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初阳
    说话的时候,仙儿的视线一直没有从八卦镜上挪开过。

    我突然想起来,上次罗有方来我们家的时候,的确在我爸妈的卧室里睡过一晚上。又联想到这面八卦镜是贴在床下的,这段时间师父不在家,我们家里也没再来过其他人,能把八卦镜放在床下的,除了罗有方,似乎也不可能有其他人了。

    而且这面八卦镜,和我师父家里的那一面一模一样……难道说,罗有方真是守正一脉的人,可他为什么要害我爸妈?还有啊,我师父一直说守正一脉里,现在只有我们师徒两个,从来没提起过我还有一个同门师伯。

    仙儿关上了窗户,走到我身边拿起了八卦镜,又对我说:“寄魂庄里的水,可浑着哪!尤其是你们这一脉,多少世的恩恩怨怨,数都数不清。柴爷不告诉你这些事,就是怕你想太多,没办法安心练功。唉,说起来,柴爷这是有心护着你,可到最后,这些事情还不是要落在你身上?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打起精神来,它来了!”

    我当时的脑子里乱哄哄的,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它来了?它是谁?

    可就在我的脑子还懵懵的时候,空气中突然传来一阵“嘶嘶”声,虽然那声音和仙儿的说话声不一样,听起来有些不真实,但我也已经明白过来,是蛇灵来了!

    我忍着身上的酸麻,赶紧打了个滚从地上站起来。

    仙儿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杆长长的灯笼,灯笼里还是一团幽绿色的火焰,只不过这一次,火焰的光泽已经很暗淡了。我知道,仙儿应该也快到极限了。

    她用灯笼挡着楼道口,一脸的紧张,嘴上却还在说着:“狐火应该还能挡一下,等天亮了,你就把所有窗户和门都打开。”

    我默默点头,可心里还在担心。这里还是塔顶,门窗一开,阳气瞬间就会冲进来,到时候,不只是蛇灵,仙儿也会又危险。

    仙儿稍稍朝我偏了一下头,说:“不用担心我,我有办法脱身。来了!”

    她的话音都还没落下,从楼梯口的位置突然传来一阵很重的寒意,我的手脚顿时间就凉透了。之前蛇灵身上阴气还没这么猛烈,可是现在,它也要做最后一搏了。

    就在同一时间,仙儿手里的灯笼竟然被熄灭了。我和她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变故,也就是一愣神的功夫,蛇灵庞大的身体猛然越过了仙儿,两排巨大的毒牙赫然出现在我面前。

    我当时的反应也是够极致的,看到蛇灵的时候,我脑子里立刻想起了练天罡锁时抓的那条麻绳。我师父常常会突然把那条麻绳甩到我面前,让我用天罡锁的手法抓住,抓的时候还要用集中精力,试着摸索思存的门槛。

    几乎是出于本能的,我第一时间让内心沉静,同时伸出手,直接“抓住”了蛇灵的脖子。

    蛇颈的这个位置,也是我抓麻绳时经常会抓到的位置。可麻绳是实的,蛇灵却是虚的,我的手指直接从蛇灵身上穿了过去,可不知道是因为我无意间达到了思存境界还是怎么回事,被我这么一抓,蛇灵的身体竟然在半空中顿了一下。

    难道天罡锁也是能用来对付鬼物的?当然,以当时的情况,我应该也没想这么多,想还是没想不记得了,只记得下一刻我就咬破了舌尖,一口纯阳血直接朝蛇灵大张的嘴喷了过去。

    毕竟被我师父调养了这些年,我这一口阳气对于蛇灵来说,几乎等同于一道浓烈的硫酸,虽然我的血穿过它的身体,落在了地板上,可它还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整个身体都剧烈地扭曲起来。

    那口血从仙儿身边飞过的时候,仙儿也如临大敌似的,赶紧朝着一边躲闪。

    其实我本不该用手去抓蛇灵的,只吐这一口血就行了,我的手碰到蛇灵的灵体时,就感觉一股寒意透过我的手掌钻进了我的身在,喷血的时候还没有太大的感觉,可一口阳血喷出去之后,那股寒意也变得格外刺骨,只一个瞬间,我的手脚都失去了知觉,连脑子似乎也要被它冻住了。

    而八卦镜也在这时候掉落在地上。

    仙儿这时候还在冲我喊:“就是现在!开窗!”

