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8章 离别
    而这一次照相的经历,也留下了我师父平生中唯一一张照片。

    我离开地下室的时候,还听见身后传来了师父和李爷爷的争吵声,我记得,师父当时似乎是想抢李爷爷的照相机,可李爷爷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反正我都已经照了,任你说东说西,我就是不给你。

    直到我快初中毕业的时候,李爷爷才把师父的照片邮寄给了我,他了解一些寄魂庄的门规,这一张照片就是为我照的,为了在我师父百年之后,给我留一个念想。

    之后的两天时间里,李爷爷和梁厚载一直住在旅馆里,听李爷爷说,他这次来,就是要把梁厚载暂时托付给我师父,他说他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带着徒弟不方便,还说过段日子就会回来。

    当时李爷爷说这些话的时候,总是带着一份玩笑似的口气。我也是后来才听我师父说,李爷爷这一次出走,是为了逃避仇家,我师父让庄师兄取的钱,也都给了他。他这一走,短则十年,长则几十年。师父还嘱咐我,在李爷爷避难的这段时间里,我对待梁厚载,要像对待亲人一样。

    至于梁厚载,他深知自己师父的性格,两天来都没怎么说话,吃饭的时候吃得也很少,李爷爷对此却从来不会多问一句。

    1997年的腊月二十三,对于梁厚载来说是一个无法忘记的日子,这一天,就是他和李爷爷分离的日子。

    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那天早上,天还没亮透,李爷爷就收拾了行礼,由我庄师兄送到了汽车站,我和我师父去送站,梁厚载也跟着。

    一路上,李爷爷和我师父有说有笑的,两个人还约定了明年一起吃年夜饭,好像李爷爷一年以后真的会回来一样,可梁厚载却一直没说话。

    李爷爷背着行礼朝汽车站走的时候,梁厚载就默默在他身后跟着,一句话也不说,就这么默默地跟着。

    他跟着李爷爷穿过了人群,来到汽车站的站台上,最早的一班车已经到站,就在李爷爷上车的时候,梁厚载也抓着车门上把手,想要跟上去。

    李爷爷转过头,用力扒开了梁厚载的手,将他推出车门外,还一脸玩笑地对梁厚载说:“你这是干啥子嘛,我很快就回来了。这段时间,你就安心跟着你柴爷爷,嘿,这老家伙可是有钱,你想要啥,就让他给你买,呵呵。”

    说完这番话之后,李爷爷也没再管梁厚载,头也不转地上了车。

    梁厚载就一言不发地望着车门,直到六点半左右,将要发车的时候,车门缓缓地关上,这时梁厚载突然发了疯一样,沿着车门的缝隙就往车上挤。

    这一下可吓坏了车上的司机,赶紧给他开门,可李爷爷却突然出现在了车门前,在梁厚载的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指着我和师父站立的地方,朝着梁厚载吼:“滚!”

    我和师父赶紧跑过去,就看见梁厚载很委屈地看着李爷爷,眼泪决堤了一样,大股大股地涌出来。

    这班车最终还是开走了,梁厚载蹲在站台上,撕着嗓子大声地哭。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他,只是手脚紧促地站在他身边。

    我师父拍着梁厚载的后背,一直目送着客车渐行渐远。

    在客车将要开出汽车站的时候,我看到李爷爷摇下了车窗,似乎想朝我师父喊话,可他张了张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最终伸出手来,朝着我师父抱了抱拳。

    我师父对他点头,轻声说了一句:“放心走吧。”

    离得这么远,李爷爷也许听不到我师父的话,可我想,他肯定能知道师父的心意。

    李爷爷走后,梁厚载整个人就像失神了一样,我师父背起他来的时候,他的一双眼睛都是呆滞的。

    回到旅店之后,师父才告诉我,梁厚载没有父母,是他师父一手把他养大的。

    对于他来说,他的师父,就是他的亲生父母。

    李爷爷走后,我们又在当地待了两天,那两天师父和庄师兄都很少在旅店里,而夏师伯他们也没再出现。

    赶在过年之前,师父带着我和梁厚载回到了山东,冯师兄则比我们提前一天启程,听我师父说,冯师兄的老婆好像快生了。

    这一年的春节,大舅也是来我们家过的年,我师父下厨做了很多好菜。可梁厚载似乎从没有从那场离别中缓过来,即便是在过年的时候,他也很少说话。

    正月初九那天,冯师兄的儿子降临在县医院的产房里,师父带着我和梁厚载去为冯师兄庆祝,我一次见到了冯师兄的老婆,她是一个眉目很清秀的女人,我们到医院的时候,她的脸色中透着一丝虚脱,正沉沉地睡着。

