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冲动的惩罚
    听我这么一说,仙儿也不出声了。

    可她刚才说的话,对我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我就这么在床头的柜子面站着,眼巴巴地盯着师父的钱包。

    当时我就是一门心思地想去玩,可又担心偷钱的事被我师父发现。

    我就这么跟自己僵持了一会,仙儿又问我:“你说,我刚才跟你说的话,你师父不会也听到了吧?”

    我说我哪知道啊,我又不是我师父。

    仙儿沉默了一小会,又很贼地猜测道:“不对,柴爷肯定没听到我说话,就他那性格,如果听到了,早就来找咱们了。别犹豫了,拿了钱跑啊!”

    这一次我真的没犹豫,从师父的钱包里抽了一张钱,也没看清面值是多少,就闷着头往旅馆外面跑。

    跑出旅店的时候,我远远看到庄师兄开着车回来,也没敢和他打招呼。

    快到游戏厅的时候,我看了眼手里的钱,才发现是一张十块的。

    我也不敢一下子把钱全都花出去,就先花了两块钱买了十个板,找了一台没人的机器,一个人玩了起来。

    之前我见人在这玩过,这台游戏机上是一个飞机的游戏,看别人玩的时候,我觉得没啥难的,之前那个人只花了一个币,就玩了很长一段时间。

    可轮到我的时候,我控制的那台小飞机刚一露头就被炸了,仙儿就在边上说我笨。

    虽然被她说笨,可我看到电视上的小飞机,随着我摇动摇杆飞来飞去、吐子弹的样子,心里还是很开心。

    因为操作太差,之前买来的十个板很快就用光了。刚开始,我真的不敢一下把钱全花光了,就一块一块地花,可对于我来说,那些游戏币好像永远不够用似的,常常是我还没弄明白游戏怎么玩,几枚游戏币就全用上了。

    最后还剩五块钱,我感觉反正也是花,就干脆买了25个板,老板多给了我五个,让我以后常来。

    也就是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这些游戏币就没了,我玩的时候,常常是死得一塌糊涂,和我同台机器人就轰我走,说我技术太烂,经常会影响到他们。

    我就在各台机器之间辗转,每个游戏都玩不长,可每个游戏都要碰一下,仙儿说看我玩游戏是件特无聊的事情,可我却觉得挺过瘾的。

    的确,玩的时候是很过瘾,可当十块钱全花光、游戏币也全用光的时候,心里那点痛快劲,就一点也没有了。

    我就开始担心,我师父会不会已经发现了我偷钱的事,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出来找我了。

    我越想越害怕,也不敢在游戏厅里多待了,赶紧回旅馆。

    万一我师父真的找来了,那我得多丢人啊!

    可走在路上的时候,我就感觉两条腿像灌了铅似的,迈都迈不动,可我还是硬撑着往回走,早年有过一次离家出走的经历,半路上遇到飞僵,差点连命都没了,当时我就想过,这样的事,我一辈子都不会再干。

    一路上,仙儿一句话也没说,我觉得她心里好像也很紧张。

    回到旅馆的时候,我师父就气冲冲地站在门口,手里还拿着半敞着的钱包。

    很明显啊,我师父已经发现我偷钱的事了。可当时我心里的第一反应不是内疚,而是埋怨起了仙儿,要不是她怂恿我,打死我也不敢偷师父的钱啊。

    我师父斜眼看着我,晃了晃手里的钱包,问我:“怎么少了十块钱?”

    我是绝对不敢在我师父面前说谎的,只能很诚实地说:“我拿的。”

    “拿钱干什么去了?”

    “玩。”

    “你拿钱的时候,告诉我了吗?”

    “没有。”

    我师父的语调突然变高:“你这是偷!我怎么教你的?你的本心去哪了,他娘的被狗吃了?”

    师父说话的时候,把钱包狠狠甩在了我的脸上,这是我师父第一次对我动手。

    我当时真的是怕了,也不敢抬头看我师父的脸,可我看到,师父现在手脚都在发抖,我知道他会生气,可没想到他会气成这个样子。

    见我不说话,我师父又吼我:“问你话呢!吃闷屁了!”

    我心里颤颤的,也不知道说什么,师父问的那种问题,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答啊。本心去哪了?可我连本心是什么都不知道。

    这时候,我师父突然冲上来,我还以为他要打我,吓得赶紧缩头。可我师父直接扯住了我的领子,把我拉进了旅馆。

    师父走得很快,我几乎是双脚离地被他提上了二楼,师父带着我,走进了二楼楼道口尽头的一间房子。

    这间房不是用来住的,里面没有床铺,只有一个小型的神龛,上面供着三位祖师爷的画像。

    我师父在我大腿上狠狠踹了一脚,我两腿一软,直接跪在了神龛前面。

    就在我还担心师父会打我的时候,我师父真的从神龛后面拿出了一把戒尺。

    我一看到那把又细又长的戒尺,心里就颤个不停了,赶紧说:“不是,师父,不是我,是仙儿让我拿的……”

    啪!

