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6章 镇蛇塔
    原来她叫仙儿啊,是仙儿,仙的儿化音,而不是仙、儿。这名字,听起来好怪异啊,她明明是鬼。

    我心里想什么她都知道,这次她还是拿那种很不爽的眼神看着我,说:“什么鬼啊鬼的,想当年,我也是有机会成仙的,要不是你师父横插了一脚,说不定我现在真就成仙了。唉,你师父这人吧,什么都好,就是爱管闲事,你说我自己在山里修炼,没干过坏事没吃过人,可他非要跑到我的地盘上抓什么旱魃,我当初又不知道他是去干什么的,还以为他是来抓我的呢,然后我就和他斗起来了……唉——”

    说着说着,仙儿就叹了口气,不再说下去了。

    我就想了,怎么没下文呢,斗起来了,结果呢,谁赢了?

    仙儿看我的眼神越来越不耐烦了,可嘴上还是说:“结果?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你说结果是啥?我当时也是瞎了眼了,早知道他就是柴宗远,我就该一早跑得远远的。”

    这么说来,仙儿跟我师父,应该是有仇才对啊,那她为什么要帮我?还有啊,她跑到我家干什么来了?

    仙儿很无奈地说:“我是听说柴爷收了你这么一个徒弟,就专程跑来看你一眼,没想到刚一到你们家,就发现你们家里藏着这么一条蛇灵,我也是够倒霉的了。至于我和你师父之间的恩怨,早就解开……嘿,我说你这人,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想七想八的呢,我可告诉你啊,那条蛇灵我对付不了,刚才用上了狐火也只能暂时挡它一下,现在狐火都用光了,万一被它抓住,咱们俩就是个死,就是个死!你给我跑快点!”

    怎么刚才还好好的,说着说着话她就发起飙来了。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也开始害怕了,刚才眼看着她能镇住那条蛇,我还以为她比那条蛇厉害呢,没想到她也是半瓶子醋,到现在已经黔驴技穷了。

    仙儿嘟囔了句:“你才是驴呢。”之后也没再多说话,就是拉着我跑。

    我也没想到,尸婴的事情刚过了没半年,我又要像这样没了命地跑路。不过好在这次没有大雾,方向还能分得清。

    在离我们家不远的地方,有一座光秃秃的小山,在97年的时候,山上还有古塔。仙儿就带着我围着山跑,还不时抬头看一眼山上的塔。

    山虽然小,可几圈跑下来,我也有些承受不了,粗气喘个不停。可仙儿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我硬着头皮,继续跟着她疯跑。

    当时,我的心里虽然还是有些怕,但完全没有像上次那样的恐惧,我心里觉得,仙儿之所以不停看塔,一定是想到了对付蛇灵的办法。

    我心里也很清楚,如果不是有我这个拖油瓶在,以仙儿的速度,是很容易摆脱蛇灵的。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炸了,肺里也火辣辣得疼,可仙儿还在跑,我回头看了眼蛇灵,它和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比最初的时候拉近了很多。

    “上山!”

    这时候仙儿突然喊了一声,带着我拐了个弯,径直朝着山上面跑。

    平日里,我上学和放学的路上都能看到这座山,可从来没来过。以至于在上山之前,我还以为山上的路就是普通的山路而已,爬起来也费不了多少力气。可当我来到山脚下的时候,我才发现从山脚到塔之间,是一段很长很长的石阶。

    而且这些石阶明显年久失修,我看到石头缝里还长着杂草和青苔,有些石板则直接整个破裂,露出大片泥土。

    我知道,这座塔从建成的那天开始,就是为了镇住夭婴子河里的那股怨气,所以即便很少有人来,也一直存留至今。我也知道,在这个位置建立的这样一座塔,说不定也能镇得住蛇灵。

    如今唯一的希望,似乎只有山顶上的这座古塔了。可我真的已经没力气了,如果是普通的山路,我咬咬牙兴许还能走完,可这样的一大段支离破碎的石阶,我就是使出吃奶的劲儿也上不去啊,我现在就连喘气都觉得特别累。

    就在迈上第一个台阶的时候,我刚一抬脚,就感觉大腿和小腿肚子同时传来一阵酸麻,这一脚没能迈上台阶,反而被台阶绊了一脚,身子一下失去了重心。

    就在我的鼻子尖眼看就要撞在石阶上的时候,仙儿猛地伸手抓住我的肩膀,将我整个人都提了起来,又将我扛在肩膀上,就这么扛着我朝山顶跑。

    其实我一直都觉得,在仙儿身上有很多不可思议的地方,她只是一个没有实体的“魂”,可每次她拉着我的手腕,我都有一种非常真切的触感,此刻她小小的身躯扛着我的时候,我也能清楚地感觉到,从她肩膀上传来的柔软和凉意。

