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三尸诀
    在师父后背上,纹着一个棺材样的纹身,那顶血一样的红棺材被刻画得很逼真,连棺材板上的木头纹理都描画地惟妙惟肖,另外,在棺材的表面上还附着一些黑色液体,那些液体看上去异常粘稠,而且似乎还在微微地涌动着,就像是刚煮沸的熟沥青。

    看着师父背上的纹身,我突然有点小激动。刚才我师父说,我背上也是这东西,那不就是说……我现在也是个有纹身的人了?当时我就想,这种事,一定要向刘尚昂显摆显摆。

    可我师父好像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似的,转过头来,笑呵呵地对我说:“这黑水尸棺,又叫红顶黑水棺,既是咱们守正一脉的精髓所在,也是咱们这一脉的不传之秘。你在成年之前,是不能在别人面前把它露出来的,就算成年以后,别人看到你背后的棺,你也不能告诉别人它是什么。”

    我师父脸上虽然带着笑意,可那语气,完全是一种不容商量的严厉。我咂了咂舌,赶紧打消了在刘尚昂面前显摆的打算。

    可当时的我肚子里还有一大堆的问题,沉默了一会,又问我师父:“把这个棺材画在背上,能有啥用啊?”

    师父长长吐了口烟,说:“这枚印,妙用无穷,一两句话可是说不清楚的。你还记得今年夏天见过的那只飞僵吧,当时我能镇住它,也全靠了咱们世代相传的这枚黑水尸棺印。”

    师傅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当初,我师父就是把后背贴在了飞僵的胸口上,那飞僵就像被定住了一样,在此之后即便是身上着了火,也动都没动一下。

    既然提到了飞僵,我索性就把当初遗留在心里的一些问题也问了出来。比如我师父为什么要站在窗户前晒太阳,以至于都把自己晒脱皮了?那盏蜡烛到底是干什么用的?还有他去我家之前说让我妈准备一些酒菜,还说这些酒菜他留着有用,可为什么后来他又把这些酒菜给吃了?

    这些问题,我师父没有给出很详尽的解释,只是说他的阳神早年受损,必须借助天阳地火才能镇住飞僵。

    而至于酒菜的事,则完全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对于当时的我来说,什么阳神,什么天阳地火,我一概不懂,于是又问师父:“阳神是啥,我身上也有吗?我的阳神,以后也会受损吗?”

    用我现在的眼光来看过去的自己,也就是那时候的我,会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

    可听到我的话之后,师父的表情却变得担忧起来,还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有些事,只能等到第二次种棺之后才能知道了。”

    这句话,师父好像是对我说的,又像是对他自己说的。

    在这之后,师父的眼神就变得涣散起来,我知道,师父这是又进入了某种冥想的状态,我再说话,他不会理我了。

    直到香炉里的三根香快烧完的时候,师父让我在三位祖师爷的画像前拜上三拜,然后就带着我出了屋。

    这时候我发现我爸我妈还有我大舅也来了,我大舅正和屯蒙的掌门师伯聊天,两个人好像很投缘的样子,聊得很开心。

    我爸妈则在和冯师兄说着什么,大概是知道了冯师兄是我们当地刑警队的队长,我爸妈对他也格外热情一些,我还听我妈说,以后我的事,要请冯师兄多操心的,弄得冯师兄有些小尴尬,不过看起来最尴尬还不是冯师兄,而是我爸。

    我爸妈刻意地和冯师兄套着近乎,的确是因为冯师兄是公家人的,而且还是那种年轻有为、前途远大的公家人,可我爸向来都是不爱求人的,之所以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冯师兄,也不过是为了我能有一个好点的前途。

    至少,在以后的日子里,像冯师兄这样的人,是能在将来为我提供一些助力的。

    庄师兄见我师父带着我出来,就跑过去问夏师伯是不是可以开宴了,夏师伯点了点头,庄师兄就很麻利地跑出了院子。

    不久之后,庄师兄又回来,说饭店一早联系过了,让大家伙去饭店吃饭。

    我师父说,寄魂庄的门人很少有机会聚在一起,这顿饭,既是为了庆祝守正一脉有了传人,也是我们寄魂庄门人的团圆饭,吃过了这顿饭,我和诸位师伯师叔、师兄师姐、师侄成了一家人了,以后要患难同当。

    饭店是离老家属院不远的一家水饺城,那个年代,在我的家乡出现了很多水饺城,虽然都被叫作“城”,可规模有大有小,而且时至今日,大多水饺城要么换了门头,要么干脆就倒闭了。

