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大师兄
    在这些人里,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个刘姓师叔和一个双目失明的老者,我那时候还没去过西藏,只在电视上见过一次藏族人的样子,刘师叔的样子,几乎和我在电视上见到的藏族人一模一样,高高的鼻梁,黝黑中带着一丝红润的脸颊,还有那一身大襟的袄子。

    当庄师兄向刘师叔行礼的时候,刘师叔先是点了点头,又对我说:“你怎么不行礼啊?”

    刘师叔说话的时候,听语气,好像是半开玩笑的样子,可他的声音很硬,像铁锤敲打在钢铁上一样,而且他那双眼睛,就是笑呵呵的时候也让人觉得特别严肃。

    我当场就被他吓到了,扭扭捏捏地站在庄师兄身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候旁边的老者推了刘师叔一下,笑着对我说:“你别听这家伙瞎扯,你们那一脉,向来是没什么规矩的。”又转过头对庄师兄说:“有学,你先带着他去北屋吧。”

    我注意到他说话的时候一直闭着眼,才知道他是个盲人。

    庄师兄朝老者行过抱拳礼之后,就领着我到了北面一个比较暗的屋子。

    关上门以后,庄师兄开了灯,才舒了口气,笑呵呵地对我抱怨:“唉,有时候真是羡慕你们守正一脉的人,向来都没这么多规矩,不像我们,每次见了师叔们,都要一个一个地行礼。”

    我找了一把椅子坐下,又好奇地问庄师兄:“我以前老听柴爷爷嘴上说‘守正、守正’的,可问他的时候,他又不多讲。这个守正一脉,到底是干啥的呀?”

    庄师兄也搬了把椅子坐在我面前,很郑重地说道:“不是刚刚跟你说了,柴掌门是你的师父,以后可不许叫柴爷爷了。你们守正一脉虽然规矩少,可尊师重道还是要有的。”

    正说着话,门就被推开了,从外面进来一个熟人,为什么说是熟人呢,因为这个人我见过,他之前就在筒子楼和老李太太家出现过,就是那个领导模样的人。

    我两眼都瞪大了。怎么连他也来了?

    庄师兄对我说:“他是冯有义,和我一样,也是你的大师兄。我是屯蒙一脉的大师兄,他是豫咸一脉的大师兄,今天过后,你也是大师兄了,你是守正一脉的大师兄。”

    庄师兄的这番话说得我云里雾里的,就见冯师兄也搬了把椅子坐过来了,冯师兄看起来比我爸还要年长一些,可坐过来以后,却对着庄师兄叫了一声“庄哥”。

    我没听错,也没记错,冯师兄当时不是叫的“师兄”,就是“哥”,可庄师兄看起来,也就是二十岁左右的样子。

    这时候冯师兄还在调侃:“庄哥,你这几年是怎着保养的呀,三十好几的人了,怎着看上去跟个青少年似的。”

    那时候的人可不像现在,三十多岁的人和二十多岁的人相比,不管从面相还是着装上,都有着不小的区别,很容易就能辨认出来。

    庄师兄和冯师兄看起来关系很好,两个人应该是许久没见面了,一见面就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

    庄师兄说,他们屯蒙一脉的人比较注重保养,看起来也普遍比较年轻,不像豫咸和我们守正这两脉,常年风吹日晒的,老得比较快。

    当时我就琢磨着,以后我成了守正的门人,也会变得看起来比较老相。可事实上,守正一脉和豫咸一脉相比,风吹日晒、人长得老相,那都是小事。

    通过庄师兄和冯师兄一言一语的对话,我才知道,守正一脉隶属一个叫作寄魂庄的……门派?说它是门派,它又不太像,因为寄魂庄从西汉建立开始,就没收过多少门人,发展至今,整个寄魂庄也没多少人,如今聚集在老家属院的三十多口子人,几乎是寄魂庄的所有成员了。

    我那时候还没学过历史,自然也不知道西汉是什么年代,不过听冯师兄说,西汉那个年代距离现在很远很远,寄魂庄能沿袭至今,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在寄魂庄,除了守正一脉,还有屯蒙和豫咸两脉,听庄师兄说,他们屯蒙一脉的传承下来的东西全都和筮卜算命有关,冯师兄那一脉则是堪舆风水、择宅选墓,而我们守正这一脉,如今是整个寄魂庄最重要的一脉,负责红尘证道。

    红尘是什么尘,怎样证道,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是不可能想得明白的。

    不过既然两位师兄都说起了守正一脉的重要,我心里,竟然莫名地有了一种自豪感。

    听两位师兄说,在守正一脉刚刚建立的时候,是没有道术方面的传承的。守正一脉的前身,其实就是寄魂庄的守门人,或者称作“门丁”也不为过,平日里只负责防火防盗、保卫寄魂庄的另外两脉,可一世祖建立这一脉的时候,就给守正一脉定下了要在红尘之中印证大道的重任。

