撞的声音。我抬头望向铜甲尸,就看见他正用左掌不停地拍打自己的胸膛,而刚才把我从铜甲尸身上拉下来的人,是梁厚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