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四章 拳法高超
    秦奋其实刚才一直在外面埋伏着,眼看一堆超级狼人杀进吸血鬼的庄园里之后,他又等了几十秒钟的时间,这才施施然的尾随而去。

    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鼎鼎大名的吸血鬼大本营,居然连区区几十秒都顶不住就差点被狼人一锅端了?害得大美妞瑟琳娜都身披四创,简直让他心疼死。

    (这一切还能怪谁?)

    还好他及时赶到,否则就真有可能后悔莫及了。

    进了地下密室,秦奋这一嗓子吼得够大声,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而且拜他的变异念力场所赐,天然带着一种威压感,再加上在场的无论是超级狼人或者是吸血鬼又都是心灵直觉敏锐的家伙,自然都纷纷都感觉到一股铺天盖地的狂暴杀气劈头盖脸的压了过来。

    这直接让几乎所有的人呼吸一窒,居然真的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从这里可以看得出,在一些故事中,某些强横人物登场的时候仿佛自带背景音乐、盖压全场的传说,想来也不全都是杜撰。

    马库斯眼皮直跳,心中的警铃一直响个不停。

    在他眼里,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简直就是个怪物,仿佛随时能够来个大变身把自己给一口吞!

    他的感觉其实没错,秦奋确实比他厉害多了,更重要的是,打从秦老板进了门开始,便发现这外国帅哥居然把凯瑟琳顶到前面去,自己‘躲’到了后面!

    尼玛,你这态度完全就是作死的节奏啊,秦奋心中想到,他双眼微眯,心中打着某种主意。

    另一边,看到有一个强横的人物出来架梁子,在狂暴变身状态下还能够保持理智的卢西恩迟疑了一下,想停下来问一问缘由。

    转念一想,卧槽,此时正是己方武力最占优之时,战场环境也占便宜。如果不趁此机会把敌人通通干掉的话,难道还要坐下来和对方摆茶讲数?这不脑袋有包嘛?

    吼!(干掉他们)

    吼!吼吼吼!吼,吼吼

    只听卢西恩一声狂吼,所有同伴此起彼伏的互相呼应着,又开始动了起来。

    秦奋眼见讲道理没人听,却也不恼,他最喜欢不讲道理的人。

    只见他脚下用力一蹬,直接让底下厚实坚硬的古老石头板砖迸裂开来,最后在其正中心留下一个二十来公分深度的浅坑。

    借着这一股反作用力,秦奋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一个跨步就冲到了瑟琳娜的身前。

    他这迅猛的一窜,甚至把一个堵在他半路上,背对着他的超级狼人脊椎骨给撞成了几段!

    对方以超级变身状态居然都挡不住他这揉身一撞,简直凶猛得一塌糊涂。

    这人相当于还没怎么开始动手,就让对方失去了一个战斗力……嗯,起码短时间之内那狼人真的没办法动手了。

    ……

    真正动起手来,现场又是一场大乱斗。

    狼人们自然是团结一致的,吸血鬼这边,真祖马库斯和女神瑟琳娜自然也是精诚合作,配合的不错。

    至于说这主角……秦奋就有点搅屎棍的意思了。

    现场。

    卢西恩首先动手,尽管他最想打死的是维克多那死老头,但对方还没有醒过来,现在躲在那最后面呢。没办法,他只有选择先把前面挡路的秦奋干掉再说了。

    只见这狼人始祖操起蒲扇那么大的狼爪子,一掌狠狠的朝着秦奋的脑袋上扇了过去。

    ‘忽’的一下猛冲,好家伙,这一爪的速度起码达到每秒三百米的亚音速,比主角都快多了,直接把空气都打出一个凹陷的临近音障!

    在卢西恩想来,对面这人要么就举肘招架,要么就举拳还击,最后一个选择可能就是仰头后退,躲避开来……万万没想到……

    啪!

    唿……

    轰隆隆!

    秦奋直接被卢西恩的一巴掌差点扇蒙了,直接被抽得斜斜的飞出十来米距离,最后整个人都半挂在了墙壁上。

    这是怎么回事呢?

    原来这家伙自从废了自己九成五的念力,练成一身金刚不坏的身体之后,一直都是‘眼高手低’——神经反应速度甚至都能够清晰捕捉子弹的轨迹了,但是身体速度就是配合不上来。

    刚才他就眼睁睁看着卢西恩那‘慢悠悠的’狗爪子朝自己脸上扇过来,以秦奋的性格而言,这种时候肯定是不会躲开的,这必须是要一拳狠狠地怼过去啊!

    然后他就悲剧了,拳头还没抬起来两寸就直接被人家一巴掌扇飞。

    这在别人看来,这简直就是拿自己的脸去承接别人拳头,完全是赤果果的打脸啊。

    ……

    秦奋挂在墙上,其实身上并没有什么伤,也就跟普通人被三岁小孩一拳捣在脸上差不多,但他的却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被人打脸这种事,其实对于某人的厚脸皮来说,这就根本不算什么事……但是在美女面前被打脸这种事又是另算了。

    秦奋怒了,嘴里一个爆吼,从墙壁上往下一个猛扑,开始不管不顾胡乱打着一顿王八拳!

    他也不管别人打到他身上的那些‘软绵绵的花拳绣腿’,只要不是踹他裤裆,一概不理。

    只认准一条理:不管别人打我几拳,我一定要找机会狠狠的夯他一拳还回去!

    用国术行家的行话来说,大抵应该、或许、大概、可能叫做‘不招不架,只是一下……(这形容词听起来好**)

    一开始,在场的所有人见他轻易被一巴掌扇飞,都以为这人是个银样蜡头枪,只是装的一手好逼而已。

    狼人们纷纷呼了一口气,敌人没有预想中那么强大,他们也就乐得轻松。

    吸血鬼这边当然就不一样,尽管察觉到了秦奋的某种恶意,但马库斯直到现在还以为这人是他们的帮手,如今见到新来的队友如此不给力,自然心中非常失望。

    不过,作为吸血鬼和狼人的真正源头之一,马库斯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对于这些他弟弟威廉的后裔狼人,这位血族真祖始终有一种高高在上的俯视感,自然是不可能害怕的。

    瑟琳娜的感受却十分不同寻常,她明明看到秦奋‘毫无还手之力’的被那狼人给搞了,心中却很奇怪的那人他充满了信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老娘对他的一点点好感已经到了盲目信任的程度?

    ……

    这就是刚开始个人的想法,等到秦奋开始秀出自己的皮糙肉厚之时,所有人的感官自然又产生了巨大的变化。

    ……啪!

    ……黄皮小子,我这巨大力量的一拳不好受吧?肋骨有没有断个几根?……欸?你怎么居然没事?

    ……啪!!

    啊呀!我的头裂了——这是某狼人甲。

    ……看我的掏粪狼爪…居然没瞄准?没关系,把你后臀抓出一块肉也是一样!!……啊?你屁股肉居然这么硬……

    唝!

    ……啊……你好卑鄙,居然锤我的柔嫩胸……我心碎了,啊,我死了——这是狼人乙。

    ……

    如此这般,才几个恍惚之间,马库斯一个不注意,他手下狼人居然被秦奋给捶死了三五头!伤残一大片!!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