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活学活用,旺财你有救了(为五更小萝莉加更)
    在大家一脸好奇的眼神中,秦奋抽了爱丽丝一管鲜血。

    抽血用的针筒是从战术背包里面翻出来的,也不奇怪。

    然后拿出一根解毒血清,丝毫不心疼地又给旺财注射进去。

    空出来的玻璃管子正好可以装爱丽丝的鲜血。

    于是,这家伙在大家的共同注视之下,开始了手工制作解毒血清的过程。

    也许在有些人的心目中可能会觉得‘血清’是一种非常高大上的物事。

    特别是在很多科幻电影当中,伴随其频频出现的往往是一些诸如‘病毒’、‘遗传物质’、‘基因变异’等等之类专业名词,往往会让人觉得不明觉厉。

    这其实真是个美妙的误会。

    若是有人闲来无事点开度娘查查看的话,便能发现,原以为非常高大上的东西实际上居然这么简单?

    百科上是这么解释的:血清,在血液未加入抗凝剂的情况下自然凝固,玻璃试管当中,凝固的血液顶部会出现浅浅的一层透明液体,这就是血清。

    非常的不高大上,对不对?

    我们常常听到一些会令人误会的消息,比如,某医学科研团队正在对某款病解血清做最后攻关……之类云云。

    弄得大家以为要制作血清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

    然而,在这里弄错了一个重点。

    现代科学总的来说就是掌握规律的排错法。在医学运用上也是一样。

    制作出某一款对应的解毒血清,其困难不在于如何制作出来,其难点在于如何找到‘对’的那一款。

    也就是说,在这个过程中,研究团队需要制作大量的、各种各样不同的血清。

    每一款都拿来试一下效果,这个不行就换另外一个,那个不行,再换另外一个……直到最后蒙对的那一个为止。

    可想而知,用这种排除法来做事,常常需要耗费整个团队三年五年的时间也就不奇怪了,甚至花上几十年时间都不足为奇。

    换到秦奋这里,最困难的部分被解决了,因为开了挂的原因,直接就知道了爱丽丝的血液就是对的那一款,省去了慢慢用排除法去找。

    接下来只要直接做成血清就好。

    当然了,血液凝固自动析出的那一层血清的数量实在太少了,析出率最多5%左右,不光太浪费,而且也完全不顶用。

    这时候就需要用离心破碎法来提取了。

    如果是普通的正常人,当然必须要动用离心机,现在这种场合又哪里来的离心机呢,只能干瞪眼。

    然而这种事对于非正常人士来说他根本就不是个事儿。

    离心机听起来也很高大上是不是?

    其实也就那么回事而已,特别是医学上使用的离心机在各方面的要求其实并不高。

    度娘这么说:离心机,利用离心原理,通过稳定高速的仪器做超高速离心运动,从而分离提取目标物质。

    按照这个标准,普通人如果没有仪器,想用**凡胎甩出离心机的效果那是想都别想。

    一是不够稳定,二是不够高速。

    然而这两个问题对于秦奋来说是问题吗?

    不是。

    只见他摊开手,凝立不动,手上装载着血液的玻璃管子缓缓的漂浮起来,瓶口作内圆,底部做外圆,非常平稳的开始做起了离心运动。

    玻璃管子离地一米多,以大概五十厘米左右的半径开始做离心运动,缓缓加速,由慢而快,从一开始的不声不响,渐渐的开始发出一些呜呜的破风声,到最后甚至与空气摩擦出尖锐的呼啸声!

    若是让稍微懂行的人来看便能够发现,它的转速比真正的离心机都要快上几分。

    三分钟之后,秦奋不耐烦了,他控制得眼晕,这种精细操控对他来说也是个巨大的负担,所以就缓缓减速停了下来。

    这厮根本不知道,在医学上正规的离心提取那是常常要耗费十几分钟到数小时不等的。

    好在他这个土版离心机的半径要比一般的医用离心机有来得大得多,那效果自然是杠杠滴,现在几分钟也勉强能用了,也算歪打正着。

    不过这个傻货把玻璃管停了下来之后,拿起来一看。

    我去!整个一管子暗红色液体,又哪里来的透明血清层?

    这傻蛋还以为制作失败,为自己的强行装逼行为羞愧不已,觉得丢脸丢大发了。

    暗忖,以后这种没有经过验证的事还是不要拿到人前来献丑了,免得装逼不成反被打脸。

    这厮的脸皮也厚得可以,一脸镇定的举着管子示意道:“嗯哼,出了点问题。”

    另外几人当然看得出来。

    所谓血清,当然是清楚透彻的,你这一整滩的全混在一起了,又哪里来的‘清’呢。

    还是爱丽丝首先想到了问题,开口提示道:“秦,车上震动太大了,它需要绝对的稳定。”

    对呀!

    秦奋一听,暗暗的给了自己两个巴掌,这么简单的事都想不到。

    本来就是。

    为什么正规的离心机要求超高速度的同时又要求稳定呢?

    主要就是为了避免分离出来的各种物质发生混溶现象。

    所以,机器从启动到停止的所有过程,其稳定程度越高越好。

    秦奋土版的离心机,凭良心讲,超高速度绝对有够了,然而平稳程度确实差了不止一筹。

    再加上这家伙根本不知轻重,直接用手一把捞过来……就算真正的分离得非常完美、层次分明,这么用力一颠簸之后那也全都毁了,绝对会全部混溶在一起。

    还好被爱丽丝这么一提醒,为时不晚。

    也不用下车找地方,不就是绝对平稳吗?

    简单的用念力把玻璃管子定在半空,立马平稳得不能再平稳。

    一分钟之后,利用各种物质密度不同的特性,地球引力帮了大忙,轻的漂浮、重的沉降,占据着一小半的血清就这么清楚的分离出来。

    这种二次分离的行为当然是很傻的,析出率也低很多;不过这不是没办法了么,将就着用吧。

    秦奋亲自动手,用针筒把血清抽取出来,有1/4针筒那么多,立刻在旺财的颈部打了进去。

    扔掉针筒,长呼一口气,拍了拍小土狗的脑袋庆幸道:“旺财,你的病终于有救了!”

    *求推荐票,顺便推荐一下我朋友的书,三千红颜写的《混迹在电影世界》……和我这本一字之差,呵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