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黑土做坟
    这一等,就是整整两个小时,楼下从始至终都特别的安静,也就是这种安静,让我们心里变得担忧起来。

    我爸一根又一根地抽着烟,我妈一直皱着眉头,包括我,一句话都没敢多说,甚至连喘气的声音都不敢太大了,好像万一弄出什么动静,老柴头就会有危险似的。在这两个小时候,我们家的阳台上和李老太太家的院子一样静,静得让人心焦。

    两个小时以后,老柴头还是没出来,邮局的家属院里却响起了警笛声。一辆警车后面跟着一辆绿皮卡车,呼啸着冲进家属远,停在了单元楼的巷子口。

    很快,就从卡车上跳下了很多人,警车上的公安也拉着警戒线,和绿卡车上的人一起冲进了李老太太家里。

    我妈看到这阵仗,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又担忧起来:“孩他爸,你说老柴头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我爸嘴里含着烟,眉头紧皱地看着楼下的警车,没有回应我妈说的话。

    他们冲进院子之后,立刻拆掉了院子上方的黑布,这时我们才看清楚,在院子里有很多黑色的小土堆,每一个土堆上都立着一个个长长的木牌。

    我妈忍不住皱了皱眉:“怎么是片坟啊?”

    我爸还是没说话,又默默点上了一根烟,我想,我爸肯定是想起了小张,当初小张可是亲口说过他进过李老太太的家,也知道李老太太有一个得怪病的女儿,也就是说,他肯定知道李老太太家的院子里是一片小坟头,却故意没告诉我爸。

    而且我还有一种感觉,此时此刻,我爸比起我和我妈来,好像更加担忧老柴头的安危。

    刚把黑布拆下来,屋子里就传来了老柴头的声音:“把黑布烧了,找四个没结婚的进来,把孩子抬出去。”

    得知老柴头没事,我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我看到我爸也长长吐了一口烟。

    这些人好像和老柴头合作过很多次了,他话音刚落,就有四个人进了屋。剩下的人,则在院子里生了火,把黑布给点了。

    黑布燃烧的时候,升起了浓浓的黑烟,好多人都趴在阳台上看热闹,李老太太的院子满是坟头的事,也很快就在我们那个小县城传开了。

    直到黑布全烧成了渣,之前进屋的四个人才抬着一个担架出来,那个担架是用桌子腿临时搭建起来的,外面还盖着一张旧床单,也不知道担架上到底是什么东西。

    四人将担架抬到绿皮卡车上,卸下了担架上的东西,又抬着空担架,快速进了李老太太家。

    这四个人反反复复抬了很多次,有一次他们因为跑得快,盖在担架上的床单差点脱落下来,我就看见,从担架上露出了一根脏兮兮的胳膊,我才知道担架上正架着一个人,而且这个人我认识——卢文斌,前阵子刘尚昂还跟我提过他。

    我认得卢文斌身上的衣服,那是一件黑色短袖挂,在短袖挂的袖口上,还有一个“对号”样的白色图案。

    这一次,那四个人没再回来,我看见他们下了卡车之后,就冲到了墙根旁,那面墙正好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看不见他们在干什么,只听到了一阵很急促的呕吐声。

    这时老柴头也从屋里出来了,他出来的时候,身后还拖着一口棺材,那棺材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棺材板上都长满了青苔。

    老柴头把棺材拖到院子里,又回到屋里子拿出一块红布盖在棺材顶上,一把火,将红布和棺材一起烧了。

    棺材上的火越烧越旺,可铺在棺材上的红布却在过了很久之后才被点着,那红布,红得像血,我突然想起了那个打着黑伞的女人,还有昨天晚上出现的女鬼,她们穿在身上的红裙,也是这样的红色,血一样的红。

    火焰很快在红布上扩张开来,老柴头长长舒了口气,又对身旁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说了几句话,才离开了李老太太家。

    这个领导模样的人我曾经见过,老王家出事的时候,也是他带人去的筒子楼。

    在老柴头说话的时候,那个领导模样的人一直是一副很虚心、很尊敬的样子。

    而我爸妈看老柴头的眼神,也变得有些恭敬了,可在恭敬中,还夹杂着一份对老柴头身份的疑惑。

    当天色彻底黑下来之后,家属院里又来了一辆卡车,有十几个人一起跑过去,从车上抬下来两个很大的探照灯,他们把探照灯分别放在李老太太院子的西北角和东南角,通电点亮之后,两台探照灯的灯光就直直照着院子里的那些小坟头。

