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七章 激斗爱丽丝
    关于选址的问题,秦奋就只能在旁边干瞪眼了,毕竟他作为一个外来户,对阿美利加这边也不熟。

    那三个人商量了半天,最少提出了几十个待定目标,数量太多之下反而一时拿不定主意。

    最后秦奋拍板:“从距离最近的三个目标中选择一个最安全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几人觉得他的态度十分儿戏,然而却又想不出更有道理的话来反驳,因此只能点头同意。

    商量完主要的事,饭也吃得差不多了。

    “喂,你家这只狗也太能吃了吧,会不会吃坏肚子啊?”这时候雷恩忽然说道。

    旺财这小家伙其实严格说来还没完全断奶,然而它此时不光是把自己面前的牛排给吃光,甚至不声不响的把旁边一盘鸡肉和几片面包给吞了个光了!

    狗会吃面包的吗?几个老外一脸懵逼。

    秦奋一把掐住小狗的嘴巴,狠狠地吼道:“你给我吐出来!吃肉都不知道吐骨头的吗!”

    他确实蛮担心这小东西会吞骨头吃坏肚子,然而这贱狗死死地咬住嘴巴,打死都不肯张嘴,还以为主人要跟自己抢食吃,生气的做威胁状,对秦奋一个劲的龇牙咧嘴。

    去,懒得理你了。

    秦奋站了起来,不再去管那只贱狗,牵住爱丽丝的手暗暗挠着对方的掌心,故作严肃道:“接下来,我跟爱丽丝有十分重要的大事要探讨一下。”

    看这话说的,相当大义凛然。

    爱丽丝眼波如水的瞟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由得他牵着自己的手,两人十分正经的出了卡普兰的房门,直奔另外一个房间去了。

    剩下的两人对视一眼,又各自把头转开。

    卡普兰觉得颇为尴尬,轻咳一声,开口道:“那什么,我想我该休息了,这里就留给你吧,我去另外一间睡了。”

    说完话,拿上钥匙,拎起了自己的包就赶紧跑到第三间房看电视去了。

    嗯,还得把电视的声音调大些,免得一会儿遭虐狗。

    雷恩看到前面两人出去的时候就已经翻了个白眼,一脸嗤笑,心中暗忖:如果这对狗男女三分钟之内没有尖叫起来,老娘能跟你姓!

    这会儿见到卡普兰十分识趣的自己告退之后,这悍妞干脆把酒杯丢开,直接对瓶吹了起来,一面眼波翻滚不休,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

    秦奋和爱丽丝自从进了房间,两人的眼神就一直粘在了一起,弄得貌似房间的气温一直刷刷的往上蹭。

    秦某人此时自然是激动不已,心脏最少每分钟跳动两百下。一时之间反倒是踌躇了起来。

    也不能怪他hao不住场面。

    要知道,尽管此人早已不是初哥了,跟现实中的九十分女神也曾‘坦诚相对’过;在超能失控的世界更是夜夜笙歌,和一些金发靓妞晚上拍手拍得不亦乐乎。

    然则……这里有个前提。

    这可是年轻‘精装版’的米拉乔沃维奇!

    以其现实的本尊标准来衡量,大龄的米拉乔沃维奇是个性感辣妈,能够勾起部分男人的强烈性趣。

    若是换成富含胶原蛋白的年轻版本,更是能勾起世界上七成以上的男人蠢蠢欲动。

    如果在这之后再加一个前提,将其用魔法ps,去掉大部分瑕疵之后又加入了各种优点……

    九成九以上的男人不得甘心情愿地成为她的裙下之臣?甚至愿意喝她洗脚水的相信也大有人在。

    当然,肯定有一些奇男子会对她唾弃不已,这就是那些早已经入了邪道的咪咪控晚期患者。

    秦奋显然不是这一号人,所以也就不怪他事到临头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入手了,实在是强烈的患得患失的心理在作祟。

    爱丽丝看到秦奋在那里踌躇半响却始终不见其行动,心中大为好笑,这个人不光有着大男孩的外表,居然连内心也表现出几分青涩的神态。

    这种情况如果是让华夏女子碰到了,八成是要在那里扭着头暗暗生闷气,诅咒着某男活该注孤生。

    这当然难不倒欧美鬼畜,别看尽管爱丽丝这妹子是个性感靓丽的女神,其本质其实终究还是个鬼妹。

    因此这女人决定主动出击,一个跳跃熊抱直接抱住了秦奋,双腿箍住对方腰杆,不待对方有任何反应,立刻对着其嘴巴狠狠的啃了下去。

    秦奋被惊得傻愣愣地杵在那里发呆。

    还好,这厮怎么说也是个主角,反应就是快,0.01秒之后立刻回过神来,立马灵蛇出动与对方缠斗不休。

    只见两人各自熟练地超水平发挥着谙熟的技巧,你来我往、十分凶猛。

    你敢扯掉我上衣?好啊!我立刻把你的‘凶罩’拉掉!

    ……居然敢咬我耳垂?太凶残了,我要以牙还牙,立刻咬上你的咪咪……还有小腿……后臀也不能放过!

    经过一番凶猛的搏斗,两人谁也没有得到好处,都落了个浑身不着寸缕。

    这两人也都是脾气大的人,各自不服,于是躲在被窝下又一番凶猛的贴身肉搏。

    秦奋毕竟作为男人,各方面均占优势,把爱丽丝压在身下狠狠的一番冲击,让女人疼得嗷嗷直叫。

    不过爱丽丝好歹也是一个世界主角,不到最后关键时刻坚决不肯投降,一再表示‘你就这点能耐吗’,‘姐姐我不服,来呀,互相伤害呀。’

    这还得了?

    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了讲究脸面问题,秦奋立刻用念力作弊,最终把爱丽丝打得溃不成军、欲仙欲死的求饶不已。

    这厮一旦不要碧莲起来,端的是凶猛不已,还恬不知耻地暗暗得意,为自己的胜利喝彩。

    哪知道这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拍门声。

    “混蛋!这是我的房间,快给我开门!”雷恩醉醺醺的声音在外面响了起来。

    里面的两人只能暂时罢斗,面面相觑起来。

    爱丽丝用眼神问:怎么办?

    秦奋用眼神以及行动回答:凉拌!咱们来继续最后的拼搏。

    于是又开始干上了。

    咔嚓一声,钥匙扭开锁扣,门开了。

    爱丽丝把枕头挡在伤痕累累的咪咪上,一边质问道:“你怎么有钥匙?”

    雷恩打了个酒嗝,回道:“我跟老板又拿了一把。”

    嘿嘿,我聪明吧。

    爱丽丝皱眉问道:“你现在什么意思?”

    秦奋也在一边点头,并在心中暗暗腹诽:如果你也不服哥,可以另外找个时间咱们较量一番啊;现在这样又是何必呢,可千万不要把我和爱丽丝的这场‘公平’决斗给搅黄了才好。

    雷恩露出嘲弄的眼神,摇摇晃晃的回答道:“我拒绝回答。因为我现在喝醉了!”

    一面说着话,一面对着秦奋一个恶狠狠的虎扑过来,立马使出了近身锁扣的招式,与刚才爱丽丝之前的情形如出一辙。

    爱丽丝翻了个白眼:尼玛喝了个半瓶红酒也好意思说是喝醉,你也真是……算了,反正都要世界末日了,懒得跟你计较。

    秦奋看到爱丽丝不做计较的样子,暗爽不已,心中已有定计。

    反正念力作弊的情况下,一只羊是赶、两只羊是放。男人不要怂,就是干。

    心中狂吼道:来呀!我的大棒已经饥渴难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