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九章 扑朔迷离
    几个人面面相觑,都为马修他们一伙人的快速反应感叹不已。

    很显然他们那一拨里面也颇有几个有分量的能人。

    在原本的命运中,马修这个中间联络人直接悲催的被安布雷拉抓住了,给弄成一个差点完全失去自我的怪物。

    爱丽丝一伙人好不容易跑得比核炸弹快一分,九死一生的冲出浣熊市之后,自然也就没有办法联系到马修的背后靠山组织。

    而且爱丽丝还倒霉的重伤假死,也被安布雷拉给逮了回去。

    剩下的几人只能把一些视频证据复制了很多份,然后全美国各大媒体的乱投一气。

    一开始,这些媒体为了自身利益,热闹不嫌事儿大,所以接二连三的捅爆了出来。

    不过话说回来,媒体的底层新闻人也许还有所谓的职业道德素养,然而其背后的老板个个都是资本家,凭他们的尿性,当然也不能指望他们坚定的坚守着自己的职业操守。

    而且安布雷拉的公关部门也不是吃素的,大把美刀抛洒出去,拼命游说各个政府部门以及新闻集团的幕后老大。

    最后大家来一个利益妥协,在已经动用过核弹洗地的情况下,居然让他们把事给平了!

    如今换了另外一种情形,安布雷拉还没来得及用核弹洗地,马修也真正跑脱了,联系上自己的幕后靠山,还真让他这么快就把事情给捅了出来。

    不光是捅给媒体知道,甚至已经联合起来告到联邦法院那里。

    这跟原本的命运区别可就大了。

    这是由多个组织联合起来,在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进行诉讼,安布雷拉公司也还没来得及安排核弹洗地毁灭证据,定然要比原版要多花费十倍的功夫来应付。

    不像原版的命运,不单是证据被大量毁灭,连原告都只有他们这势单力薄的小猫两三只,跟安布雷拉掰起手腕来,当然是被人家分分钟拿下了。

    现在这一切自是大有不同,尽管同样无法阻止末日的到来,但是事情进展已经开始显得扑朔迷离,末日的时间表及其势力版图的构成已经可能大有变化。

    秦奋咽下了最后一块牛肉,擦了一下嘴巴,开口道:“管他那么多,我们现在只管把自己的基地建好,其他的,留待以后。”

    “建设基地需要很多资金,我们现在根本弄不来这么多钱……难道要等到末日危机完全爆发以后吗?”爱丽丝忧心忡忡地说道,一筹莫展。

    雷恩也是沉默,叫她打打杀杀还行,这种事找她肯定没用。

    卡普兰也跟着愁得不行,他需要用的一些专业设备也是昂贵得不得了,没钱却是万万不能。

    秦奋歪着嘴嗤笑一声道:“不就是钱嘛,不要小看你们男人我啊!”

    这家伙连这时候还不忘表示一碗水端平,连称呼对方都要用复数词。

    秦奋吃完饭,也不去休息了,直接跑到隔壁市镇去抢银行去。

    过程简单乏味之极。

    也就是把爱丽丝穿过的丝袜往头上一套,然后跑到银行里,一路暴力突击进去,在保险库墙壁上通了一个大洞,然后拿钱,搞定!

    当然,他也没有忘了一些基本常识,比如他就知道,在银行的钞票堆里就夹杂着一些防盗墨汁炸弹,这些墨汁弹的威力很小,在钞票被盗的情况下,一段时间之后会自动引爆,从而把钞票染黑。

    他当然不能让这种事发生,用念力装钱的时候自然也就挑拣出了这些附赠品。

    这边爱丽丝和雷恩刚冲了凉,躺在床上头发还没干呢,他就从窗户外面飞回来了。

    “欧mygod!你居然会飞!”两个女人大呼小叫。

    秦奋一面卸着几个大包小包,还有空回损她们两:“真是大惊小怪。那我是不是要说,你们两个居然不会飞!”

    两个女的也来劲了,缠着他一直问道:“我们也能飞吗?那要怎么搞才行?”

    这可是不依靠任何工具的在天上乱飞呀,简直挑战她们的认知极限。

    在她们的认知里,除了上帝那一家子以外,也就只有漫画里的超级英雄才会飞了。

    秦奋耸了耸肩,答道:“爱丽丝还有那么一丝可能,至于雷恩嘛,应该是没有这个功能的。”

    雷恩听了大为失望,想起了秦奋所说的她那早就应该领了便当的命运,郁闷得很。

    爱丽丝见到同伴黯然伤神的样子,一时间反倒不好意思追问关于如何能飞的细节来。

    男人最不能见到自己的女人伤心,特别是热恋时候,秦奋自然也不能例外。

    这家伙夹着下巴假装思想者,一脸神秘的讨价还价道:“当然,我想想办法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除非你们今晚给我大开方便之门,让我从‘后门’进去逛逛,也许我心情一好就想到了办法呢。”

    这家伙早在现实里看了些圣费尔南多谷的成年人动作片以后,看到里面的演员能够上中下三路齐攻,羡慕得不得了,早就想试试走后门的滋味。

    于是当时他就跟现实的女友提了一嘴……好悬没被那女的打得生活不能自理。

    一直以来也就没有机会真正尝试,现在可算让他给逮着机会了。

    “你去死!”两个女人恶狠狠地吼道。

    身手敏捷地接住两个飞来的枕头,秦奋有恃无恐:“yes,or,no?”

    最后,今天晚上,在某人的强力表态之下,在某两人‘无力反抗’的半推半就之下,三个人一直热情高亢、鬼哭狼嚎的吼叫了大半夜。

    此处略过细节不提。

    又一个早上醒来,秦奋嘴里一直嘟囔着下次定要让她们穿丝袜之类云云,然后在蹲坑的时候总算想起了已经有一整天没有见过他们家旺财。

    暗暗担心把小狗饿惨了,于是就用念力感应一下,打算看一下那小家伙现在在哪里。

    很快就发现,那只坏狗现在正蹲在后院的草丛里大快朵颐,旁边一大堆熟肉生肉,合起来最少也有一二十斤以上,明显就是在后厨偷的。

    秦奋暗呼一声:干得漂亮!

    这么小就学会自力更生,真是给爸爸省事。

    不过还是得多教育教育,吃生肉会拉肚子的知道不?……唉?这死狗不知道哪里学来的坏习惯,怎么吃肉都一直不知道吐骨头来着,难道就那么缺钙不成。

    哎呀呀,不得了。

    胃口好,吃嘛嘛香,长得就是快。

    这才一晚上不见,直接被它一口吃成了个大胖子,活生生的肥了两圈,从原本的四五斤重硬是吹涨到了二十来斤的样子。

    ……嗯,好像有什么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