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一世祖显灵
    我师父眨了眨眼:“老奶奶,哪来的老奶奶啊?快点,把这块糖吃了,告诉我什么味道。”

    一边说着,师父就把一块糖塞进我嘴里。

    我刚嚼了一口,接着就把那块糖吐了,这什么味道啊,腥臭腥臭的,比飞僵身上的血还臭!

    我师父还在一边问我:“怎么样,什么味道?”

    我忍着嘴里的臭气回应我师父:“臭啊!”

    听我这么一说,我师父显得很纳闷:“臭的,你尝到的味道是臭?阳神一点也没有受损吗?”说话间,我师父抢过蜡烛来,先是照了照我的额头,又借着烛光将我全身上下都仔细看了一边。

    在这之后,我师父又突然兴奋起来,自言自语地说:“真的是只少了一撮头发?”

    我师父今天怎么神经兮兮的?

    过了一会,我师父的兴奋头过去了,才又对我说:“这次种棺之后,你背上的黑水尸棺就能用了。”

    我心里还有些纳闷,第二次种棺就这么结束了?之前师父说起第二次种棺的时候,总是一副很凝重的表情,可他为什么要作出那种表情呢?真是怪了。

    师父举着蜡烛,带我离开地下室的时候,我才发现,在那段幽长的楼道口尽头,此时已经聚集了很多人。

    除了赵师伯和庄师兄之外,屯蒙一脉的夏师伯、我冯师兄,还有穿着一身藏袍的刘师叔、盲眼的柯师叔,他们全都来了。

    我刘师叔叫刘宗厚,柯师叔名叫柯宗毕,我也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知道他们名字的,好像是我师父告诉我的,又好像是冯师兄告诉我的,年头太远,真的记不清了。

    我和师父一走出楼道口,冯师兄就跑过来,很紧张地问我师父:“我师弟没什么事吧?”

    在同门师兄里,冯师兄和我相处的时间最长,也最为关心我。

    不过在我长大以后,和庄师兄之间的联络也渐渐频繁起来,但那是很多年以后的事了。

    师父冲着冯师兄笑了笑:“只少了几根头发,没事。”

    听我师父这么一说,夏师伯和赵师伯也跑了过来,抓着我的胳膊,两个人围着我仔细看了一遍又一遍。

    夏师伯还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片龟壳样的东西,放在我的胸口上,那片龟壳原本是黑色的,在接触到我的胸口之后,竟然慢慢显现出了一抹类似于黄白的颜色。

    赵师伯看着那片龟壳,咂了咂舌:“怪了,阳神没有受损,这在守正一脉,可是两千年来的第一例啊。”

    夏师伯则笑呵呵地说:“看这口精纯的阳气,柴师弟这些年,可是没少下功夫啊。”

    两位师伯的话,我听得云里雾里的,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师父好像很自豪似的,对站在远处的刘师叔说了句:“有道这孩子,天生就是干这行的料。”

    刘师叔白了我师父一眼,酸酸地说:“恭喜你有个好徒弟。”完了又在那自言自语地说着:“我这边都快青黄不接了。”

    对于刘师叔的反应,我师父无奈地笑了笑,又问我夏师伯:“师兄啊,其实我有些想不明白。常理来说,黑水尸棺是****之物,第一次见到它的人,就算体内阳气再精纯,也会被抽走一部分阳神的。可有道这孩子,为什么单单少了几根头发?”

    这一下我才明白过来,师父的阳神受损,应该也和第二次种棺有关系。

    夏师伯摇了摇头:“这种事,的确让人不解。”一边说着,又回头望着柯师叔,说:“柯师弟,你对阴阳一事向来很有见地,有道的事,你怎么看?”

    柯师叔依然闭着眼,他摸了摸嘴唇上的胡子,思考了片刻之后才说道:“有道八字里带着一道精阳,又有一双与生俱来的天眼。我想,大概就是这两样东西,取悦了黑水棺吧。柴师兄说得没错,黑水尸棺的确是****之物,可凡世间的东西,都讲究一个阴阳调和,普通的阴物不喜阳气,可阴到了一定境地,兴许,也是需要阳气来调和的吧。至于阴阳眼,是阳中阴补,兴许,也能附和黑水棺对守正一脉传人的期许。”

    我柯师叔话很长,我只听懂了一个大概。

    赵师伯和夏师伯纷纷点头,我师父也在说:“阴阳调和吗,黑水尸棺抽取阳神,原来是这个道理。”

    夏师伯用手撩起我的头发,露出了发际线。因为那一撮头发是被强行拔下来的,我的发际线上还透着一丝丝血迹。

    就听夏师伯说:“柯师弟,依你看,黑水棺为什么要拔走有道这一撮头发呢?”

