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四章 想不到名字啊啊啊
    问了半天,没问到什么有用的信息,火云邪神的眼神越来越冰冷,扭头向他老板送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秦奋叹了口气,点头。

    火云邪神呲着一口瓷白的牙齿,运起剩余不多的内力,对着这老外的头顶狠狠的捶下!

    “NO!”……唝!(懂一个英语单词貌似也拯救不了你的命)

    惨叫声和锤击声几乎同时响起,高贵的血族奥古斯丁先生,被一拳打碎了脑袋瓜子,猝。

    看着这个血族的尸体,发现它并没有变成一堆灰烬,这条线索再加上这人的犬牙形状……

    秦奋心中立刻高速运转,排除了一大票吸血鬼电影的可能性,他已经差不多能猜出这里是哪里了,只待最后确认。

    “你现在还能走吗?”秦奋难得关心了一下。

    “没事,现在身体里三股毒素乱成一锅粥,正好互相克制,被我用内力暂时压制住了。”火云邪神表示并无大碍。

    “那行,那走吧。”

    两人慢慢朝着光晕方向踱步而行。

    “老板,我们现在往哪里去。”

    “往城里去。”

    “……?”这也算答案?

    ……好吧,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

    这明显是个欧洲城市,各种楼房普遍不高,大多以七八层的高度居多,很明显工业现代化方面的成绩并没有走在世界的前列。

    这意味着它某方面比较落后的同时,也就可能保留了很多古老的建筑。

    放眼看去,到处都是文艺复兴时代的典型改良式城堡建筑,放在某些华夏人眼中,这也许就代表着小清新出国旅游必备的罗曼蒂克,是‘古老’的文化底蕴。

    布拉迪斯拉发,这是这个城市的名字,斯洛伐克的首都,人口却只有区区四十几万而已。

    带着火云邪神进了城里,看着这些悠然散漫的行人,秦奋从这些人的衣着打扮以及人们所使用的手机型号,判断出这大概是在千禧年之间,由此也更了加印证他心中的几分猜测。

    接连问过了十几人,都没有懂英语的,秦奋开始有点不耐烦了,心中吐槽,看来英语也并不像好莱坞所宣传那样嘛,根本不是什么宇宙通用语啊。

    好在没多久之后,终于在一个卖杂货的小店里找到一个懂英语的本地人。

    此人正是店老板,不过这人却市侩得很,没见到好处都懒得搭理人的,秦奋花了几十块欧元才从这位老兄的金口玉牙里掏出一点有用的信息。

    从街边小店里走出来,在夜晚的小街头临时驻足观望。

    火云邪神时不时的颤抖着,如同风雪夜起床被冻成狗的男人一般,看着都替他难受。

    这老头估计有点憋不住了,催促道:“老板,咱们还是找个地方过去休息一下吧,我现在看谁都像是香喷喷的鸡腿一样,我恐怕就快忍不住了。”

    有没有这么夸张啊?秦奋颇为吃惊。

    这人被吸血鬼咬了不到半小时,现在就要发作了?……你确定不是要发神经吗?

    也许是已经做了爹了,秦奋难得不那么坑,学会体谅下属了:“好吧,看在你也曾贡献过几分苦劳的份上,有什么要求跟你老板我说。”

    “谢谢老板,你现在帮我开间上房就好……嗯,最好想办法搞点冰块。”

    秦奋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你要用冰块帮忙镇压邪毒?”

    “是的,老板,不知道能不能弄到?如果可以的话,冰块越多越好。”火云邪神肯定道。

    听到这话,秦奋对他侧目不已:老头你真的没救了,在生化危机的曙光基地里呆了这么久,难道就不知道现代有一种叫制冰机的东东啊?

    为了避免这老头等下大开杀戒,秦奋只好打算找个‘上房’给他住一下,不过转念一想,又改了主意。

    又倒回面前的小店,又还是花了几十欧,从这位掉进钱眼里的老兄嘴里打听出了附近的冷冻仓库……

    出来以后直接出门打车,直奔城南多瑙河旁的仓库区去而去。

    对了,他为什么身上还有钱?……呵呵,有念力控物超能力的男人不解释(店里某个人……)。

    ……

    “好大一坨冰块!”

    火云邪神看着冷库里面陈年僵尸肉,感叹不已:咱们老家饭都吃不饱,就是地主家也没见几顿荤腥的,没想到这些洋鬼子这般奢侈,冰窖建的恁大不说,这些腊肉得吃到什么时候?还好老板娘主持的曙光基地也算勤俭持家,如果都像这帮败家玩意儿的话,就算老板有多豪富估计顶不住啊。

    ……要不怎么老说他没救了,这老头明显现在还弄不明白,他这不光穿越了世界,其实还穿越了年代,这里与他的年代根本是两码事……

    “这地方如何?还行吧?”你老板我做到这种程度也算仁至义尽了。

    火云邪神头点的像鸡啄米:“可行了!谢谢老板!我自己在这里呆就行了,不用老板你陪……您慢走啊。”

    合着你以为我还会在这里陪你?

    秦奋自顾自地出了仓库,根本没理会那老头的唧唧歪歪。

    进了市区以后,拦住一辆的士,站在车外开口就是一串英语甩过去,人家听不懂,秦奋直接送上一句:“你滚蛋!”

    如此这般,直到第三辆车,终于让他拦住了一个懂英语的司机。

    上了车,掏出一张大额钞票,秦奋晃了晃手,开口道:“我跟朋友约好了在地铁站见,问题是我不记得站名了,但我知道它旁边刚好有一个钟楼,如果你能在半小时之内带我过去,这张钞票就是你的了。”

    对付欧洲白皮就是要这么直接。

    果然,这位的士老兄咧嘴一笑,拍胸脯保证道:“明白了,那地方只有你们外地人不知道,放心吧,要不了半小时保证给你送到,你坐稳了。”

    ……

    霹雳雳!

    外面开始电闪雷鸣。

    要下雨了?看来好戏就要开场了,秦奋翘着嘴角几乎确认了猜测。

    ……

    夜晚的街道中,空中开始稀稀落落的降雨,一些人明显早有准备,赶紧打开携带的雨具。

    有些人则比较倒霉,空空的两手,劈头盖脸的就被雨水淋了个半湿。

    不过无论是带伞的和没带伞的,大家都不自觉地加快了行程脚步。

    这些匆匆的行人没有留意到,在离他们不远的钟楼上,在那里地起码二十几米而且毫无防护的外墙上,此时正有一男一女两个黑衣人静静的蹲守着。

    雨夜,黑衣,钟鼓楼……

    在人群中踱步而行的秦奋微微一笑:月之女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