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念力
    尸婴既然能叫出声,那尸气肯定是没有被封住的,我当时只想着能拖延一会就拖延一会吧,至少趁着它还没追上来,我和刘尚昂能跑远一点。

    其实我也不知道它有没有追过来,就是在心里安慰自己。

    可这么大的雾气,四面八方又都回响着那种“咯咯”的怪笑,就算跑,又能跑到哪去?

    我拉着刘尚昂跑了一会,就隐约看见雾气笼罩的不远处,出现了一排小小的身影,因为雾的缘故,那些身影只能看出一个粗略的轮廓,但我知道它们是什么。

    刘尚昂这会已经被吓得脸色惨白了,我拉着他,朝着另一个方向跑。

    可不管我怎么跑,面前都只有浓浓的雾,和那些小小的身影,而且我能明显感觉到,我和刘尚昂能够跑动的范围正在渐渐缩小,那些鬼婴或者尸婴,正围成了一个圈,慢慢朝我们压过来。

    直到我们周围全都是这种小身影的时候,我们没有退路了。

    刘尚昂和我背靠背地站着,我能明显感觉到他在打颤,我也好不到哪去,刚才被摔伤的手掌和膝盖又疼了起来,我的脚也麻麻的,要不是靠着刘尚昂,我连站着都很吃力。

    那些小身影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我心急地朝刘尚昂喊:“咬舌头尖,把血吐在手上,它们扑上来,你就用手挡。”

    我只知道舌尖血能驱邪,但不知道舌尖血之所以驱邪,是因为舌尖上的一口阳气和精气,把血吐在手上,这道舌尖血过不了多久就“死”了,一点作用都不会起。

    那些小身影眼看着离我们已经很近的时候,却突然都停在了原地。

    我就看见其中有一个影子张牙舞爪地在吼:“为什么要伤我,我没害你,你为什么要伤我,呜呜呜,妈妈不要我们了,大哥哥也不要我们了,咯咯咯……”

    我知道,这声音就是从那具尸婴嘴里发出来的,可之前我听到它声音的时候,总觉得诡异无比,这一次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我突然觉得它很可怜,尤其是它说“妈妈不要我们了”的时候,我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稳住本心,别受它的蛊惑!”

    师父的声音又在我脑子里回响……不对啊,这声音,怎么感觉就是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出现的呢,而且这声音……明明就是从我师父嘴里喊出来的,在操场上喊出来的!

    我心里顿时兴奋起来,我师父来了!

    我这边正兴奋着,一个乌黑的东西就从我头顶上飞了过去,它越过我之后,就直直地扎在了地面上,我一眼就看清了,那是我师父的青钢剑。

    扎入地面之后,青钢剑还在来回晃动着,它晃动的时候,仿佛散发出一种很强的气场,这阵气场能让我的内心变得无比平静,也让围绕在我和刘尚昂周围的那些小身影骚动起来。

    很快,我就听见身后传来了脚步声,我师父一阵风似地穿过包围圈,挡在我身前。

    师父的背影还是那么高、那么瘦,可在我眼里,师父的背影好像突然间变得异常伟岸,就像是天神下凡一样。

    师父来了,冯师兄也来了。冯师兄来到我身边的时候,我看到他手里还拿着一个风水盘。

    一个便衣刑警手里拿着一个硕大的风水盘,这种事情放在别人眼里会怎看,我不知道,可我看到冯师兄的时候,却感觉无比的亲切,连他手里的风水盘,在我眼里仿佛都带着一种让人安心的暖意。

    除了青钢剑,我师父还带来了一块淡黄色的方形石头,虽然我看不到师父的表情,可我能感觉到,师父双手捧着那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时,好像小心翼翼的。

    我师父朝四周望了一眼,自言自语地说:“这地方怎么这么多鬼婴?”

    冯师兄就在一边解释:“这地方在过去是个夭婴子河……”

    没等冯师兄说完,我师父就把他打断了:“我知道是夭婴子河,当初我来这地方的时候,那条河还在。可我记得,那条河是贯通东西,有一个河口还是向北的,你是学风水的,应该知道,这样的河道虽然容易聚集阴气,但也是很难养出厉鬼的。”

    冯师兄咂了咂舌,没再说话。

    其实不只是冯师兄,我也能感觉到,师父今天说话的口气总是气冲冲的,一点也不像平时的他。过去,就算在师父最严厉的时候,往往也是沉着一口气说话,不像今天,说话的时候,所有的气息都是爆炸似地喷发出来,让人莫名之间有种很大的压力。

    我也在旁边插了句嘴:“师父,这里面有一只尸婴。”

    我师父转过头来看着我,问:“尸婴,是什么东西啊?”

