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章 又有人失踪
    刘尚昂从小就不怎么爱动,才跑了没多久就累得气喘吁吁的,我正从后面追他,他突然停了下来,我一时间没刹住车,嘭一声就撞在了刘尚昂后背上。我们两个同时人仰马翻地倒在地上,也不知道疼,就在地上,你压我我压你地闹了起来。

    我这一年多天天喝老柴头做的肉汤,个头比刘尚昂高很多,力气和体能也比他好,没多久,刘尚昂就投降了:“不玩了,不玩了,我弄不过你行了吧。”

    我也是气喘吁吁地从地上坐起来,刘尚昂却突然站了起来,朝我喊了一声:“快过来,给你看个好东西。”然后就跑向了厕所旁边的楼道口。

    我跟着刘尚昂来到楼道,就看见这小子鬼鬼祟祟地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细细长长的东西,这东西我见过,就是我爸抽的那种卷烟,只不过我爸抽的烟,过滤嘴都是黄色的,刘尚昂手里这根却是白的。

    刘尚昂举着手里的烟,问我:“你猜这是啥?”

    我有点纳闷,不就是根烟吗,嘴里说的也是:“烟呗,还能是啥?”

    听到我的话,刘尚昂好像很惊讶的样子:“你怎着一下就认出来了?嘿,我刚见这玩意儿的时候,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就想着,烟屁股不都是黄色的吗,这根怎么是白的呢?”

    什么黄的白的,哪怕是黑的,不也还是烟。不过以我对刘尚昂的了解,他肯定一早就知道那是烟,神神秘秘地把我叫过来,不知道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这时候,刘尚昂又神神秘秘地从口袋里拿出一小盒火柴,悄悄对我说:“你说,这玩意儿到底有什么好吃的,为么大人总喜欢叼着它呢?要不,今天咱也试试?”

    我相信很多人小时候都偷过大人的烟来抽,其实也不是真觉得那是什么好东西,就是好奇。当时的我也很好奇:“试试就试试呗,有啥大不了的。”

    没等我把话说完呢,刘尚昂就划开火柴,学着大人的样子点上了烟,第一口烟刚入口,刘尚昂就很猛烈地咳嗽起来,咳得眼泪都流下来了,一边咳,一边赶紧把烟扔了,好像那是什么很恶心的东西似的。

    我从地上捡了烟,也试着抽了一口,就感觉一股很呛人的气进了嗓子眼里,顿时也是一阵咳嗽,赶紧把烟扔了。

    刘尚昂眼里带着泪花,很埋怨地看着那根烟嚷嚷着:“么味啊这是?怎么是辣的!”

    我被呛得说不出话来,就是一个劲地对刘尚昂摇头。

    其实我就想不明白了,这东西到底有什么好抽的,不光是我爸,还有我大舅、老柴头,都是天天烟不离手。

    我和刘尚昂坐在楼梯上,过了很久才缓过来,一想起刚才那股味道,我就感觉嗓子眼里难受,不想说话。

    可刘尚昂从小就是个小话唠,一不说话他就难受,这会又没话找话地问我:“哎,你还记得前阵子闹人贩子的事吧?”

    我说:“记得啊。”

    刘尚昂又问我:“那你还记得卢文斌吧?”

    卢文斌,我怎么可能不记得?不只是我,整个北实小就没人不认识他!听说他好像是三年级二班的学习委员,也是我们全校的纪律委员,每天早上上学的时候,卢文斌很早就守在学校门口查红领巾,见到没带的就不让进校门,学校里的小孩都很怕他。

    我看着刘尚昂,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刘尚昂则贼兮兮的凑到我耳朵边上说:“卢文斌被人贩子拐跑啦!我也是前两天才听说,那天他跟着他妈到菜市场买菜的时候走丢了,后来卢文斌爸妈还报了警,结果找了他半个月都没找到人。”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回想起来,临放假前的这小半个月,我确实没在校门口见到过卢文斌。

    刘尚昂还在我旁边嘚啵嘚:“我听说,卢文斌走丢的那天,还穿着他那件黑色的短袖褂,就是袖子上有个白对号的那件。我就琢磨着吧,人贩子肯定是看上了他那件衣服,才把他拐走的。”

    像我和刘尚昂这样的家庭条件,对于衣服的牌子是从来不去关注了,也不知道卢文斌袖子上的对号,其实是个商标。

    不过我记得,卢文斌很喜欢他的那件衣服,他在校门口查红领巾的时候,十天里有八天都穿着那件衣服。不过有件事我很不理解,人贩子怎么会看上一件小孩穿的衣服?再说了,我一直也没觉得那件衣服有多好看。

    每次当刘尚昂对我喋喋不休地说话的时候,我都会像这样天马行空地胡思乱想。

    估计是见我没有回应,刘尚昂又换了话题:“对了,听我爸说,你们又搬新家了,搬到哪去了?”

