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7章 罗有方
    我这句话说得没头没脑的,我师父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太着急?什么事太着急了?”

    我鼓了鼓勇气,又说:“我爸说,你教我的这种方式,是揠苗助长,我爸还说了,强扭的瓜不甜。”

    师父愣了一下,接着就笑了:“你爸说?这是你爸说的吗?熊孩子,嘴上没长毛,先学会说瞎话了。”说着说着,老柴头的表情又变得严肃起来:“抄道德经去,十遍!”

    在过去,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和师父顶嘴的,可那段时间的强压式授业,真的让我有些扛不住了,我当时很倔强地和师父对视着,声音很小地说:“揠苗助长。”

    我声音虽然小,可院子里也没有其他人,这声音传到我师父耳朵里,是非常清晰的。

    我师父当场就瞪起了眼:“你懂什么!你现在不好好地练,来年我带你回寄魂庄种棺的时候,你就,就……”

    师父瞪着我,过了很久,终究还是没把话说完,只是重重地叹了口气,就回了屋子。

    从这件事之后,师父对我的要求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严格起来,我的压力也变得更大了。

    这样的日子,我过了整整两年,八岁到十岁这段时间里,我师父几乎想将守正一脉的所有秘诀和术法全都教授给我。可因为学得东西太多,大多数我只能做到一知半解,有些甚至连一知半解都说不上,全是靠死记硬背才勉强记住。

    直到97年二月前后,师父说有事要去趟北京,临走前,嘱咐我每天背诵三尸诀、道德经,晨练也不能落下。

    师父这一走,就是整整半年,在这期间,我爸妈代替师父监督我每日的功课,学校的功课和师父布置的功课都要监督,所以即便是在这半年中,我也没有比平时轻松多少。

    我师父走后的第五个月,正赶上香港回归,也就是在那年七月份的月底,我们家来了一个回祖籍投资的港商。

    那天下午我放学回到家的时候,就看见老家属院的巷子口听着一辆黑色的轿车,我这两年跟着师父和冯师兄,也算是见过点世面了,可这辆车,却是我平生第一见的豪车。

    其实我到现在对车这东西也没什么了解,可那辆车,一看就知道是豪车,因为它是加长的,车头又宽又大,在车头的顶端还立着一个小天使的金色雕像。

    而且那辆车的车牌也和别的车不一样,别的车牌大多都是蓝底白字,而这辆车的车牌,却是黑底白字的,这样的车牌和黑亮的车身搭配在一起,看起来特别的和谐。

    当时我就想,难道是我师父回来了,不光回来了,还弄回来这么一辆特别的轿车。可再想想又不对,以我师父那种深入浅出的性格,他绝对不会弄一辆这么惹眼的车回来。

    带着满心的疑问,我回到了家,刚一进院子,就听见屋子里有人在说话。

    说话的人不是我爸,他说话的时候带着一腔很浓重的南方口音:“我己是来看一看嘛,哎呀,大嘎都系盆友,左大哥就不要这么劳师动众啦。”

    之前忘了提,我豫咸一脉的赵师伯说话的时候也带着南方口音,不过若论普通话,却比屋里的人标准太多了。我赵师伯虽然带点口音,可绝对不会把只是说成己是,把大家说成大嘎,更不至于把朋友说成盆友。

    不过屋里的人口音虽然很重,可他的声音里,却有一种让人很难拒绝的热忱。

    进屋以后,我就看见我爸正坐在沙发上,和一个西装革履的人有说有笑的。

    起初在外面的时候,我还以为说话的人是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可这时才发现,他是个青年。他长得非常白净,五官中,不管是眉眼还是鼻口,都很精致。这样的五官配上介于国字脸和鹅蛋脸之间的脸型,顿时彰显出一种罕见的帅气,而在这份帅气中,还有一分男性特有的雄性魅力。

    他看到我进来,就笑着问我爸:“这系你儿子啊?”

