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真的有阴间吗?
    被她这么一吼,我就特别后悔问她那句话,突然觉得自己特别无聊,还特别龌蹉。

    可心里虽然这么想,上厕所和洗澡的时候,我还是特别不自在,虽然也知道仙儿不会偷看,可洗澡的时候,就是感觉背后好像有双眼睛,一直在盯着我。

    早上吃过饭,我就跑到师父房间玩,当时我师父正坐在床上,又对着那面黑八卦镜发呆。赵师伯竟然还在睡觉,我就发现,他睡觉的时候,用被子蒙着脸,一双又瘦又大的脚反而露在外面。

    我从洗手间拿了一个干浴巾,本来是打算帮师伯盖盖脚的,宾馆里虽然比外面暖和很多,可现在毕竟是腊月寒冬的,我怕我师伯着凉。

    可我刚走到赵师伯的床前,我赵师伯突然掀开了被子,我这才看见,他那一双眼翻着,只露着半截眼白。当时我就吓了一跳,可这还没完呢,我就看见他突然伸直了双臂,好像是想要抓住什么东西。

    他的身子剧烈地颤栗起来,大口大口地吸气,那一阵阵嘶哑的“额——额——”声,惊得我头皮直发麻。

    当时我赵师伯的样子,就像是诈尸了一样。

    可过了没几分钟,赵师伯的身子又软了下来,他两只手落下来的时候,我发现他的胸口已经没有了起伏。

    赵师伯死了!

    我很紧张地看向我师父,就见我师父叹了口气,站起身来,重新给赵师伯盖上被子。

    之后我师父又没事人似的坐回自己的床上,还一边对我抱怨:“你赵师伯就是这样,不用管他。唉,就不该跟他住一间屋,害得我一晚上没睡好觉。”

    这时候,赵师伯自己抬了抬被子,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脸,一双大脚又露了出来。

    我心里还是一阵阵地发颤,就听我师父说:“你赵师伯早年跟着你师祖下墓,中了很烈的尸气,虽然最后留住了一条命,可人却变成了这个样子。好在他的寿元还长着呢,最近几十年都不会死。”

    我师父说这番话的时候,语气轻松得很,好像早已对赵师伯的样子习以为常了。

    听师父又提到了我的师祖,我就忍不住问:“师父,我师祖是谁啊?”

    师父抬头看着我,说:“你师祖啊,二十多年前就过世了,咱们寄魂庄有规矩,除了咱们的一世祖,先辈去世十五年之后,其名讳,后人不得提及。这规矩,是一世祖建立寄魂庄时就定下的。人死之后,魂归九泉,不再提及名讳,也是避免他们在阴间过得不安生,还总要挂念阳间的事。”

    听我师父这么一说,我心里又多了好多的疑问,就问师父:“师父,真的有九泉,有阴间吗?咱们说出了师祖的名字,师祖也能听见啊?如果有阴间的话,那天上有神仙吗,我记得仙儿说过,她本来也有机会成仙来着,她要是成仙了,是不是就能长生不老了?她会到哪里去,神仙住的地方吗?阴间是什么样的,神仙住的地方又是啥样的啊?”

    我一连串抛出这么多问题,把我师父也给问懵了。

    我师父沉吟了很久,才对我说:“仙儿啊,她说她能成仙?之前没听她说过呢。神啊仙的,咱们这一脉不研究那个,有些事情还真不好说。而且修道成仙这种事,古时候虽然也有过一些传说,可传说终归是传说,大多是真假掺半,也不能太当真。”

    这时候仙儿说话了:“那阴间呢,是不是真的有阴间?”

    她说的话,我师父是能听到的,就见我师父点了点头,又摇摇头,说:“也不好说啊。我这些年,说实话,鬼物碰到得少,平时打交道的,大多是一些邪尸。但凡是尸,就是阳间的东西,不过从守正一脉的典籍上来看,邪尸,应该是阴阳两界都不接纳的东西。所以说,阴间嘛,大概是存在的吧。你自己不就是鬼物吗,难道也不知道有没有阴间?”

    仙儿叹了口气:“我也说不清楚。在过去,我好像真的能感觉到阴间的存在,那种感觉说不上来,就是……就是有种阴气很重的气场在召唤我,让我过去。我虽然能感觉到,可又不知道它到底在哪,而且随着我在阳间待得时间越来越长,这种感觉,也越来越微弱了。”

    我师父点头:“嗯,召唤你的那股气场,也未必就是来自阴间,像乱坟山那种地方,阴气极重,也很容易招纳鬼物在那里逗留。听有道说,你原本还有成仙的机会,这世上,真有神仙吗?”

