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美式泡妞法
    新书冲榜期间,推荐票真的很重要。别人都是推荐比收藏多,个个想求收藏,我这反过来的,收藏过了100多,推荐居然才几十!……想哭啊,有票的朋友们真的要支持一下,万分感谢#

    兰斯洛特的虎目一紧,瞳孔收缩了几分,本来就板着的黑脸又多加了几分严肃,开口质问道:“你到底是谁?”

    今天可真热闹啊,先是在地面上碰到一个胡乱闯进来的警察,现在竟然直接在蜂巢里面碰到一个乱入的外人,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秦奋耸了耸肩:“我叫秦奋。”

    反正我失忆了,只记得名字,有本事自己去查呀。

    兰斯洛特一看他那一副无谓的表情就来气,然而失去记忆的人你再问他也问不出什么花样,只好忍住动手的冲动,吩咐道:“给我铐起来。”

    一个长着龙套样子的人立刻上前把秦奋给铐上,这家伙可能是个种族歧视者,动作粗鲁不堪。

    就下把秦奋惹毛了,暗想,我看你印堂发黑,有一命呜呼之险啊。

    心里打定主意,一会儿碰上危险,救谁了也不救他。

    这时候,兰斯洛特又见多耽误了几分钟,也不打算再耽搁了,于是拿着对讲机开口道:“开车。”

    刚才就是因为秦奋站在过道上被他们看到,所以才中途停的车,现在当然是要继续。

    秦奋见到列车开动,也没人理他了,瞥了一眼坐在旁边,因为失忆导致了还不自知的大反派,又看了看独自蹲在一旁,在这里冒充警察却同样被人铐了手铐的小白脸,不打算过去跟这两个呆在一块儿。

    十分坦然地走到爱丽丝旁边坐下,开始搭讪道:“嗨,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这当然是在没话找话,他心里十分清楚爱丽丝现在是正宗的失忆者。

    “我也不知道,我什么都想不起来,连名字都是他们告诉我的,还有这个。”爱丽丝伸手亮了一下戒指说道。

    她当然不可能知道某人的失忆是假装的,还以为对方也是同病相怜,天然就是一个阵营的,很自然的也就多了一份信任和亲近。正如同她此时对另外一个失忆男子的感官一般。

    “哇哦,你结婚了。”秦奋露出惋惜的神色。

    “呃……假结婚。”爱丽丝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他说清楚。

    也许是刚才大家都知道了,只剩下他一个人不清楚的原因?

    其实吧,这就是一个看脸的世界,秦奋在国内再怎么说也是阳光小帅哥一枚,又很会拿捏分寸。

    即便老美这边的审美观点有所区别,然而对美的评判还是有所趋同的,在他们眼里秦大官人属于刚刚脱离了青涩的‘清秀大男孩’。

    退一步说,他们的审美观起码不像宇宙第一帝国大韩民国那样扭曲,弄得所谓的帅哥全部都是眯缝眼。

    “哈,这真是一个好消息。”

    秦奋对于自己的司马昭之心根本没有想过要掩饰。

    喜欢就说出来,喜欢了就去做,这是这边流行的求爱不二法则。

    不过,现在他扮演的是一个失忆的人,又要跟另一个失忆的人搭讪,这种情况非常忌讳交浅言深,同时也是为了防止说多错多、露出马脚。

    因此,小小的互相安慰了几句之后,便不再言语。

    靠着边坐在地板上,怀里抱着旺财,有一搭没一搭的抚摸着小狗,闭目养神。

    爱丽丝本来已经做好了应付一颗牛皮糖的准备,现在见他这么知情识趣,心里倒是多了一分好感。

    这个人看起来像不靠谱的样子,原来也没那么不堪。

    秦奋哪里是闭目养神,实际上在那里眯缝着眼偷看爱丽丝呢,看到这女人的表情,心中暗暗握拳:策略成功。

    坐在一旁的爱丽丝那个假丈夫思班斯,尽管也失去记忆,然而见着自己名义上的老婆被人泡,心中颇不爽利。便打算凑过去没话找话。

    秦奋一早就留意到他的举动,哪里能如他的愿。

    还没等到思班斯迈步,抢先猛然站起来。

    这一举动把几个佣兵吓了一跳:“你干嘛?!”

