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2章 成缘成愿
    听老柴头这么一说,我爸皱起了眉头:“看样子,小张也是被她骗了。”

    直到现在,我爸还是不愿意去怀疑小张。

    老柴头闷闷地哼了一声,说:“他可不是被骗,你们还记得前阵子县里闹人贩子的事吧?”

    我爸没说话,只是看着老柴头。老柴头把话说到这份上,任谁都能猜得出来,人贩子的事,恐怕是和小张有关联了。

    老柴头抿了口酒,接着说:“你们不想想,小张和李老太太无亲无故,人家为什么要帮他?县里的人贩子,就是那个小张,他和李老太太本来就是一伙的,他从外面拐了孩子,最后也都送到了李老太太家里。”

    我爸默默点上了烟,还是没说话,我妈则忍不住问老柴头:“可那个老太太要这么多孩子干什么?”

    “她要的,是这些孩子身上的精血。”老柴头说话的时候不经意地看了我一眼,又对我爸妈说:“按理来说,这些事我本不该说的,可既然和阳阳有关,我也就不瞒着你们了。李老太太是要用这些孩子的精血去喂她炼出来的那只厉鬼,当初小张把你们骗到这来,也不过是为了阳阳身上的纯阳血。”

    老柴头说话的时候,我看到我妈的身子猛地颤了一下,我爸也瞪大了眼睛,眼神中满是后怕。

    可老柴头的话还没说完,他接着说道:“我早就说过,阳阳的体质特殊,容易招惹邪祟。可这世上最可怕的却不是邪祟,而是人心险恶啊。阳阳身上的这道精血,只要用的得当,不止能把厉鬼炼成凶神,也能让活尸成魃。你们还记得,几个月前的那具飞僵吧?”

    老柴头说这番话的时候,并不是想要恐吓谁,他的语气中,也带着一份深深的担忧。

    我爸妈都变得沉默起来,空气一下子变得特别凝重。

    我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柴爷爷,你在李老太太家,见着她女儿的没?”

    老柴头闷闷地说:“李老太太炼的那只厉鬼,就是她的女儿,也不知道她女儿死前经历了多少苦难,化成厉鬼之后,身上还穿着那件血衣……唉,虎毒不食子,人心险恶啊!”

    之后就是很长时间的沉默,老柴头一个人闷闷地喝完了所有的白酒,才醉意浓浓地对我爸说:“爱国啊,这一回,你恐怕还是要搬次家。地方我已经找好了,就在北实小对面的地税局家属院,正好,乱份山的事也处理得差不多了,我也打算搬过去,就住在你们家隔壁。这样一来呢,对阳阳也算有个照应。”

    我爸默默地抬起头看着老柴头,我爸不擅长说话,可心里想的事都写在脸上。当时,我爸的眼神里满是感激,可也有一分难以启齿的尴尬。

    我知道,这一次,我们家是真的没有钱搬家了。

    老柴头也了解我们家的情况,朝我爸摆了摆手,说:“我知道,这些年你们厂子效益不行,加上阳阳前几年生病住院,家里没钱了不是?别看老头子我这个样子,可钱这东西,我是不缺的……阳阳爸,你也别拒绝,在这种时候,面子什么的,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孩子。”

    我爸一直沉默着,过了很久,还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老柴头笑了笑,又伸出手来摸着我的头,有些意味深长地说:“现在,我还能护着阳阳不出什么闪失,可终究不是个长久的办法,我老了,就怕再过个十几年……”

    话说到一半,老柴头叹了口气,没再说下去。我爸妈都有些担忧地看着老柴头,可终究是谁也没再说什么。

    时直深夜,老柴头起身要告辞了。我爸原本想留老柴头在家过夜,可老柴头说,乱坟山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他晚上不在那里,弄不好是要出乱子的。

    我爸见挽留不成,就和我妈一起带着我,送老柴头出门。

    这期间,我总觉得我爸有什么心事,好几次他都想张口说话,可也只是张了张口,一句话都没说出来。

    直到老柴头推开房门准备出去的时候,我爸突然喊了一声:“柴大爷!”

    当时我爸真的是用喊的,好像不这样,他憋在心里的那些话就无法说出来。

    老柴头转过头来看着我爸:“怎么啦?”

    我爸在我背后用力推了一把,把我推到老柴头跟前,然后我就听我爸说:“叫师傅!”