    说句实话,我至今都不能完全明白守正一脉的“大道”究竟是指的什么。

    冯师兄说,至于守正一脉刚建立的时候,在另外两脉眼中处于一个怎样的地位,因为年代太久远,已经没人知道了。可是隋朝末年那会,寄魂庄出了一件大事,从那以后,守正一脉不但变得越来越重要,而且这一脉中,也渐渐衍生出了很多道术。

    其实说是衍生,也不确切。因为这些道术中,很多是来自道家,还有一些甚至来源于武家,只是在后来的漫长岁月里,经过一代代守正门人的钻研,形成了一个十分独特的术法体系。

    至于隋朝末年的寄魂庄到底出了什么事,这些道术又是如何传入守正一脉的,两位师兄谁也说不清楚,我也只是听庄师兄说,当年寄魂庄好像来了一个十全道人,就是这个人,险些把寄魂庄千年基业付之一炬。

    可对于十全道人的事,只有每一代的掌门人才知道内情。

    我顿时来了兴致,就问庄师兄:“那柴爷……我师父他知道内情咯?”

    庄师兄摇摇头:“师叔就算是知道,也不会告诉你的,十全道人的事,是寄魂庄的不传之秘。哪天你也成了掌门人,自然有人把内情告诉你了。”

    听庄师兄这么一说,我心里就变得有点失望了。

    这时候,门外有人在喊冯师兄了:“有义,怎么进去那么久?香火数好了吗?”

    喊话的人对于冯师兄来说好像有着很大的威慑力,冯师兄“呼”的一下就站了起来,跑到桌子前抓了一大把香火,又急匆匆地出去了。

    我看到放香火的那张桌子上还放着几个卷轴,庄师兄顺着我的眼神看过去,又对我说:“那三张画卷上,是咱们寄魂庄的三位祖师。天师老子,地师庄君平,还有一世祖李子府。”

    我当时就纳闷了:“老子?”

    “李耳,”庄师兄很耐心地解释:“老子,就是李耳,咱们寄魂庄的‘道’,就是从黄老学说衍生出来的,所以要奉老子为天师。不过寄魂庄的建立者,则是咱们的一世祖李子府,庄君平是他的老师,也是咱们的地师,据说这寄魂庄这个名字,和咱们地师还有很大的渊源,也有人说那是地师的出生地,不过这些年我查了很多资料,对于这个说法,也没有百分百的论证。”

    对于寄魂庄,其实我至今也有很多疑问,既然是源自黄老,为什么只奉老子为天师,黄帝呢?对于此,连我师父都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解释。而关乎于寄魂庄的“道”,同样没人能说出它到底是什么。

    只是在很多年以后,我曾听屯蒙掌门师伯说过一句话:“道可道,非常道。大道无疆,又有谁能悟透?”

    大道无疆,谁能悟透!

    后来庄师兄又跟我说了很多话,他说,寄魂庄最重要的东西,一个是谁也说不清楚的“道”,另一个,就是传承。不论是那一脉,都要花费毕生的心血去守卫这两样东西。

    他又说起了尊师重道的事,说之所以把老子和庄君平奉为天地两师,是因为“天为乾,地为坤”,尊师,就是对天地乾坤的尊崇和敬畏,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比乾坤更大、更重要。

    虽然庄师兄对我说的这些话,我大多没有听懂,可在他说话的时候,我的确是很用心在听着。他的声音好像有种魔力,让人不自主地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他所说的话中。

    直到客厅里有人呼喊庄师兄,说三位掌门来了,庄师兄才匆匆的出去。我本来也想跟着他一起去见老柴头来着,可庄师兄却让我留在屋里,他来叫我之前不要出去。临出门前,还嘱咐我不要乱动屋里的东西。

    我就这么干干地做了一小会,大概过了几分钟之后,隔壁的屋子里就进了人。

    隔壁的屋子很静,我能听到其中有个人在吧嗒吧嗒地抽旱烟,这声音我太熟悉了,不是老柴头还能是谁?

    又过了一会,我就听隔壁传来一个很温和的声音:“你先出去吧,等吉时到了再来叫我们。”

    刚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我还以为是庄师兄在说话,可一想又不对,庄师兄虽然声音低沉,可听起来还是挺年轻的,可这个声音,却有种很沧桑的味道,应该是出于一个老人之口。

    隔壁先是传来了关门声,接着就有一个很洪亮的声音在说:“师弟啊,不是我说你,那个李老太太的事情被你弄得这么大,万一被有心的人看见了,可是要招来灾祸的!”

    “当时那种情形……实在是火烧眉毛啊!”这次说话的人是老柴头……最近总是“老柴头老柴头”地写,如果他老人家知道我这么写他,恐怕又要和我急眼了。

    重新说一遍,这次说话的人,是我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