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腐肉
    什么中邪了,我当时就是单纯的着急而已,不过想想也是,当时一边背着道德经,一边想着别的事,一心二用的,看上去可不就跟中邪了似的。

    不过也不对啊,门口的翟老师和其他同学都因为阴气的影响,变得很狂躁,为什么刘尚昂跟没事人似的?

    这时候,我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我背上的刘尚昂,真是刘尚昂吗?

    心中这么想着,刘尚昂就把手伸到了我面前,我低头一看,就看见他手里拿着两块白纸包的奶糖,这种糖我太熟悉了,就是我师父家里最常见的那种奶糖。

    就听刘尚昂在我背后说:“柴爷爷给我的糖,说是……说是挡煞用的,就是味道有点怪,给。”一边说着,刘尚昂还晃了晃手里的糖。

    怪不得他能保持正常呢,这种糖本来就是用来稳固和补充阳气了,吃过糖之后,受到阴气的影响自然会小很多。

    唉,虚惊一场,吓死我了。

    吃过糖之后,我立刻感觉从腹部升起一股很温和的暖流,正徐徐流向我的全身,过去吃这种糖的时候,我也会又相似的感觉,可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远不如这一次来得亲切。不过不得不说,这种糖的味道还是一如既往地苦,真亏刘尚昂能吃得下去。

    刘尚昂还是怕,晃着我肩膀说:“哥,我想回家。”

    我背着他在操场上转了一圈,周围还是灰白色的一片,没办法辨认方向。我知道,在这股阴气的影响下,我能从操场上走出去的机会很渺茫。

    这时候,那块糖带来暖流已经流遍了我的全身,我的身子轻松了,胆子也变得大了起来,最终还是决定,先去看看西北角的那股子阴气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尚昂应该也能感觉到操场西北角那股让人不舒服的气场,见我朝着那个方向走,又对我说:“哥,我想回家。”

    我叹了口气,对他说:“咱们暂时回不了家了。瘦猴你记着,等会不管你看到什么,都不能叫、不能哭,更不能离开我身边。”

    说这番话的时候,我自己心里都在暗暗吃惊,就在两年多前,我师父,好像也对我说过一番类似的话吧。

    我就这么背着刘尚昂,朝着西北角的方向走,随着离那股阴气越来越近,刘尚昂也变得越来越紧张,眼看离阴气还有不到十米的时候,刘尚昂又说了一次:“哥,咱回家吧。我害怕。”

    其实我现在也有点后悔了,即便吃了糖,可那股阴气伴随着雨点落在我身上的时候,还是让我的头皮一阵阵地发麻。

    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不该跑到操场上来。

    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这么大的雾,肯定是走不出去的。

    我停了一下,对刘尚昂说:“别怕,不还有我呢嘛,这两年我跟着我师父学艺,可不是白学的。”

    这句话,我是在安慰刘尚昂,也是在安慰我自己,真希望这两年师父交给我的那些东西,能用得上。

    之后,我依旧背着刘尚昂慢慢向前走,可不知道是怎么了,每次我抬腿的时候,小腿肚子就跟灌了铅似的,特别的沉重。

    我隐约能感觉到,那股阴气似乎不希望我靠近它,好像我的到来对于它来说,也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

    我虽然不知道阴气里到底藏了什么东西,但我觉得,它有可能是在怕我。

    想到这些,我又变得安心了不少,也许我真的能镇住那东西。

    又走了几步,操场西北角的一座铁皮房子就透过浓雾,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这座简易搭建的铁皮房是平时放体育器材的小仓库,奥数班刚建起来那天,翟老师还带着我们来过一次,当时他为了解释一道和篮球有关的题目,特地跑到这里来找过球。

    可今天,这座小仓库在被大雨刷洗过之后,却给人一种很压抑的感觉,墙壁上雪白的油漆被洗得一尘不染,一对黑漆漆的窗户就像是一双空洞洞的眼睛,正在默默盯着我。整座建筑看上去,就像是一个被半埋在地下的巨大骷髅头。

    而那股黑气,之前我看见它的时候,只是朦朦胧胧的一个轮廓,可现在,我却能透过窗户,清晰地看见它正盘踞在屋子里,像无数条小蛇一样不停滴窜动着。

    那时候的我还没经历过什么大风大浪,光是看到这样的景象就害怕了。

    刘尚昂好像也感觉到了不对劲,他放在我肩膀上的手,有一点点颤抖。

    “哥,咱别进去吧。”刘尚昂在背后悄悄地对我说,他那小心翼翼的口气,好像是怕惊动铁皮屋里的什么东西。

    我把刘尚昂放下,让他在外面等着我,我进去看看。

    当时我还在想,屋里的东西一定是怕我,只要我不怕他,说不定就能把它给镇住。那时候的我,天真啊。

    我走到门前刚想推门,刘尚昂就跑过来了,躲在我身后,抓着我的衣服。我也没多说什么,我知道,他在我身边的时候,至少还有一个人陪着他,把他自己放在外面,他会更害怕。其实我心里也是想有个人陪着的,至少这样,我多少能安心一点点。