    秦奋面对着兰斯洛特,平静认真,开口道:“队长,麻烦暂时先把我手铐解开;等我脱了衣服再拷上。”

    这黑人有点莫名其妙,在这地下这么凉的气温你就想脱衣服?脑抽是吧?成全你。

    于是便扭头示意了一下。

    那个有种族歧视的龙套走了过来,一脸不情愿的打开手铐。

    秦奋施施然的解开秋装外套,只留着一件长袖体恤,又示意那个龙套把手铐铐回去。

    爱丽丝这时候也觉得莫名其妙,在这地下空间本来就很凉,自己套着一身裙子对此是很有感悟的,谁知道那家伙居然把本来就不是很厚的外套给脱了,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还没等她想清楚,那家伙居然把外套递到她面前。

    “给你。”

    爱丽丝觉得颇为惊愕。

    人在失去记忆的时候内心自然是比较惶恐的,更何况爱丽丝是个女人,天然的就想在身边找个依靠。

    尽管没有表现出来,她现在的内心其实颇为不安。

    这个时候往往一些微不足道的关怀就会轻易的打动其内心,因此一时之间对秦奋刮目相看。

    没想到他这么绅士。

    然而看着对面只穿着单薄体恤、身材瘦弱的‘大男孩’,爱丽丝最终拒绝了他的好意,开口婉拒道:“谢谢,我还ok,还是你穿吧。”

    秦奋笑笑,坚持道:“我坚持。你就当做是多余的男人绅士风度吧,这令我无法自在的坐在你这样的美丽女士身旁。”

    坐在地上的爱丽丝抬眼望着秦奋,抿嘴一笑,便不再拒绝。

    把衣服接了过去套上,没想到刚刚合身。

    “咻!没想到我们穿同一尺码的。”

    秦奋吹了个口哨,自我揶揄调侃道。

    爱丽丝闻言一笑,他能够这样说,很显然没有对自己的身高自卑。

    两人对视一眼,相视一笑。

    斯班斯在一边气得要死,然而既然已经清楚的知道是假结婚,他的记忆又没有恢复,自然也没有什么立场发飙,只能板着脸在一边生闷气。

    另一边坐在地上的假警察马修艾迪森也很郁闷,美女谁不喜欢?从刚才他第一次见到爱丽丝开始,就已经被对方所惊艳,有了好感。

    只不过时间和场合都不对,暂时没有所行动而已,哪知道被一个瘦弱的‘娘炮’捷足先登,首先博取了爱丽丝的几分好感,郁闷得不行。

    过了这一茬,秦奋也不再搞事。

    一整个车厢的人陷入了寂静之中。

    十分钟之后,车辆到站,抵达了终点。

    从车上下来,这里正处于基地中心入口,浣熊市市区的地下几百米处。

    因为失去记忆的原因,爱丽丝和思班斯好奇地打量着这个巨大的地下空间,秦奋和马修也是第一次来,同样好奇的东看看西看看,只有应急小分队的几个队员四处散开,各自忙活。

    接下来,秦奋一直扮演着失忆的角色,在一边划水打酱油。

    女佣兵雷恩把电梯门给撬开,发现电梯不能用,大伙只能走楼梯。

    下到底层之后,发现很多地方被水淹,又只能绕道,对着地图按图索翼,来到了一个理应是餐厅的场所。

    到了这里一看,所有人心中吐槽:这尼玛就是b餐厅啊?

    里面就十几个排得满满的冷冻培养槽,哪里有什么餐桌。