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二次种棺
    我被他们看得,心里毛毛的,转身就想走。可赵师伯却叫住了我:“来来来,有道,正好了,你师父有话要对你说。”

    我师父瞪着赵师伯:“你怎么……”

    “唉,反正你明天又不能陪着有道,”赵师伯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有些事你还是早点嘱咐给他,别到时候出什么闪失。”

    说完,赵师伯就一溜小跑地离开了客房。

    赵师伯这一走,我师父单独面对着我,竟然变得踌躇起来。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我师父这样,他那双眼看着我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愧疚,好像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似的。

    我当时就警惕起来,我师父不会是打算把我卖了吧?我当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可耐不住心里就是这么想的。

    我就这样和师父对视着,两个人的表情都特别不自然。

    过了一会,我师父才点上旱烟,很沉重地说:“有道啊,自从收了你这个徒弟,我心里是很高兴的……”

    “师父你想把我逐出师门啊!”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竟然愣头愣脑地喊了这么一句。

    我师父当时就瞪眼了:“说的什么屁话!你这孩子,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听师父这么说,我就稍微安心了一点,可又一想,不对啊,师父今天这样子……不会是真想把我卖了吧?不过这句话我没敢说。

    我师父压了压火气,有用那种沉重的语气对我说:“明天,就是你第二次种棺的日子了,有些事我要嘱咐你一下。明天早上,我会带着你去一个地方,那地方,可能会让你觉得不舒服。可不管怎么样,你只能自己进去,进去以后,你不要说话,不管遇到什么,都要沉住一口气,不能发出一点声音。”

    见我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师父才继续说道:“进去以后啊,你会看到一口棺材,诚心诚意地给棺材磕三个头,记住了,一定要诚心诚意的。磕完头,再上一炷香,这一次,香你要自己上,一定要把香插进土里,插结实了……”

    师父的话很长很长,先是让我拿香火的时候,一定要轻拿轻放,别不小心把香折断了;又说务必要把整把香都点燃。在香火燃尽之前,还嘱咐我要老老实实跪在棺材前,沉着心,默背三尸诀。

    说着说着,我师父又开始嘱咐我,不管遇到什么,绝对不能出声,连磕头、上香都不能发出太大的动静。反反复复嘱咐我好几遍。

    最后,我师父又让我把三尸诀背了一遍,才让我回去睡觉。

    本来我还打算晚上和师父睡一个房间,可师父说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准备,晚上我在房间里,会打扰到他。

    我有种感觉,我的第二次种棺,对于我师父来说,好像是件很恐怖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我师父就领着我,来到了宾馆的地下室。

    这里的地下室很大、很深,就如同一座小型的地宫,师父在前面举着蜡烛,为我照亮了幽长无比的楼梯,我跟着师父身后,光是看到那股飘飘忽忽的火光,心里就莫名地紧张起来。

    一直来到楼梯的最底端,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扇锈迹斑斑的铁门。借着烛光,我看到那扇铁门上还贴着很多符,这些灵符已经有年头了,上面的黄色已经退去,露出大片大片的惨白。

    那扇门看起来又厚又重,可师父推开它的时候,却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

    门的另一侧黑洞洞的,我看不清里面的样子,也不敢进去。

    可这时候,我师父把蜡烛和一把香递到了我手里,对我说:“进去吧,我就在门口。”

    我真的要一个人进去啊!

    我看了眼黑洞洞的门框,感觉血液都快凝固了,怯生生地对我师父说:“师父,我害怕。”我师父一句话也不说,就是朝门里指了指,示意我进去,一边还眯起了眼。

    最怕我师父眯眼了,他一眯眼,我心里都发颤。也是没办法了,我就壮着胆子,高高举着蜡烛走了进去。

    可我前脚刚进门,我师父“哐”的一声,就把我身后的铁门给关上了。

    这一下,我脚都软了,就想着敲门,让我师父把我放出去。可我还记得我师父昨天晚上跟我说的话,在这里面不管遇到什么,都不能出一点声音。

    烛火飘飘荡荡,我隐约能看到前方不远的地方泛着一点点红色,血一样的红色。

    可不知道是为什么,看到这一点红的时候,我心里反而不那么怕了,反而有种很亲切的感觉。

    我拿着蜡烛,慢慢向前走,渐渐的,红色变成了很大的一片,在这片红上面,还附着着大团大团的黑色。

    那是一顶很大的棺材,通体血红,在棺材上,还有一些涌动的黑水,就像是活了的沥青。

    这不是就是我背上的黑水尸棺吗?

