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三年从师,四年入行
    那天晚上,我师父来到我们家,和我爸聊了很久。第二天一早,师父就给冯师兄打了电话,冯师兄好像早有准备似的,当天下午就带人查封了那个小赌场,可我爸扔进去的钱,却只追回了一小部分。

    冯师兄后来还说过,像这种涉及到高利贷的案子,即便最后查证了那些开赌局的人是个诈骗团伙,可钱依旧很难要回来。毕竟我爸当初是主动向人家借的钱,还写下了借条,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当骗子的事情被曝光了以后,那些曾被他们骗光家财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出来作证。

    我们没有人证,骗子手里却拿着借条,他们死咬着不放,任谁都没有办法。

    反倒是我爸因为参与赌博,还被拘留了很多天。

    而我冯师兄在提审那些骗子的时候,总觉得这些人很不对劲,凭着他近十年的办案经验,他预感在这些人中,有几个可能是杀过人的。

    为了这事,还惊动了我庄师兄,借着冯师兄的关系,庄师兄找机会看了那些人的面相,还弄来了他们的生辰八字,为了他们算了一卦,就说这些人手里确实攥着人命,案发地点应该在西南方向。

    后来,冯师兄在县城西南一个废弃的建筑工地找到了一具尸体,果然翻出了一起命案。作案人就是这些开赌局放贷的人,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沾着血,而那个死在旧工地的男人,也是一个还不上钱的赌徒。

    我也是事后听冯师兄说,这伙人在全国各地流窜作案,很多地方滞留的一些悬案也和他们有关。那时候还没有遍地都是的监控摄像头,加上这群人的反侦察能力又非常强,以至于异常难以抓捕。如果不是因为我师父连着几个月收集证据,就算抓到了人,审起来也是非常麻烦。

    可那些人就是到死,也死咬着赃款不放,我们家的钱终究也没有要回来。

    如今回忆起这段经历来,我妈心里还是一阵阵地后怕,她怎么也想不到,那些经常到我们家来要钱的混混子,竟然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

    而我也在庆幸,还好我身边还有师父,有冯师兄庄师兄他们,不然遇到了这样的事情,真的知道该怎么办。

    不管怎么说,这场破财风波就这么过去了。99年暑期过后,我爸从原来的单位离职,到一个小型的煤场当会计,而我也正式升入了初中,梁厚载、刘尚昂,也都和我分到了同一个班上。

    这一年,正好是我拜入师门的第四年。

    大概是刚入秋的某一天,具体的日子忘了,只记得我和梁厚载放学回到家的时候,就看到我师父一个人站在院子里,正闷闷地抽着旱烟,一边抽烟,还时不时地叹气。

    看我师父的样子,好像是碰到了很烦心的事。

    一般在这时候,我是不会主动和师父说话的,他想事情的时候特别讨厌别人打扰他。

    我从师父身边走过的时候,仙儿突然露出头来,问了我师父一句:“柴爷你咋了?”

    师父愣了一下,看了看仙儿,之后又吐了长长的一口烟雾,转而对我说:“今年是你拜师的第四个年头,按理来说,是到了带你入行的时候了。”

    之前我就听师父说过,在我们这一脉,三年学艺,四年入行。但入行并不意味着学艺生涯的结束,正相反,在守正门人入行的时候,大多都还是学艺未精,而之所以这么早就入行,也只是为了能在学艺的同时多一分实践的经历。

    毕竟在我们这个行当,时常伴随着各种各样的危险。师父也曾说过,在危险之中,真正能救命的,只有胆量、经验、判断和运气,提早入行,一方面是为了训练胆量,更多的,则是为了积攒经验。

    说实话,这四年跟着师父学艺,我已经能勉强进入思存境界,心里也很想验证一下,带着念力的天罡锁和走罡,到底能有多大的威力。

    可说到入行,我师父却犯起了愁,就听他接着说道:“按照咱们这一脉的规矩,原本应该是你师伯带你入行,可他这些年也没个音讯,也不知道到你入行的那一天,他会不会回来。”

    说完这番话之后,我师父又面朝着院门的方向,闷头抽起了烟。当时,我师父的眼睛一直盯着那扇门,就好像在等什么人。

    我一直都觉得,在我师父心里,我的师伯赵宗典,似乎占着很大的分量。

    晚上睡觉的时候我还忍不住问仙儿:“仙儿,你见过我师伯吗?”

    仙儿本来迷迷糊糊地快要睡着了,听到我说话,也变得精神起来:“当然见过啊,赵宗典么,这人怪得很。”

    我又问她:“他和我师父的关系很好吗?”

