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大雾深处的声音
    空气中的阴气非常浓重,我还依稀能听到雾气深处传来的阵阵喘息声,刚开始我还以为那是轻微的风声,可仔细听的时候才发现,那阵声音起起伏伏,就是人的喘息声。

    有什么人就藏身在雾气里,紧紧盯着我们。

    刘尚昂和梁厚载应该也感觉到了那个人的存在,我们三个并成一排,每个人都是小心翼翼地走着,谁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

    走了没几步,附近的喘息声就消失了,可原本离我们很近的三清殿,却好像离我们更远了。

    我能感觉到刘尚昂的紧张,他的手都在抖,我只能用力抓着他,防止他突然朝着三清殿疯跑过去,我太了解他了,每次他过度紧张的时候,就总是会作出一些很危险的举动。

    我们朝着三清殿的方向慢慢走着,可三清殿就是和我们越来越远,现在几乎已经超出了视线所及的距离,透过雾气,我只能很模糊地看到三清殿后门的台阶。

    这时候刘尚昂的脚步突然顿了一下,我朝他那边看,他则看着梁厚载。

    是梁厚载先停下来的,此时他正看着我,因为紧张,梁厚载的嘴唇有些发白,他看我的那双眼睛里,充满了询问的味道。

    我就小声地对他说:“继续走。”

    其实我心里也比之前更为紧张了,可我还记得师父说过的话,碰到危险的时候,一定要沉下心来,决不能慌张,更不能胆怯。

    刚开始,刘尚昂被我和梁厚载围在中间,过了一会,梁厚载也跑到我身边来了,我就拉着他们两个,慢慢向前走。

    三清殿已经完全被雾气笼罩住了,我们的脚步是向前迈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却一直在后退。

    三清殿后面就是四御殿,那里一样能挡住邪祟。不过我心里很清楚,就算我们再怎么后退,也无法退到四御殿那里去。

    雾气中混杂的阴气变得越来越重了,刘尚昂的手心里全是冷汗,他声音颤颤地问我:“哥,咱们是不是碰上……鬼打墙了。”

    我没有回应他,就算是默认了。

    不过我心里也清楚,这绝对不是简单的鬼打墙,鬼打墙可以让人在原地打转是没错,可再厉害的鬼打墙,也不可能直接将我们走路的方向颠倒过来。

    自两年前我跟着师父去了一趟寄魂庄之后,师父跟我聊天的时候,就常常说起守正一脉的一些阵法,这些阵法大多都是脱胎自奇门遁甲,其中有一套封门阵,就能达到这样的效果。

    师父曾说过,封门阵是我们这一脉最厉害的阵法,不过和豫咸一脉的阵法比还差得远,破阵的方法也比较简单。封门阵的出口,通常都在八门中的生门,而且八门的排位和阴阳八卦对应,只要找到了八门中的其中两门,就不难推测出生门的位置。

    另外,封门阵的阵眼设在死门,如果能冲破死门,的确也可以破阵,可在布置封门阵的时候,通常都会在死门中安置下守阵用的法器,如果不是修行多年的大法力者,最好不要去触碰死门中的东西。

    鉴于尸婴事件和罗有方之间的联系,以及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雾,让我不得不怀疑,这一次的局,又是某个和赵宗典有关的人布下的。我甚至在想,刚才那个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老头子,也许就是赵宗典本人。

    走路的时候,我一直留意着石板间的缝隙,以便确定自己走出的路是一条直线。

    我们就这样在雾海中走了很久,回头张望的时候,果然还是没有见到四御殿。

    我拉了拉刘尚昂和梁厚载,示意他们两个停下,刘尚昂停下来的时候,还一脸紧张地问问我:“哥,你咋停下啦?咱们是不是出不去了?”

