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六章 什么企图?
    秦奋看着鼻子下面的剑尖……瑟琳娜,我好伤心……嘴里委屈道:“亲爱的,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我们。”

    一听这话,躺在地上的伤员们都没忘了疼了。

    马库斯狠狠的剐了瑟琳娜一眼,心中暗恨,原来是你这个碧池里通外敌!

    狼人们也纷纷恍然大悟,卧日尼玛,原来这对狗男女唱双簧,设了个局,把所有人都给坑了……

    瑟琳娜简直羞愤欲死,举剑便刺:“谁是你亲爱的!谁跟你是‘我们’!”

    ……就算本妞对你有点好感,你也不能乱说话啊,这不是陷我于不仁不义之地吗?……老娘一剑戳死你!……

    叮!

    这一剑狠狠的刺中了秦奋的喉咙。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以主角的脸皮厚度来测算,他包裹住喉咙的表皮也不是瑟琳娜这简单的一件能够刺破的。

    ……好像力度不是很大?明白了,有人手下留情……

    想通此间关节,秦奋更高兴了:“好吧,我的错,虽然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但我们毕竟没有正经恋爱过……这样吧,等到事情了结,咱们去看场电影,约个会什么的。”

    这个人巴拉巴拉一大堆,直接差点吧瑟琳娜心中仅有的那里好感都给磨掉了,眼见这女人要有发怒的迹象,也是不太敢乱搞了。

    赶紧收拾神情,严肃地说道:“我并没有说谎,这么做其实真的也是为了你。”

    说完话,也不等瑟琳娜反驳,秦奋目光越过瑟琳娜,对着她的身后一脸玩味地开口道:“怎么样,维克多,到现在你还想假装死人吗?”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在猛然想起,这里还有个关键的大人物一直被他们忽略了。

    维克多早就已经醒来,不过在一开始,他因为长期沉睡的原因,全身酸软无力,想要帮忙也确实无能为力的。

    于是这老头心里就寻思着,咱还是暂时躺地上积攒些力气先,暂时装一下怂包吧,反正也没谁会知道。

    没想到,还没等他怎么回过气来,现场就画风突变,完全是鸡毛鸭血。

    他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秦奋到底是什么立场呢,就直接被人家点出他装晕的事实,就简直是让他老脸通红,丢煞人也!

    这老头忽地一下坐了起来,十分有英伦范的扒了一下头发,用上位者的口气毫不吝啬的赞誉道:“阁下好敏锐的直觉,本王的伎俩居然也瞒不过你……后生可畏呀。”

    秦奋用了几秒钟的时间才脑补出这老头的古英语到在底说什么,也不想跟他绕弯子,直接问:“别跟我废话,你就直说,当初你是怎么对待瑟琳娜全家的。”

    瑟琳娜一听这话,十分震惊,心中有一股不妙的想法,隐隐可怕的猜测,这让她不敢顺着想下去,扭过头去,十分紧张的盯着维克多。

    那老头一听这话,眼睛微眯,瞳孔收缩不定,闪烁其词道:“你说的是什么?本王我听不懂。”

    ……这种事当然是不能认的,那个建造工程师的消息咱可是瞒着马库斯的,现在反正现场死无对证,绝对不可以不打自招……

    闻听此言,某人见到瑟琳娜狠狠地瞪了过来,仿佛因为自己冤枉了她敬爱的德高望重的维克多老先生,好似要过来跟自己拼命一般。

    秦奋有点火了:“呵呵,老头你跟我玩这套,信不信我把你屎都打出来!”

    瑟琳娜实在听不下去了,她现在真的反感这个男人了,胡搅蛮缠,毫不讲理,现在居然还敢冤枉领主大人,挑拨两人之间的关系。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唿!

    瑟琳娜狠狠的一个劈叉,抬起右腿狠狠的往秦奋脑袋上怼了过去!

    秦大官人哪里可能这么容易中招?

    尽管他现在已经退出了超神状态,暂时也摸不清如何再次进入超神状态的方法,但是瑟琳娜的速度充其量也就跟他本人平常的状态差不多而已,并没有超出他的反映上限。

    只见他微微闪了半步,避开了脑袋,用肩膀刚好扛住了瑟琳娜笔直修长的美腿。

    接下来,更是无耻万分的把瑟琳娜抱在怀里,牢牢稳住……

    这人甚至一面吃着豆腐,还一面嘴里假装不高兴地训斥道:“瑟琳娜!你真不乖……不要乱动,乖乖的看着剧情的发展。”

    以这种羞耻的姿态现于众人面前,月之女神即便是冷血的吸血鬼也是绷不住了,直接满脸通红,气得对着男人的脖子一口狠狠的咬下去!

    “啊呀,好痒,不要咬的太用力了。”某人无耻地歪曲事实。

    啊!这人怎么脸皮这么厚,咬都咬不透的!

    瑟琳娜气得咬牙切齿,去拿对方没辙,为了以证清白,证明自己没有跟别人**,女人气呼呼地把脸转了过去,看都不看眼前这男人一样。

    眼见这女人终于安静了下来,秦奋便开始发难,眼神直视维克多老头:“瑟琳娜的父亲可是帮你建造了某个秘密地下监狱啊,这种事情你难道也想否认?”

    说完话,又转过头跟地上的马库斯说道:“想知道你弟弟威廉的关押地点吗?瑟琳娜的父亲就是当初是负责建造监狱工程师,现在两把钥匙刚好都在现场哦。”

    这话音一落,满地的狼人都还没有什么反应,瑟琳娜却不得不重新提起了心中的怀疑。

    马库斯更是一个弹跳而起,原来才简单的几秒钟过去,这人的伤势已经差不多恢复的能够勉强行动的程度,不愧是大名鼎鼎的血族真祖。

    “威廉在哪里?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说!”马库斯狠狠的说道。

    不过他这话刚一说完就意识了到不妥,这话怎么听都像是上位者对下位者质询,毕竟也是做了将近上千年大佬的人物,积习难改。

    秦奋一个眼神狠狠的剐了回去,见到马库斯低着头回避自己的眼神,这才不为己甚:“当初马库斯为了禁锢你那个发疯的弟弟、那个狼人始祖威廉,他为此所建造的秘密监狱,确实是瑟琳娜的父亲所营建。”

    “事后,为了保险起见,马库斯瑟琳娜全家人杀光。”

    说到这里,秦奋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女人,颇为心疼,低声道:“如果不是因为你长得像他女儿,那么……”

    此时,瑟琳娜几乎已经全部相信了,顿时万念俱灰,深深的怀疑自己这几百年来的人生。

    看到瑟琳娜如此表现,秦奋心情也不好,木着个脸最后对马库斯说道:“这个秘密监狱总共有两把钥匙,一阴一阳。其中之一现在就在狼人来肯族始祖卢西恩的脖子上挂着,另外一把就在你的‘老友’(主人)胸腔之上。”

    事到如今,秦奋也懒得跟他们磨叽,直接爆出猛料。

    当然了,他却没有回答自己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前因后果。

    ……老子又不是度娘,你问一下,我就得答一下还是咋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