    那两束光特别亮,亮得让人有些睁不开眼。老柴头不知从哪弄了一瓶白酒,他将白酒洒在那些小坟包上,然后用火柴把酒点燃。

    说来也怪,那些黑土一遇到火,立刻就变成了棕黄色的普通土壤,就好像是,白酒和火焰混合着探照灯的强光,把黑土给净化了一样。

    处理完院子里的坟头之后,老柴头才算是彻底放松了下来,我看到他长长地送了口气,然后就很疲惫地坐在地上,抽起了旱烟。

    在这之后,院子里的人就忙碌了起来,着手清理已经被净化了的小坟头,他们拿着工兵铲,把坟头一个一个地挖开,我在楼上看着,就看见那些坟头被挖平之后,下面竟然什么也没有,就是光秃秃的水泥地。原本我还以为坟头下面至少会挖出一具尸体什么的。

    这一天的事,住在三号楼的人几乎全都亲眼目睹了,在此之后,我听说他们中的很多人都选择了皈依,皈依道教和佛教的都有。后来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家属院里还时常会出现一些道士、和尚打扮的人,至于这些人是来做什么的,是真道士还是假和尚,其中有没有江湖骗子,就不得知了。

    至于老柴头,他其实既不是道士也不是和尚,守正一脉属于黄老学派,但不属于道教,换句话来说,守正和道教的理论基础都是源自黄老,但守正不是一种教派,而更类似于一种职业。这一点,我在后面会有详细的解释。

    一直到了夜半时分,李老太太的院子里才安静下来,公安全都撤走了。我看见老柴头也坐上了唯一的一辆警车,当警车开着警笛驶出家属院大门口的时候,我还以为老柴头今天晚上不会回来了。

    我爸妈当时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在老柴头走了以后,我妈就热了热饭菜,招呼我和我爸吃饭。看着满满一茶几荤素搭配的饭菜,我却一点胃口都没有,满心里就想知道老柴头在李老太太家到底干了些啥。

    就在这时候,门突然被敲响了,我妈立刻放下碗筷去开门,我就听见家门“吱呀”的一声被推开了,接着又听我妈惊呼了一声:“柴大爷?你咋回来了!”

    “吃了饭再走,嘿,我可闻到酒香了!”老柴头一边笑呵呵地说着,一边走进了客厅。

    我妈赶紧给老柴头添了碗筷,老柴头也不客气,自己倒上酒,然后就开始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老柴头的吃相还是那么难看,就好像几年没吃过东西似的,我爸忍不住提醒了句:“柴大爷,慢点吃。”

    结果老柴头一边吃着东西,一边闷闷地回了句:“没事,噎不着。”可刚说完,就看见他突然把腰挺直了,表情很痛苦地拍打自己的胸膛,我妈赶紧倒了杯水给老柴头,老柴头喝了一口水,然后才舒了口长气。

    这一下,弄得我爸妈也是哭笑不得,一时间也不敢再劝老柴头,生怕他再噎着。

    老柴头是个见了酒就容易贪杯的人,但酒量并不大,几杯酒下肚之后,就和我爸天南海北地聊了起来。这一天,我爸对于老柴头也没有了过去那种隔阂,我也是头一次见到我爸能和大舅以外的人聊得这么开心。

    刚开始,我爸说起厂子里这两年发生的事,大多是在抱怨,老柴头只是偶尔附和两句,然后就闷着头吃饭。后来老柴头八成是吃饱了,借着一股酒劲,才慢慢打开了话匣子。

    老柴头的话匣子一打开,我们就只剩下听的份了,不是因为插不上嘴,而是谁也不想打断老柴头。

    那时候我还没学过地理,但也知道祖国有960平方公里。可960万到底有多大?我也不知道这个数字该怎么去衡量,可老柴头知道,他说,他年轻的时候跟着他师父,就用一双脚,走遍了大江南北。

    老柴头去过西藏,见过穿红袈裟的喇嘛,去过贵州,在那里寻找过古夜郎国的后裔,也在大雪封山的时候深入东北老林,还斗过山鬼……

    我也是那时候才知道,原来祖国那么大,在我脚下的这片土地上,还有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那天,老柴头说了很多,但那也只是他一生经历中很小的一部分,他的故事,就算用上几天几夜的时间也说不完。

    当时的我,对老柴头的那些经历无比向往,就连我爸妈,也听得入了迷。

    最后,老柴头说到了南洋养鬼术,又说起了李老太太的事,具体是怎么牵扯到李老太太这一环的,我想不起来了,只记得老柴头说了一句:“那个李老太太,的确不是什么居士,而是一个实打实的南洋养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