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回到王庄
    我能看到她的脸,却看不清她具体的长相和表情,只是觉得她一动不动地盯着我,好像还冲着我笑。

    当时我脑子都被烧成浆糊了,也没多想。直到后来我才想起来,老太太出现的地方,恰好就是老王一家住过的那间屋。

    从医院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到晚上了,我爸还有张报表没做完,把我送到家就急急忙忙回厂子了。我妈又给我量了量体温,见我已经退烧了,才松了口气,让我先睡一会,之后就到走廊上做饭去了。

    我在医院里睡了好几个小时,这会闭着眼,却怎么也睡不着,就老想着看电视,可我张嘴叫我妈的时候,嘴巴怎么也张不开,想下床,却发现自己动都动不了了。

    当时的感觉,就像被人用绳子困住了身子,用布条塞住了嘴,我心里又害怕又着急,这时候我就看见屋门被人推开了。

    自从我们家搬进筒子楼以后,就没换过房门,那时候的门都是纯木头的,几年受冷受热下来,门板通常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变形,我们家那扇门也是,最近开门关门的时候,门底总是磨到地面,会发出一阵“吱啦吱啦”的怪声。

    可这一次门被推开的时候,却没发出一点声音,而且我感觉那门看起来飘乎乎的,好像没有一丁点重量似的。

    门还没完全打开,那个穿土黄袄子的老太太就进了我家,她走路的时候两条腿根本不动,就跟阵风似的到了我床跟前。

    她到了我旁边之后,就拿手指头不停地戳我的额头,她的手冰凉冰凉的,而且手指甲特别尖,每次她碰到我的时候,我浑身都能感觉到一阵寒意,额头上还针扎似的疼。我怕得要命,想喊我妈,可就是张不开嘴。

    那个老太太戳着我的额头,还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呲牙咧嘴地冲我怪叫,我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就是感觉那声音跟老乌鸦叫似的。

    直到五点半的时候,我们家的老挂钟发出一声钟响,老太太像受到了惊吓一样,猛地回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之后就气冲冲地走了。

    她这一走,我突然感觉身上一阵轻松,嘴也能张开了,我想喊我妈,可一张嘴,就嗷的一声,大哭起来。

    我妈赶紧开门进来,刚才我亲眼看见屋门被推开的,老太太走的时候也没关门,可我妈进屋的时候,那扇门却是关着的,而且在门被打开的时候,还像往常一样发出一阵刺耳的摩擦声。

    我妈特别焦急地来到我身边坐下,用手拍着我的后背:“妈在这呢,阳阳不哭。”

    我只知道哭,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这时我妈的视线落在了我的额头上,顿时惊叫起来:“阳阳,你额头上是怎么回事?咋弄的啊?”

    当时我的额头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小红点,那些红点的颜色很淡,不靠近了看几乎看不出来。

    之后我妈拿手在我额头上试了试温度,冰凉。

    这下我妈也急了,还以为我得了什么怪病,赶紧又给我爸打电话,我爸正在忙工作,刚接电话的时候声音还有点不耐烦,可听我妈说了我的情况后,就匆匆忙忙地赶回来了。

    回到家的时候,我爸还提着一个手提包,看样子是把工作带回了家里,打算在家里赶夜班了。

    我身子很虚脱,就靠在我妈怀里,我妈指着我的额头对我爸说:“孩他爸,你快带阳阳再去趟医院吧。”

    我爸来到我身边,看了看我的额头,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见我爸的脸色不对,我妈顿时又焦急起来:“他爸,阳阳这到底是咋了?”

    我爸没回答我妈,而是坐下来将我揽在怀里,问我:“阳阳,跟爸爸说,你额头上……到底是咋弄的?”

    说话的时候,我爸的口气小心翼翼的。

    之前我被吓懵了,从我妈进屋开始就没说一句话,可我爸一来,我就像找到了靠山一样,心里不怕了,反而变得特别委屈,一边哭,一边把老太太的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我一边说着,我爸和我妈的脸色就变得越来越差。一直到我把话说完了,我妈才有些怯生生地问我爸:“孩他爸,阳阳不会是招了那东西了吧?”