    我试着推了一下那扇锈迹斑斑的铁门,没想到竟然没上锁,随着“吱——呀——”一声,门开了。

    屋子里光线黑暗,我试着拉了一下灯绳,房顶上的旧灯泡忽忽闪了两下之后就灭了。

    就在灯光亮起的那一小段时间,屋子里的那股黑气好像受到了惊扰一样,一阵风似地移动到了墙角的柜子里。

    我当时也怕得要命,可脑子里就是只有一个想法,我想看看那团黑气里面,到底有什么。我就是这样一个作死的人,可如果没有一颗作死的心,也干不了我们这一行。

    借着从窗户里透进来的那点微光,我只能很模糊地看出一些东西的轮廓,球框、桌子,还有一个用来放小器械的柜子,因为之前来过一次,所以我还大体记得这些东西摆放的位置。我就这么一边靠着回忆,一边摸着墙,慢慢朝墙角的小柜子靠近。

    刘尚昂没敢跟着我进屋,就靠在门口,战战兢兢地看着我。

    他不敢说话,我也是大气都不敢喘,来到柜子前,伸手抓住了柜门的把手。

    当我的手指触到两个把手的时候,就感觉手指在顷刻间被冻僵了,虽然外面下着雨,可现在明明是盛夏,但我面前的小柜子就像是在冰坛里浸泡了很久,上面带着深深的寒意。

    我的两只脚都在打抖,可还是一门心思地想看看柜子里是什么,于是在心里默背着道德经,压着一口气,慢慢打开了柜门。

    啪嗒一声,在我开门的时候,有什么东西从柜子上掉了下来,重重地砸在地上。那声音,听起来肉嗒嗒的,让我觉得,从柜子顶掉下来的,好像是一大块肉。

    刘尚昂看不清屋里的情况,就在门口问我:“哥,啥动静啊,你别吓我啊!”

    他突然开口说话,把我吓了一跳,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说了声:“没事。”然后就转过头,朝刚才传来声音的地方看。

    光线暗,我只能看见柜子旁边有一大团黑乎乎的东西,而且那团东西,好像还在动!

    我咽了口口水,手在柜子里摸了一把,就摸到一个棍子样的东西,我记得上次来这里的时候,看见这个柜子里放着半截断了的拖把杆,我现在摸到的,应该就是它。

    我拿着棍子,很小心地走到柜子旁边,又用手里的棍子去戳那团黑乎乎的“肉”。

    也不知道刚才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明明看见那块“肉”蠕动了一下,可我用棍子戳它的时候,它却又变得静悄悄的了。

    而且从棍子戳到它时传来的柔软感觉来看,我更能确定,它就是一块很软的肉。

    我在心里自己安慰自己,这大概也就是一块普通的肉,估计是哪个老师从菜市场买来之后忘在了这里,以至于肉已经有些腐烂了。对,那块肉就是腐烂的,我能很清晰地闻到一股腐臭味。

    也就在我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那肉突然“呼”的一下站起来了,反正就是从扁扁的一团突然竖了起来,有我的膝盖这么高。

    紧接着,屋子外面打闪了,我只听见咔嚓一声闷响,然后就有一道青蓝色的强光照进了窗户,本来黑洞黑洞的环境,在一瞬间变得很亮,青蓝色的亮。

    而我也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这块肉,是个什么东西。

    那是一个小孩,年纪很小、只有我膝盖这么高的小孩,一个浑身发白,好像在水里泡过很久,身上的肉都被大片泡肿、泡烂了的小孩,他那双眼睛,黑洞洞的,一点眼白都没有,正直直地盯着我。

    我听我师父说过,这世上的鬼物有很多种,最凶的,莫过于鬼婴,这种鬼物是因为积累怨气化成形,又加常年阴风洗涤,连法力强大的高僧都难以度化。

    一看到它,我的道德经也背不下去了,就感觉一阵绝望瞬间占据了我的脑海,天和地都要塌了。

    之前我师父也教了我一些对付鬼物的办法,可当时我脑子就只记得一句话:“碰到你对付不了的东西,赶紧跑,能跑多快跑多快,至少还能拖延一点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