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二章 前奏
    这一夜,就这么在各方的酝酿中过去了。

    清晨,秦奋醒来,直感觉浑身轻松,他昨晚睡的太爽了。

    也许是前天晚上画了一次地图的原因,因为禁欲几个月而变得逐渐烦躁的心情忽然变得好了许多。

    当然,也有可能是很多事情进展的比较顺利的原因吧。

    他合计着今天晚上那些变异的怪物有没有可能行动,一旦行动,又可能有哪些变化。

    沉思了没多久,便心中了然。

    毕竟是有着电影的总体剧情作参考,只要把发生变化的变量添加进去,很容易就能够推导出事情的后续。

    不过有时候人的能力太强也是不好,好比秦老板来说吧,这一个白天,又是无所事事,简直煎熬得不得了。

    另一边,狼人族长卢西恩拖着半废的残躯,亲自带领狼人大军乘坐几架直升飞机,奔赴卢森堡和比利时的交界,打算在那里截住吸血鬼长老艾米莉亚。

    他们现在改变了主意。

    按照原来的计划,狼人们本打算把艾米莉亚给干掉,将之抽光全身血液。

    不过计划赶不上变化快,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他们抓住了一只野生原生态的长生者后裔,这固泽而鱼的行为自然就不可取了。

    再加上谁都没能想到实力强横无比的狼人始祖卢西恩,居然会被一发银弹搞得半残。

    为安全计,也为了治好自己的伤,卢西恩决定主动出击,要把艾米莉亚抓过来,砍断四肢、削成人棍,让她从此成为他们新生代超级狼人的奶牛。

    ……

    同一时间,远在彼端的艾米莉亚对此一无所知。

    可能是经过了几次有规律的强迫性沉睡的原因,现在随着沉睡仪式的临近,艾米莉亚的身体本能反应一般,开始变得十分慵懒,人也变得昏昏沉沉,懒洋洋的提不起劲。

    同一辆列车中随乘的那些吸血鬼同伴们,显然也不会知道他们已经成为了别人预定的盘中餐。

    ……

    如此这般,两拨人马相向而行,正在飞快的汇合中。

    ……

    三个小时之后,双方已经差不多会合。

    可能有人就问,怎么会这么快呢?再怎么说也是跨越国家的行程吧?

    呵呵,丝毫不奇怪。

    毕竟整个欧洲也只是个乡下地方而已,地盘小得很,不能用华夏的国家思维去套在他们身上。

    卢西恩他们此时正停在火车道旁的数百米外,中间有着高大的树木遮挡,从火车上是看不到他们的,当然,这同时也意味着他们看不到火车。

    但这有什么要紧的呢?要知道,他们可是开飞机的。

    只要负责望风的人确定路过的是吸血鬼的火车,到时候再启动飞机追赶,简直不要太容易……

    “老大,是他们。”

    在路旁的大树后面负责监察的头目,那个狼人黑大个瑞兹的声音在对讲机里响了起来。

    卢西恩睁开了眼,坚毅的眼神中透露出狂暴和兴奋,在现场所有的后裔中扫视了一圈。

    在场的所有人无论身份高低,只要接触到他的眼神就会不由自主的微微垂下头颅。

    果然不愧是狼人始祖,光靠一个眼神就能把人吓尿……尽管他现在病殃殃,脸色比吸血鬼的脸都要苍白,而且全身大部分地方都爬满了如同树根一般的青色脉络,跟某个花花公子钯中毒的现象很像……但这并不会有损他一丝一毫的威严。

    “登机,让我们追上去,把他们通通杀光!”卢西恩握拳暴吼道。

    “吼!干掉他们!杀光!”

    “对,掏他们的肛!扯出他们的肺!一个不留!”

    “吼!尽管作为博士,平时我是不赞成打打杀杀的,但是今天我也要说杀光他们!!……唉?不对呀,我们留一个好不好?……”

    “杀光光!男的用来吃,女生先用来用,然后再全部干掉!!”