    我对他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嘘,别说话。”之后又脱下身上的毛衣,从上面拉出一个线头,用力将线头塞进了石板的缝隙里。

    弄完这些,我才对他们两个说:“转过身来,倒着走,不要回头看。”

    在这种时候,他们两个对我可以说彻底的信任,纷纷对着我点头。我让他们两个一人扶着我一只肩膀,然后一边带着他们慢慢后退,一边从毛衣上扯下线来铺在地上。

    大雾里分不清方向,铺在地上的红毛线,就是我们唯一的路标。

    后退的时候,我是特意沿着每块石板的对角线走的,师父说过,在封门阵中行走的时候,不要走在生门和死门的对线上,那样的话前进和倒退就会颠倒,要想办法向着惊门和景门的方向靠,找到这两道门,离找到生门就不远了,可在找这两道门的时候也要格外小心,因为这两道门,就靠在死门的左右两方,一步走错就会进入死门所在的区域。

    而在封门阵中,不管是寻找那一道门,都不要看着脚下的路。

    虽然我还不知道道观里是不是布了封门阵,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先试一试了。

    倒着走,不看路,说起来简单,其实是件很恐怖的事情。我每次向后迈出一脚的时候,都感觉背后有一堵墙似的,稍不小心后脑勺就会重重地撞在上面。

    每走一步,我心里就无比的紧张,可在刘尚昂和梁厚载面前还要作出一副非常镇定的样子,我感觉,这时候我如果也跟着他们一起害怕起来,他们两个说不好就要崩溃了。

    就在我自己都感觉快要撑不住的时候,后脚跟突然碰到了一个很坚硬的东西,这时候我也不得不转身去看了,一回头,就看到身后是一只汉白玉的石狮子。

    师父说过,封门阵是一种阴阵,死、惊、开、休、伤、杜六门都不沾阳气,可景门和生门这两道门中,却需要有阳气重的东西镇守,不然整个阵法的阴阳失调,封门阵就是摆出来也没什么用处。

    这头石狮子应该就是守阵的**了,可我也不确定这里到底是生门还是景门,于是将外套捆成一个大大的疙瘩,朝着石狮后方用力扔了出去。

    这叫投石问路。

    如果我的衣服落在了死门之中,阵眼中的法器已经会有一些异动,这样我确定了景门和死门的位置,不用再找其他门,也能推测出生门所在的位置。

    很快,不远处就传来了衣服落地时的闷响,我沉着心,静静地等待着,可几分钟过去,却什么也没发生。

    这时候刘尚昂也回过头来了,很紧张地问我:“哥,刚才……刚才是啥声音啊?”

    我刚想说话,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呃——喝——”

    那是一阵从喉咙深处发出来的哈气声,它离我们很近,又好像离我们很远,我知道,肯定是死门中有什么东西被我惊醒了。在这阵声音响起的时候,空气中中还隐约出现了一丝腥臭。

    这股味道我太熟悉了,当场就反应过来,被我惊醒的东西,是一具邪尸!镇守死门的东西,竟然是一具邪尸!

    刘尚昂吓得脸都白了,他张嘴想说话,我赶紧伸出手堵住他的嘴。我又朝梁厚载看了一眼,他现在的脸色也是惨白惨白的。

    视线所及的地方被浓雾笼罩,我看不清前面的情况,但能感觉到,正有一种我从来没遇到过的气场从前方不远的地方发散出来。

    很快,那阵呵气声变成了野兽一样的低吼:“哦——”

    声音中夹杂着那股让人胆寒的气场,铺天盖地地朝我们涌过来,我听到,有什么东西在雾气中站了起来,接着就是一长串无比沉重的脚步声,其间还夹杂着“哗啦哗啦”的声音,好像有一条粗重的锁链在石板地上划过。

    我的心脏都在颤个不停,心里默背着三尸诀,大气都不敢出。

    万幸的是,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那些声音也离我们越来越远了。

    一直到那些声音完全听不到了,我才赶紧拉上刘尚昂和梁厚载,背对着生门的方向后退。

    我当时只期望这里的布下的阵法就是封门阵,而生门也在它应该在的地方。

    我不知道死门中的邪尸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可我很清楚,以我现在这点修为,肯定对付不了它。光是从它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气势,就惊得我手脚冰凉。

    那股气,不是阴气,不是寒气,可在它铺天盖地来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却感觉仿佛有一把很锋利的刀架在我的脖子上,只要我稍有一点动作,立刻就会没命。

    一边后退,我还在不停地拆着毛衣上的线,在走过的路上留下路标。

    没走多远,沉重的脚步声又在我们身后响了起来,我立刻停下脚步,也不敢回头去看,刘尚昂和梁厚载也和我一样,停下来之后,就缩起脖子,大气不敢出地站在那里。我发现刘尚昂的腿已经开始打颤了。

    哗啦啦的金属摩擦声从我们耳边划过,那声音真的已经到了我们耳边了,我能闻到空气中的腥臭味变得异常浓重,那味道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停留了一小会,才渐渐离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