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追魂夜
    从小,我妈就特别关注我的学些,把我拉起来之后,我妈的第一句话就是:“作业做了吗?”

    我说了声“没有”,就乖乖回卧室写作业了。

    说来也怪,我这一上午都感觉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可一坐在写字台前,突然就变得特别清醒了。当时我也没多想,从书包里拿了课本和习题本,开始做暑假作业。

    其实我到现在也想不明白,小学生的暑假不就是应该玩的吗,为什么要布置作业?关键我们那时候的暑假作业,从放假第一天开始做,一直做到开学也做不完。

    可在这个暑假,如果不是因为有这样一份永远做不完的暑假作业,守正一脉的传承在老柴头那一代就要断了。永远写不完的暑假作业救了我的命,或者说,是写字台上的那些小玩意儿救了我,这些由老柴头亲手做出来的小东西,都沾着一股守正一脉特有的灵韵。

    这一个暑假,可以算得上是我小学时代最无聊的一个暑假了,暑假作业做不完不说吧,电视只有一个台,因为家里没钱了,我爸一直没装闭路线,而且在整个小区里也没有和我年纪相仿的孩子,我一个人在家憋了整整两个半月,差点给我憋出毛病来。

    在这段日子里,我最想念的人就是老柴头和我大舅。

    也就是在这两个多月的时间里,我爸和我妈总是不停地生病,虽然也没什么大病,不是口腔溃疡,就是身上起了疹子,再不然就是轻微的头疼。这些病几乎不会对日常生活造成影响,可终究让人难受。

    另外,在这两个月里,我们一家人都变得特别嗜睡,尤其是我妈,她每天早上四五点钟就要起床,总是说自己睡不够。

    不过对于这些大大小小的异常,谁也没有特别去在意,也懒得去在意。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假期末的最后一天晚上。

    那天,我和平时一样九点钟就上床睡觉了。这一个暑假过来,我每天晚上都睡得很沉,可这天不知道是怎么了,我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很久就是睡不着,可越是睡不着,就越是感觉困。

    那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我明明醒着,却又感觉自己是在梦里。

    大概到了半夜,窗户外面突然刮起了风,那风很大,窗户和窗棱的缝隙里不时发出一阵阵“呜呜”声,在这阵声音中,我还隐约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起初听得不太真切,只知道是有人一边哭一边在嘟嘟囔囔说着什么。可慢慢地,那阵哭声就变得清晰起来,我清楚地听见一个女人在反复地说着:“我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害我。”

    她的语气里带着一股很浓的怨气,而且那声音阴森森的,让人不由地头皮发麻。另外,我当时就有种感觉,这番话,好像就是对我说的。我感觉窗户外面好像有一双眼正盯着我,我当时闭着眼,也没朝窗户外面看,可我就是觉得那里一双眼睛。

    就在这时候,窗户突然间被敲响了,发出一阵特别急促的“咚咚”响声,我背后的寒毛一下子全都竖了起来。

    之后我就听见“哐当”一声,本来在里面锁住的窗户,竟然被推开了。

    我心里知道再装睡也没用了,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起来的时候,我朝窗户那边瞥了一眼,就看见一个穿红裙的女人正披散着头发,顺着窗户往屋里爬,我看不清她的脸,只知道她正用很哀怨的眼神盯着我。

    之前在王庄住的时候,老柴头也交过我一些对付邪祟的办法,可我当时又害怕又紧张,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下床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写字台前,想抓一件老柴头给的小玩意儿,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些小玩意儿都是可以拿来辟邪的,但这些小玩意儿至少能让我感到一丝安心。

    可当我冲到写字台前的时候,却发现写字台上除了一个台灯,什么都没有。老柴头给我的那些小玩意儿,全都不见了!

    我顿时慌了神,可又看见那个女人已经从窗户里爬了进来,当时我的脑子里几乎一片空白,但还没忘了逃跑。

    我从卧室出来之后,就想冲到我爸妈的房间里去。我爸妈晚上睡觉向来是不关门的,可这天,他们的卧室门竟然上了锁,任我怎么用力都推不开。

    那个女人也跟着我出了卧房,她走得很慢,可就是离我越来越近,她的裙子红得像血,我只看了一眼,就被那阵血光晃了眼,接着就感觉整个人变得晕乎乎的,站在原地,就看着她一步一步朝我走过来。

    “还愣着!快跑啊!”