    仙儿想了想之后才回应道:“我也说不上来。赵宗典这人很古怪,在寄魂庄里几乎没人愿意和他打交道,唯一能和他说得上话的,大概也就是柴爷了。我记得,早年的时候柴爷经常和他在一起来着,后来柴爷出了趟远门,回来没多久赵宗典就离开寄魂庄了,我记得他走之前还和柴爷吵了一架,具体是因为什么事,我就不知道了。”

    “仙儿,你是咋知道这么多事的啊?我师伯的事情,我师父连我都没说过。”

    仙儿笑了笑,说:“其实我早年也在寄魂庄待过一阵子来着。当年我和你师父斗法的时候,你师父还年轻,下手也没个轻重,他毁了我的阳身,大概也是过意不去,就把我的三魂养在了寄魂庄里。我在寄魂庄待了三十年才重新养出了七魄,那些年寄魂庄里发生的事,我多少知道一些。”

    我就在想,这么说来,仙儿和我师父就是有仇啊。

    仙儿早年是一只碧眼狐狸,练得是摄人心魄的邪门术法,读心术当然不在话下,而且她现在又是我的伴生魂,我心里想什么,她很容易就能知道。

    我就听仙儿说:“什么仇啊怨的。刚被你师父毁了阳身的时候,我确实也怨他。可我在寄魂庄养了这么多年,天天受灵泉的熏陶,心里的很多怨念,也早就放下了。其实我第一次在王庄见到你的时候,原本是因为要还阳了,先去跟你师父道个别,没想到半路上就遇到了你这个大麻烦。不过我觉得现在这样也挺好的,时不时的跟你聊聊天扯扯皮,日子也不算无聊。”

    原来我能遇上仙儿,还是托了我师父的福。

    之后我问仙儿:“之前我一直就觉得怪,你明明是个灵体,为啥我还能碰到你呢?”

    仙儿又开始变得不耐烦了,每次我问得多了,她就会变得不耐烦。就听她很不爽地说:“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嘛,我在寄魂庄养魂养了三十年。你师父不是跟你说过吗,寄魂庄里的灵泉,是可以用来疗伤的。可它不但能疗伤,还能稳固三魂七魄,让灵质在一定程度上生出实体。说起来,你们寄魂庄,还真是有不少好东西呢。”

    我又想问仙儿,她当时打算还阳,是想咋还啊,难不成也是看上了什么人的阳身。

    可仙儿却很不耐烦地催我:“我困了,你也赶紧睡吧,明天还得早起晨练。”

    其实我还想问,为什么她当初明明救了我,还瞒着藏着的,不让我告诉我师父。难道她还阳的事,也是我师父的意思,她是怕我师父知道她没有还阳,会责怪她?

    我心里这么想着的时候,就感觉仙儿的魂突然颤了一下,我就知道我猜对了。她每次被我识破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可在接下来的几天,她又会气呼呼的,我说话她也不理我。

    师父之前只是说我到了入行的时候了,但又没具体说我将在哪一天入行。

    在这之后的一段日子里,我心里就一直挂念着这件事,可眼看着都快一个月过去了,我师父那边还是没有动静。

    初中以后,我的周末假期就从两天缩减到了一天半。周六上午上了半天课,中午放学回家的时候,我骑着自行车带着梁厚载,又有刘尚昂和我搭伴,三个人一起走。

    前几天刚进行了一场模拟考试,今天发的成绩,我和梁厚载因为有我师父抓着功课,成绩都不错。唯独刘尚昂,因为这次监考比较严,我们也没敢给他递小抄,这一次他考得一塌糊涂,在班里都快垫底了,等回到家,少不了又是他爸的一顿骂。

    梁厚载还是不怎么说话,一路上,只有刘尚昂喋喋不休地跟我说个不停。

    刚开始我们还打打闹闹,有说有笑的,可随着离家越来越近,刘尚昂就开始紧张了,就听他用很认真的语气问我:“哎,你小时候离家出走过吗不是,离家出走是个啥感觉啊,说说呗。”

    我一听他那口气,就知道他要干什么,瞅了他一眼,说:“你不会是想离家出走吧?”

    刘尚昂瞪着一双小眼,很惊讶地问我:“我靠,你咋知道的?”

    “别闹了,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你。”我说话的时候,梁厚载就在我身后笑。

    刘尚昂叹了口气:“唉,你们俩到底是咋学的啊,我怎么觉得,现在学的东西那么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