    我这才知道,原来对于这些事,我师父也有很多的疑问。

    可对于此,仙儿也没办法给出一个明确的答案,她只是说:“在很早以前,我的师父就是一个地仙,可平时也就是山里的山精野怪说她是地仙,真正的地仙是什么样子的,谁也没见过。而且我师父也没有长生不老啊,活了几百年就过世了。我当初也只是快要达到我师父的修为了,才觉得自己快要修成地仙了,可那所谓的地仙究竟是不是仙,我说不清楚。”

    闹了半天,仙儿所谓的成仙,原来就是这么个意思。

    夭婴子河的那条蛇灵还是河神呢,说到底,还不是一条蛇精?

    我心里这么想着,嘴上还嘟囔着:“你要是都快成仙了,我师父那还不就是活神仙,不然你也不能败给我师父啊。”

    仙儿闷闷地哼了一声:“你这种人,就是没法交流,别跟我说话!”

    我和仙儿的对话,我师父都听在耳朵里,他习惯性地点了烟锅,笑着对我说:“有道啊,在咱们这一脉,原本也不求成仙,只一心证道,你啊,也别想这么多了。”

    我又问我师父:“师父,我老听你说道啊道的,可咱们这一脉的道,到底是个啥东西啊?”

    师父吐了一口烟雾,缓缓地说:“也许就是你的本心。”

    这时候,我赵师伯突然“喝”地大吼一声,直挺挺地坐了起来,把我给吓了一跳。

    赵师伯朝我和师父这边看了看,又望着窗外,长长出了一口气。

    虽然时值寒冬,可窗外的太阳却异常饱满,阳光透过窗户,洒在赵师伯的脸上,那张苍白的脸上,竟然也泛起了一丝红润。

    我至今还记得,赵师伯对着阳光发了一会呆之后,轻轻地说了一句:“还是活着好啊。”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的某个东西,好像被打开了。

    这一次和师父的对话,对我将来的日子有着很大的影响。

    我们这一脉不求成仙,甚至从古至今都没有成仙的案例,那这所谓的证道,究竟是要证明给谁看?

    我师父说,道,也许就是我的本心,这样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却让我变得更加疑惑。师父所说的本心,到底是什么?仅仅是指天生的善性和天良吗?我不这么觉得。

    可是这样的疑问,答案只能由我自己去找。我师父是不会为我解惑的,不是他不想,而是连他也不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究竟在哪。

    中午吃过饭,我们就上路了。因为昨天晚上没睡好,上车之后,我和师父就一直在睡觉,最惨的是庄师兄,昨天晚上,他肯定也没睡痛快,可白天还要开车。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又是晚上了,还是庄师兄安排的住处,依旧是那种门面小、一楼脏、二楼以上别有洞天的奇怪旅店。

    听庄师兄说,在全国范围内,但凡是这样的小旅店,大多都是寄魂庄的产业,这些旅店平时都是豫咸一脉的师兄们在打理,赚来的钱,却是三位掌门人平均分账,至于其他的门人,要生活,还要想别的办法挣钱。

    我这才知道我师父为什么不缺钱了。不过这样的分账方式,也真是够黑的啊!

    当然,那时候的我不会知道,寄魂庄的产业,可远远不只有这么几家小旅店而已。虽然整个寄魂庄只有三十几个门人,可因为寄魂庄的特殊性,平时的开支却异常巨大。我师父和另外两位掌门师伯分到的钱,也只有极小的一部分是他们自己的,绝大多数,都要用来支撑寄魂庄的日常开支。

    话说回来,寄魂庄的产业虽然不少,可最大的经济来源,却是每年七月十五举行的鬼市。

    在寄魂庄的所有门人中,只有我们守正一脉是不负责赚钱的,但在鬼市中能卖出高价的东西,又往往来自于我们这一脉。

    可以这么说,在寄魂庄三大脉中,守正一脉是最轻松的一脉,可同时又是最累的一脉。

    庄师兄劳累了一天,一进宾馆就睡了,我在车上睡了一路,这会生龙活虎的,又跑去找我师父。

    除了我师父逼我练功和检查我功课的时候,我还是很喜欢和师父待在一起的,他常常也会给我讲一些陈年旧事,那些事情离我太远了,所以我通常也只是当故事来听。

    不得不说,师父的故事对于我来说,是有着极大吸引力的。

    师父的房门半开半掩着,我没敲门就进去了。

    当时我师父和赵师伯正在讨论什么事,见我进来,立刻就打住了话头,两个人还一脸警惕地看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