    我冯师兄怀里抱着小宝宝,不停地冲我们傻笑。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我师父还告诉我,我嫂子的父母都是当老师的,她算是出生在一个墨水味道很浓的书香门第。因为冯师兄的工作性质,这些年,嫂子跟着我冯师兄吃了不少苦,甚至还遇到过歹徒上门寻仇的事。可她从来没抱怨过什么,和我冯师兄结婚十年,才有了第一个孩子。

    说完我嫂子的事,师父突然一脸坏笑地看着我,说:“你冯师兄是个有福气的人啊。以后你找老婆,也得找这样的。”

    师父这番话说得莫名其妙的。

    正月十五那天,师父还带着我到南实小的操场上,祭拜了夭婴子河的河神。

    98年的春节一眨眼就过去了,过了正月十五,没多久就开学了,冯师兄托人给梁厚载办了入学手续。梁厚载看起来似乎比我年小,其实他和我同岁,也上四年级,不过他和我不在一个班。

    冬天过后,又是新一轮的四季交替,日子还是一天天地过着。

    那时候的我,平时除了要跟着师父练功,也和同龄的孩子一样,每天都在为了写不完的作业发愁。不过好在我现在多了两个伙伴,不管是练功还是做作业,都有梁厚载陪着我,仙儿也时不时会冒出头来,跟我闲扯一会。

    自从上次我偷钱被师父打了以后,仙儿也变得收敛了很多,也没再怂恿我做过坏事,而我,也渐进习惯了她的存在。有时候,她也会给我讲一些东北老林里的诡异故事,虽然没有我师父讲得那么生动,可我还是很喜欢听。

    我的同桌依旧是整天唠叨个没完的刘尚昂,偶尔碰到周末作业少的时候,他也会到我家来玩。不过每次刘尚昂来找我的时候,梁厚载都躲在屋里不出来,他不太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在学校里也没有朋友。

    在我上初中之前,刘尚昂和梁厚载之间都没有太多交集。

    从98年开年到年中的这段时间里,没有发生什么让我记忆特别深的事情,只记得有天我爸丢了钱包,之前庄师兄就说过,我们家今年会破财,我当时还以为我爸丢了钱包,这财,也就算是破了,反正我爸钱包里也没几个钱。

    可我只记得庄师兄说过的话,却忘了在他说这番话时,我师父脸上那种凝重的表情。

    在六月中旬的下午,我爸偷偷拿了家里的存折,在当天晚上就败光了家里仅剩的一点点积蓄。

    那时候我才知道,从这年的五月份开始,我爸迷上了赌博!

    这一段经历,我真的特别不愿再去回想。那段日子里,一向相处融洽的我爸和我妈,开始在每天晚上大声地吵架,有时候,我爸会整晚上整晚上地不回家,我妈就在院子里哭。

    那段时间,我们家里还经常出现一些混子模样的人,每次他们来的时候,都拿着一张一张的欠条,说是我爸在外面欠下的债。

    我知道我爸为什么会去赌,这些年他一直赚不到钱,心里急啊。就想着靠着赌,能一夜暴富。可自从他迷上赌博之后,就不断地输钱,不断欠债。小时候的我还不懂,直到长大一些之后,仔细回想的时候才明白,那些混子模样的人,都是放高~利~贷的债主。

    对于此,我师父看在眼里,却没有出手帮过我爸,只是在有人到家里来要债的时候,我师父才会守在我们家里,怕我们娘俩出事。

    师父说,这是我爸造下的孽,什么时候他爸能悔改了,他什么时候才能出手。

    当时,我们家几乎卖光了所有能卖钱的东西,电视、家具,甚至连我妈的带过来的嫁妆都变卖了,可还是堵不上我爸的窟窿。

    有些话,原本我是不打算写下来的,可鉴于这样的经历,我必须多说一句,赌博真的是一个无底洞,一旦陷进去了,很难再爬出来,奉劝所有人千万不要对赌博产生好奇,更不要想着借这种办法一夜翻身,翻不了的。

    其实我们家还算好的,毕竟我爸的赌瘾并不是出于他的本性,在九月的最后一天晚上,消失了整整一个月的我爸突然回到家,看到家里破败的景象,一个人蹲在家门口泣不成声。

    这场破财的风波来得快,去得也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