    包括在当天举行师门宴的这家店,在多年前就变成了体育用品店,以至于我已经记不清它的样子了,只记得它当初的规模算不得小,菜品也算得上是县城里的饭店中最好的。按理来说,这样的店本应该越开越红火才对,可它就是很早就倒闭了,究其原因也无外乎两方面,一方面是运,另一方面,大概就是风水的问题了。

    事后我曾听豫咸的赵师伯说过,我住的那片区域,是不适合做生意的,尤其是和饮食有关的生意。

    那天,寄魂庄的所有门人几乎全都到齐了,饭店的大厅有三张很大的圆桌,全都被我们的人坐得满满的,这一顿饭吃得也是格外热闹,这些人里,最开心的应该是我师父了,他喝了几杯酒之后,就和我的两位掌门师伯侃起了大山。

    刘尚昂也跟着他爸一起来了,吃饭的时候,不停地问我是怎么拜的师,还说他听说屋里举行了一个很隆重的仪式,问我到底是个啥仪式。

    我就跟刘尚昂解释,就是磕头啦上香啦,还有敬茶和种棺,我说到“种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师父突然朝我这边看了一眼。

    之后刘尚昂问我种棺是啥意思,我也没敢跟他解释。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我爸他们都喝得有些高了,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很大,我和刘尚昂说话的时候,几乎谁也听不清对方再说什么。后来还是我师父对我说句:“出去玩去吧!”我才拉着刘尚昂到饭店门口去玩。

    我如今还隐约记得,就在我和刘尚昂在饭店门口玩的时候,夏师伯也出来了,还对我说了一些话,那些话,大概是因为都是些无关紧要的家常,所以我也记不清楚夏师伯都说了些什么了。

    不过有句话我还是记得很清楚的,在饭店门口,大师伯对我说:“你们守正这一脉,虽然讲究一个随性自然,但也不是完全没有规矩的。可真的说起来,你们所谓的规矩也不过是四个字:‘不忘本心’,为了这四个字,可是要吃不少苦头的。”

    说这番话的时候,大师伯一直意味深长地看着我,当时我还不能理解大师伯眼神中的含义。

    吃过饭之后,夏师伯他们就要走了,冯师兄开车带着我和师父,一直把夏师伯他们送上火车,那时候送站,只要买过站台票,是可以把人送上火车的。

    庄师兄上火车前还给了我一张纸条,说上面有他的电话,以后我如果碰到什么困难可以找他。师父替我收起了庄师兄的纸条。

    所有人都走了,在火车站的站台上,只剩下我和师父,还有一起来送站的冯师兄。

    冯师兄默默地站了很久,一直到火车的绿影完全消失在天空和轨道相连的地方,他才长长叹了口气:“总算是走了。”

    嘴上说着这样的话,可冯师兄的眼神中,却是难以掩藏的不舍。

    师父走上前拍了拍冯师兄的肩膀:“你师父的身体已经没有大碍了,你也别太牵挂。”

    冯师兄还是望着火车离开的方向,一时间好像失神了一样,也没有回应我师父的话。

    就像我妈这天早上对我说的,这一天,是我的大日子。我妈说的没错,这天的确是我的大日子,从这天开始,我不但成了守正一脉的门人,也踏入了一个我的父辈、祖辈从没想象过的世界。

    天色渐晚,冯师兄开车载着我和师父,从地级市的火车站赶往我们的小县城。途中,我师父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向我“授业”了。

    当时冯师兄正在开着车,我师父突然没头没尾地问了句:“有义啊,你们豫咸那一脉,也是要学三尸诀的吧?”

    冯师兄点点头,又苦笑道:“学啊,我刚入门的时候,每天不是背三尸诀就是道德经,到现在,一天不背一下就觉得浑身上下都不得劲(舒服)。”

    我师父摸了摸下巴:“既然这样,那就不算是两面互通绝学了。”之后他又把视线转移到我这边来,很郑重地看着我说:“阳阳,我现在把三尸诀传给你,每一个字你都要用心去听,一个字都不许落下。集中啊,我开始念了:无忖,以之不欲。不欲,以之无心。三彭在列……”

    也不知道我师父当时是怎么想的,竟然对着我这样一个八岁的小学生唱起了古文,还要我一字不落地全都记住。我的确是很用心地在记,可往往是我师父刚说出这一句,我立刻就把前面一句给忘了,而且是忘得一干二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