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游戏机厅
    我突然有种很不好的感觉,我师父对我说这番话,好像是在嘱咐后事一样。我希望我是想多了。

    走出竹林的时候,竹林外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他们大多是和我同辈的师兄,见到我师父的时候,每个人都走上前,朝着我师父行礼。

    师父向来对这些麻烦的礼节比较反感,可小辈过来行礼了,我师父也不好端着架子,只好一个个地应付着。

    冯师兄去联络其他人了,我看庄师兄一个人站在人群外面,就凑上去问庄师兄:“师兄,你听没听说过一个叫罗菲的人?”

    庄师兄想了想,说:“罗菲啊,听你这么一说,这名字还真有点耳熟……对,我想起来了,她好像是鬼门最后一个传人吧,小时候还在寄魂庄住过两个月。”

    我正想问,鬼门又是个什么门派,没等我开口呢,我师父就跑过来了。

    庄师兄私底下和我师父相处的时候,还是比较随意的,可现在这么多同门在场,他也不好失礼,见我师父过来,连忙向我师父行礼:“柴师叔。”

    我师父很不自然地朝庄师兄点头,又瞪我一眼说:“你打听人罗菲的事干什么?你现在,好好练功就行了,其他的别瞎想!”

    我就是打听打听怎么了啊?我也没想别的啊,就是好奇而已,真的就是好奇。

    可这种事,我只能在心里想想,绝对不敢说出来。在这种时候,我但凡是辩解一下,我师父就说我是在顶撞他,还说我不懂尊师重道什么的,再然后就是罚抄道德经。五遍十遍算少的,二十遍我都抄过。

    之后我师父又问庄师兄:“有学啊,你今天带存折了吗?”

    庄师兄很干脆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想要交给我师父。

    我师父摆了摆手,没收,只是对庄师兄说:“这一趟我来得急,也没带存折。那什么,你等会到了市里,帮我取两万块钱,等我回山东再汇给你。”

    庄师兄爽快地点头,一点也不怀疑我师父会借钱不还。

    要知道,就算放在今天,两万块钱也不算一个小数目,更何况是在那个年代。在寄魂庄,门人之间的相互信任,放在社会上可是很罕见的,不过这一份信任对于如今的我来说,是一种福气,同时也是一种负担。

    和在场的师兄们打过招呼之后,我和师父就回到了旅店,庄师兄开车把我们放在目的地之后,就去银行取钱了。

    回到旅店以后,师父从行李里拿出了一个很旧的钱包,我还是第一次见我师父的钱包,那钱包厚厚的,可里面的钱币都是五块十块的小钱,加起来也没多少。

    师父一边翻着自己的钱包,一边还对我说:“中午饭你自己解决,出了旅馆左拐,过路口有个面馆,里面的担担面味道不错,你可以去尝尝。五块钱够了吧?”

    说着话,师父就从钱包里拿出了五块钱,我也忘了那时候的担担面是多少钱一碗了,反正五块钱是绝对够了。

    可我师父看了看手里的钱,又嘀咕了一句:“这小子能吃,一碗不准能够。”之后又把五块换成了十块,让我赶紧“拔腚”,别在这耽误他的事。

    拔腚,是我们那的方言,就是滚蛋的意思。可我师父说话的时候,向来是一口很标准的普通话,这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给人感觉怪怪的。

    师父口中的那家面馆离我们住的地方很近,那是家门头很小的小店,不过厨师的手艺很好,面的分量也很足。

    我平时胃口就比较大,加上这里的食物都偏辣,很开胃。我足足吃了三大碗担担面,还吃了一些小菜品,可付钱的时候才发现钱不够了。好在当地人的民风比较淳朴,老板见我是个小孩子,也没和我计较,我走的时候,老板娘还送我一小包饼干。

    吃饭完,我本来是打算回旅馆睡个午觉的,可走到路口的时候,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很密集的喊叫声。

    在这阵嘈杂声里,我就听到有人在喊:“有鬼!”

    当时我也吓了一跳,这大白天的,哪来的鬼啊?

    之后又听到有人喊:“豪油根!”

    这些喊声听起来都有点不真实,明明感觉是从人嘴里发出来的,可那声音沉沉的、闷闷的,一般人又发不出这种声音。

    这时候仙儿突然很兴奋地跟我说话:“有好玩的啦,快去看看!”

    我就问仙儿:“什么东西啊?”