    我爸很自豪地点点头:“我儿子,过了重阳节就十岁了。”

    年轻人瞪大眼睛看着我:“哇,还不到戏岁啊,你儿子长得好大只。”一边说着,他又朝我走过来,从自己手腕上撸下一串手链,硬是塞到我手里,还笑着对我说:“第一次见面喉,叔叔乃,也没准备礼物,这串沉香珠子,也不急几过钱,你拿去啦,不要嫌弃。”

    我爸也赶紧站起来,从我手里抢过那串沉香手链,又塞给年轻人:“不行不行,怎么能收您的东西呢,不行不行,你拿回去,拿回去吧。”

    年轻人跟我爸推搡了一会,咧了咧嘴说:“左大哥,你不要客气嘛。我们大嘎都系盆友啦,你这么见外,以后我有什么事情,也不好一息找你啊。无客气,哦,不要客气啊。”

    我爸终究不是个善于和人打交道的人,两人互相推诿了几次之后,我爸还是让我收起了沉香手链。

    晚上,我妈炒了很多菜,当时我们家的情况可以说是一穷二白了,就是晚上炒菜用的牛羊肉,也是我妈到我师父家拿的。

    师父临走前把家里钥匙和一些陷进留给了我妈,让我妈定期采购牛羊肉,存进师父家的冰箱里。如果家里来了客人,可以拿一些来用,当然,这些牛羊肉,大多是留着给我养身体用的。

    虽然这些年相处下来,师父早已经成了我们家的一份子,可我妈说了,这些肉算是从老柴头那借的,以后要还,就算不还,等以后家境好了,还要想别的办法报答老柴头的。

    那时候的日子虽然过得清苦,可我爸我妈却从来没放弃过希望,在他们眼里,只要安下身子踏踏实实地干,以后的日子,终究会好过起来的。

    而港商的到来,对于我爸妈来说,兴许也意味着我们家的苦日子,就要到头了。

    吃饭的时候,我爸和那个港商聊了很多,我才知道港商名叫罗有方,和我一样,名字里也带着一个“有”字。不过他这个名字,却是和寄魂庄没有一点关系的,据他自己说,他们家到了他这一代,本来应该是“平”字辈,可他父亲总觉得这个字平平淡淡,似乎也意味着名字里带着这样一个字,以后的生意也不会有太大的起色。

    后来他父亲想了很久,才给他起了罗有方这样一个名字,希望他以后遇到什么困难都能想到化解的办法。

    他说,他的父亲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但他爷爷的祖籍却在我们那个小县城,他爷爷去世的时候,心里最怀念的,就是自己老家的那口井,还有那片养育过祖祖辈辈的黄土地。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香港一回归,他就受父亲的嘱托,回到家乡来投资。

    而这一次他回来,恰好和我爸所在的厂子有一些业务上的联系,加上我爸那时候管着厂里的财务,这一来二去,罗有方就和我爸熟络了起来。

    在那个年代,内地的经济状况和香港是无法相比的,港商到内地来投资,也算是一件比较稀罕的事情。当时厂里的厂长可是拿罗有方当财神爷供着,今天罗有方说要来我家看看的时候,我爸本来是拒绝的,不是不想招待人家,而是我们家当时的情况,对于罗有方这样的富豪来说,的确可以算得上穷酸了。

    可耐不住厂长让我爸好好招待,我爸才有些不情愿地带着罗有方来到了我们家。

    一顿饭吃下来,我发现罗有方虽然说话的时候总让人觉得很热忱,可骨子里,却是一个非常谦逊的人,很多财务上的事,他都很虚心地请教我爸,完全没有我想象中的那种张扬。

    在当时的我看来,富人一定都是特别张扬、特别眼中无人的。可见过罗有方之后我才知道,其实真正身价亿万的富豪,在很多方面,比别人更加谦虚。他们那一身赚钱的本事,也往往来自于这样的谦逊。

    当然,这也仅仅是我对罗有方最初的印象。

    那天晚上,罗有方喝多了,他喝酒的时候和我爸不一样,我爸喝白酒的时候,只能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喝,可罗有方喝酒,是一杯一杯,白开水似地朝嘴灌酒。看他喝酒的样子,我都怀疑他根本感觉不到白酒的辛辣。

    刚开始我们都以为罗有方特别能喝,也没挡着他,相反我爸还时不时地劝他多喝两杯。可小一斤酒下肚,罗有方就不行了,身子一软,差点钻到桌子底下去。

    那天晚上罗有方差点把自己的胃都给吐出来,后来我爸喂他喝水,那水刚喝下去,他就“呕”得一声,连酒带水全吐了出来。

    罗有方眼看着是走不了了,我爸妈就把自己的卧室让给了他,和我挤在北屋的小床上将就了一晚上。

    第二天我上学的时候,我爸也没上班,就在家里陪着罗有方。

    中午我放学回家的时候,罗有方已经走了,听我爸说,罗有方走得很急,好像是香港那边有点事,急着招他回去。

    从这之后的很长时间,我都没再见过罗有方,可之后发生的一些事,却都和他有关。

    罗有方走后不久,北实小就变成了体校,南实小扩建,所有年级都搬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