    没等我把话说完,戒尺就重重落在了我的肩膀上,我感觉自己的肩膀就像被人切开了一样,火辣辣地阵痛,而且一阵疼过一阵。

    我师父气冲冲地瞪着我:“你再说一遍,是谁拿的?”

    “是仙儿让我……”

    又是啪的一声,戒尺落在我的后背上,疼得我,感觉腰都快挺不起来了。

    我师父拿戒尺指着我的鼻子,朝着我怒吼:“是谁拿的?”

    “我……我拿的。”

    “手长在谁身上?”

    “我身上……”

    “再问你一遍,谁拿的!”

    “我。”

    我师父被我气的,喘气的声音都变得急促起来,他拿着戒尺在我面前晃啊晃的,一边说:“之前你妈打你,我还怕她把你打坏了,还劝。混犊子,就是欠揍!自己偷东西,还怨起别人来了,你的本心在哪,啊,在哪?”

    我一句话都不敢说,缩着脑袋跪在祖师爷画像前,就怕我师父手里的戒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落下来。

    可我师父今天是没打算放过我,我心里正害怕,那把戒尺就雨点般地落了下来,打在我的胳膊上、屁股上,疼得我差点叫出来。

    但我又怕我一叫,被庄师兄听见,怕丢人,就咬着牙,没敢出声。

    我师父好像被我妈附体了一样,一边打一边骂:“不成器的东西,我让你偷,让你偷……”

    这时候,屋门被人推开了,我就听到庄师兄在说话:“师叔,赶尸人一脉的李师傅来了。”

    我忍了半天不不出声,没想到还是被庄师兄看见了,可庄师兄好像并不关心我的事,又对我师父说:“钱我取来了,就放在您房里。”

    师父长长呼了口气,对庄师兄说:“麻烦你了,你先出去吧,我一会就来。”

    可就在我师父话音刚落的时候,门口又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怎么了老柴,刚才就听你又是骂又是喊的,什么事啊?”

    听声音,说话的人是个老头,年龄应该和我师父差不多。

    就听我师父没好气地回应着:“我管教自己徒弟呢,你跑来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过来瞅瞅。”那人一边说着话,一边跑到了我面前,我这才看清楚他的样子,他看上去,年龄的确和我师父差不多,而且两个人的样子也有点像,都是那种细细长长的身材,脸上全是褶子。

    只不过,他的个子没有我师父那么高。

    他看了我一会,又问我师父:“这就是你新收的徒弟啊,犯什么事了这是?”

    在他说话的时候,从他身边还闪出了一个小身影,那是一个看起来比我小一些的男孩,他身材瘦小,人长得却特别清秀,这会正咬着手指头,怯生生地看着我。

    别瞎想,这孩子不是罗菲,虽然他的长相偏女性,但也确确实实是个男的,他就是我人生中第二道生门——梁厚载。

    至于和梁厚载一起来的那个老头子,就是他的师父,李良。之前我曾提过,我师父曾远赴贵州,寻找过古夜郎国的后裔,当时我师父找的人,就是李良。当然,李良只是他的化名,至于他真名叫什么,连我师父也不知道。

    因为李良和我师父是过命的交情,平时见到他的时候,我还要尊敬地叫一声“李爷爷”的。

    当时我和李爷爷还没有过什么交集,也不清楚他的为人。就是感觉他挺讨人厌的,尤其是他看着我的时候,那眼神里,还带着一股子戏谑。

    这时候我就听我师父说:“这小子,人不大,学会偷东西了,气死我了。”

    李爷爷又看了我一会,才笑着对我师父说:“唉,小孩子嘛,犯点错误也正常嘛。你也至于这样?你也不想想,就你那一把子怪力气,弄不好再把孩子打坏了。”

    我师父则闷闷地说:“我管我自己徒弟,你跟着瞎掺和什么?这要是你徒弟偷了东西,你怎么办?”

    没等李爷爷说话,站在他身边的梁厚载就很小声地说了一句:“往死里打。”

    他声音虽小,可这一句话,在场人的人却都能听见了。也就是这一句话,让周围的气氛突然变得怪异起来,我师父和李爷爷同时哑了火,大家都沉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