    仙儿只是说我看了就知道了,还说我肯定特喜欢。

    我心里一边疑惑着,一边寻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找,没多久,我就找到了声音的来源,那是一个沿街的小房子,里面有很多和我差不多高的箱子,那些箱子都是花花绿绿的,上面画着各式各样的图案,每一个箱子旁边都站着很多人,有两个人站在箱子前,又拍又砸的,其他人就在旁边看,一边看还一边指指点点地说话。

    当时我还不知道,那些箱子就是游戏机,也就是后来所说的街机。只知道,我刚刚听到的那阵声音,就是从这些箱子里发出来的。

    我满心的好奇,也凑过去看,就发现箱子里面还镶着一个电视,电视里有个很胖的人和一个穿白衣服的人在对打,站在箱子前的两个人,随着他们的手不停拍打着按钮、晃着摇杆,电视上的人就会作出不同的动作。

    这一下,可把我给迷住了。

    那家游戏机厅的规模不大,但游戏的种类不少,除了这种两个人对打的游戏,还有过关的、赛车的,我就在里面逛游着看。

    这时候我感觉肩膀上传来一阵凉意,知道是仙儿也出来了,我就开了天眼,朝肩膀上看,就看见仙儿只在我肩膀上露出了一个头,正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电视屏幕。

    她好像也很喜欢这些东西。

    我转了一会,只看着别人玩,心里也开始痒痒了,恰好看到有一台箱子前没人,我就凑了过去。可我学着别人的样子在那些按钮上拍了两下以后,电视上连点反应也没有,还是不停滴跳字幕。

    这时候,有一个肚子很大中年人来到我身边,用口音很重的方言跟我说了些话。

    我朝他摇了摇头:“啊?听不懂。”

    他才清了清嗓子,用很别扭的普通话对我说:“要放板板才能玩,你有板板吗?”

    我还是摇头:“什么板板啊?”

    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硬币样的小金属片,对我说:“板板,两毛钱一个,玩吗?”

    我摸了摸口袋,里面除了一小包饼干,空空荡荡的,刚才吃饭的时候,师父给的钱已经被我花光了。

    我就掏出了饼干:“我用这个换行吗?”

    中年人看了看我手里的饼干,白了我一眼,转头就走了。

    没有游戏币,我肯定是玩不成的,只能看着别人玩。可越看,我心里就越想玩,心里痒痒得难受。

    中午饭点过后,游戏厅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我的个头在同龄人里算是高的,可和大人们比,还是太小了。那会来到游戏厅的人大多是附近务工的成年人,他们挡在游戏机前面,我挤不进去也看不到,最后只能很失落地离开。

    仙儿好像也没看过瘾似的,我离开游戏机厅的时候,她还对我说:“你回去跟柴爷要点钱呗,反正下午也没什么事。”

    什么叫下午没什么事,我作业还没做完呢!如果我舔着脸问师父要钱出来玩,我师父绝对不会同意,弄不好还要检查我的功课。

    最近我正好有篇课文没背下来,如果被我师父抽查到,我就完蛋了。

    回到旅店的时候,庄师兄不在,我又没有磁卡,就只能先去找我师父。朝我师父房间走的时候,我心里还琢磨着,是不是该试着问我师叔要点钱,虽然我也知道师父不会给我,可耐不住心里这么琢磨啊。

    师父的房门没关,可我进去的时候,他人却不在。

    我就看见,师父的钱包放在床头柜上,钱包拉链也没脸上,那一摞五块十块的钱,就这么露在外面。

    刚看到钱包的时候,我也没多想,就打算乖乖等着我师父回来。

    可我能看到钱包,仙儿也能看见,就听她对我说:“正好你师父不在,你拿点钱,咱们出去玩吧。”

    这不是在教唆我偷东西吗?

    我哪敢拿我师父的钱,他如果回来的时候发现钱少了,我肯定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可仙儿还在我耳朵边上说:“你看,反正钱包里有这么多钱,零零散散的,你师父也数不过来啊。”

    听仙儿这么一说,说真的,我有点动心了,可嘴上还是说着:“只是偷东西,我师父不让我偷别人东西。”

    仙儿声音很轻地说:“你师父怎么能是别人呢?快点吧,等会你师父回来,就没机会了。唉,这样,你就当这钱是我偷的,反正你师父又管不着我。别犹豫了,这么碎的钱,他肯定不会发觉。”

    “不好吧,”我想了想,对仙儿说:“我师父不是还拿着你的假身吗,你这么干,我师父肯定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