    对,是凉意,不是寒意,我记得第一次她抓我手腕的时候,她体内的阴气从我胳膊上的皮肤渗进我的五脏六腑,让我整个人都能感觉到一种刺骨的寒意。可如今,我身上的阳气变得越来越精纯,竟然能在很大程度上抵挡这种阴气的侵蚀。

    可这样的精纯阳气,也让仙儿压力巨大,她扛着我的时候,我就看到她的身形变得有些飘忽不定,似乎是她身上的阴气正被我的阳气快速消耗着。

    来到古塔门前的时候,仙儿的身体几乎变成半透明的了,她把我放下来,一脸紧张地朝着身后望。

    我也随着她的视线朝后面看过去,就看见那条蛇灵也停了下来,它盘在石阶上,很阴沉地朝我们这边看,嘴里不停地吐着信子。

    仙儿长长舒了口气:“呼,果然没错,这条蛇灵应该就是夭婴子河的河神,这座塔对它来说,还是有震慑力的。”

    听她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是一惊。河神?那岂不是说,这条蛇原来是个神仙?

    仙儿白了我一眼:“什么神仙不神仙的,就是一条快要蛟化的大蛇而已。唉,其实它也挺惨的,眼看着就要化蛟了,也不知道是谁把它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连心智都没了。行了,你别磨蹭了,它不会停留太久的,快上塔顶!”

    正说着话,仙儿就冲进了塔里,她跑得特别快,一眨眼就没影了。

    仙儿这么一走,我站在塔门外,独自面对着这么一条蛇灵,看着它那双泛着绿光的眼睛,我心里就不停地打哆嗦,当下一点也不敢再停留,也步着仙儿的后尘进了塔。

    进塔的时候,我留意到东方的地平线上方升起了启明星,天快要亮了。

    我听我师父说过,半夜十二点整,以及每次夜晚和白昼交替的时候,天地间的阳气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变得特别强。

    晚上十二点整的时候,是阳气从阴气中衍生出来,这股初生的阳气要在一瞬间挣脱阴气的压制,会非常猛烈、非常精纯。而在黑夜和白昼交替的黎明时分,天地间的气场从阴转阳,阳气开始占据主导的地位,这样的气场转化,会让阳气在一段时间内变得异常厚重。

    另外,在每天临近正午十二点的最后几秒钟,阳气也是异常强盛的,那时候的阳气是铺天盖地式的,几乎将天地间的阴气全部消磨殆尽。

    这三种阳气对于鬼物来说,杀伤力都是巨大的,鬼物如果没有及时避开这三股阳气,身上的阴气会在一瞬之间耗尽,以至于魂飞魄散。

    这就是鬼物为什么常选择在午夜十二点之后现身的原因。也是每当鸡鸣时分,鬼物就要想办法隐匿起来的原因。

    也就是说,仙儿应该是打算用这股夜昼交替时的厚重阳气,把蛇灵彻底摧毁。可她自己不也是鬼吗,这样一来,仙儿岂不是也很危险?

    我心中非常不解,我和仙儿非亲非故的,她和我师父之间,好像还有一些过节。可她为什么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救我?

    古塔只有三层,因为年久失修的缘故,木制的楼梯已经腐化得很严重了,我只能抱着楼梯的扶手,小心翼翼地往上爬。

    我的脚已经很酸了,每一步踩在台阶上都格外得沉重,就听着那些台阶像在惨叫似的,不停地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我的脚一直在发抖,那些木头台阶也跟着我颤抖,从老旧木头的缝隙里,还不时会膨起一股一股的灰尘。

    我当时真的担心,万一我一个不留神,这些纯木的楼梯就会被我给踩断了。

    好在古塔并不算太高,一共只有五层,我废了浑身的力气爬上顶层的时候,那些木楼梯也没像想象中的断裂。

    仙儿就站在一扇靠东的窗户前,朝着外面观望。

    我感觉身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就躺在堆满灰尘的地面上,怀里还抱着那个黑色的八卦镜。

    仙儿回身瞥了我一眼,问我:“几点了?”

    我伸出两只手,晃了晃光秃秃的手腕,告诉她我没戴表。

    仙儿白了我一眼,又看着我怀里的八卦镜说:“有件事我得告诉你,别等会你死了,还不知道是谁害的你。你们这一脉里头,除了柴爷,你还有个师伯,上次柴爷回来的时候,我还听柴爷说,你家里来过一个叫罗有方的人,这个人,可能是你师伯的徒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