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老板和员工
    秦奋用念力把火云邪神如同拔萝卜一般拔了出来,再将其固定在自己身边的半空中,像是牵着一个氢气球一般一路飘了出去。

    …………

    两个小时之后,夜晚八点钟,夜上海歌舞厅二楼的一个豪华包厢之内。

    火云邪神洗漱完毕,一身黑色正装西服,静静地侍立在一旁。

    虽然收拾了一番,但他脸上却是颇为凄惨。

    只见他嘴角撕裂,两个嘴唇肿得如同两根香肠一样,兼且眼眶周围发炎通红,显得两只眼睛就像僵尸一样凹陷进去,更惨的是,他本来还算光滑的半秃脑袋,此时头上鼓起了十七八个如同小枣般大小的鼓包……

    这副尊容,真的是凄惨到连他妈妈都认不出他来了。

    这个怪老头现在是真的怕了,半点都不敢造次,这会儿静静的杵在那里,比家养的金毛都要来得乖巧。

    秦奋像个大老爷一样斜斜地靠在沙发上,完美的诠释了葛优躺的正确姿势。

    “葡萄。”这家伙嘴里说道。

    旁边挨着坐的一个貌美舞小姐立刻用芊芊素手捏住一颗葡萄,风情万种的给他喂到了嘴边。

    秦奋歪歪嘴,把葡萄吞进去,砸吧几下咽进去,美得一双圆眯成了一条缝。

    无化肥催熟,无农药残留的天然干红葡萄真是人间美味呀。

    可惜……呸!就是太尼玛的又酸又涩,又哪里真的是什么人间美味?

    看来我还是适合化肥催熟的公害产品,秦奋把递过来的第二颗葡萄打掉,决定不再装这个逼。

    从兜里拿出烟盒,弹出了一支烟,这时候静静侍立在一旁的秃头小弟立刻奉上了火。

    秦奋吐了个烟圈,漫不经心地说道:“最近有个叫斧头帮的,很嚣张啊,我看他们老大和师爷都是一副短命相的样子,你说呢?”

    “小弟也是这么认为。”火云邪神微微眯着双眼,一副忠心耿耿的样子,深表认同。

    说完话,这个老头咻的一下就不见了踪影。

    旁边的舞小姐原本听到他们议论斧头帮的时候就已经不想再听下去了,害怕自己被卷入到恐怖的是非当中。

    还没等她插科打诨的带过话题,忽然就发现原本站立在身后的糟老头像鬼魅一般消失不见,差点直接吓得尿裤裆。

    秦奋也不理她,伸了个懒腰,在那里心满意足地感叹:有事弟子服其劳,做老大就是爽,歪歪嘴就有人帮忙干活,这真是一个适合偷懒米虫做的职业啊。

    这家伙在那里假模假样的感叹,却也真实地道出了他自己的几分心声。

    世事本来就是如此,所谓宁为鸡首,不做凤尾。有机会做领导,谁也不会想当小弟。

    做领导的好处真是妙不可言,就比如说像这一次,他想要干掉斧头帮的高层,根本就不用自己动手,火云邪神立刻揣测上意,乖溜溜的马上就去把它给办妥。

    虽然这些事他自己也能轻松做好,但有时候毕竟分身乏术。

    况且,如果为这种小事事事亲力亲为牵肠挂肚,岂不是浪费了人生的大好时光?

    有这个美国时间,还不如做一些人生中有意义的事,比如说,摸一摸身边这位美女的小手……

    当然,仅仅限于摸摸小手而已,他却也没有更进一步的想法,主要就是民国时期的化妆术太倒胃口了,审美方向也跟他的时代千差万别,偌大的一个上海滩数得上名号的歌舞厅,居然就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入得了他秦大官人的法眼。

    外面某个卖雪糕的哑巴女孩倒是清新可口得很……想想还是算了。

    像他这种到处祸害女人的烂人,只适合撩拨那些内心强悍的妹子,对于这种出淤泥而不染的纯洁花骨朵却是敬谢不敏了……因为他自卑啊……

    火云邪神出得门来,在外面随便揪住一个吊儿郎当的混混,一通暴打,问出了斧头帮的总部所在地,也不耽搁,直接施展轻功前往。

    半路上,这胖老头一面赶路,一面脸色阴晴不定。

    他当然不可能这么快就真的甘心情愿附人尾翼。

    做小弟真的很光荣咩?他好歹也是一个半只脚踏进先天境界的超级高手,在这时代里,如果真要享受的话,绝对是皇帝至尊的待遇。

    之所以一直呆在精神病院里的原因,正如他自己所说,真的只是想清静一下而已,如果自己想走,那些英国佬哪里拦得住?

    现在尽管技不如人,但被人家颐指气使的,哪里有可能安之若素?他又不是那些受虐的心理变态。

    在秦奋面前当然是不敢造次,现在既然有单独外出的机会,是不是趁机龙归大海,虎入山林……就怕万一……

    只怪火云邪神的轻功太好了,还没等他想清楚怎么办,就已经到达了目的地,这胖老头一阵懊恼,把郁闷都发泄在了斧头帮一干人等身上。

    如此一来,这些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威震上海滩的混混,可算倒了血霉。

    华灯初上,斧头帮总部前脸的丽人夜总会,此时正是气氛高炽之时,除了自家看场子的一些帮众之外,里面大多是一些社会上的颇为体面的中层人士,觥筹交错,欢乐喧天,真是好不热闹。

    得益于斧头帮的赫赫威名,他们的场子至少在安全上能够得到保证,在这乱世之中,这一点尤其可贵,所以,这种宾客盈门的盛况也就并不奇怪了。

    今晚上,本来一开始跟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客人们有喝酒划拳的,有吹牛打屁的,也有名为跳交谊舞,实则是搂搂抱抱吃人豆腐的猥琐行径。

    反正干什么都有,唯独就是没有人敢在这里闹场子……

    轰隆!

    如同被小日本的炮弹轰击一般,随着一声巨响过后,夜总会的巨大前门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强行劈开!

    原本门口站立的金童玉女迎客生直接被弹飞到几十米外的后堂里,身体近乎四分五裂,已经凑不出个囫囵个了,惨不忍睹。

    离门口较近的十几个宾客同样不能幸免,同样被迫玩了一出‘飞高高’的游戏,相比更前面的两个迎宾服务员,他们到是好运不少,起码落地以后有不少人还能够呻吟出声。

    当然了,做人不能要求太高,起码他们还活着不是吗?至少比某两个人幸运得多了嘛,至于他们浑身绵软如面条一般的情形,就让我们无视掉吧。

    “我干尼玛!哪个王八蛋吃了熊心豹子胆!”

    “兄弟们,抄家伙!”

    里面斧头帮的人听到声音以后,立刻前往现场查看,打算把那些过来闹场子的王八蛋五马分尸,沉塘喂鱼,倒栽葱种荷花……

    到了前面一看,只见到大门没了,从门口往里堂十几米位置像是被火炮轰击一般,水泥瓷砖粉碎翻滚,被生生犁出了一条一米来宽的沟壑!

    这些混混没什么见识,都以为是小日本开炮轰击了,直接吓尿。

    ……

    (有80票的话,晚上有惊喜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