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寄魂庄的产业
    我赵师伯就一直用报纸挡着脸,还特意离我师父远一点,作出一副不认识我师父的样子。

    仙儿最后骂了一句:“靠,老不死的东西!”

    惹得我师父狠狠瞪了她一眼,可车厢里的人又看不见她,还以为我师父是在瞪我来着。

    那对小夫妻估计是觉得我师父太危险,立即收拾了一下行礼就离开了车厢,也不知道去哪了,一直到我们下车,他们都没回来。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仙儿偶尔会抱怨一下无聊,但也没再做什么太过分的事情。我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不停地做作业。

    火车到站的时候,时间已经是晚上七八点钟了,接站的人是庄师兄,他还是原来的老样子,只是身上西装换成了最近流行的款式。

    从火车站到寄魂庄,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因为天色太晚的缘故,庄师兄给我们安排了住的地方。

    那应该是我这辈子第一次住宾馆吧,那家宾馆开在闹市区,门面就是用发光二极管拼凑成的简易灯牌,而且门外也是脏兮兮的,一看就是那种连营业执照都没有的小旅馆。

    一楼的情况也同样能用“脏乱差”来形容,我看到柜台后面的墙上结了好几张蜘蛛网,也没人来打扫一下。

    可上了二楼之后,环境突然变得十分干净和整洁,连墙壁上的油漆都好像是新刷上的,洁白如雪,一点污渍都没有,可这样的墙壁上,却没有新油漆特有的那股异味。

    庄师兄带着我来到距离楼道口最近的房间时,我发现,门上竟然没有钥匙孔!

    就见庄师兄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一张卡片,在门把手旁边刷了一下,那扇门竟然能开了。

    这可不能怪我没见过世面,在97年那会,这种刷卡的门锁还非常罕见。

    庄师兄把我的行礼放进衣橱里,笑着对我说:“这家宾馆,是咱们寄魂庄的产业。二楼以上,全都用来接待同道中人,每年到了七月中旬的时候,要在这里定间房,可是非常难的。”

    其实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庄师兄口中的七月中旬,就是说的阴历七月十五,鬼节。

    过了没多久,我师父和赵师伯也过来了,师父手里还拿着那面黑色八卦镜,对庄师兄说:“有学啊,有件事要麻烦你一下。”

    庄师兄朝我师父笑了笑:“师叔有什么事,吩咐我一声就行了。”

    我师父将八卦镜递给庄师兄,说道:“你也知道的,前两天我和你赵师叔匆忙赶回山东,是因为有道家里出了点事情。现在嘛,有道虽然没什么大碍,可我担心,有道的父母……”

    听着师父的话,我立刻变得紧张起来:“我爸妈咋啦?”

    师父朝我摆摆手,示意我先不要说话,之后又对庄师兄说:“这面八卦镜,在主卧的床板下放了有几个月了,直到前几天才被有道取下来。你看看,这东西,不会对有道的父母,造成什么影响吧?”

    庄师兄仔细端详了一下八卦镜,脸色顿时变得惊愕起来:“这面八卦镜,不是赵宗典……”

    我的同门师伯在寄魂庄,人缘似乎非常不好,连一向对长辈毕恭毕敬的庄师兄,在提到他的时候竟然也是直呼其名。

    不过没等庄师兄把后面的话说出来,我师父就打断他了:“我师兄的事,暂时还没有一个定论。我现在就是想知道,这面八卦镜,会不会对有道的父母造成什么影响。”

    庄师兄掐着手指头算了一会,有些无奈地说:“影响,肯定是有的。左师弟的母亲还好,生场小病就过去了。可他的父亲,明年年中的时候原本会行财运,可这一路财运走的是火运,赵宗典的这面黑八卦,五行偏水,水克火,必然会挡住有道家的财路。明年一年,师弟家里肯定是要破财的。”

    我松了口气,仅仅就是破财嘛,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人没事就行,反正我们家也没什么钱了,破不破财的,没什么两样。

    可我师父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又问庄师兄:“能补救吗?”

    庄师兄摇头:“没法补救。”

    这时我赵师伯在旁边插嘴道:“行了行了,不就是破财嘛,人没事不就行了。都别啰嗦了,赶紧睡吧,明天还赶路呢。有道和有学,你们两个住一个屋。柴师弟,我正好有事要和你商量,今天晚上你就将就一下吧。”

    我师父点了点头,就跟着我赵师伯出去了。

    师父走了以后,庄师兄说是要出去买饭,临走前问我吃不吃辣。

    我师父平时给我做饭的时候,偶尔也是会放一些辣椒的,所以我也没多想,就说吃。

    那是我第一次入川,根本不知道这地方的辣椒,和我平时吃的那些辣椒,根本就是两个物种!

