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蛇灵
    可过了没几天,我妈在厨房做饭的时候,也遇到了同样的事情。

    我妈心里觉得怪,就和我爸商量这事,我爸那段时间遇到很多不顺心的事,也不想多讨论,只是说现在的黑心商贩多得是,说不定买来的时候就是坏的,只不过他们动了手脚,当时看不出来。

    像这种说法,肯定是说不通的,就算再怎么动手脚,前一刻还新鲜的东西,过了没一分钟,怎么就烂得那么彻底?

    而且那段时间,家里的温度格外低,常常都是在一两度之间逛游,可用手去摸暖气片的时候,暖气却非常烫手。

    我总觉得家里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为了这,我还打电话问过师父,师父在电话里沉吟了一下,说:“你别管了,我过两天就回去,到时候再说。”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这两天,你不要开天眼!”

    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师父的语气很急,似乎我一开天眼,家里就会发生极不好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师父这样的语气,让我意识到,我们家真的出问题了。我在电话里虽然答应了我师父,可在心里,却是很想开开天眼看看的。

    就在我给师父打完电话的那天晚上,家里温度剧降,我睡觉的时候盖了三层被子,可还是觉得冷。

    我心里一直在担心会有事发生,到了半夜都没睡着,就爬起来穿上衣服,又跑到师父家里,把他家北墙上挂的那面八卦镜拿了回来。

    凡是我师父平时用过的东西,上面都带着一种让人安心的暖意,这面八卦镜也是一样,尤其是当我带着它来到客厅的时候,上面的温度竟然变得有些烫手。

    老家属院的房子都是按照同样的规格建造的,我们家的格局和我师父家也是一模一样,于是我也把八卦镜挂在了客厅北墙上,还特意调整了几次位置,确保八卦镜所处的位置也和我师父家一样。

    我师父说过,八卦镜这种东西是不能随便乱挂的,一旦挂镜的位置背了风水,是不起任何作用的。我不懂风水,所以只能照着葫芦画瓢。

    挂好了八卦镜之后,我明显感觉客厅里的温度上升了许多。本以为这样就没事了,可我回到北屋的时候才发现,我屋子里的温度变成了冰火两重天,靠北的半边十分暖和,可靠南的一边却变得比之前还要冷。

    南屋里还响着我爸的鼾声,我有些不放心,就跑到我爸妈卧室试了试温度。我的屋子还是半冷半热,可我爸妈的屋子里,却都是透着一种彻骨的寒意。

    那是真正的寒冷,其中不夹杂一点别的感觉,就是冷,冷得我耳朵根都疼。

    当时我就有种很不好的预感,赶紧叫我爸妈起床,可我爸妈今天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无论我怎么叫都醒不过来,我用力摇晃我爸,我爸也只是稍微整了一下眼,接着又沉睡过去。

    人如果不是疲惫到了极限,不可能睡得这么沉。我记得在我小时候,被老太太的鬼魂缠身的时候,我妈有天晚上也像现在一样,怎么叫都叫不醒。

    坏了,可能有什么东西上了我爸妈的身!

    师父不让我开天眼,我也不敢随便乱开,这时又想起八卦镜挂上以后,屋里的温度才出现了这种异常变化。于是我立即取下八卦镜,把它放在院子里,又回去叫我爸妈起来。

    我们家的院子位于整座房子的正南方向,当我把八卦镜仍在院子里之后,屋里的温度又起了变化,这一次变得南边热、北面冷。

    虽然南屋里变得暖和了起来,可我爸妈依旧死死地睡着。

    我急得手忙脚乱的,最后拿着脸盆跑到我爸妈房间里,用了全身的力气去敲那个脸盆,那种敲打声,比雷声也小不了多少了,可我都快把盆敲破了,我爸妈还是没有醒。

    当时我也是急得没办法了,一边在心里默背着三尸诀和道德经,一边悄悄地开了天眼。

    天眼一开,我立刻就看到屋子里出现了另外两个影子,其中一个我还认得,就是曾经救过我两次的小女孩,她这会正摇着一只绿色的灯笼,奋力阻挡一条花斑蟒蛇。

    那条身体比我的腰还粗的大蛇,似乎是想上我爸妈的床,小姑娘每次用灯笼把它打退,它很快又会朝床那边爬过去,我注意到它的一双眼睛正冷冷地盯着我爸和我妈,嘴里不停地吐着信子。

    我离那条蛇至少有两米远,都能感受到从它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寒意。

    小姑娘发觉我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就朝我喊:“床底下有个八卦镜,你去把它拆了。愣着干嘛,赶紧啊,我快撑不住了!”