    我正想说话,我爸就出现在了楼道上,朝我和刘尚昂招了招手:“来,吃饭了。”

    说话的时候,我爸看见了地上的老长一截烟头,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中午,我和刘尚昂就在我爸的办公室吃的饭,午饭是刘尚昂他爸从食堂打来的几个素包子,橡胶厂的饭一直都不怎么好吃,这两年效益差,包子里连点油水都没有,更是难吃得要命。我和刘尚昂都是随便吃了几口就算了,然后就缩在办公室的角落里叠纸飞机玩。

    过了没多久,小张来了,就是帮我爸联系老居士的那个小张。他一进门,就笑呵呵地对我爸说:“国哥,你找我有事啊?”

    我爸放下手里的筷子,朝小张递了根烟,说:“也没别的事,就是想问问你,你之前说的那个老居士住在哪。你看,人家帮我找了这么好的一个地方,我怎么也得谢谢人家不是?”

    小张点上烟,还是一脸很爽朗的笑容:“我之前也忘了说了,李老居士就住在邮局家属院里。就是家属院最里面那栋楼,二单元一楼东户。”

    二单元一楼东户,不就是我们楼下的那家吗?

    我爸听到小张的话之后脸色也变了,试探着说:“那不就是住在我家楼下吗?可我怎么看着,楼下那家人,院子里老是支着一张黑布呢。”

    “哦,对,”小张解释道:“李居士有个闺女,得了一种怪病,说是不能见太阳光。就因为这,李居士特地在院子里支了黑布。要我说啊,这李老居士也是个挺可怜的人,这些年帮了这么多人,可还是没能治好她家姑娘的病。”

    刘尚昂他爸之前一直闷头吃着包子,这时也抬头说了一句:“真是,要不怎么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呢。”

    我爸显然对李居士的家庭情况不怎么感兴趣,只是在一边问小张:“那个老李居士,是干什么的?”

    小张想了想才说:“听老李居士自己说,她早年是个神婆子,后来皈依了,就成了居士,其他的不太清楚。不过她说自己是神婆的事,应该是挺靠谱的。你们家也遇上过那些事,我也不怕告诉你,我能认识李居士,还是因为我大伯家前些也闹过那种事,是李居士给驱的邪。后来我不是一直找不上媳妇吗,我大伯就给了我李居士的地址,我这两年的情况国哥你也是知道的,也是多亏了李居士帮忙。”

    听着小张的话,我爸一直在不停地点着头,我当时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觉得今天下午,我可能见不到老柴头了。

    为了表示感谢,小张临走前,我爸还塞了一条烟给他,那烟原本是我爸为老柴头准备的,所以我也更加确定,我爸是不打算带我去找老柴头了。

    小张也没推脱,收了烟,乐呵呵地走了。他出门的时候,阳光照在他的头顶上,我就隐约看见,在他头上盘绕着一股淡淡的黑气,不过看得不太真切。

    下班以后,我爸就骑着自行车,直接带着我回家了,路上,我还问我爸小张叔叔头上的黑气是怎么回事,我爸好像有心事,没听见我说话,也没搭理我,我也就没再问。

    到家的时候,我妈已经做好了饭,我爸把我送进家门口,又到卧室里取了租房剩下的一些钱,我妈问我爸拿钱干什么,我爸只说了声“有用”,就急急忙忙地下了楼。

    我知道我爸去哪了,于是就趴在阳台上看,果然,我爸下楼之后,就来到了一楼的院门前,敲响了门。

    很快,院子里原来一个老太太的说话声:“谁啊?”

    那声音很尖锐,也很嘶哑,就跟用手指甲抓玻璃时发出的声音似的,让人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我爸这时候似乎也感觉到了一些不舒服,我看见我爸皱起了眉头。

    门开了,因为黑布挡着,我看不见门另一边的老太太是什么样子,可我爸的表情,却明显变得有些奇怪,那表情像是惊愕,惊愕中还透着一股厌恶。

    “是李居士吧?”没等老太太说话,我爸先开口了,当时我爸脸上还带着强扭出来的笑意。

    老太太用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说:“你是谁?”

    我爸被她的这种语气弄得有点不知所措,赶紧说道:“我是你楼上的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