    这话一出,我愣住了,我妈也愣住了,老柴头先是看了我爸一眼,然后脸上就露出一副分外惊喜的表情,我感觉,老柴头当时是想憋着不笑出来,可那笑容不受控制似的,像朵花一样在他脸上慢慢展开。

    我爸说出了今天晚上一直想说的话,似乎也轻松了很多,又推了推我:“快叫师傅。”

    老柴头赶紧朝我爸摆了摆手,脸上还带着那种收不住的笑容说:“哎,不急,不急的。等搬家吧,搬家的时候再说,嘿嘿嘿嘿。”

    一边说着,老柴头就出了门,一阵风似地走了。

    当时我还在纳闷,老柴头不是一直想收我作徒弟么,怎么徒弟送上门了,他又跑了呢?一想到这些,我就担心老柴头是不想收我了,我可是很想给老柴头作徒弟的,说不定他收了我,我也有机会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直到不久之后我才知道,收徒一事对于老柴头来说,是绝对容不得半点草率的,甚至守正一脉收徒,对于整个寄魂庄来说,都是一件极其重要的大事。

    而且守正一脉收徒,也同样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一方面,收徒的仪式很隆重,寄魂庄的门人都要参加,另一方面又十分隐秘,除了寄魂庄门人以外,绝不能让外人知道。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老柴头让我们把新家安置在地税局家属院里,去年地税局刚刚盖了新家属楼,如今的老家属院暂时还没人入住,我们家和老柴头这两户,也就成了家属院里唯一的两户,我们搬家那天,连家属院的看门大爷都没有照常上班。

    搬家的日子老柴头定在了重阳节,这一天,正好也是我的生日。

    我记得那一年的重阳节应该是阳历的十一月前后,天气转凉,我身上穿上了我妈特意给我织的大红毛衣。

    我妈说,今天是我的大日子,就应该穿得红彤彤的,图个吉利。

    我当时还有点纳闷,不就是搬个家吗,怎么就成了我的“大日子”了呢?

    地税局家属院离北实小很近,从家属院到学校,步行也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可刘尚昂他爸还是开着车到学校门口接了我和刘尚昂,听他说,这是老柴头特意嘱咐的。

    我都不知道刘尚昂他爸是什么时候认识的老柴头。

    车开进家属院的时候,我就看到路旁站着好多人,从我们一进院门口,这些人就对着我们的面包车指指点点。

    我隐约地听到有几个年龄和我相仿的人在说:“小师叔就在那辆车上。”

    当时我一直没反应过来,他们嘴里的小师叔到底是谁。

    老家属院里是清一色红砖尖顶的平房,刘尚昂他爸把车开到巷子口的时候,我就看见一个穿着很体面的年轻人站在不远处朝我们招手。

    我下了车,那个年轻人就走上来,拉着我的胳膊朝巷子里走。

    他身上有种让人特别亲近的温和气质,他的手掌很热,隔着几层衣服我都能感觉到他手掌心的温度,可这种热度,不但让人觉得热而不燥,还隐隐给我一种别样的安心感觉。

    我就由他拉着进了巷子,我想问他是谁,但没有开口,不是因为我腼腆,只是因为我觉得,我只要一开口,就会打乱他身上的平和气息。

    没想到他却主动开口了:“我叫庄有学,以后你可以叫我大师兄,也可以叫我庄师兄。”

    他的声音低沉,却带着一种让人丝毫不感觉做作的亲切和温和。

    我点了点头,问他:“你也是柴爷爷的徒弟啊?”

    庄师兄回头朝我笑了笑:“柴掌门是我师叔,呵呵,你以后可不能再‘柴爷爷、柴爷爷’地叫了,过了今天,你就是守正一脉的门人,柴掌门以后就是你的师父了。”

    啥?老柴头是掌门?

    听到庄师兄的一番话,我的第一反应是惊讶,那时候的我,对于“掌门”这个词的理解,还局限于电视上演的武侠剧,虽然我也不清楚掌门到底在一个门派里到底要担任怎样的角色,反正应该是一个很厉害、很有权势的人。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在我们守正这一脉,算上师父和我,就只有三个人。

    庄师兄带着我进了离巷子口不远的一个院子,院子里聚集了很多人,他们见到庄师兄的时候,都要恭敬地喊一声“大师兄”的,可这些人看起来,似乎都跟我爸差不多的年纪。

    进了屋子,在客厅里同样有很多人,只不过外面的人站着,里面的人,却都坐在太师椅上,庄师兄进屋之后,还要一口一个“师叔”地向他们行抱手礼,我懵懵懂懂地跟在庄师兄后面,就发现屋子里的人都在用一种很愉悦的眼神看着我,好像我的到来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很让人高兴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