    我心里还懵懵的,“哦”了一声,就钻到了床底下。在我说话的时候,我从余光里看到小姑娘皱起了眉头,又用手捏住了鼻子。好像从我嘴里哈出来的气,对她来说是非常令人讨厌的东西。

    可床下面除了我爸妈的两双鞋,什么也没有啊。

    就听见小姑娘在外面喊:“往上看!”

    我猛一抬头,额头狠狠撞在了床板上,那一下疼得我眼泪都差点掉下来。

    小姑娘又在喊:“快点!”

    我立即翻身躺在地上,朝着床板上看,因为床下的光线非常暗,我只能看到床板中央镶嵌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当时也没想太多,就用手把那东西扯了下来,它是用胶布贴在床板上的,我扯下它来的时时候,还听到了胶布被崩断的声音。

    也就在我刚把它扯下来的瞬间,我脚踝上就传来一阵凉意,接着就有一股极大的力量,把我从床底下拉了出来。

    “你身上阳气怎么变得这么重,真烦!”小姑娘一只手抓着我的脚踝,另一只手还举着灯笼,头也不回一下地冲我喊。

    我正想说话,那条蟒蛇突然绕过她的身子,张大嘴巴朝我咬了过来。

    还好我反应快,猛一偏头避开了蟒蛇的毒牙,小姑娘又举着灯笼,将那条蛇驱赶到一边。我发现,眼前这条蟒蛇似乎对灯笼中的火焰非常忌惮。

    她一边用灯笼赶蛇,一边朝我摆手,示意我到屋子外面去。可我又担心我爸我妈,犹豫了一下,没动。

    小姑娘转头瞪我一眼:“怎么婆婆妈妈的!你手里拿着那面八卦镜,你爸妈就不会有事。”

    正说着话,那条蛇又朝我扑了过来,小姑娘赶紧用灯笼去挡它,完了又朝我吼:“滚出去!”

    两年过去,她的身高没长,脾气却长了好多。

    她毕竟救过我两次,我想,她应该不会骗我,于是就拿着手里的东西退了出去。借着月光,我才看清手里的东西是一个八卦镜,样子和我师父家里的那一个几乎没有区别,唯一的不同仅仅是颜色,我师父家里的八卦镜是用汉白玉做的,通体洁白,而我手里这一个,却是黑色的。

    我站在门外,心里既担心着我爸和我妈,又怕我一旦进去,会变成小姑娘的累赘,就这么局促着,只希望她能打败那条蟒蛇。

    可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小姑娘手里的灯笼变得越来越暗淡,看起来都快要熄灭了。

    她自己恐怕也发觉形势不妙,干脆将灯笼朝蟒蛇头上砸了过去,就在蟒蛇后退着躲闪的时候,她已经冲了出来,拉着我就跑,一边跑还一边嘟嘟囔囔地说:“狐火都快用尽了,这条蛇灵怎么这么厉害。”

    她拉着我跑出我们家院子的时候,我还想问她我爸妈不会有事吧。

    可我就是刚有这种想法,还没来得及说话,她突然瞪了我一眼:“别说话,一嘴的阳气喷死个人!你拿好八卦镜,你爸妈就没事,不过你就惨了。哎呀,你现在怎么这么重了,我拉不动你,你自己也跑几步。”

    这时我回头看了眼,就见那条蟒蛇也跟了出来,它曲线形地在地上爬,看起来不算快,可我和小姑娘就是没办法拉大和它之间的距离。

    想想我那几年也真是够了,每次都只有逃命的份,先是被飞僵追,后来又被尸婴追,现在又被一条蟒蛇追赶。

    不过这一次,蟒蛇的目标应该不是我,而是我手里的八卦镜吧?

    心里这么想着,我就打算把八卦镜扔了。

    小姑娘白我一眼,说:“你想的美,它的目标怎么就不是你了,我告诉你吧,它的目标,就是最后一次接近这个八卦镜的人,你扔了也没用。留着吧,等会说不定还能用得上。你自己也跑几步行不行,重死了,真烦人!”

    我这时还穿着拖鞋,也是没办法了,我只能把拖鞋踢掉,跟着小姑娘一起跑。

    其实我心里有些纳闷,这个小姑娘到底是谁啊,为什么三番两次地救我,我师父说,我这一生中有两道生门,刘尚昂是一道,难道另外一道,就是她?而且我记得,你管我师父叫“柴爷”,似乎也认识我师父。

    “什么时候了,你脑子里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小姑娘又瞪我一眼:“什么小姑娘小姑娘的,我没名字啊?”

    我就在想,可你也没说过你叫什么啊。

    小姑娘回头望了眼追我们的蟒蛇,叹了口气对我说:“我叫仙儿,行了,你不用自我介绍了,我知道你原来叫左康,现在叫左有道。别瞎想了,赶紧跑吧,一旦被蛇灵追上,麻烦可就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