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尸婴
    想到这句话之后,我脑子里就一片空白了,也没犹豫,转头就跑。

    刘尚昂这时候还傻乎乎地靠在门口呢,我就看见那扇生锈的铁门好像有意识似的,吱呀一声就要关上,还好刘尚昂在门口当着,那扇门砸在他身上,瞬间就把他推到了我这边,可也正因为这一下,那扇门也被他瘦瘦的身体重新弹开了,没能关上。

    刘尚昂一个趔趄,差点和我撞个满怀,我赶紧躲了一下,拉着他的胳膊,没了命地跑。

    就在我们冲出门口的一刹,那扇门又呼啸着想要关上,还好我跑得快逃过一劫,不然真的被关在屋里了。

    如果我们被锁死在那个小屋子里,后面会发生什么事,真的不敢想。

    外面的雾气变得越来越浓了,我一边跑着,一边回头望,刘尚昂也跟着我扭头去看。

    就看见那只鬼婴竟然也追了出来,他走路还走不稳,早年被泡肿的大脸在脖子上晃来晃去,眼看着就快要掉下来似的,他的腿弯弯曲曲的,一边追我们,一边还有大块发白的肉从他腿上掉下来,那肉湿乎乎黏糊糊的,一落到地上,就跟着落在地上的大雨一起,溅起一道很大的水花。

    我也只是猛地回头看了这么一眼,没敢多看,然后又是没命地跑。

    让我没想到的是,刘尚昂没有天眼,竟然也看到了它,刘尚昂当场惊叫起来:“哥,那是个啥东西啊,我害怕,哇——”

    他这么一哭,让我也觉得越来越害怕了。

    之前我还告诉刘尚昂,不管遇到什么都别哭别叫,是担心他哭叫的时候心神会散乱,被邪祟上身。可我现在才知道,今天我们碰上的东西,绝对不是普通的邪祟这么简单。

    这东西,连刘尚昂都能看见……我师父说过,如果一个鬼物已经达到了能让常人看见的程度,就已经不是凶这么简单了,这样的鬼物,怨气化为了实体,比飞僵还要厉害。

    这样的鬼物,恐怕连我师父都难以对付。

    可刘尚昂哭归哭,脚步却一点没有变慢,之前他还因为害怕而腿软,可现在,竟然能勉强跟得上我,我知道,刘尚昂这是才怕到极致了,强烈的恐惧激发了他的求生本能。

    如果他就这么乖乖地逃命,兴许我们还能跑得再远一点,可他一边跑着,还一边回头去看。

    他的手紧紧抓着我的衣服,回头看了眼,又惊叫一声:“追上来了,它追上来了啊!”

    听他这么一喊,我的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也寒着胆子回头看,就看见那只鬼婴已经到了离我们不到一米的地方了,而且这种差距还在快速地减小。

    鬼婴走路的时候,看起来明明还是婴儿刚学会走路时那种很不稳当的样子,可诡异的是,它就是比我们跑得快,而且快很多。

    我只顾着回头看,没注意路面,抬脚的时候,一脚踢在了跑道外围的石阶上,脚趾头先是猛地疼了一下,紧接着我就失去了重心,重重摔倒在地上。

    那时候学校还没有橡胶跑道,跑道是用碎煤渣铺成,我摔倒的时候用手扶了一下地面,手掌立刻就被割破了,流了一手血,而我手中的半截拖把杆,也飞到一边去了。在我倒了之后,刘尚昂也险些被我带着摔倒在地上。

    我膝盖被摔得生疼,眼看着一时半会是站不起来了,就朝着刘尚昂喊:“你快跑!”

    刘尚昂却好像没听到我说话似的,就蹲在跑道上,一脸紧张地看着我身后。

    我一看他那副呆呆的样子,心里就急,连脏话就骂出来了:“傻~逼啊!赶紧跑啊你!”

    刘尚昂愣了一下,然后我就看见他从地上捡起了拖把杆,呲牙咧嘴地朝我冲了过来,也就在这时候,有什么东西爬上了我的背,我就感觉背上一阵沉重,同时还有一股阴阴的寒意,透过我的背钻进我的心口。

    刘尚昂跑到我跟前,挥着拖把杆就朝我背上的东西砸,我就听见“嘭”的一声,刘尚昂飞出去了,真的就是飞出去的,我就看见他瘦小的身子在半空划了个弧线,然后就四仰八叉地摔在了跑道上。

    好在他落地的时候是屁股先着地,没摔到头,我才暗暗松了口气。

    可我背上的东西还在,那股寒意刚开始还不停地涌入我的心口,可没多久,从我身体里又出现了另外一股气,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气,只是感觉它冰凉冰凉的,而且从它出现之后,窜入心口的寒意好像被“顶”了出去,连我的背也感觉不那么重了。