    庄师兄大概也是见我第一次来,想好好招待我一下,买回来的饭菜都是当地的名吃,像什么麻婆豆腐、毛血旺、肺片、兔丁啊,全都有,每一道菜的分量都不大,倒也不至于浪费。

    每一道菜上面,几乎都泛着红彤彤的油光,让人一看就特别有食欲。可我没等吃几口,就觉得不对劲了,就感觉好像有团火在我嘴里点燃了,舌头、嘴唇全都麻了,不只麻,还一阵阵地发疼。

    可不得不说,这样的辣菜,吃起来真的很过瘾,让我根本停不下来。

    庄师兄见见我一边因为辣不停地吐着舌头,一边又忍着这股辣劲不停地吃,就给我倒了杯冰水,笑呵呵地说了声:“瓜娃子。”

    那时候我的饭量要比同龄人大很多,庄师兄怕我吃不饱,又买了一份酸辣粉回来。吃这碗酸粉的时候,我的舌头已经麻透了,感觉不到辣,但那种滑润的口感和酸爽,却让我觉得特别过瘾。

    一碗酸辣粉喝下去,我虽然已经饱了,可又觉得还能再吃点。庄师兄却说,我是头一次吃这么辣的东西,吃多了胃会受不了,就没再给我买。

    吃过饭,庄师兄就打开了电视,正巧那两天有球赛,他就坐在床上,喝着啤酒看着电视,一边和我聊天。

    我也是后来才知道,庄师兄在筮卜算命的行当里,算得上是一个学问高深的大能,在他们那一脉里,也是个中翘楚。在常人眼里,我庄师兄是可以被称为高人的。

    可就是这样的高人,也有俗人的爱好,庄师兄最大的爱好就是足球,每次看到一个漂亮的进球,他也会兴奋得手舞足蹈,甚至会大声叫好,害的住在我们隔壁的师父和师伯,时不时会用力地砸墙,提醒庄师兄小声一点。

    不过那时候的我,对于足球是没什么兴趣的,陪着庄师兄看了一会电视,困意就涌了上来,简单洗漱一下就睡了。

    可睡到大半夜的时候,隔壁的房间里却传来了异动。

    当时我还在做着美梦,就听见耳边传来一阵异常沉重的喘息声,确切地说,那也不像是喘气的声音,因为只有吸气声,没有吐气的声音。

    我也不知道该用那个象声词去形容当时的声音,大概就是像“额——额——”这样,那声音听起来很痛苦,又异常的嘶哑。

    我顿时被惊得坐了起来,朝庄师兄那边看,发现庄师兄也朦朦胧胧地睁开了烟,他有些尴尬地朝我笑了笑,说:“不用管,过一会就好了,睡吧。”

    就在庄师兄说话的时候,那阵声音已经停了下来,我本来还想问到底出了什么事,可庄师兄已经睡着了,从他那里传来了轻微的鼾声。

    既然庄师兄都说没事了,我也没再多想,重新躺下睡觉。

    这一晚,我睡得很不踏实,因为那阵嘶哑的吸气声时不时地出现,又时不时地消失,每次我刚要睡着,它就出现了,等我彻底醒过来的时候,它又会消失,那种声音,真的让人打心底里感到难受。

    在这期间,仙儿一直没出现,我试着在心里跟她说话,她也不理我。

    清晨时分,我师父就敲响了我们的房门,叫着我出去晨练了。

    晨练还是老一套,先练一套养心功,然后就是站桩、跑步、打熬力气,由于常年站桩和打熬力气,会让我的骨缝过早闭合,影响身体发育,所以在晨练的最后,我还要再把养心功练一遍。

    晨练之后,就到了我如厕的时间了,可仙儿还在我肩膀上呢,我犹豫了很久,就是不敢上厕所。

    我师父本来是打算出去买饭来着,估计是发觉我脸色不对劲,就问我:“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啊?也是,这是你第一次来南方,有些不适应也是正常的。”

    我扭捏了大半天,才支支吾吾地说:“不是,我想上厕所,可是仙儿……”

    师父一听就知道我在担心什么了,顿时就乐了:“呵呵呵,傻小子,你想多了,人家才不屑看你呢!哦,对了,你肩膀上的草药可以取下来了。正好你出了一身汗,去洗个热水澡吧。行了,别胡寻思,我买饭去了。”

    我师父走了以后,我心里还是担心,就试着跟仙儿说话:“仙儿,你醒着吗?”

    这一次,仙儿有回应了,她很不爽地回了我一句:“干嘛?”

    我很努力地思考了一会,才又问她:“等会……那个……你不会偷看哈?”

    仙儿立刻就吼我:“滚!你恶心不恶心啊,有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