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父亲的心事
    说这话的时候,我爸的语气不只是尴尬,好像还有点愧疚。

    老柴头则没在意,朝我爸摆了摆手,说:“都是乡里乡亲的,这点忙,我能帮肯定是要帮的。”

    我爸闷闷地站在门口,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好。

    我妈抹了抹眼泪,站起来朝老柴头感激地笑了笑:“柴大爷,进屋喝杯水再走吧。”

    老柴头把我送了回来,我妈心里是感激的,事后肯定也会想办法报答,可现在这深更半夜的,说让老柴头进屋喝口水再走,却纯粹是出于客道了。

    可老柴头并没拒绝,说一声“好”,就径直进了院子。

    老柴头的这番举动,和平时完全可以算得上判若两人,这一下,我爸妈可犯起了嘀咕。

    在王庄住了也有大半年了,我爸妈在这段日子里也没少了和老柴头接触,不能说看透了老柴头的为人吧,反正也看个八九不离十。老柴头是什么人?用我大舅的话说,老柴头就是公共茅房里的一块老石头,又臭又硬,固执得很。

    而老柴头最固执的地方,在我看来,就是他几乎从不随便进别人家的门,有时候,即便是有人求着他上门,他也要找借口推辞的。上次他为了救我进了大舅家一次,从那以后,每次他从大舅家路过的时候,我爸妈招呼他来家里喝口水,他总是摆摆手,转身就走了。

    有一回,村里的王二麻子结婚,因为老柴头在他小时候救过他的命,加上王二麻子也是个念旧恩的人,眼看喜事快到了,就瞒着自己未过门的媳妇儿,偷偷去了趟老柴头家,送了请柬过去。

    王二麻子干这种事为什么要瞒着自己媳妇儿?可别忘了老柴头住在什么地方!依照我们那地方的说法,老柴头这样的人,身上的阴煞重,像结婚、满月酒这样的喜事,是不会请他们去的。

    可那一次,老柴头收了请柬,可还是没去王二麻子家喝喜酒,只是让人帮他把喜钱带了过去。

    有一次大舅开玩笑,问老柴头:“柴大爷,你请柬都收了,咋没去喝喜酒呢?难不成,是觉得王二麻子家的酒席不上档次?”

    我大舅这人,说话就这样,老柴头也不计较,只是说:“呵呵,像我这种人呐,无事不登门,登门必有事。”说话的时候,老柴头还瞅了我一眼,然后大舅就不说话了。

    后来我听大舅说过,老柴头说登门必有事,是有深意的,因为大舅那时候想起来,每次老柴头进别人家门的时候,那家人肯定是遇上什么极其不好的事了。

    这次老柴头半句废话都不多说就进了门,就说明,我们家出事了。

    第一个反应过来是我大舅,大舅二话没说,赶紧从井里取了西瓜,拿到厨房去切。然后是我妈,手脚麻利地烧上了水,还拿出了本来准备留着过年喝的碧螺春(那时候不知道茶还有保质期)。

    只有我爸,坐在屋里,和老柴头一起抽烟,抽得屋子里全是特别呛人的烟气,期间两个人谁都没有多说一句话,就是闷闷地抽烟。而当时的我,则一直在老柴头身边站着。

    刚经历过今晚的事,我心里还在害怕,只有待在老柴头身边的时候,才能感觉安心一点。可我的举动,却让我爸皱起了眉头,但我爸也没多说什么,就任由我在老柴头身边站着。

    过了一会,我妈和我大舅前后脚进了屋,大舅给了我一块西瓜,又为老柴头倒了一杯茶。

    西瓜在井里存了有段日子了,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清凉,可我的手指碰到瓜皮的时候,那阵凉意又让我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顿时没了食欲,就又将它放回了桌子上。

    老柴头看了一眼装茶水的杯子,好像也提不起什么兴趣,索性捡起了我放在桌上的那块西瓜,默默啃了起来。

    屋里静得出奇,只能听到老柴头啃西瓜的声音,说真的,老柴头吃西瓜的样子用“惨不忍睹”来形容也不为过,那样子,就好像多少年没吃过东西似的,西瓜水沿着他的嘴角滴到衣服上,他都没理会一下。

    大舅估计也是第一次见老柴头吃东西,也被他吓着了,忍不住劝道:“柴大爷,慢点吃吧。”

    老柴头没理我大舅,风卷残云地将那块西瓜啃得干干净净,之后将瓜皮随手一扔,又抽起了旱烟。

    从进门到现在,老柴头好像都没有说句话的意思,一脸沉闷的表情。

    还是我大舅,见老是这么沉默下去也不是个事,就问老柴头:“柴大爷,我刚听你说,阳阳受了惊吓,这到底是咋回事嘛?”

