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1章 上帝
    二十分钟之后,一行人上了某条军舰,一路左折右拐,越过了十几道门,最后,秦奋和瑟琳娜并肩跨入某个豪华舱室。

    此时,现场正有十几个全副武装的精锐士兵正在戒备着他们。

    这些人一个个鹰视狼顾,手中的枪械已经都打开了保险,估计客人们只要有一个不对,立刻就要遭受他们的排枪打击。

    正中间座位上,入眼的是一位精神矍铄的华发老头,白人,看相貌大概六十来岁左右,体态匀称,顾盼之间威严外露。

    这老人在来客跨进门的第一瞬间就眯住双眼,然后用十分危险的眼神盯住眼前的年轻人。

    也许是神经粗大,导致感应迟钝,又或者是自持手抓王炸底牌,所以心中不慌,反正秦奋对那老头的眼神视若无睹。

    他把手上提着的烂肉随便往地上这么一扔,丝毫不理会对面那老头忽然爆发的精神威压,开始讲道理,做生意:“洛伦兹先生……嗯,或许我应该叫你亚历山大,咱们来做个交易怎么样?”

    亚历山大.科文.纳斯,正是对面那个老头的原初之名。

    这人可不简单,他不只是身为这个世界的第一个不死之人,还是狼人之祖与吸血鬼之祖的亲生父亲,是这个世界的不死源头,是很多时候光凭名号就能把人吓尿的存在。

    科文纳斯此时很生气,作为一个活得足够长久的人,不知不觉就会养成一种淡漠的心态,他都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有感觉到这种剧烈的心理波动了。

    眼前这位年轻人成功的挑起了他的怒意,因为他已经认出了,此时正躺在地板上那个缩成一团的肉球,正是他的大儿子马库斯.科文.纳斯!

    ……呵呵,你这完全就是当着老子的面打儿子啊……

    虽然科文纳斯一直以来都认为他儿子马库斯是一个冷血的异类,心中深深的厌恶着对方,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不爱他的儿子。

    恰恰相反,之所以深深的厌恶,正是因为深沉的爱。

    所以,科文纳斯此时的心中已经起了杀意,并且打定主意:但凡此人只要再挑衅一下老夫的底线,就要把他干掉!

    秦奋浑然不知别人已经预备给他下追命索魂贴,他对于那老头的杀意浑然不惧:“你儿子这几百年来在外面搞搞震,让你一直看着心烦,又不得不给他擦屁股……”

    他对那老头鄙视不已:“不是我说你啊,亚历山大,你就是个鸵鸟,连儿子都不敢见一面的懦夫……现在好了,我好人做到底,让你们父子团圆,不过以后该怎么管教他就是你的事了。”

    说到这里,秦奋话锋一转,又道:“但是呢,这里有个小小的问题。你也知道,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既然我已经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了,你是不是也该给我点好处?”这是开始索要报酬了。

    听到这年轻人原来是过来帮助他们全家团圆的大好人,并不是预想中的砸场子,虽然他的方式有点粗暴,但是科文纳斯却还是不得不承别人的情。

    这老头勉强点头同意:“你想要多少钱?”

    “nononono!谈钱就俗气了不是?我只要你一点点鲜血就好。”秦奋说的大义凛然,用手指比划了一个一丢丢的姿势,表示自己绝对不贪心。

    科文纳斯眉头一皱,瞳孔收缩,又看了一眼秦奋身边的瑟琳娜,露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看来你知道了一些什么……好吧,我答应你这个请求。”

    科文纳斯明白自己的血液对吸血鬼很有用,所以他显然以为秦奋是为了瑟琳娜所求……当然,这个猜测起码不算错得太离谱,因为这也是秦奋的目的之一。

    这老头其实很好说话,别看他是个不死长生者,其实他思维深处却是一个真正的大人类主义者,一直以人类自居,完全按人类的行为方式来处事,正因为如此,才让他对自己的两个儿子深深厌恶不已。

    不过这老头确实是一个心中软弱之人,一直以来都躲着他的儿子马库斯,导致父子两人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

    在原剧情中,正是因为他的这种态度,导致最后被马库斯主动找上门来,然后老头又觉得自己被儿子深深伤害了,这就不想活了,直接打不还手,最后被自己儿子给干掉了……其实他就相当于自杀。

    现在肯定不一样了,以马库斯如今的状态肯定是无法造次的,只要将他收监以后,肯定是能够慢慢沟通的,不至于一上来就直接上演一部家庭伦理血仇的戏码。

    按照一个正常的人类的行为方式来说,某些社交法则肯定是要遵守的,所以科文纳斯对于抽自己鲜血这种事并没有太过忌讳反感,毕竟一切都只是交易。

    秦奋征得对方同意,心中颇为遗憾。他刚才还想着:如果这老头不同意的话,到时候就可以会一会这个黑夜传说世界中的隐藏boss,比一比各自的长短。

    可惜呀……

    虽然对此颇为遗憾,不过主角也不是胡搅蛮缠的人……嗯,起码某些时候不是胡搅蛮缠的人,所以他很快就放下了心中不好的念头。

    ……那行吧,没有什么意外也好,赶紧把正事办完,等下天都要亮了,瑟琳娜可还等着用呢……

    秦奋从裤腰带上掏出一支针筒来,将之扔给了科文纳斯,示意对方自己动手。

    科文纳斯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针筒,一脸怀疑的瞪着秦奋:尼玛,你这是想要我的老命吗?你难道就不会愧疚吗?…………手臂这么粗的针筒,你确定不是给大象用的吗!!

    秦老板眉毛欢乐跳跃:嘿嘿,这可是曙光基地专门定制的,一般人我都不用这个。

    看到这眼前的年轻人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毫无愧色的神情,科文纳斯也是无法。

    毕竟答应了就不好反悔,他只好吃下这个闷亏,臭着一张脸,足足用了五分钟的时间,这才慢慢把这个将近1000毫升的针筒给填满。

    唿……

    老头将针筒扔了出去,嘴里不客气地吼道:“给你!我不想再见到你了,现在就从我面前消失。立刻,马上!”

    秦奋接住针筒,却没有按照老头的意思立刻消失,反而对身边的女人开口道:“瑟琳娜,张开嘴,给你点好东西。”

    瑟琳娜感觉莫名其妙,毕竟两个男人刚才的那些对话,对于她来说完全是云山雾罩,就算心里明明有着某种猜测,但也只是猜测而已,瑟琳娜自己都不大相信那种猜测。

    现在看到秦奋的后续动作,尽管这女人还是没有完全明白前因后果,但是把自己心中的猜测和对这男人的信任结合在一起,她最后还是乖乖的张开了嘴。

    果然不出他所料,那位华夏帅哥真的把刚刚获得的血液给她灌了一口。

    这血的味道也不见得有多好嘛,难道真的有那么特殊吗?……瑟琳娜不明所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