    我能听到她的声音,身体却无法作出反应,一点也不夸张地说,我的身体真的僵住了,虽然我也能感觉到,背后正有另外一股寒气,将蛇灵的阴气顶出我的体外,可这需要时间。

    仙儿说话的时候,本来已经做好了向楼下跑的姿势,却见我没有动弹,只是僵硬地站在原地看着她。我想,仙儿应该也意识到我出了状况,我看到她望着直冲蛇灵的一扇窗户,犹豫了一下之后,脸上出现了一种决绝的表情。

    我知道她想干什么,我想告诉她别做这种事。可她已经来到了我面前,捡起地上的八卦镜,把它扔到蛇灵身边,然后冲向那扇破烂的窗户,丝毫没有犹豫地将窗户打开。

    就在两扇窗被拉开的一瞬间,一道微弱的阳光洒了进来,仙儿好像被人从身子里面点着了,头上、肩上都冒出了浓浓的青烟。她连忙躲开那道阳光,蹲在屋子最黑的角落里,虽然我现在触摸不到她,但能很清楚地感觉到她的虚弱,连她带给我的那种凉意,都变得非常微弱。

    阳光打在黑色八卦镜上,那面八卦镜受到阳气的冲撞,立刻变得躁动起来,不停地震颤,地面上顿时扬起一阵阵灰尘。可那条蛇灵却变得异常安静,它把头放在八卦镜上,任凭阳光穿过它的身体,阳气快速消耗着它的阴气,它的身体在快速变得透明。

    在蛇灵眼看就要消散的时候,它回过头来,朝我望了一眼。

    我至今还清晰记得它当时的眼神,那是一种解脱似的感激,还有对这个世界深深的不舍。

    就在那一个瞬间,蛇灵仿佛又找回了自己的心智,在这一刻,它又变成了夭婴子河的河神。

    那个眷顾着无数早夭的婴灵,温和地引导他们走向黄泉路的河神。

    片刻之后,蛇灵和它守护数百年的那条夭婴子河一样,从这个世界上彻底消失了。

    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劫后余生,本来应该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情吧。可当时我的心里,却沉沉的,好像有什么东西狠狠打在我的心坎上,让我很久都缓不过劲来。

    等身体勉强能动了,我立刻跑去看仙儿的情况。

    仙儿虚弱得说不出话来,她几乎是一动不动地坐在地上,只用眼睛看了看我,又动动眼珠,似乎是想去看那扇打开的窗户。

    我知道她怕我身上的阳气,不敢靠近她,也不敢说话,但我知道她的意思,于是就关了窗户,又远远地看着她。

    这时候,仙儿的身体看上去也很飘忽了,恐怕用不了多久,连她也会和蛇灵一样消失。

    对于仙儿,我很难在心里去界定她和我是什么关系,说是朋友吧,好像算不上,说不是朋友呢,她又救过我三次,如果说她是我的恩人,好像也不过分,可在我心里,恩人这个词,好像只有我师父才当得上。

    可不管怎么说,我就是很担心她,尤其是看到她虚弱的样子,就觉得特别伤心,我也不知道这种伤心是因为愧疚还是感激,总之就是很难受。

    我也知道自己现在什么也做不了,兴许我师父在的话,还能有什么办法……对了,我去找我师父!

    心里一边这么想着,我就下了楼,在我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仙儿还瞪了我一眼,看样子,是怪我丢下他不管。

    我没敢说话,一直到了塔底,我才朝楼上喊了一声:“等着我,我去找我师父。”

    我忍着身上的酸痛,用最快的速度跑回家。

    天色还很早,可我妈已经起来了,看到我灰头土脸地回来,问我出了什么事。我哪还有心思解释啊,赶紧拨通了我师父的手机号。

    那时候的手机,从拨通号码到接通,要很长一段时间。

    我看着墙上的钟表,秒针一小格一小格地走着,每走一格,我都感觉心里像着了火一样。

    这时候,电话接通了,我没等师父说话,就朝着电话里吼:“仙儿出事了,师父你快救救她啊!”

    我师父好像在电话另一边愣了一下,之后也用很着急的语气问我:“怎么回事,那个小狐鬼出什么事了?”

    对于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一个字都没有多提,就朝着我师傅吼:“她受了阳气冲撞,快……快不行了!”

    当时,我真的是一个字都不敢多说,就怕耽误时间。我怕等我回去的时候,仙儿已经撑不住了,我真的害怕以后都见不到她了。

    我师父让我别着急,说在他枕头地下有一个墨斗,让我用那个墨斗收了仙儿的魂,完了再给他打电话。

    虽然我师父让我别急,可他的语气带着很深的担忧,说我必须赶在六点之前收了仙儿的魂魄,不然就来不及了。

    我妈还在一边问我:“仙儿是谁,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