    要放在过去,我爸肯定又会说我妈是“老迷信”,可这一次,我爸却没说话。

    自从见过了老王一家的死状之后,我爸对这些神神鬼鬼的事也变得有些信了。

    记得我四五岁的时候,筒子楼里的老人给我和刘尚昂讲鬼故事,说:“活人身上的阳气重啊,鬼物一般不敢近身,但有时候也有例外,不过就算有人被鬼物盯上了,它们也不会直接害人,而是用它们的阴气,不断侵蚀活人身上的阳气。厉害点的鬼,还会在人身上留个印记,就是告诉别的鬼,这个人已经被它占下了。”

    后来这些话被我爸听到了,他还说那是老迷信,让我听着好玩就算了,别当真。

    可当我爸看到我额头上的红点后,又想起了老人说的那番话,也大概预感到了事情不妙。

    在沉思了很久之后,我爸做出了一个决定:搬家,当天晚上就搬!

    时至今日,我也认为我爸那天做出的决定非常英明。

    普通人如果碰上了鬼物,是绝对斗不过的,除非是那种心如明镜或者意志力坚如钢铁的人,还能靠着一股中正之气将鬼物镇住,可这样的人少之又少,几万人中也出不了一两个。而普通人要想摆脱鬼物的纠缠,就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趁着身上的阳气还没被鬼物耗尽之前,举家远避。

    不过,如果鬼物过于凶戾,就算逃,也是逃不掉的。

    当天夜里,我爸妈收拾了几件冬天穿的衣服,一人骑着一辆大梁自行车,带着我来到了位于县城东南方的一个小村庄。

    这地方叫王庄,是我妈的老家。算上我妈,我的姥姥一共生了四个孩子,所以我还有两个舅舅和一个姨妈,可那时候家里穷,孩子难养啊,我二舅一生下来就过继给了别人,小姨十年前嫁人离开了县城,之后就再也没有了联系。两年前,我的姥姥和姥爷也相继过世,如今,就只有我大舅还住在当年姥爷留下的老房子里。

    大舅腿脚有残疾,这些年一直没娶上媳妇,加上在那个年代,提留政策还没有取消,大舅虽然守着四五亩田地,可因为身体残疾,一年到头家里也没什么收成,交完提留之后更是剩不下多少钱了,日子过得很苦。

    虽然王庄距离县里也就是不到十里路,可这段路有一半是乡间小道,难走得很。到大舅家的时候,已经快到深夜了。

    我爸敲响了木栅栏似的院门,过了很久,大舅才一瘸一拐地从屋里出来,一看是我爸妈来了,顿时就露出了笑脸,大舅人长得憨厚,他笑起来的时候,会让人有一种特别踏实的感觉。

    “爱国啊,你们怎么这时候回来了,这大晚上的。”大舅一边和我爸说着话,一边打开了门上的锁。

    我爸叹了口气,没说话,就抱着我往屋里走。

    大舅见我爸的表情不对头,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然后有些担忧地问我妈:“三妮儿,出什么事了?”

    我妈只说了一句“进屋再说吧。”,就匆匆进了屋。

    大舅将北屋好好收拾了一下,让我妈带着我先睡下,我爸则一早点上了炉子,那时候,我们那的农村睡得还是土炕,炉子和炕是相连的,点上炉子之后,炕上也渐渐暖和了,我妈将我裹在被窝里,又为我挠着背,哄着我睡觉。

    可我从四岁开始就习惯一个人睡了,突然被我妈搂着,反而怎么都睡不着,从躺下开始,就一直在床上翻来覆去的。

    那时候农村的土房隔音是很差的,我爸和大舅在南屋里聊天的声音,我都能很清楚地听见。

    我听见大舅问我爸:“到底出么事了?我怎么觉得你和三妮儿慌慌张张的?”

    其实在平日里,我爸和大舅也没什么来往,关系不算坏但也算不上好,可那天,我爸却仿佛急于找到一个倾诉的对象。我听见我爸点燃了烟,他借着烟劲,就把我遭鬼的事、老王家的事,甚至是老王家人的死状,都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说到最后,我爸的声音变得有气无力:“说句实在话,过去我对那些神神鬼鬼是坚决不信的,可那天看到老王的死相,我就寻思着,这不会是老王做了什么孽,冤死鬼上门索命了吧。可我这辈子可没干过啥亏心事啊,那东西怎么就……怎么就找上阳阳了呢?”

    大舅在一旁安慰了我爸一会,突然一拍脑门:“对了,这种事,可以去找他呀。”

    我爸没说话,就听我大舅继续说:“咱们村西边有块坟地,在那地方住着一个看坟的老柴头,据说老柴头在过去是个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神汉,找他办过事的人都说他很灵验。明天一早你就带着阳阳去找他吧,这个人,说不定真能帮上忙。”

    大舅说完这番话之后,南屋就陷入了一阵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