    老柴头这才抬头看了我大舅一眼,过了一会,才闷闷地说了声:“咋回事?麻烦事!”

    说完他就又没下文了,就是闷闷地抽烟。

    老柴头这一静下来,我妈和大舅都变得有些局促起来,想把事情问明白,又不知道现在该不该开口。

    其实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那天晚上,老柴头的心情和我妈、我大舅是一样的,有些事,他想说,却不知道该不该说,该怎样说。

    过了很长时间之后,老柴头才灭了烟锅,从旧军装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红色布袋,一手端着烟杆,一手将布袋递到我面前:“这个福袋你拿着,说不定能挡一挡。”

    挡一挡,挡什么?

    我心里一边疑惑着,一边下意识地伸手去接。

    可就在这时候,一向不怎么管我的我爸却站了起来,一把从我手里抢过福袋,又塞给了老柴头,一边还瞪着我说:“阳阳,平时你妈是怎么教你的,不许乱拿别人的东西,你都忘了?”

    在说到“别人”这两个字的时候,我爸的语气很重。

    这在我看来也没什么,可老柴头的脸色却一下变得尴尬起来,他犹豫了片刻,还是从我爸手里接过福袋,重新装进了口袋里。

    在此之后,老柴头就起身告辞了,我妈送他出门的时候,他还跟我妈说了些话,不过老柴头的声音很小,除了我妈,也没人听清他说了些什么。

    大舅站在窗户边上,目送老柴头走远了,才回过头来问我爸:“爱国,你到底是咋回事嘛?从一进屋,我就觉得你今天不对劲。柴大爷不也是为了阳阳好,你怎么就……”

    这时我爸狠狠掐灭了烟头,吐出了他在心里藏了一年多的秘密:“柴大爷,他想收阳阳作徒弟。”

    听我爸这么一说,大舅也不说话了。想必对于大舅来说,让我以后跟着老柴头去看坟头,也是一件难以让人接受的事情。

    这时候我妈也进来了,我爸则又点了一根烟。我爸虽然有抽烟的习惯,但烟瘾并不大,一天就是三四根的量,可这是他今天晚上抽的第五根烟了。

    我爸猛地吸了口烟,忍不住轻咳了两声,又接着说道:“我也知道,柴大爷是有真本事的人,阳阳跟着他学艺,也未必是件坏事。柴大爷说,阳阳体质特殊,容易招惹那些东西,可……可我打听过,像柴大爷这种有修为的高人,这一辈子,都是五弊三缺的命啊。你看柴大爷,这么大年纪了,连个家人都没有,我怎么也不想让阳阳以后也这样。”

    听到我爸的这些话,我妈也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忙催着我去睡觉。我本来还想留下来听听我爸后面说啥,可耐不住我妈朝着我亮了亮她的“铁砂掌”,我虽然满心不情愿,可也没别的办法,只能回南屋去睡觉。

    折腾了一个晚上,我早就困得不行了,刚一趴在床上,就沉沉睡了过去。

    直至第二天中午我才睡醒,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我大舅,问他昨天晚上我爸都说了些啥。大舅说,我把我和我妈商量着,老柴头救过我的命,对我们左家有大恩,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又怪可怜,就打算把他接到我们家来,让我拜他当干爷爷,以后给他养老送终。

    一听说要接老柴头到我家来住,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当时高兴也没别的,就是一心惦记着老柴头手里那些新奇的小玩意儿了,对了,还有老柴头熬的那一碗浓香浓香的肉汤。

    可当天下午,我跟着爸妈去乱坟山请老柴头的时候,却吃了闭门羹。

    当时我爸领着我,站在老柴头家门外敲了很长时间的门,老柴头起初在屋子里应了一声,可听说来人是我爸妈之后,就一直没有开门。

    我爸脾气比较急,又不擅长说辞,就知道闷着头敲门,越敲声音越大,越敲越急,我就感觉老柴头家那扇老木门,都快被我爸给敲碎了。

    后来我妈也看不下去,就拉着我爸的胳膊劝我爸:“孩他爸,要不咱还是改天再来吧。”

    我爸却不理会,还是不停地敲,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从我很小的时候至今,从来没改变过。

    后来我爸的手都敲红了,才听见老柴头在屋里面说:“别敲了,我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可我不能答应。阳阳认我作干爷爷,我得了一个孙子,却是要丢了传承的。回去吧。”

    我爸抬起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脸上的表情有种说不出的愧疚和担忧,也不知道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