    “大家听我说,冷静一点,要留一个,千万不能发起狂来全部干掉……”

    …………

    四架直升机同时启动,向着前方那辆慢速火车急速追了过去,十分钟后就已经抵达火车上方。

    众狼人坠绳而下,直接把火车顶部炸开了几个洞,立刻狂暴变身,纷纷跳了下去,大开杀戒。

    里面的吸血鬼简直是倒了血霉,现在是在烈日白天,尽管呆在专门改造过的密闭车厢里,但是无处不在的光辐射还是让他们感觉很不自在。

    此时竟然让别人直接打进了火车厢,这就坐蜡了。

    有几个倒霉的,恰好就被正午的阳光直接射中,瞬间如同被滚油泼中的蜡人一般,直接冒烟融化起来,没多久就变成了几堆焦炭。

    剩下的那些也好不了多少,就算没有被阳光直接射中,但是散射的阳光也让所有的吸血鬼都如同置身烤炉一般,战斗力直接下降了三成。

    原本吸血鬼的总体战斗力就要比狼人略差几分,还在这种狭窄的车厢空间里下降了三成的战斗力,这还能有什么好结果?

    吼!

    噗嗤……啊!

    哒哒哒哒哒……吼!

    现场好一阵鸡飞狗跳。

    真打起来的时候,其实大家也没什么台词,甚至连招式都基本没有,只管逮住对方往死里捶就是了。

    嗯,狼人更喜欢用挠和咬,以这方面来说,吸血鬼比较吃亏,因为他们的指甲不够长,嘴唇不够大。

    也就三五分钟的时间而已,车上的吸血鬼已经全部被干掉了。

    ……不对,还有一个吸血鬼长老艾米莉亚还留着半条命,此时正躺在车厢地板上一脸感激地盯着一个秃头狼人的背影。

    多亏这位狼人中的正人君子以死相护,挡住了好几次对她身体的致命攻击,不然她这个堂堂血族大长老大概已经去会见马克思去了。

    “够了!收起你们的疯样!”卢西恩及时制止了大家的疯狂,这同时也救了某个可怜的科学家一条命。

    艾米莉亚看着长的就像吸血鬼一般的卢西恩,嘴里认命道:“原来是你……”

    卢西恩居高临下地扯了一下嘴角,懒得去理会这个败亡者,他也不屑于去跟她显示自己的高傲与强大。

    转过头,对着下面的秃头命令道:“把迈克带过来,塔沃夫,我们现在就注射,在此地,立刻!”

    这位狼人科学家接了令,给自己草草的包扎了一下之后,把某个人像拖死鱼一般拖了过来,立刻抽取长生者后裔迈克科文的血液,将之与吸血鬼长老艾米莉亚的血液混在一起,首先便给首领的好朋友兼忠诚的伙伴、黑狼人瑞兹先生注射了一管子进去。

    十分钟之后,瑞兹把衣服脱掉,嘴里狂吼一声便开始主动变身。

    他这一次的变身与以往截然不同,变成了一个十分怪异的存在。

    块头变得更大一些,比以往高了几十公分,高度达到2米6左右,体重起码一千来斤。

    原本的狼人变身中的浑身鬓毛变得稀落了许多。

    当然,最大的变化是原本嘴巴非常突出的狼吻变得短了许多,膝盖的反关节也变回了正常人类一般的正关节。

    变化之后的瑞兹感觉浑身力量无穷,握了一下拳头之后,一拳就往车厢底部砸了下去。

    咣当一声,薄钢板做成的车厢底座好似根本没有起到任何阻拦作用一般,直接就破开了一个堪比人头那么大的洞口。

    这位黑狼人变身之后居然还能保持冷静,犹记得自己此刻应该做什么。

    只见他拎起一把硝酸银手枪对着自己手掌心毫不犹豫开了一枪,紧接着把自己的手伸到了阳光底下。

    这狼人被子弹射穿的手掌根本没有发生想象中的银中毒现象,三五秒之内,靠着狼人的超速再生能力,伤口已经完全愈合,阳光下的手掌也没有发生吸血鬼那样的厌光反映,丝毫无损。

    ……

    卢西恩看着眼前的瑞兹,心中感受着一股让他心惊肉跳的危险感觉,如果不是因为他真正知道瑞兹对他的忠诚,搞不好都以为是这个手下对他起了杀心了。

    他心里明白,自己之所以有这种心惊肉跳的感觉,纯粹是因为此刻的瑞兹实在太过强大了,比自己完好无损之时都要强大近乎一倍!

    “我很高兴,我的朋友。”卢西恩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表示祝贺。

    转过头来斩钉截铁地说道:“塔沃夫,从我开始,给所有人都注射……今晚就让我们过去,把所有的吸血鬼都一锅端!!”

    艾米莉亚躺在地上,看着眼前的这副怪异的场景,脑袋根本无法接受这发生的一切,嘴里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这一切根本不可能……”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