    不知道是什么人在我耳边喊了这么一声,我才回过神来,打开家门,穿着一条四角裤衩就跑了出去。

    出了门之后,穿红裙的女人还在背后阴魂不散地跟着我,我也不知道该往哪跑,正好抬头看见夜空中有一轮很亮的月亮,我就朝着月亮的方向跑。

    我光着脚跑在路上,脚掌每次触地的时候,都有种特别不真实的感觉,好像那地面是棉花做的,我的脚踩在上面,脚心都快要陷到地面里头去了,而且每次脚掌触地的时候,我都感觉自己的膝盖麻麻的、软软的,好像根本没用上什么力气。

    我感觉自己跑得不快,可周围的景物却很快地朝我身后移去,不知不觉的,我好像跑过了大半个县城,跑过了王庄的小路,远远地看见乱坟山上有一幢很旧的土房子。

    是老柴头家!

    看到土房子的那一刹那,我就感觉到一阵安心,可不知道为什么,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这时候我回头看了眼背后,就看见那个穿红衣服的女人正站在远处,我看不清她的脸,只知道她正恶狠狠地盯着我,月光照在她身上,却没在她身后留下影子。

    她不是人!

    虽然我早就猜到了她是邪祟,可当发现她没有影子的时候,心里还是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老柴头家的房门就在我面前,我几乎是想都没想,举起手来,狠狠把门砸响了。

    就在我敲门的时候,就听见有人在背后喊我:“别敲……”

    从声音上我就能听出来,这次喊话的人,和之前让我逃跑的是同一个人。

    “喂,你看得见我吗?”那个声音很焦急地问我。

    我看不见她,于是摇了摇头,可心里却总觉得这声音耳熟。

    之后我就听见她叹了口气,说:“唉,已经中招了,没办法,委屈你一下咯。”

    话音刚落,我就感觉左臂上传来一阵寒意,紧接着,周围的景象一下子就变了,乱坟山不见了,老柴头家不见了,我发现自己正站在李老太太家门前,手还放在他们家门上。

    而在我身边,多了一个看起来和我年纪相仿、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我认得她,上一次在村子口碰到飞僵,也是她救得我来着。此时,小姑娘正抓着我的左臂。

    我刚要说话,小姑娘就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很得意地说:“看吧,我又救了你一次,你该怎么报答我呢?别说话!我知道你想说,可我受不了你那股阳气。行了行了,赶紧回家吧,这个李居士不是什么好东西,你的事,还得去找柴爷。对了,见到柴爷的时候,千万别说你见过我。还有,回到家赶紧把门梁上的锁拆了!就这样,拜拜!”

    说完这番话,小姑娘就消失得没影了,我都怀疑她刚才是不是真的出现过。我又朝身后看了一眼,背后空空如也,哪还有什么女鬼!

    这时候,院子里传来了李老太太的脚步声,她一边走着,嘴里一边念叨着什么,我是听不懂她在说些什么,可她的声音刚一在院子响起,我就感觉脑子里有点昏昏沉沉的。

    我可不敢在李老太太家门口停留,赶紧跑回了家。

    一回到家,我就从厨房找了个拖把,把门梁上的铜锁挑了下来。铜锁落地的时候发出了不小的声响,吵醒了我爸和我妈。

    我就听见我爸从床上坐起来的声音,接着又听见我妈喊我:“阳阳,你弄么呢?”

    我没回应,先跑进卧室看了眼我的写字台,还好,老柴头给我的那些宝贝还都在。这样,我才松了口气,又跑进我爸妈的卧室,一下扑到我爸身上,就开始哭。

    时隔多年,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是挺佩服我自己的。那时候我才八岁,看到红衣女鬼的时候其实已经快被吓崩溃了,之后竟然还硬撑着一口气回到家,拆了铜锁、看到老柴头送我的东西没丢,直到把所有事情都处理好之后,才开始崩溃。

    那天晚上,我一直不停地抽咽,自己都记不得是怎么把事情的始末说清楚的了,只模糊记得我好像撒了一个谎,隐瞒了小姑娘曾经出现过。

    之后,我爸把那枚铜锁装进一个小盒子,又把盒子放在了电视柜的抽屉里。

    这一夜,我们一家三口都是在战战兢兢中度过的,不敢开灯,怕李老太太看见,同时又竖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生怕李老太太会找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