    这时候,从我的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不好玩,你的背,不好玩。”

    那是一个听起来还有些奶声奶气的声音,可那声音之中还带着一股很深的怨气,让人觉得特别不舒服。

    而且我心里也清楚,我现在恐怕是被鬼婴上身了。

    我想挣扎着起来,可这会手脚都疼,一点力气也使不出来。

    “哥哥,陪我玩。”鬼婴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耳边,我能很明显地感觉到,从我侧脸传来的那股寒意。

    我不敢看它那张脸,把头拧到一边,心里想着怎么逃命。

    它就在我旁边笑:“嘿嘿嘿,大哥哥不陪我玩。妈妈不要我们了,大哥哥也不要我们了。咯咯咯,咯咯咯……”

    我分不清楚它那声音是在笑还是在哭,声音里的那股子怨恨,让我的头皮又开始一阵阵地发麻。

    “咯咯咯,咯咯咯……”

    这时候,被雾气笼罩的四面八方都传来了似笑似哭的声音,我能感觉到,周围正有很多道微弱的阴气正在慢慢向我靠拢。

    夭婴子河,这地方过去可是夭婴子河啊,谁知道这里到底聚集了多少只鬼婴。

    如果这些鬼婴全都围了上来,那可真的逃都没得逃了。

    逃不了,就只能拼一次了。

    也许是因为太绝望了,我心里竟然窜起了一股疯劲,手脚似乎也没刚才那么疼了。就靠着这股疯劲,我一个翻身就坐起来,也不管鬼婴身上的那堆烂肉,猛地伸出手,用了天罡锁的手法,狠狠抓住它的喉咙。

    我师父说过,天罡锁是可以用来封住尸气的,但我还达不到思存的境界,也不知道我的天罡锁有没有效果,只能在心里一遍一遍地背着道德经,试着让自己静下来,因为师父说了,到达思存境界的前提,就是心够静。

    同时我也不知道,这能够封住尸气的天罡锁,能不能封住鬼婴身上的阴气。

    反正当时我也顾不了这么多了,拼了!

    可就在我的手指抠住鬼婴脖子的时候,手上却传来了一阵湿滑的感觉,那种感觉非常真实,就是手指一下子陷入了泥潭的感觉。

    这只鬼婴是个实体,不是靠怨气聚集化成了人形,既然有实体,那它就不是单纯的鬼物,它是一具活生生的尸体!

    如果说守正一脉在对付鬼物上面只能算外门汉的话,可对付起尸体来,就是行家了。

    这一下,师父教过我的那些东西,我一下子全想起来了。

    天罡锁,最重要的一环就是要“****说得痛快点,就是手指头要顶到肉里面去,在武家来说,这样做可以分筋错骨,而于守正一脉来说,这样做,可以阻挡尸气的流通。

    尸婴的身体本来就腐烂得十分厉害了,我手上没用多少力气,就在它喉咙上钻出了一个血洞,虽然是血洞,可从里面流出来的却不是血,而是一种淡绿色的腥臭液体。

    这股腥臭的味道,比当年那只飞僵的血还要刺鼻。

    在守正一脉的传承里,邪尸的尸气流通,需要通过上、中、下三庭。

    上庭咽喉,是尸气向外发散的地方。中庭在肚脐向下一点的地方,也就是中医上常说的气海穴,这里是尸气囤积的地方。下庭在两只脚的脚掌心,这里是邪尸从地面上吸收坤气的地方,乾为阳,坤为阴,坤气,也可以粗略地理解为阴气。

    先封住上庭,防止尸气外泄对人造成伤害。

    再封中庭,尸婴的身材很小,体重也轻,我一只手就能把它提起来,然后另一只手猛的用力,狠狠戳透了它的中庭,让它的尸气无法囤聚。

    最后,我又站了起来,一脚把它踹翻在地上,用两手的大拇指用力戳穿了它的脚心,封住它的下庭,断其根基!

    这两年在我师父的高压授业下,我多少也有了点身手,所有的动作竟然在几秒钟之内完成了。

    完了我还跑上去,朝着仰面倒在地上的尸婴踢了一脚,把它踢得离我远一点。

    虽然我凭着一股疯劲,好像暂时压制住了它,可我心里还是怕得要死。

    踢开尸婴,我又跑到刘尚昂那边,把他拉起来,一刻也不敢多停留,拉着他逃跑。

    我才学艺两年,终究没什么功力,也不知道到尸婴身上的尸气到底封住没封住,就我拉着刘尚昂重新跑路的时候,我还听见尸婴在“哇哇”地吼叫。

    它的声音像雷鸣一样,震得跑到上的碎煤渣都跳个不停,那声音里带着一种撕扯人心的愤怒和怨气。我也不敢再回头去看,就是低着头没命地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