    从棺材上正散发出一阵阵的凉意,这阵凉意,丝毫不会让人觉得不适应。相反,当我感觉到它的时候,就好像有一股清甜的泉水流过了我的喉咙,当它注入我的五脏六腑时,连我的心境,都变得无比沉静。

    我仿佛有种错觉,这口尸棺,我好像在很久以前就见过,不是在我师父的背上见过,而是见过它的原身,还曾触摸过它,感受过棺材上的粗糙,和那些黑水的滑腻。

    有种力量牵引着我,让我将手放在了尸棺的棺盖上,那样的粗糙,还有黑水没过手指的手感,都和我想象中的一模一样。

    这时仙儿的声音在我耳边回响起来:“别……别碰它,我总觉得它,不太对劲。赶紧磕头吧,上香,对了,还有上香,快点,我不想留在这!”

    仙儿的语气非常着急,好像这口棺材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东西,可我怎么觉得,越看它越觉得亲切呢?

    耐不住仙儿一直在催我,我只能后退了一步,正要跪下磕头,可刚要跪,腿却不听使唤了,怎么都弯不下去。

    我试着走了两步,没问题啊,又试着去跪,可腿却再次僵住了,不论我怎么用力,就是连一个很小的弧度都弯不下来。

    眼前的黑水尸棺,好像不希望我跪拜它。

    既然跪不下,那就上香吧,可当我用烛火去点香的时候,那把香火好像受潮了一样,怎么也点不着。

    尸棺似乎也不愿让我给它上香。

    可我师父说了,这把香不烧完,我不能出去啊。同时我也能感觉到,仙儿在害怕,虽然她没说话,可我就是能感觉到,她在害怕。但她到底在怕什么呢?

    我又试着点了几次香,没想到竟然点燃了,我就按照师父的嘱咐,蹲下来,把香火牢牢插在地上。

    我蹲下来的时候,腿脚是可以正常活动的,可我打算借着蹲下的姿势,直接跪倒磕头的时候,腿就又不听使唤了。

    跪不下,我也没办法磕头,只能双手合十,朝着黑水棺拜了几下,然后就开始默背三尸诀。

    背诵三尸诀的时候,从棺材中吹来了凉风,那阵风拂过我的头,就好像有人在轻轻挠着我的头发,那种很舒服的感觉,竟让我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睡梦中,我仿佛看到了一个慈祥的老奶奶,她从棺材里走出来,在点燃的香火上吹了一口气,那些香火就燃得更旺了,不知不觉间就短了一半。

    老奶奶来到我身边,笑着对我说:“别睡,地上凉。”她说话的时候,我留意到,在她的左脸颊上有一个淡紫色的胎记。她一边说这话,一边抓住我额头前的一小撮头发,用力一拔。

    我就感觉额头上突然疼了一下,接着就醒了过来。

    这时候我才发现,自己正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又朝香火的方向看了一眼,那一大把香火,竟然已经快烧光了。

    而我的额头上,也真的少了一小撮头发。

    我看着不远处的尸棺,此时,它正静静地躺在那里,棺盖稳稳地合着,似乎从来没有打开过,也从来没有一个老奶奶从里面走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不想走了,就想待在这,多陪它一会。我觉得它在这个黑乎乎的地方睡了这么久,一定很寂寞,需要人陪。

    可仙儿这时候又开始催促我:“香都烧完了,快走吧,我真的不想留在这!”

    我感觉她说话的时候都快哭出来了,心里虽然还感觉莫名其妙,可我这人,最见不得女孩子哭了,最后也只能很无奈地离开。

    在临推开铁门的那一刹那,我又回头看了一眼,在这黑暗的环境里,我已经看不到黑水尸棺了,可我能感觉到它,它还是很安静地躺在那里,从中不断吹出一阵阵凉风,吹着我的后背,让我快点离开,不要再留恋。

    我推开门的时候,我师父很紧张地看着我,问:“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香烧完了没有?你现在是不是觉得不舒服,看到什么没有?”

    师父的话,说得有些语无伦次的。

    我关上门,对我师父说:“香烧完了啊,刚才,从棺材里出来一个老奶奶,朝香吹了口气,那把香一下子就烧完了,她还从我头上拔了一小撮头发。师父,你咋不告诉我,这里头还住着一个奶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