    在我所有的师叔师伯中,柯师叔似乎是最有学问的一个,不然夏师伯身为一脉掌门,也不会事事都要问他。

    柯师叔笑着说道:“这种事,还真的不好说。不过依我猜测,黑水棺从守正门人那里取走阳神,原本也是为了能和守正的门人心神相通吧,不然的话,守正门人也不能在千里之外借它的炁场施法。而这一缕头发,和黑水棺取走阳神应该是一个道理,只不过,有道原本就和它心意想通,无需取走阳神,只要一缕头发就够了。呵呵,这也仅仅是我的猜测,对与不对,只能靠有道自己去验证了。”

    这时候我忍不住插嘴:“在那口棺材里面,还有一个很温和的老奶奶呢。”

    我的话一出口,在场的师叔师伯们都愣了一下,之前我师父因为担心我,也没在意我口中的“老奶奶”,这会却又问我:“你说的那个老奶奶,什么样?”

    说实话,我当时也没看仔细,只记得老奶奶的脸上有个胎记,于是就在自己的左脸上比划着,一边还对我师父说:“她这里有个胎记,这么大,淡紫色的。”

    我说话的时候,夏师伯突然惊呼了一声:“一世祖!”

    老奶奶是一世祖?可是不对啊,我见我一世祖的画像,是个老头。

    紧接着,我师父和两位掌门师伯的表情都变得特别恭敬,他们转过身,同时朝着地下室的楼道口拜了三拜,一边拜,我还听我师父口中说着:“谢祖师爷庇佑,谢祖师爷庇佑。”

    可除了我师父和两个掌门师伯,其他人都是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虽然庄师兄和冯师兄也跟着我师父他们拜,可在两位师兄的脸上,也充满了疑惑。

    我知道,他们肯定也是在想,一世祖不是男的吗,怎么成了老奶奶了?看着他们的表情,连我都怀疑自己刚才是看错了。

    我也是后来才听我师父说,我们的一世祖李子府,的确是个脸上长胎记的女人。只不过在当时,地师庄君平的传承,原本是传男不传女的,我们的一世祖能成为地师的秘传弟子,是破例。

    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因为地师的传承想要完整地传下来,对弟子的天分要求极高,只有我们的一世祖能达到他的期许。不过尽管是这样,地师还是让一世祖女扮男装,还掩去了脸上的胎记,一世祖留下来的那副画像,也是她乔装打扮之后的样子。

    而李子府,也只是一世祖的化名。听我师父说,一世祖原本姓罗,名字已经无处考证了,只知道她祖籍应该是在宜城。而一世祖在过世之后,尸身就被保存在黑水尸棺之中。

    关于一世祖的事,除了历代掌门,是不会让其他门人知道的。我师父也是因为只有我这么一个徒弟,才把这些事告诉我。

    之前仙儿说,寄魂庄的水很浑,其实她对寄魂庄的事也是一知半解的,说这潭水浑,并不确切,这潭水不是浑,而是深。在寄魂庄,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隐秘,而这些隐秘,也只是在历代掌门人之间,代代相传。

    第二次种棺完成之后,我由师父领着,离开了旅店。

    因为是师叔师伯们来了,庄师兄的小车坐不开这么多人,夏师伯他们来的时候,还特意开来了一辆面包车。

    他们来的时候,开车的自然是我冯师兄,可蜀南地区山路比较多,冯师兄对路况不熟,所以在去往寄魂庄的路上,开车的人就换成了庄师兄。

    寄魂庄就位于一片十里连山的山腹中,位置非常隐蔽。

    十里连山,只是一个泛泛的说话,其实何止十里。当庄师兄把车停在山道上的时候,我下车张望,目光所及的地方尽是深山老林,那片山连着山,林子连着林子,那些山体,就如同一个个威严竖立的巨人一样,在我看着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在俯视着我。

    平生第一次,我突然觉得自己很渺小,在这十里大山之间,我就像是一粒突然闯进来的灰尘,可有可无。

    就在我还在惊讶于大山的威严时,我师父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跟着他走,别走丢了。

    这时候我才发现,赵师伯他们已经进了林子。

    我抓着师父的衣角,慢慢地走着,林子里没有路,我师父常常要用旱烟的烟杆推开附近斜生出来的树枝,夏师伯他们则走得很快,明明没有路,在林子里也很难辨认方向,可他们走路的时候,每一步都非常果断,显然是一副轻车熟路的样子。

    走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左右吧,我就看见前方出现了一片很大的竹林。

    这是在冬季,万物凋零,可那片竹林却依旧是葱葱郁郁的,有些竹子上竟然还有新生的嫩芽。师父家的院子里也养了竹子,所以我知道,竹子在冬天是不落叶的,到了春天才会落叶,但我也知道,在冬天,竹子同样不会长出新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