    尸婴,这个词其实是我临场发挥,现造出来的,不过我师父问了,我也得解释啊:“就是婴儿化成的邪尸。”一边说着,我还超刚才那个张牙舞爪的小身影指了指。

    自从青钢剑出现以后,其他的小身影就像是被镇住了一样,站在原地,晃都不晃一下。只有那个尸婴,此时正在悄悄地朝后退。

    我师父看了那具尸婴一会,摸了摸下巴说:“婴儿化成的邪尸?夭婴子河的泥土,恐怕是养不出这样的邪尸吧。嗯,看样子,它身上的尸气还被封住了一些,是你干的?”

    听到师父这么问我,我就点了点头,我师父背对着我,也没看见。

    冯师兄则朝我竖了竖大拇指,悄悄地说:“好样的!”

    没想到这句话被我师父听见了,我师父当场就骂:“好个屁!下巴没长毛,就学人家逞强,还好我中途回来一趟,不然,还不知道要捅出多大的篓子。”

    我师父今天怎么老是这样凶巴巴的,跟换了个人似的。

    就在我师父说话的当口,那具尸婴突然转过头,奋力朝着小铁屋那边跑去,我师父拔出青钢剑,喊了声“中”,我就看见我师父手臂一挥,青钢剑就像长了眼一样,直直朝着尸婴飞了过去。

    我师父的力气我可是见识过的,青钢剑脱手之后,飞得那叫一个快。雾很大,我也看不清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听见“噗”的一声闷响,然后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就传来了尸婴的哭声。

    那声音,像是哭声,又像是风声,呜呜咽咽,夹带着一股极浓的哀怨。

    我师父用鼻子哼了一声,说:“好重的怨气!不属于阳间的东西,为何还要在阳间挣扎,经受这阴风洗涤的苦?”

    我师父说这番话的时候,我感觉就连他的语调都变得十分陌生。

    就好像,我师父的身子还是我师父的,可在这幅身躯中,却装着另外一个陌生的人。

    师父一边说着,一边用双手举起了那块方形石头,当那块石头被举过头顶之后,我师父似乎变成了一座雕像,身体特别僵硬着保持着这个动作,连雨水落在他身上的时候,他那身旧军装也没有颤抖一下。

    我真怀疑,我师父也变成了一块石头。

    冯师兄朝我摆了摆手,示意我不要说话。

    就在这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了一阵风,或者说是一阵若有若无的气息,那股气息从我的胸膛穿过,直接穿透了我的后背,我就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被洞穿了一样,又好像是有一股力量,想要窥视我内心的想法。

    那是一种很难描绘的感觉,可就是让人说不出的难受。

    在我们的这个行当里,有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它超出了我所有的感官能力,只能用感官以外的东西去体会,而这样的体会,也常常是难以名状。

    同一时间,我还能感觉到师父身上出现了很盛的黄光,那种光是无法用肉眼看到的,可我就是能感觉到。

    我师父也曾对我解释过,我感受到的这种光辉,就是他的念力,看不见、摸不着,只能靠感觉,只不过因为我的眼睛比较特殊,所以能感觉到念力的模糊形态,但依然不是用眼看到,而是感觉。

    就像有些人身处于寺院、道观的时候,会感到心境平和,很多事情仿佛超乎自然,那也是一种念力,一种关乎信仰的念力。

    像我们这一脉,只信奉自己的道,在很多同行眼里,算得上是没有信仰的异类,我们的念,来自于我们的道。念力这东西,的确看不见摸不着,可它又是的的确确地存在,对于此,我可能不会再去作更多的解释。因为我无法解释。

    除了我师父之外,那块四四方方的石头上也泛着一层光芒,只不过那层光芒是淡蓝色的。

    就在它散发光芒的时候,之前那种让人难受的气息不见了,而且随着这道光越来越盛,雾气变得越来越薄,雨也变得越来越小,连同那些藏在雾色里的小身影,也渐渐变得朦胧起来,它们正在消失。

    直到那些身影彻底消失得无影无踪的时候,雾散了,雨停了,操场上的阴气也同样很快消散。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青钢剑此时就在离我不远的地方,在青钢剑下,还有一具婴儿的骸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